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方食量,讓南方柔弱無骨的服務員孩子驚掉了蛋

本文來源:豆瓣

作者:趙鶴

原標題:我的北方食量讓南方柔弱無骨的服務員孩子驚掉了蛋!

在滬生活了不到一年

很明顯的能體會到和北京的差別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南方北方人的食量差別(包括酒量差別)

有一次我去蘇州某餐廳吃飯

三個小伙伴要喝兩瓶黃酒、6瓶啤酒大概這樣

服務員表示無法相信我們可以喝「這麽多」的酒

用小母手指頭掏了掏耳朵

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pardon?兩瓶黃酒?!」他問。

「對,還有6瓶啤酒。」我說。

柔弱無骨的南方孩子依然覺得詫異

「wait!不對!不對奧不對,你看,你們三個人!三個人對吧!喝兩瓶黃酒,還要再加上6瓶啤酒?」

「對」我說。「咋的,破吉尼斯世界記錄了?」

「誒?誒?3個人、2瓶黃酒、6,三六一十八,不對不對!六除以三等於兩瓶黃酒!不對啊!這是地球啊!」小伙子用手掌啪啪拍了兩下腦袋。

小服務員的世界觀崩壞了。就因為這點酒。

他又反復確認數字「2」和數字「6」的那點破事兒。

整個餐廳的聚光燈都打在我頭上

人們像土撥鼠一樣紛紛側目

我雖身處蘇州某小酒樓二樓

卻覺得自己像綠皮書裏的黑人音樂家進入到全白人的圓形禮堂

此刻華燈閃耀,光速變慢,時間靜止

彈鋼琴的小伙子按錯了鍵

女侍者把酒倒到一個目瞪口呆的客人頭上

我拍案而起!(起身這個動作不太利索,因為我的腿在桌子下面,所以需要用屁股把椅子往後拱一拱,所以我拍案到起身至少得有3-5秒鐘的時間,這讓我覺得有點尬)

「艹!我們三個男的呢!怎麽江浙就沒有啤酒廠啊還是怎麽?在北京我們都踩箱喝,就這麽點酒,你要給我敬個禮是咋pussy?要是覺得受到驚嚇了,回家寫到你那粉色日記本裏!」

「哈哈」客人中的一個人忍不住笑了一嘴,他的女伴瞪了他一眼,他快速把笑容收回了。

我知道這人是北方人。他肯定在心裡給我點了一個贊。

這是一個關於南北方人酒量差距的小栗子。

接下來是食量差距。

有一次我在徐家匯閒逛亂走感到特別饑餓

我看路邊一家小店人特多

進去點一份蔥油拌面+一個炸豬排+一份拌混沌

服務員驚了,舉起手掌對著我:「hold on」。

她緩緩掏出一個葫蘆狀的小瓶

倒出一粒藥丸吃掉

我跟她說,你這要是速效救心丸我就特麽揍你!

她說,這不是速效救心丸,她也沒心臟病,實際上是糖豆,為了表達震驚,她特地為我準備了糖豆

朋友們!請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在一個男性(胖)很饑餓的時候,

我吃一份蔥油拌面+一個炸豬排+一份拌混沌真的多到讓人心肌梗塞嗎?

我能吃!咋了!我花的是我工資!我工薪消費!

另外,你們知道在北京大家都怎麽吃嗎??

就大肉餅,沒皮的那種

大肉餅全是餡的你見過嗎?

一咬滿口油

醬肘子肉切片夾一個麻醬的燒餅塞的滿滿的

咬上一口幾乎要噎死

此時來一口丸子湯順一順~

直接把你從鬼門關送上天堂

爽!

鹵煮的大鍋永遠不會洗裏有豬大腸、豬肺

大腸豬肺撈出來噔噔噔切成段裝碗

舀上一勺老湯穩穩澆在碗裏

老湯煮了10幾年,全是豬下水的油

就這東西高曉松一次能幹一盆

在北京吃包子人均半斤!油浸透包子皮的那種

包子摁炒肝裏嚴刑拷打

掛滿了炒肝的醬汁

拎起包子帶出一坨澱粉和豬下水

深淵巨口一口吞

全這架勢

吃東西這個動作在用詞上就能看出南北差異

上海:我包了點小混沌你次次看。

北京:今兒下午旋(xuan四聲)了兩碗炸醬面。

哪個更有氣勢?

東北:這豬蹄你造(zao四聲)了吧!

或:我去摟(lou一聲)一碗面條。

你們自己品品

上海人永遠不會說,我包了點小混沌,給你造了吧!

今宵離別後

何日君再來

喝完了這杯

請進點小菜

這個進字用的太雅了

改成請摟點豬蹄

請旋點肘子

畫風立刻就北方style了

之前說了怎麽怎麽討厭北京

離開了以後還是有點點懷念的

不僅僅是吃

在各方面,北京都比上海要「野」一點。

  能打敗東北話的,只有台灣腔。
  中國到底什麼地方的人最能打?東北人真的最強悍嗎?
  東北人都被你們玩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