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蔦屋書店首次進入中國落戶杭州,為新零售模式帶來新體驗

本文來源:外灘TheBund

微信id:the-Bund

作者:冷面

苦等2年,蔦屋書店正式落戶杭州

它不止是一家書店,更會給新零售掀起一股全新的生活方式

關於日本蔦屋書店,它的標籤有很多:森林圖書館、北野武最愛的書店、日均人流量破萬……

超過1400家的分店,幾乎全日本一半年輕人都曾光顧這裡。

它先打破傳統,把閱讀帶到海邊和古城。

接著又回到城市中心,造起9層樓的公寓式書店。

讓人們體驗在書架中閱讀與休息。

除了書影音,這裡也賣家電、自行車、咖啡廳、綠植…… 人們來到蔦屋書店,不止是讀一本書,更是體驗消費升級後的新模式。

這種美好生活方式的新空間,真正意義上顛覆了傳統零售業。

美國娛樂網站Flavorwire把它評為全球最美的20家書店之一(亞洲僅有4家入圍),INS、FB、Twitter、微博,隨處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就是這樣一家文藝青年爭相打卡的書店,前兩天官宣要把大陸首店開在杭州。

還沒正式開業,消息就引爆網絡,傳遍全城。

大陸第一家蔦屋書店

大陸首店位於杭州西湖區新開發的綜合體園區,佔地面積2000平方米。

它緊鄰西溪濕地公園,遠觀西湖景區,整體環境很宜人。

書店沒來國內前,我就經常去它的代官山店打卡。

大師原研哉設計的代官山店,有著數不清的暢銷圖書、CD和文具周邊。

不管哪個年齡層的人,都能在這裡找到自己感興趣的內容。

即使東京發展節奏再快,這裡仍保留著對慢生活的堅持。

讀者們能在飄滿咖啡香的書店,閱讀與交流。

超過12萬張實體唱片、雜誌、黑膠、影碟…..銷量仍然很好,沒有半點實體業式微的踪跡。

而蔦屋書店(TSUTAYA BOOKS)能這麼紅,跟背後創始人的想法有很大關係。

創始人增田宗昭在開書店前,曾做過服裝設計和商業空間策劃,這些工作經歷讓他建立了一套自己的審美體系。

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初見端倪,人們需要靠大量的書影音來充實自己。

增田宗昭恰好在這個時機,成立了CCC (Culture Convenience Club)公司,主打讀書、音樂、電影的租賃。

高峰期,一年租借的DVD數量達到7億張,讓CCC成為了日本最大的租借影音品牌。

同時,他還開設會員服務,讓超過6000萬的日本人,在各個門店裡刷卡消費,以此來建立TSUTAYA龐大的數據庫。

到了2011年,增田宗昭開始思考怎麼讓書影音更好的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他找來原研哉和池貝知子負責店內視覺設計和創意策劃。

他們在日本中產階級的聚集地代官山(Daikanyama)開設了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蔦屋書店。

(後來這家店的成功,甚至還帶動了整個代官山區的經濟發展)

書店一共由三棟建築所組成,根據書籍、音樂與電影,分為了一號館、二號館和三號館。

大面積的陽光透過鏤空的玻璃幕牆折射到書店內,讓整體環境變得很通透。

而書店室內設計走的也是極簡路線,隨手拿起一本書,就像是在自己家裡的客廳。

從早上7點到凌晨2點,蔦屋書店裡總能看到捧著書的人。

他們在這裡閱讀、觀影、聽音樂,與大自然保持互動。

之後,增田宗昭陸續又開出了蔦屋家電、新型百貨和蔦屋酒店等等,將書全方位的加入體驗場景中。

從2011年到今天,蔦屋書店每月的銷售額都達到上億,佔了日本市場的90%。

越來越多人把日本必打卡的地方選在了這裡。

等到2020年大陸首店開業時,蔦屋書店一定會把“花點時間,耐心閱讀”的文化帶到杭州,乃至全國。

不止是書店

還能看秀、購物和住宿

這次蔦屋書店會入駐杭州,跟它所處的商區“天目裡”也息息相關。

天目裡是城西新開發的打卡地,建築面積高達23萬平方米。

整個園區設計,由意大利設計師倫佐•皮亞諾來負責。

他獲得過普利茲克獎,而且巴黎很紅的蓬皮杜國家文化藝術中心,就是他參與設計。

▲倫佐•皮亞諾

倫佐•皮亞諾先後帶著100多位技術指導,專程從意大利來到杭州,研究天目裡的周邊環境和地理條件。

他們想在杭州西湖區,打造一座時髦的“城市客廳”。

“客廳”是什麼意思呢?

就是大樓的四周都會種滿茂密的植被,而且樓與樓之間,全部打通。

人一走進來就像來到了自己家的客廳,完全沒有鋼筋水泥大樓的感覺。

不管是去購物、聽音樂,還只是喝一杯咖啡,都能走累了,來廣場發發呆與休息。

園區還邀請美國植物生態學家Paul Kephart和日本擅長枯山水的大師枡野俊明,設計植物。

他們開腦洞的構思了多種玩法,比如在屋頂上方種樹做茶園,在負一層做地下庭院。(光是聽描述,就有點躍躍欲試,想來打卡了。)

這種在自然裡感受生活方式的理念,剛好與蔦屋書店一拍而和。

設想一下,人們先穿過廣場,來到天目裡的蔦屋書店。

它的外部會被植被所包圍,而內部建築半透明的狀態,剛好從視覺上有一個衍生。

走在裡面,就像是在大自然裡穿梭。

幾層的空間,會有最前沿的書、雜誌、文具周邊、音樂和長期合作的星巴克咖啡,大家可以自由地選一個地方坐下來閱讀。

在書店邊上,還有多功能秀場、買手百貨、設計酒店、商業店鋪和美術館等業態。

天目裡還找來了策展人和作家Francesco Bonami負責美術館。

比起傳統的畫作,他們更想嘗試些不那麼高冷的作品,讓所有人都能一起參與進來。

藝術家Theaster Gates負責這裡的買手店,有包包、首飾、小物件,而且除了買買買,這裡的每一層都有一個藝術裝置,讓大家可以盡情的拍照。

除了這些,天目裡還有先鋒實驗的藝術中心,大家可以來這里辦公、看展、頭腦風暴。

入駐的品牌也都很時髦,除了蔦屋書店,跨界電影品牌三克映畫、植物美學23LAB、意大利燈具FLOS等等,都會加入這裡。

要是逛了一天還不盡興,還能住進這裡的設計酒店,晚上再出來溜達一圈。

說了那麼多,對於蔦屋書店和其他小店的開業,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相信不用多久,杭州西溪濕地,就會被來打卡的人群們徹底擠爆。

  日本最新網紅旅遊地:貧民窟
  取消東京奧運會?日本賭上了國運,不能輸
  連北野武也敢摔的日本喜劇之王志村健,終於遊戲完了人間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