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常叫的外賣變貴了

本文來源:中新社

微信id:cns2012

記者:謝藝觀

外賣變貴了!

「車厘子自由」「香椿自由」之後,「外賣自由」也正在離我們遠去。

「最近這一段時間,外賣變貴了,之前20塊可以吃到飽,現在25塊的都不夠吃。」在北京做人力資源系統開發的劉江表示。

發現外賣變貴的不只有劉江一個人。

「我現在叫外賣,都是先對比看看哪家便宜。」

「叫個麻辣燙,點著跟以前差不多的菜,價格算下來卻比以前多付了一點。」

▲外賣配送員將外賣送到學生宿舍。受訪者供圖

「上大學時候不想吃食堂就叫外賣。一份黃燜雞米飯不到10塊錢,兩杯奶茶才10元剛出頭。」

踏入職場已經兩年的沈莉說,「當時的外賣很便宜,現在這個價都找不到了。」

滿減優惠變少

叫一份外賣,消費者需要支付的費用一般包括食品費、包裝費、配送費,如果有滿減優惠,或代金券則可相應減少花費。

由於不會做飯,劉江來北京工作的兩年時間,連鍋碗瓢盆都沒買,在家餓了的話,經常會叫外賣。

最近,他發現外賣的滿減優惠明顯變少。

「我叫外賣完全叫出經驗,平時也會利用滿減讓自己買得更划算些,最近明顯感覺滿減變少,身邊好幾個人也和我說外賣貴了。」

▲外賣訂單截圖

「春節以後,外賣真的貴了,不僅滿減少了,起送價也高了。」

在北京做新媒體工作的蔣思說,「以前還有20元以下的外賣,現在有二十幾塊的就很感激。」

為何商家會減少滿減活動?

北京西城區一家餐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最近店裏取消滿減活動主要是因為平台和店裏菜品價格一樣,平台與店裏銷量差不多,但平台到了一定數額後要收一定套餐費,算下來飯館並不掙錢。

配送費漲價

滿減優惠變少外,配送費漲價也得到了消費者和外賣員的證實。

有網友就反映,「有天下午想喝奶茶,打開外賣平台一看,之前常點的那家配送費增加了。」

劉江也說,「配送費以前以5塊為主,現在略微上漲,6、7、8塊反而較多。」

記者注意到,從消費者反饋情況看,相比以前3-5元的配送費,目前一份外賣的配送費經常需要6-8元,有時候也碰到9-10元的情況,隔得遠的可能高達15元。

▲資料圖:外賣員安興在送餐的路上。中新社記者 呂明 攝

不只一位外賣員透露,配送費是外賣平台決定的,雖然配送費漲了,但他們的收入並沒增加,該拿多少還是多少。

一位在北京豐台開店的商家亦告訴記者,目前配送費是買家和商家一起支付,配送費多少由平台決定。「滿減活動由總部決定,目前滿25減18,滿49減21。至於傭金,平台會不定時地上調。」

商家:不是自己提的價

多位外賣商家表示,外賣漲價並不是自己提的價,而是配送費和平台的抽成(傭金)越來越高,導致結算價高。

「現在做外賣基本上沒有利潤。」上述在北京豐台開店的商家說,「雖然成本增加,但我們的菜品價格沒有往上調,主要是自己心裡清楚,這一份東西值多少錢。」

據媒體報導稱,春節前美團提高了針對商戶的傭金,向商家發布通知稱,自配送和美團專送抽點更改分別如下:獨家自配送10%,非獨家自配送15%,獨家專送18%,非獨家專送25%。

對此,美團外賣的工作人員解釋,提高傭金主要是因為公司運營成本以及人工費用增加。另據媒體報導,這幾年,美團建立了智能調度系統,開發智能語音助手來提高配送效率,投入大量的資金。

▲資料圖:消費者在餐廳就餐。 樸峰 攝

提高傭金或不只有美團一家,另一家外賣平台餓了麽也傳出抽傭從18%上升至26%的消息。

不過餓了麽對此進行了否認。

「今年以來沒有在全國商戶端推行提高費率的政策,同時還在爭取降低費率。」

「從2019年1月份開始,已經為廣東、福建、四川等1萬餘家商戶下調了2%-3%的費率,並減免配送費。」

平台為何要提高傭金?

「用戶在平台的補貼中享受了巨大的福利,但平台為了生存,需提高『造血能力』,提高傭金。」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說。

起步於2003年的網絡外賣,在移動互聯網的O2O大潮中經歷爆發式增長,各外賣平台為了搶占市場,紛紛采取燒錢補貼的低價促銷手段,吸引了大批商戶和消費者。

資本入局、燒錢補貼下,短短數年間外賣行業經歷了群雄混戰到雙雄爭霸時代。

2017年8月,餓了麽收購百度外賣,曾經「紅黃藍」,只剩下美團和餓了麽的「黃藍」之爭。DCCI互聯網數據中心最新報告顯示,美團外賣市場佔有率占64.1%,餓了麽占33.7%。

▲圖為餓了麽配送員正在送餐。 謝藝觀 攝

平台前期的瘋狂補貼,導致經營成本上升,盈利壓力加大。美團財報顯示,2018年營收652.3億元,同比增長92.3%;卻虧損1154.9億元,系上市以來最高水平。

「外賣行業進入下半場,進入到了流量收割期。」有觀點認為,面對越來越大的虧損,越來越嚴峻的市場,平台的發展訴求從搶占市場向實現盈利轉變。

美團點評研究院報告毫無忌諱地指出,經歷了2014年的增長高峰之後,2015年至2018年,外賣市場規模和用戶數增長均連續4年下降。市場增速由2014年的71%銳減至18%,用戶增速則從51%降至15%。

羊毛出在羊身上

調查發現,一些知名餐廳或連鎖店有穩定的顧客群,有比較強市場議價能力。平台抽成提高後這些大商家可采取菜品漲價、減少滿減優惠,或自己送外賣等措施應對。

現實中,很多以外賣訂單為主的小商家,議價能力差,平台提高抽成後,他們也沒有辦法。因為顧客不穩定,也不敢輕易在菜品上漲價,只能在飯菜上「打折扣」,或者幹脆關店了事。

▲資料圖:餐廳內排隊打飯的民眾。 高鋮 攝

陳禮騰指出,商戶為了不虧本,會通過減少餐品份量、提高餐品價格以及附加餐盒費等方式節省支出,最終這些成本會有部分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平台抽成、配送費增加,只能取消滿減活動,提高收入。」開紫菜包飯店的林阿姨說,「即使以前外賣有滿減等活動,外賣價格也比到店裏買的價格高一些,因為外賣的附加費用要算到顧客頭上。」

外賣如何才不繼續漲價?

外賣價格上漲引發爭議折射的是商家、顧客和平台三者之間的矛盾。

由於美團和餓了麽占據外賣市場主要份額,因此有網友認為,「平台之所以可屢屢上調傭金,根源在於市場壟斷,這給予了他們自由調價的權力。」

那麽,外賣平台有沒有自由調價的權力?

電商法第三十五條指出,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以及技術等手段,對平台內經營者在平台內的交易、交易價格以及與其他經營者的交易等進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或者向平台內經營者收取不合理費用。

▲包裝外賣。受訪者供圖

「平台提高傭金費率是否合理,事實上難以判斷,還需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判別。」

陳禮騰認為,商家與平台之間是互利互惠的關係,平台與商戶應該進行充分的溝通來制定規則,共同為消費者提供服務。

「進行數字化升級,打造更為智能化的餐飲服務或許成為關鍵。」

陳禮騰稱,目前外賣商戶智能化水平還在初級階段,應不斷適應市場,在平台的賦能下打造智能化餐飲服務,提升自身競爭水平。

也就是說,外賣平台通過技術升級,幫助商家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商家自然也願意「讓利」給平台,消費者或不用為吃飯多花錢而操心。

對這一說法,你又怎麽看?你最近叫的外賣貴了嗎?

  我最愛的那家餐館,在外賣平台上消失了
  逃離美團外賣:最高抽成26%,部分商家每單只賺1塊錢
  「人心有多黑,外賣就有多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