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研機構開除了三位華人學者:擔憂中國不公平地利用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

▲最近,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開除三名華人科學家。Zereshk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本文來源:知識份子

微信id:The-Intellectual

作者:葉水送、馮水寒、趙亞傑

2019年4月11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表示,因不當利用NIH資助的研究經費,部分美國高校正在采取策略應對,他建議解雇其中一些研究人員

最近,柯林斯的說法得到驗證。

4月19日,《科學》、《自然》以及《休斯頓紀事報》,同時報導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驅逐三名華人科學家的事件。

其中兩名已經被開除,另有一名正在辦理離職程序。

此外,MD安德森與另外一名學者終止協議的決定還未獲得授權,並正調查第5位學者。

這是繼美國政府去年啟動調查部分高校違反基金申請條例後,首次公開處罰情況。

2018年8月,美國NIH主任柯林斯發表了一份關於保護美國生物醫學研究誠信的聲明,並聲稱NIH正在協助FBI調查受到NIH資助、並與國外機構有合作的美國科學家。

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被認為是世界一流的癌症治療和研究中心,也是最先積極響應美國政府這一調查的科研機構。

為何要開除這些華人學者?

《休斯頓紀事報》用「偷」(theft)來表述。

4月19日的報導指出,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三名科學家因涉嫌竊取美國的科學研究(steal U.S. scientific research)而被開除。

在美國NIH和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看來,這些科學家可能嚴重地違反有關同行審查保密,以及未披露同國外機構關係的規定。

美國《科學》雜誌在報導中寫道,「美國聯邦政府越來越擔憂外國,尤其是中國,正在不公平地利用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

MD安德森癌症中心院長Peter Pisters對《休斯頓紀事報》表示,「作為投資於生物醫學研究的納稅人資金的使用者,我們有義務跟進。」

「這是美國現在面臨的更大問題的一部分,即如何平衡開放的協作環境,同時又可以保護專利信息和商業利益。」

Pisters同時也表示,如果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不採取行動,並在資助材料中提供的信息不準確或是不完整,NIH可能會扣留贊助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科研經費。MD安德森癌症中心在2018年從NIH獲得了1.48億美元的資助。

針對「外國勢力」的調查早已開始

從表面上,NIH和FBI針對「外國勢力」的調查是從去年8月開始,MD安德森癌症醫學中心也宣稱,是NIH發布的聲明以及後來收到的5封NIH信件促使了該校采取行動。

但《科學》雜誌的報導顯示,內部資料清楚地表明,美國政府的相關部門至少在2017年,就已開始調查MD安德森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

「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透露,2017年12月11日,FBI 已獲得癌症醫學中心的許可,可訪問員工的電子郵件賬戶,多達23人。」《科學》雜誌的報導寫道。

此次美國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開除3名華人學者,很可能只是美國研究機構「排除外國勢力干涉」行動的開始。

據報導,在美國至少有55家科研機構已經展開類似的調查。該事件後續還將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據美國政府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Governmental Relations)2019年3月6日披露的報告《已查明的潛在外國影響的案例》(Deidentified Cases of Potential Foreign Influence),部分高校正在密切地調查相關人員,而調查對象無一例外都是華人學者,報告也顯示出更多的細節。

該報告披露了對12名華人學者的調查,羅列了他們主要涉及到的問題,如「在中美同時擁有教職」、「未適當披露同國外的關係」以及「受到國外人才計劃的招募」等。

1.在中國大學擁有教職(10);

2.未合適地披露同國外的關係(9);

3.NIH資助的研究,同時也獲得了來自中國的支持(9);

4.受到國外人才計劃的招募(5);

5.來自國外的基金(4);

6.動物實驗(4)

7.國外公司(1)

報告還逐一對12名調查者的「問題」,進行了羅列以及匯總。

如下為12名被調查者存在的問題截圖,由於涉及隱私,報告涉及的人名、校名以及利益往來機構,均采取了匿名的方式。

▲《已查明的潛在外國影響的案例》報告部分截圖。

另外,據《科學》雜誌報導,貝勒醫學院等三家機構也在上個月收到了NIH的信件,被要求調查接受NIH資助的8名研究人員,而這8名研究人員,也無一例外為華人科學家。

貝勒醫學院和另外一個要求匿名的機構的官員稱,他們負責的7名學者雖然未能遵守NIH的政策要求,但並沒有嚴重要到受到處分。

關於這8名研究人員的調查,目前並沒有任何公開的說明,貝勒醫學院等三家機構將如何回復NIH也並不清楚。

就此,《科學》雜誌採訪了NIH,其發言人表示,對正在進行中的調查不做討論,但對MD安德森癌症醫學中心的做法表示贊揚,並「鼓勵其他受NIH資助的機構學習MD安德森的經驗」

調查引發華人群體不滿和擔憂

在公開的報導中,美國NIH稱這一系列的行動主要是針對美國以外的「外國勢力」,MD安德森癌症中心院長Peter Pisters也很謹慎地稱,被開除的研究者為「亞裔」。

但顯然,目前受調查者基本上為華人學者。

此舉引發美國華人科學家群體的擔憂以及不滿。

▲美國三大華人生物研究組織集體發聲,捍衛自身權益。

▲三大華人科研群體在Science發表公開信。

3月22日,美洲華人生物科學學會(SCBA)、美國華裔血液和腫瘤專家協會(CAHON)和華人生物學家學會(CBIS)集體發聲,在《科學》雜誌以「種族標簽傷害科學」(Racial profiling harms science)為題發表公開信。

公開信中指出,此類事件給真正致力於科學研究並做出傑出貢獻的華人群體造成了恐懼和困惑。

「令他們擔憂自己會成為替罪羊,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甚至被貼上種族的標籤」。

這份公開信的負責人之一、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劉善慮此前對《知識分子》表示:

「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對中美合作的負面影響,如NIH-中國合作項目、聯合科學會議、赴美科學交流計劃和參加國際科學會議簽證難等,而且還會影響美國和中國的醫學和生物技術行業」。

正如上述所言,此次調查事件的確帶來了負面影響,甚至是烏龍事件。

在美國聯邦啟動調查之前,華人學者謝克平是知名胃腸腫瘤專家、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教授,但自從遭受美國政府以及FBI的調查後,他不僅被勒令開除,還遭到相關部門對他的兒童色情指控,以及FBI的逮捕,嚴重影響他的科研生涯和個人名譽。

然而隨著訴訟案的進展,最終法院得出的結果是「沒有結論,決定不起訴」。

雖然謝克平最終洗冤,但他的名譽和教職難以恢復。

事後謝克平也表示:「這件事令人非常難過,他們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和我的時間,而這些時間本可以用來研究如何治療癌症。」

在《科學》雜誌的報導中,一些研究人員也表達了對「排除外國勢力」系列行動的擔憂,認為可能會將事情的發展推向另一面,很多人將因不滿而離開美國。

「這些人才都是外國一直想招募卻招不到的。」休斯敦大學教授白先慎(Steven Pei)評論說。

他認為,MD安德森醫學中心這樣的機構,「正在幫助外國實現他們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

除了NIH,美國還有哪些機構在調查「外國勢力」

▲美國能源部的備忘錄,圖片來自DOE

除了美國NIH,美國能源部最近也出台新政,表示將要限制與中國等國家的科研。

2018年12月14日,美國能源部發布備忘錄,限制收到美國能源部資助的研究人員在未指定的新興研究技術領域(unspecified emerging research areas and technologies),與來自所謂的敏感國家的研究人員合作。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正在謀求與美國國防顧問組織JASON合作,圖片來自Science

與此同時,美國另一主要科研資助機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也在擔憂國際合作對美國構成的安全風險。

3月22日,《科學》雜誌報導稱,美國NSF正在謀求與美國國防顧問組織JASON合作,希望幫助NSF應對日益增長的擔憂(即國際合作對美國構成安全風險)。

  FBI抓捕第二位蘋果的中國工程師,同樣指控竊取無人車機密,矽谷風向已變

參考資料:

1. 遭FBI指控涉兒童色情案 華裔學者謝克平終獲清白:沒證據,不起訴.觀察者網.2018.

2. 美國能源部出台新政,極大限制與中國等國家的科研合作.

3. 華人三大生物研究團體集體發聲:「種族標簽傷害科學」.

4. 休斯頓紀事報: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驅逐三名華人科學家.

5. 美國NIH「排華」行動繼續發酵,稱要解雇部分涉事科學家.

6. 除了美國NIH,NSF開始與國防諮詢部門接觸,擔憂知識產權流失.

7. MD Anderson ousts 3 scientists over concerns about Chinese data theft. https://www.houstonchronicle.com/news/houston-texas/houston/article/MD-Anderson-fires-3-scientists-over-concerns-13780570.php

8. How US–China political tensions are affecting scien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270-y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