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移民」?河北名校高材生被「交流」到深圳當考生,實力打爆深圳各名校

本文來源:深圳客

微信id:szhenke

作者:圳長

在距離高考還有不到2個月的時間裡,深圳的家長們在拿到第二次模擬成績時,震驚到原地爆炸了。

理科前十,6位來自民辦高中深圳富源學校,比深中、深實、深高、深外這四大名校加起來還要多!

全市前50名中,富源也有多達13人入榜,實力打臉深圳各名校。

是逆襲?還是奇跡?

這份網傳的成績單,已被多名深圳高中老師證實是真實存在的。

要知道,富源這批考生當年(2016)的高中錄取分數為329分,而四大名校的錄取分在430分左右。

這100分的差距在短短三年內被迅速磨平,甚至是反超吊打,實在是令深圳家長們感到詫異。

然而,我們震驚的不是深圳四大名校被吊打,也不是嫉妒深圳民辦學校,更不是歧視考不上四大的學生。

我們只是在好奇:富源學校到底采取了什麼樣的先進理念和教育方式,讓學生們的成績在短時間內得到了飛躍性的提高?

以及這種模式是否值得在深圳推廣普及,以便增強深圳的教育實力?

於是,好奇心爆表的深圳家長們,這幾天挖出了衡水中學——2016年11月21日,深圳富源學校與有著「最牛中學」之稱的河北衡水中學聯姻,並且開展深度合作辦學。

衡水中學深圳市富源分校就此揭牌成立。

  河北高考名校「衡水中學」要拍成勵志電影了,能帶來什麼改變嗎?

深圳與河北的親密關係

「深圳富源學校現衡水中學高考移民?」

這幾天,深圳家長質疑學校為了提高學校的重點大學錄取率,以合作的名義,故意通過「高考移民」,將其他省份的優秀學生引入廣東,搶占了深圳的教育和高考資源,對深圳其他考生極其不公平。

這個疑問馬上被官方否認了。

深圳市教育局發布通告:經核實,富源學校在深圳市申請高考報名的學生,均符合廣東省高考報名資格。

但又有深圳家長們質疑:富源學校2018年9名被清華北大錄取的學生中,第一名的張某宇,第二名曹某凝,第三名閆某琦等5人,都疑似河北衡水參加中考的學生

有的不僅「撞名」,甚至還直接「撞臉」。

特別是去年的畢業生崔某龍,讀高二時代表衡水中學參加第31屆中國化學奧林匹克比賽。

一年後,已變成深圳富源中學的高三學生,參加第32屆的決賽。

在面對記者的這個問題時,富源的楊副校長最後只能以「交流生」的名義進行回應。

但自始至終,校方都沒有拿出以上每名學生的證據進行展示和公布。

什麼是衡中模式?

其實每年的高考季,都少不了衡水系中學的新聞。

引用一位深圳家長的話說:「一想到我的孩子馬上要跟衡水中學的學生坐在同一間教室裏考試,我就細思極恐。」

是深圳家長普遍謙虛和不自信嗎?不是的,而是在目前的高考形式下,以衡水中學的考試水平可以在深圳,乃至全國大多數城市實現不同程度的「降維打擊」。

這並不是開玩笑。

衡水中學,有「超級中學」、「高考工廠」之稱,是國內有名「衡中模式」的發源地。

作為河北第一牛校,它是以奇高的升學率、高強度訓練、封閉化校園以及被外界風傳的軍事化管理,還有各種雞血十足的勵誌標語,聞名全國並爭議不斷。

2017年,富源學校曾回應與「衡水系」的合作:

外界對衡水中學普遍有誤解,高考好並不等同於應試教育。

他們到衡水中學考察後發現,這所學校的學生除了高考好外,體育、藝術等很多方面都是拔尖的,並非像外界傳聞的那樣。

那我們來看看關於「衡中模式」的幾個傳聞:

  • 央視曾報導「衡水中學學生作息安排」的內容顯示,在校生每天清晨5:30起床,至晚上10:10熄燈睡覺,每天上下午各5節課,時間安排精確至分鐘。

  • 每天學校規定統一的作息時間,有老師不斷巡查,嚴格要求孩子按時作息,如有違反,通報批評,勒令改正。一位同學早上醒得早,不敢起床,但又睡不著覺,兩手反拉著床頭在等待起床,結果被老師發現,全校通報,通報理由為:「手扣床梆,意欲起床!」
  • 被子必須疊出角來,鋪面要平整,不能有任何褶皺,多餘的物品一件都不能放到外面。
  • 操前晨讀,如果去晚了,班主任會當場批你,級部逮著了還有扣分。扣分的後果是,下一周每天早上加跑三圈。

  • 禁止曠操,從跑操開始,手裏就拿著書,也不放過看書的空隙。早讀需要站著,提高精神。
  • 站著吃飯,吃飯只有15分鐘
  • 上廁所禁令,規定在某些時間段之內,不準上廁所
  • 校內小賣部只賣文具用品,不賣任何食品;
  • 洗澡一周規定統一洗一次,平時只能擦擦身;
  • 周六僅給40分鐘自由支配時間,約三周放假一次,國慶等節慶放假時間一般短於法定假期。

  • 「進入狀態」上課前兩分鐘開始學習,不得說笑、喝水;就寢前兩分鐘須讓在床上進入就寢狀態
  • 「自習考試化,考試高考化」——每周一次綜合測試,每月一次高考標準的大型調研考試。
  • 2011年,一位考入香港大學的衡水中學畢業生,將高一到高三所做過的試卷保存,摞起來高達2.41米

  • 據稱,衡中每間寢室門上有小窗,由此可以看見寢室裏八張床以及八個人的一舉一動。
  • 每個教室裏都有攝像頭,大部分時間開著,可以上下左右旋轉、拉近看到每個人課桌上是什麼。
  • 學校不允許帶手機,每個宿舍有一部座機。臨近高考,學校甚至會把座機電話線拔了,以盡量減少學生和家長的聯系,避免情緒上的波動。……

站著看書、跑步看書、吃飯看書,按時按量吃飯睡覺,這樣德智體美全面發展,成績自然喜人。

2018年,衡中再次打破記錄,清北錄取總數更是高達214人,名列全國第一。

文本一本上線率92.7%,理本一本上線率93.91%,一本上線率全省第一。

衡水中學的某位負責人曾驕傲的表示:

「我認為網上流傳的並不是真實的衡中。」

「所謂的『魔鬼式』訓練在我們看來,是一套科學、嚴謹並行之有效的教育教學管理方式。」

「衡中施行的是一種特別清晰化的管理模式,確實量化到分鐘,這樣的管理方式沒有其他學校能做到,我們能!」

「衡中採用的教學方法就是因材施教、科學管理,努力將孩子的潛能發揮到最大化。」

對學生能采取這樣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估計連深圳的華為和富士康都自愧不如,應該組隊學習。

「眼裏只有分數沒有人」

努力學習,努力拿高分,並不是一種錯誤

但以「考上幾個清華北大」就當做是教育的成功,勢必受到更多的抵制。

2016年,”衡中模式”落地浙江,包括浙江省教育廳官員在內的教育界人士抵制。

浙江省教育廳基教處處長方紅峰公開質疑衡中的辦學模式,認為「這所學校是應試教育的典型,眼睛裡只有分數沒有人。」

「跟我們浙江以人為本的素質教育理念不符合,我們浙江不需要。」

但這樣的抵制是無果的,因為你無法否認,衡中模式給很多貧困地區帶來了高考的希望。

這也是很多家長和學生們的選擇,市場的選擇——

「你現在吃苦,是為了將來不吃苦。」

「你們去減負、去素質教育吧,我只想去清華 。」

怪不得有教育行業的人士曾說:在我20年的生涯裏,只有2中學校,一種是想做成衡水中學的,另一種是做衡水中學沒做成的。

深圳不需要

不管是深圳家長望子成龍,狠心把學生送到衡水中學去深度學習,再回來高考;還是有人利用深圳低門檻的入戶手續,把孩子學籍掛在深圳。

其實,這些都是「為了孩子」。

但是,這種靠搶時間拼身體的高考模式,並非深圳教育追求的方向。

我們總在說,深圳是倡導「時間就是金錢」的效率與利益。

但唯獨在教育這件事上,深圳特別「蠢」,尤其是在這樣「功利」的環境裏,深圳竟然不準公立學校加課補課、不設重點班、違反減負規定處罰…..

為了應對「重分數輕素質,重知識輕能力」,深圳在2014年便在國內率先實行改革。

此後,深圳陸續出台中小學生藝術教育、體育、科技教育等三年行動計劃,並以此為抓手,全面開啟立德樹人、素質教育的新局面。

2018年,深圳率先從初中學生開始將實施綜合素質評價。

學生參加公益活動、誌願者活動、借閱圖書的數量、參加家務勞動的次數、校內值日的次數,都將成為綜合素質表現評價的內容,將影響高中學校的錄取。

每3個深圳高中生,就有1個能上重點大學。

我們不是沒有別人聰明,只是深圳的教育不僅僅只有「分數」。

我們沒有考試工廠,但我們依然懂得用自己的方式來「考試」。

這些教育成績的背後,正是深圳這座城市一場場「大考」的答案。

深圳是移民城市,

但深圳不需要高考移民。

衡中模式,

深圳不需要!

2019年4月29日最新消息:

深圳教育局已成立專項工作小組,對市民反映的富源學校是否存在「人籍分離」、「高考移民」等問題正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如發現學校確實存在違規問題,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河北高考名校「衡水中學」要拍成勵志電影了,能帶來什麼改變嗎?
  北京高考圖鑒, 第一批「00後」的第一次高考。975萬考生,近八年來新高。
  「亞洲最大高考工廠」安徽毛坦廠中學,當地許多人和生意,都為了高考而存在。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