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最神秘的組織,影響全體員工,連老闆都敢調侃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鄭亞文

廁所的話題,於國人而言,依舊含蓄,無緣風雅。

但對市場估值已逾1500億美元,全球規模最大的獨角獸公司螞蟻金服來說,廁所是一塊吸取養分,安放靈魂的寶地。

連支付寶的同學自己也說不上,廁所裡每週更新的「T嘰歪」(Tolet:廁所)和「WC海報」(廁所海報),陪自己打發了多少上廁所的時光。

在阿里,溝通提倡「公開、坦誠」。

但進了廁所,這條原則就行不通了。

關上門,拿起筆,邊蹲坑邊刷刷地在廁所留言,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當然,也包括劇透。

▼有人劇透《復仇者聯盟4》

活潑的嘰歪君用文字互動著,收納所有人的情緒。

「別人蹲坑時,手機是唯一的陪伴,支付寶同學蹲坑時,有嘰歪君就夠了。」

多年來,嘰歪君用自己古靈精怪的腦洞,輸出公司的文化,續寫自己的江湖傳奇。

「不誇張的說,嘰歪君已經是很多人週一上班的動力了。」

海豹君則要內斂許多,更像是收集、傳遞公司信息的管家。

「很多人知道其他部門的信息,都是在上廁所的時候看到了WC海報,才知道的。」

所以,為了搶占廁所高地,不少螞蟻金服的部門挖空心思做策劃,只為引起海豹君的注意,上一次WC海報。

作為活躍在廁所裡的兩大IP,嘰歪君和海豹君是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裡極為神秘的一個組織。

沒有人能說清他們是哪路大神,有多少人,很少對外發聲,卻極為重要。

他們也見證了多年來,支付寶的廁所裡發生的傳奇故事。

被人們私底下親切地稱為「坑神」。

人狠話不多,連井賢棟都「調侃」

「一廁一世界」。

有人說,看一個地方的文化,首先得看這個地方的廁所。

但2013年以前,廁所嘰歪的畫風還不是這幅模樣。

討論的話題常以「價值觀」、「工作狀態」為主。

話題太過正式,以至於偶爾會收到一些吐槽、負能量的匿名回复。

既然廁所文化要「天天見」,不妨讓它也變得更有趣點。

2014年,正是支付寶高速發展的時期,入職了很多金融行業的專家。

大夏天,西裝革履的金融專家,站在一堆穿著褲衩,吸著拖鞋的程序員中間,畫風太過清奇,互相覺得「對方是不是瘋了」。

「我們做的是普惠金融,怎麼把金融專家拉下來,讓他們更接地氣,同時讓穿著褲衩的程序員也發自內心的覺得我們是一樣的?」

「嘰歪君」這個人物應運而生,他冥思苦想後,整出了一個震驚支付寶全體同學的議題。

那年的12月8日,公司有十幾位同學一起過生日,其中也包括時任支付寶首席財務官的井賢棟(如今的支付寶董事長兼CEO)。

議題裡,嘰歪君不再是中規中矩的提問,而是用了一百多字來「調侃」井賢棟。

在支付寶,井賢棟對工作的態度是出了名的精益求精,嘰歪君用貼膜來比喻他,就像「貼膜boy」不能有半點氣泡。

於是海報上也出現了一幅漫畫:穿著圍裙的井賢棟站在貼膜桌前,旁邊立著一桿旗子,寫著「專注貼膜八十年。」

技術部的一個同學對那次議題印象深刻。

廁所門一關,他嚇了一跳,嘰歪君居然當眾調侃領導!

他猶豫著都不敢往馬桶上坐,懷疑有人是在惡搞。

支付寶全體同學都驚呆了。

「居然把Eric(井賢棟)說成是貼膜的?」

「這誰敢回覆呀!」

「這是測試嗎?」

他們在工作群裡小聲議論著,廁所嘰歪的畫風突變,讓他們神情都有些緊張。

這「嘰歪君」什麼來頭?

整整一個月,上千張嘰歪紙被原封不動地收回來了。

「沒有一個人敢在下面留言。井賢棟也沒有什麼表示,整個議題就沒了下文。」

嘰歪君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可持續性,他必須想辦法讓同學們「嗨起來」。

意料之外的是,雖然沒有一次打爆,卻讓所有的支付寶同學們有了廁所窺探的慾望,能讓他們在蹲坑和解手的同時,享受放下手機朝前看的片刻寧靜。

嘰歪君決定再試一次,沒想到一個月之後,同學們漸漸適應了嘰歪君的風格,也更喜歡它了,廁所嘰歪的評論量暴漲。

公司裡經常可以聽見大家討論:「這期嘰歪你看了嗎?」「嘰歪君是男是女?」「哪個部門的?」……

支付寶裡「最有話語權」的組織

後來嘰歪君延續了這種畫風,討論門檻卻是降到了最低。

每逢節日,每逢節日,嘰歪君會問大家收到了什麼禮物,也會吐槽自己是個單身狗。

每有熱門事件,廁所也成了大家討論最熱烈的場所。

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智慧的結晶,有公司文化價值,節假日祝福,部門業務信息,針對程序員的腦洞題,每個星期,這些內容都會如約而至,接受各路大神的審閱。

每天,支付寶所有的同學平均會去廁所2-3次,每天的信息都會有幾萬次的曝光,成了比黃金廣告位更有價值的地方。

當然回复都是匿名的,因為此,嘰歪君逐漸成了大家傾訴的樹洞。

廁所,也成了整個園區唯一匿名的交流場所。

「你可以在上面隨意發表言論,吐槽或者調侃,甚至提出制度的缺陷,都不用考慮太多。沒人會追究你是誰。」

嘰歪君不僅成了大家溝通互動的渠道,也能把同學們的聲音帶給公司的管理者。

每年,支付寶的同學會有兩次談績效的時間。

談話內容是對半年、全年的工作總結。

「這也關係到年終獎,所以每個人都很重視。」

有一年績效談話期間,嘰歪君發現,有一幢樓的某一層靠南邊的幾個廁所裡,寫滿了對談話結果的吐槽。

一旁畫出的情緒溫度計,一度從不滿上升到了憤怒值。

「今年被1了,卻沒有跟我說為什麼,不服!」

「整個團隊績效都不好,是公司已經不重視我們了嗎?」

原來,那幾個廁所附近都是一個部門的同學,他們集體對績效談話結果都有看法,但又不敢大聲在辦公室討論,只能去廁所找嘰歪君發洩。

「整個部門都出現了負面情緒,那很可能是績效溝通有問題。」

嘰歪君找到相關的負責人,說明了情況後,整個部門的人,重新安排了一次績效談話。

還有一次晉升季,不少人參與了晉升答辯。

有位同學在廁所跟嘰歪君吐槽,「為什麼有的評委不重視我們的答辯,我在上面緊張地解說著,對面有位評委全程在看手機。」

後來,支付寶的同學再參與晉升答辯的時候,總能在進場前收到一瓶礦泉水,上面畫了嘰歪君的漫畫,寫著「不要緊張,看好你喲!」

而評委在入場前,都會收到一個扇子,上面寫著「答辯八要八不要」。

其中一項便是「不要同學答辯的時候玩手機」。

「在答辯前,評委的手機也會被回收保管,即使有再忙的工作,也要抽出空來聽答辯。」

申請廁所資源位,排到兩個月後

「話說支付寶的女同學裡,誰最了解男廁所,我要佔第二,沒人敢佔第一。」

其實海豹君是女生,但她能脫口而出支付寶園區的男廁所,一共有多少個坑位。

「哪號樓的男坑比較女坑多,哪號樓男廁所的小便池比其他樓要多,我清楚得很。」

整個螞蟻金服有近800個廁所,海豹君會在廁所便池和尿池的坑位前,貼一些簡短的議題和信息。

在支付寶,如果有同學被寫上了WC海報,那榮譽程度堪比上了新聞頭條。

於是,大家見面打招呼的方式,也從「吃了嗎?」,變成了「你上廁所啦!」「我在廁所看到你名字啦!」

作為內部流量CBD,WC海報也成為各部門擠破腦袋都想上的「頭條」。

「但申請的部門太多,不等上兩個月,是排不上的。」海豹君的工作審批流程裡,80%以上都是坑位排期的申請。

去年,一位高冷的技術部同學,也向海豹君投稿了。

他們研發出了一個新的後台工具,可以讓後台操作更有效率。

他們想上一上WC海報,炫耀一下自己的新成果。

「後來,有不少部門從廁所裡看到了他們的新成果,都跑去找他們合作了。」

一位負責螞蟻森林開發的工程師,在前不久上廁所時,突然聽到隔壁坑友在討論WC海報上,關於螞蟻森林的動態。

「螞蟻森林用戶已在荒漠地區種下了1億顆樹啊,螞蟻森林真牛逼。」

「我參與建設的項目有了成果,那一刻別提有多驕傲了,廁所彷彿也上得更順暢了。」

到現在,廁所文化已經滲透到支付寶的角角落落,嘰歪君和海豹君如同「掃地僧」一般的存在,隱姓埋名卻影響了支付寶所有人。

說不定你我所用的支付寶服務,都是程序員們上廁所時電光火石產生的靈感,想想還是挺特別的,不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