五四運動百年,魯迅、胡適、梁啟超、徐志摩等當年文人的墨跡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之際,包括一批與「五四」新文化運動相關的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5月4日起亮相上海圖書館。

其中既有最能代表五四精神的《青年雜誌》原件,也有有胡適、蔡元培書法、魯迅贈茅盾簽名本、周作人手跡、徐志摩詩稿等近百件文獻與實物。

而由徐志摩的硯台、梁啟超的墨、沈尹默的筆匯聚而出的簽名更是難得一見。

▲展覽現場的 《青年雜誌》

▲上海圖書館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魯迅題贈矛盾——《引玉集》

「澹簡齋藏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展」2019年5月4日下午在上海圖書館西區第一展廳開幕。

此次展覽由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為指導單位,由上海收藏鑒賞家協會和華亭文社聯合主辦,澹簡齋承辦。

展覽精心選出了一百四十位近現代文化名人的手跡,大多是在文、史、哲等領域中卓有建樹的泰斗級人物。

包括晚清耆舊、博學鴻儒、京師大學堂、北大清華學人、南社先賢、詩詞名家等。

▲蔡元培書法作品

▲胡適墨跡

本次展品,主要是書法作品或書信函件,面貌各有不同。

從「五四」運動所在1919年向前或向後延伸,那是中國近代的文脈所在,也是這次展覽的主要內涵。

近代人文主義順應歷史潮流,極大地推動現代科學在中國的發展,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奠定了思想基礎。

當天在展廳中還可以看到陳獨秀先生的手跡,以及他在上海創辦並主編的《新青年》雜誌的主要撰稿人胡適、錢玄同、高一涵、沈尹默、魯迅、周作人、劉半農等人的手跡。

▲徐志摩(1897-1931)手跡

此外,徐志摩詩稿《雪花的快樂》、郁達夫致王映霞情書,可以一瞥這些文學家的情感軌跡。

周作人詩稿,則可見苦雨老人閒淡外表下的艱澀人生。

▲郁達夫(1896-1945)致王映霞(1908-2000)信劄

▲周作人(1885-1967)詩稿

▲王國維墨跡

▲展覽開幕式現

此次展覽的展品,均來自上海收藏鑒賞家協會副會長王金聲先生的收藏。

王金聲說:「這些近現代文化名人總是在特定的時刻被人提起,如雷貫耳。」

「此次展覽全部的展品由澹簡齋提供,也算是我個人傾註半世深情的中國夢吧。」

「它們生動、儒雅、樸實、厚重,表現出來的藝術魅力,也是震懾人心的。作為中國人,當竭盡所能地對文物加以整理、保護。」

「此次結合五四以來百年的歷史,深入研究五四運動所倡導的愛國、進步、民主、科學思想,對實現和發揚中國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有著深遠意義。」

據悉,亮相展覽的還有馬相伯、譚嗣同、孫詒讓、鄭觀應、況周頤、馬裕藻、許壽裳、黃侃、陳寅恪、黃炎培、張元濟、金天羽、吳雷川、沈兼士、葉聖陶、錢基博、錢穆、魏建功、茅盾、俞平伯、喬大壯、龍榆生、朱自清、胡樸安、傅斯年、豐子愷、王蘧常、郭沫若、張宗祥、章士釗、王韜、馮桂芬、郭嵩燾、魏源、康有為、曾樸、王國維、熊十力、台靜農、馬敘倫、張恨水、錢玄同等的墨跡。

▲康有為(1858-1927)草書《己亥江戶明夷閣作》

▲梁啟超(1873-1929)定制墨兩種

此次展覽的不少墨跡與舊影、書畫,都收錄在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新出版的《金聲長物》一書中。

王金聲收藏還有梁啟超的定制墨「飲冰室用墨」和「任公臨池墨」。

其中「飲冰室用墨」是辛酉(1921)年梁啟超弟子,為籌備慶賀梁啟超五十大壽而提前十個月定制的慶壽墨(因制墨待全乾需十月餘)。

梁親自書題「飲冰室用墨」為名。

梁啟超是近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傑出典型。

反對業師康有為參與復辟帝制,卻真心誠意地為他祝壽。

應胡適之邀來北大講課,卻在課堂上公開批評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

參加徐志摩的婚禮,身為主婚人,卻痛斥新婚夫婦視婚姻若兒戲。

▲展覽現場展品

上海收藏鑒賞家協會會長、華亭文社社長陳鵬舉認為,1840年至1949年,中國文人所經歷的喪亂、困苦,遍體鱗傷和決絕抗爭,是唯有春秋和魏晉時候所能比擬的。

「此次展覽試圖打通前代文人與現代文人的精神脈絡,呈現出文人精神的又一個維度。」

「在歷史書信手劄面前,文人精神更加真實可靠。」

「文字和器物一樣,越是年代長久,越見它的渾然靜穆。」

「通過此次展覽,向兩邊延伸出去的是,中國文人之心和近代中國之文脈。」

「這一百年,是傳統走向現代的百年,是區域融入全球的百年。」

「在近現代文化的熏陶中,漸漸具有了新的理念、新的思維和新的品格。」

▲康有為(1858-1927)與梁啟超(1873-1929)合影

▲陳獨秀書法

▲《金聲長物》

▲蘇曼殊(1884-1918)《靜女調箏圖》

▲陸小曼(1903-1965)舊影

▲陸小曼(1903-1965)作《山居秋霽》

還是文字,文人的手澤,把這百年間文人的榮耀和淹留、無奈和堅貞,保存了下來。

真理在路上,真相也在路上。

所有的心痕手澤,未必能指向最後的真理,也未必能挑明最初的真相。

只是內中萋萋歷歷、永不釋懷的壯誌,還有生死不渝的柔情,一經寫出,已經不朽,如今讀來,依然近在左右。

這世上,文字和器物一樣,越是年代長久,越見它的渾然靜穆,不可褻玩。

文人的血總是熱的,何況是這一百年間,類鬼神、齊生死的真文人。

▲胡適(1891-1962)與曹誠英(1902-1973)合影

▲徐志摩(1897-1931)遺硯

▲傅斯年手跡

▲沈尹默書法

▲胡適書法

  古代狀元的作文和書法見過沒?明萬曆年間的狀元試卷全文(附翻譯)
  古代狀元的書法要寫得多好?請看清朝歷年狀元書法,都不簡單!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