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假學校事件,不全是「野雞大學」的鍋?

▼前情提要

  南京某校學生發現自己唸的是假學校,抗議遭到封鎖,網友幫忙散播求援信

經過大陸網民的奔走,南應事件總算是鬧大了。

2019年4月29日,官方發布一份「通報」,算是給出一個交代。

這份通報獲得若干主要媒體的刊登。

但大陸網民並不滿意,批評通報內容公式化且避重就輕,將雙方衝突稱為「矛盾」,稱為校外人士的煽動,對學生們舉證歷歷的暴力事件隻字未提,且未說明失去青春和金錢的學生們怎麼辦。

而主流媒體們對此事的關注,幾乎就只是刊登了那份通報。

以下內容來自知名時評自媒體,指出美國野雞大學也很多,且多數收的學生都是中國人,「文憑」在中國很好用。

當然美國野雞大學的文憑是真的,南應事件是學校給不出文憑。

來源:老斯基財經

微信id:laosijicj

作者:生姜斯基

原標題:南應事件,全是野雞大學的鍋?

南京應用技術學校的調查結果出來了。

讓人「喜出望外」的是,這群學生不僅僅學了一個假專業,連學校都是假的。

他們以為自己上的是護理系,沒想到上的是家政服務系。

他們以為自己上的是南京應用技術學校,沒想到上的居然是南京東方文理專修學院。

南京應用技術學校是江蘇省人社部門批准成立的民辦非營利性技工學校。

南京東方文理專修學院由江蘇省教育部門批准成立的民辦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謊稱自己有授予護理專業大專文憑的資格,家長以為自己家孩子去上了三年大專學成了護士,沒想到是去培訓機構學成了一名光榮的家政服務員。

雖說英雄不問出處,護士和保姆都是為人民服務,但Tony的老婆是女護士,Jerry的老婆卻是保姆,Jerry明顯抬不起頭。

巨大的落差擊破了家長和學生們的心理防線。

鍋還得由這個南京東方文理專修學院來背。

野雞大學,害人不淺。

1.

如果再給唐駿一次機會,他一定不會曬出那張西太平洋大學的博士學位證書。

唐駿當年有多風光?

拿了260多萬股股票期權從微軟中國跳到盛大,再從盛大跳到新華都。在新華都,他的年薪高達10億,被稱為「打工皇帝」。

打工打成皇帝,沒有付出是不行的。唐駿介紹,他從剛進盛大的時候開始,堅持每天工作12小時,堅持了兩年。

他的經歷給每天在996邊緣掙紮的年輕人一份希望,仿佛只要堅持996,財富就會悄然降臨到你的身旁。

為此,唐駿專門出了一本書,名叫《我的成功可以復制》。

不過成功到底該怎麽復制呢?方舟子給出了答案。

2010年7月的一個晚上,方舟子一連發了21條微博,質疑其個人學位、求學及工作經歷,多處造假。

為了回應方舟子的質疑,唐駿曬出了那張西太平洋大學的博士學位證書。

2004年的時候,唐駿剛剛拿了260多萬股票期權跳到了盛大,每天工作12個小時的他可能沒注意到,他畢業的西太平洋大學,在當年被美國總審計局列為文憑工廠,也就是所謂的野雞大學。

美國總審計局同時還附上了西太平洋大學的價碼:

科學學士2295美元、工商管理碩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

價格很親民,唐駿說他的成功可以復制,看來也不是完全在說謊。

2.

在中國拿了西太平洋大學博士學位的遠不止唐駿一人。

2014年末,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援引美國大學一項統計數據顯示:

美國「野雞大學」每年的學位證書95%都給了中國人。

據美國《高等教育紀事報》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的野雞大學每年創造的利潤近10億美元。

這些學校的生意這麽好,還得仰仗於國內企業對於洋文憑的盲目崇拜。

在80%的中國人工作十年月薪還不足一萬塊的時候。

媒體已經在驚訝,居然有三成的海歸留學生第一年的年薪不足10萬元。

同樣是碩士,海歸碩士的薪資待遇要比本土碩士的待遇高上大約36%。

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古人誠不欺我們,至於海歸留學生在海外到底念的什麼經,仿佛也沒有太多人關心。

普通人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中國學校,第一反應是這個學校知名度不行,而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外國學校,第一反應則是自己孤陋寡聞。

咱也不知道他上的到底是什麼學校,咱也不敢問。

這就給野雞大學留下了廣闊的市場空間。

在美國註冊一所大學比開公司還容易。

2002年,一位名叫王繼徵的中國人成功在夏威夷成功註冊過兩所野雞大學。

3.

不過隨著中美文化友好交流的逐步深入,這些野雞大學被曝光的風險也就越來越大。

早在2012年8月,美國教育部、美國高等教育認證委員會(CHEA)、俄勒岡州和緬因州教育廳共同公布了最新的全球野雞大學黑名單,共691所,一半以上的野雞大學在美國。

誰不想給自己弄一個正經的洋學歷呢?

但是好東西從來都是限量供應。

在美國最近爆發的高校招生舞弊案中,兩名中國家長在裡面露了富。

其中一名中國家長花了12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808萬,讓女兒得以足球特長生的身份進入了耶魯大學。

這個價格跟唐駿的西太平洋大學比起來,哪個更經濟實惠,一目了然。

可見,大多數人不是不想要那個正經的洋學歷,而是正經的洋學歷,確實也買不起。

大部分人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來拿正經的洋學歷。

2015年,約有4萬中國學生申請美國大學,只有200人進了美國八大名校,錄取率僅為0.5%。而同年,國內參加高考的人數是942萬。

就算爸媽憑借著他們的實力帶著你打敗了千軍萬馬,前面還是有4萬個人等著你。

這個時候,野雞大學帶著文憑粉墨登場,他們告訴你分數沒要求,錢給夠就行。

就像那些上了南京應用技術學校的孩子們,在千軍萬馬的高考中敗下陣來,一不小心上了個假大專。

4.

乍一看,可能是這群年輕人不夠努力。

但是細想之下,南京應用技術學校這場糾紛的核心,分明是一紙文憑的真假。培訓機構謊稱自己能拿得出護理大專文憑,卻不能兌現。

要知道有了這張文憑,這些學生才能獲得護士職業生涯的敲門磚。少了這張文憑,三年的努力白白浪費。

欺騙別人的金錢是詐騙,浪費別人的時間是謀殺。野雞大學,確實害人不淺。

相比之下,美國野雞大學的文憑雖然在美國國內形同廢紙,卻能在中國大行其道。

斯基以為,導致這種怪相的原因正是根深蒂固的「唯文憑論」,這個論調不僅僅害苦了低學歷的人,高學歷的人同樣深受其害。

2012年,哈爾濱面向社會公開招聘457個環衛工勤崗位,參與競爭的人數高達7186人。其中3000人擁有本科學歷,29人擁有碩士學歷。

其中一個碩士高喊:

死也要死在體制內。

最終29個碩士中只有7人被錄取。

斯基絕對不是歧視環衛工人,而是疑問如果要當環衛工人,是否真的有必要浪費這麽多年去考取碩士文憑?

賈伯斯大學上了半年,輟學創辦了蘋果,比爾蓋茨上到大二從哈佛退學創辦了微軟。馬雲高考考了三年,只考上了個專科。

唐駿能從微軟從小小的技術員當上了中國區總裁,靠的絕對不是那張西太平洋大學的博士學位證書。

文憑和能力之間,從來就沒有絕對相等的關係。

碩士畢業到頭來可能只能當環衛工人,本科畢業可能給小學學歷的同學打工,高中學歷的人也有機會改變世界。

如果年輕人們走上社會,公司第一眼看的不再是他們的文憑。

學校不再滿足於成為一個學位證書審核機構。

那個時候,誰才是真正的野雞大學,恐怕會另有一番說法。

  南京某校學生發現自己唸的是假學校,抗議遭到封鎖,網友幫忙散播求援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