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楊柳絮不共戴天】為什麼北京城有那麼多柳絮?

本文來源:人民網

微信id:people_rmw

最近,隨著氣溫上升,北京的楊柳絮又開始漫天飛舞了。

大街小巷變成了這樣的:

▲資料圖:每逢春季,中國北方多地就會楊絮紛飛。武俊傑 攝

▲網友在北京街頭拍攝的飛絮景象(這是動圖,請點擊)

不少網友直呼:「在北京,有一種雪叫楊柳絮」,「簡直無法fu吸 」……

更有網友說:「我與楊柳絮不共戴天!」

以下是《中國天氣網》製作的柳絮介紹影片

飛絮為啥年年有?

讓人討厭的飛絮究竟是哪裡來的?

為什麼北京等城市,年年都會被這個問題困擾?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飛絮實際是雌性楊柳樹種子的衍生物。

它帶著種子隨風飄散,是楊柳樹繁衍後代的一種自然進化方式,具有明顯的季節性和周期性。

北京市現有飛絮的楊柳樹主要為上世紀60-70年代種植。

當時中國城市綠化尚處於起步階段,城市綠化經費投入有限,而可選擇的樹種又相對較少。

楊樹和柳樹憑借著適合北京土壤和氣候、易於繁殖成活且生長速度快、養護成本較低等先天優勢,成為北京綠化的主力樹種。

其實,早在2005年,北京城鎮地區就不再種植楊柳樹雌株。

不過,雖然楊柳樹雌株總量逐年下降,但是楊柳樹雌株的現存總量仍然非常大。

所以每逢春季,市民就會受到飛絮的困擾。

▲資料圖:紛紛揚揚的楊柳絮飄落在花朵上 史靜靜 攝

治飛絮只能靠吸塵器?

這麽多的飛絮如何治理呢?腦洞大開的有網友給出了各種建議。

有人建議在楊柳絮變毛毛前把它吃掉,有人建議召喚滅霸打響指消滅楊柳絮,還有人建議用戴森(某家用吸塵器品牌)把楊柳絮都吸走……

難道消除飛絮真的只能靠吸塵器了?

其實,近年來園林綠化部門也想了不少辦法,通過多種方式集中治理飛絮。

這其中包括通過改造、建設綠化隔離帶,形成有效的立體緩沖區,增加對楊柳飛絮的吸附滯留能力。

通過注射「抑花一號」花芽抑制劑控制飛絮。

通過給產生飛絮的雌株嫁接上雄性枝幹的方法,達到停止飛絮的目的。

在飛絮集中的時間段內,採用高壓槍沖洗、及時清理收集飛絮等措施,避免飛絮再次隨風飄移。

▲資料圖:通過化學抑花治理飛絮。中新網記者 金碩 攝

不過,園林專家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就強調,解決楊柳飛絮的根本問題,在於逐步改造現有楊柳林分,選育優良的無絮少絮品種或楊柳雄株,或替換適生鄉土長壽樹種,不斷豐富生物多樣性和樹種多樣性。

目前,有些技術措施屬於治標措施,如修剪、高壓噴水、雌花疏除、樹幹注射飛絮抑制劑等,都存在一定的技術局限性。

砍樹能根治問題麽?

既然雌性楊柳樹是產生飛絮的「罪魁禍首」,把她們全部砍伐掉豈不是立竿見影解決問題了?

記者發現持有這種觀點的人也不在少數:

不過,在專家看來這種做法並不可取!

中國工程院院士沈國舫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楊柳樹的生態作用遠遠大於飛絮的影響,治理楊柳飛絮千萬不能一砍了之。

沈國舫分析說,北京楊柳樹品種數量很多,且大都已經形成大樹,如果大量伐除這些樹木,會引起城市環境質量和景觀的下降,造成更為嚴重的生態損失。

也有一些網民建議把楊柳樹換成法國梧桐、銀杏等樹種。

但在專家看來,這種操作也有弊端。

例如,法國梧桐的果實飛毛也對敏感人群造成影響,另外受氣候影響,這一樹種在北京的成活率相對較低;而銀杏發芽晚、落葉早,綠期較短。

相比之下,楊柳樹更為「皮實」,長勢也更好。

其實,飛絮治理以及樹種的替換已經在逐步實施。

早在2015年,全國綠化委員會、原國家林業局聯合下發了《關於做好楊柳飛絮治理工作的通知》,強調各地要按照屬地管理原則,進一步強化政府職責,結合當地實際,科學制定楊柳飛絮治理規劃。

在地方層面,以北京為例,依照規劃「十三五」時期全市將在城鎮綠地、公園和新農村綠化等各項園林綠化建設工程中,按照適地適樹的原則,科學選擇和配置樹種,提高物種的豐富度,不再使用楊柳樹雌株,從源頭上杜絕楊柳飛絮的發生。

▲資料圖 武俊傑 攝

防飛絮過敏有哪些注意事項?

楊柳絮對於大多數健康人來說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一些特殊體質的人可能會發生過敏,出現咽部、鼻腔不適,眼睛癢,嗓子癢等症狀,有易感人群還會出現哮喘等更嚴重表現。

在專業醫生看來,以下措施都可以有效避免飛絮對人體造成傷害:

1、易感人群在飛絮季節盡量減少外,出外出戴上密封性較好的口罩。

2、關好門窗,有條件可安裝室內空氣凈化裝置,減少楊柳絮在室內的漂浮。

3、不要把衣物、被褥在室外晾曬,以免沾染花粉。

4、多進行鼻腔清洗,減少鼻腔分泌物以及楊柳絮殘留。

5、有過敏史的人群可以在平時進行脫敏治療,以降低個體對楊柳絮的反應。

  北京萬壽路因為「屎太多」突然火了,這條路有過什麼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