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體育社群「虎撲」再度啟動上市輔導,「直男」群體的含金量待檢驗

中國最大體育社群「虎撲」再度啟動上市輔導,「直男」群體的含金量待檢驗

本文來源:北京商報、新浪新聞

記者:方彬楠、白楊

一直夢想上市的虎撲,再次進入上市輔導期。

2019年4月23日,上海證監局披露虎撲(上海)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虎撲」)輔導備案情況,輔導機構為中金公司和東財證券,輔導工作已於3月開始。

這意味著,上市之路一波三折的虎撲已捲土重來。

虎撲以籃球論壇起家,短短幾年時間,已擁有中國訪問量最大的體育垂直網站——「虎撲體育網」,以及「虎撲體育移動客戶端」、「識貨網」、「識貨移動客戶端」、「路人王」等。

其中,虎撲體育網也是無數「鋼鐵運動直男」發帖的一個網站,和吳亦凡粉絲的罵戰也是誕生於此。

截至目前,虎撲全平台累計註冊用戶數超過3000 萬,是中國活躍用戶數量最大的體育平台之一。

主要提供體育營銷策劃、賽事營銷與管理、活動管理等服務,也包括線下賽事、電子商務、遊戲聯運等業務。

業內人士認為,但此番能否順利上市,其運營模式及變現能力能否改善,還有待時間檢驗。

  【蔡B大戰】為什麼直男群體看不起流量小生蔡徐坤?

一波三折,再扣上市大門

4月23日,上海證監局披露虎撲輔導備案情況,輔導機構為中金公司和東財證券,輔導工作於3月開始。

公告顯示,根據中國證監會及上海監管局對輔導工作的要求,目前輔導工作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集中培訓、解決問題,重點在於集中學習和培訓,診斷問題並加以解決。

第二階段為完成輔導計劃,輔導重點在於完成輔導計劃,進行考核評估,做好首次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A 股)股票申請文件的準備工作。

值得關注的是,這已是虎撲再次準備上市。

早在2016年4月,虎撲就首次公開發行招股說明書,並擬在上交所上市。

急於上市的虎撲,在遞交了招股說明書的同時,還曾被指希望借殼上市。

2016年11月15日,*ST亞星發布公告稱,由於連續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公司股票合計停牌時間不超過5個月。

但到2016年12月底,該重大資產重組發生了較大變化,雙方就交易方案、交易進程安排等事項未達成一致意見等原因而告終,雖然*ST亞星並未披露相關標的方的任何信息,但卻在公告中指出:

「已終止的連續重大資產重組的標的資產為程杭持有的體育資產,標的資產具體範圍尚未確定。」

而其中所提到的程杭,正式虎撲體育的創始人兼CEO。

之後,*ST亞星在2016年利潤實現扭虧為盈,避免了被強制退市的尷尬,這也使得虎撲體育上市計劃告終。

向左向右?「泛」化與初心

回顧虎撲體育的發展,也可謂一波三折。

據了解,虎撲創辦自2004年,以籃球社區起家。

2007年,虎撲體育正式成立,從最初的籃球論壇拓展到全體育領域,並開始公司化運營,同時還開展了線下賽事、電子商務和遊戲聯運等業務。

2012年,程杭將hoopCHINA、GoalHi 和HelloF1 三個獨立網站全部統一到了hupu.com 的功能變數名稱下。

至此,虎撲綜合型體育門戶雛形初顯。

但是,把虎撲推向高潮的並不是綜合體育門戶的搭建完成,而是在2018年與歌手吳亦凡的「口水戰」。

這起源於有網友在虎撲論壇上發表了吳亦凡的原聲說唱,質疑其對選手要求極為嚴格,但自身實力並不突出。

隨後,吳亦凡3000萬粉絲開始大舉反擊。

彼時僅擁有60萬粉絲的虎撲並沒有示弱。

7月25日,虎撲街官微正式宣戰稱:「這將是一場戰爭,JRs準備好了嗎,我好了skrskr。」

其中,JRS是指虎撲體育網站上網友之間的稱呼,在虎撲上譯為家人們,因復數加S,即為JRS。

而skr原為汽車漂移聲音的擬聲詞,在《中國新說唱》中吳亦凡將其用於對rapper的認可,相當於中文裡的「贊」。

雙方約戰之時,虎撲步行街官方微博粉絲「一夜間」從66萬增長到82萬有餘。

而虎撲官方app,截至2017年,則擁有了6300萬的裝機量,虎撲全平台月活為5500萬。

  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寵兒?棄嬰?資本態度兩重天

伴隨熱度高漲,虎撲的身價和野心也日益上升。

2018年1月,虎撲對外公布最新一輪融資,金額為6.18億元,新入局的股東方為中金公司。

彼時,程杭表示:「該融資將主要用於互聯網產品服務和打造自有賽事IP,繼續突破體育社區的傳統印象。」

這已是虎撲多次融資。

2007年,虎撲獲得了晨興科技的A輪融資;

2012年,虎撲再收獲海通開元領投的B輪4000萬元融資;

2014年,虎撲完成由景林資本領投的1億元C輪融資;

2015年,虎撲再度獲得了總額2.4億元融資,其中,人們熟知的貴人鳥也參與其中。

不過,雖然諸多資本看好虎撲,但是作為老牌體育的貴人鳥,則率先拋售了手中的虎撲。

貴人鳥2017年財報顯示,全年營業收入為32.52億元,同比增長42.7%。雖然營收同比大幅增長,但凈利潤卻下降46.25%至1.57億元。

對此,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產業研究基地秘書長郭斌指出,貴人鳥出售虎撲,不僅是因為自身業績堪憂,同時也折射出,虎撲在發展過程中,能為其帶來的利潤也是少之又少的。

流量流量!變現路迢迢

其實,郭斌的看法不無道理。

根據此前虎撲遞交的招股說明書顯示,虎撲從2013-2015年營業收入分別為0.98億元、1.4億元、2億元。

其中,廣告業務成為虎撲最大的收入來源,三年期間不斷上升,分別達到5473.57萬元、7860.13萬元和1.22億元。

不過,雖然營收不斷上漲,但是凈利潤卻有如過山車一般。

數據顯示,2013年,虎撲歸屬凈利潤為1518.03萬元;2014年則大幅下滑到750.37萬元,跌幅高達50.56%;2015年,虎撲體育凈利潤增加至3157.61萬元,同比增幅高達320.8%。

業內人士認為,虎撲作為綜合類體育門戶,在直播和社區的優勢不強的情況下,虎撲要變現很難。

梳理虎撲可以發現,雖然虎撲最早嘗試電商的體育社區,在商業化上除了論壇廣告,還開設了裝備區。

「體育社區對電商的需求很大。現在虎撲上籃球論壇平均每日發帖量有三萬,步行街(也就是水區)是這個數字的三倍。」

「而裝備區,則是這個數字的十倍。這也引來了大量二道販子,虎撲自己雖然建立了鑒定區,幫助用戶區分假貨。」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虎撲變現能力提升,未來,虎撲如何發展還有待時間考驗。」

對於未來發展,北京商報記者聯繫虎撲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對方並未予以回覆。

  【蔡B大戰】為什麼直男群體看不起流量小生蔡徐坤?
  誰在惡搞蔡徐坤?
  快播王欣出獄後重新出發,互聯網江湖情義相挺,已獲3000萬美元融資要搞AI和區塊鏈。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