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理不會天天來,論中國人「維權」的藝術

本文來源:飯統戴老板(中國知名歷史、時評自媒體)

微信id:worldofboss

作者:董指導

2003年10月24日,重慶農婦熊德明從山上打豬草回家,在自家院子裏遇到了溫總理。

在村民的簇擁之下,總理語重心長的詢問:有沒有親屬在外打工,工資好不好拿?

「我們家去年幹活就沒拿到錢!」 熊德明脫口而出。

當晚11點,熊德明家的桌子上就擺好了幹部送來的錢,22張大紅鈔,那是他丈夫打了一年工後被拖欠的工資。

5天後,其他十幾個村民也陸續拿到了被拖欠的血汗錢。

隨後,國務院牽頭掀起農民工工資「清欠風暴」,涉及資金高達1800多億。

當年年底,熊德明榮獲「2003 CCTV年度社會公益獎」,獲獎的原因是:「敢講實話」。

講實話如果管用,多半是碰到了講話有實用的人。

就如電影《武狀元蘇乞兒》中星爺之所以能瀟灑霸氣地要飯,全靠碗底印著四個大字:「奉旨乞討」。

熊德明出名後,天南海北的農民工都找了過來。

有被拖欠二十年工資的民辦教師請她陪著去上坊,有被霸占耕地的農民請她幫忙告開發商,還有人請她幫忙找對象。

名氣越大,責任越大,2004年底,熊德明以「討薪名人」的身份,出面替老鄉到溫州維權討薪。

結果忙活了四五天,什麼都沒要回來。

事後熊德明總結討薪經驗,感慨地說:

「總理不可能天天到這裡,我們也不可能天天去找他。所以打工還是不能打,打工還是怕拿不到錢。」

面對媒體,熊德明哭紅著眼睛說:我想回去安安靜靜地養豬。

01

2003年「清欠風暴」開展前的兩個月,福州大戲院在相關部門鼎力支持下,經過一年多艱苦施工,完成了修繕改建工程,成為居民休閒娛樂好去處。

參與當年改建工程的40多名農民工,東奔西跑,求爺爺告奶奶,經過近兩年艱苦努力,依然沒有要到被拖欠的工資。

於是福州大戲院的樓頂,成為了他們跳樓討薪的去處。

當年沒有快手、微博和直播,農民工只能選擇這種極端方式來維權。

2004年4月,跳樓式討薪蔓延到了陜西西安,當地政府部門看在眼裏,痛在心上,當即做出決定:

出台文件嚴肅處理 「揚言自殺、要挾他人」的擾亂公共秩序行為,抵制「以鬧維權」,宣揚「法治維權」。

當地依法維權的代表是姚勝余,一位1994年來西安打工的農民工。1999年,他向法院起訴,要求拿回已經拖欠五年的19萬元工資。

法院多次探討、縝密研究,歷經前後8次判決,終於讓姚勝余拿到了10575元,剛好夠報銷這幾年討薪的路費。

欠薪的零頭都沒要回來。姚勝余沒臉回家,在西安當了七八年乞丐。

北京一家研究中心發現,當社會法治系統不健全,執行不力時,每討回1000元,就要花去3000元社會總成本。

能要回來算不錯了,如果錢沒要回來,社會成本更大。

2013年7月,在陜西打工的25歲農民工小田,以跳樓自殺的方式喊出了自己維權的聲音。

床頭留下了1元錢,工地還欠他3000元一直沒給。

「以鬧維權」並不是農民工的專屬。

就在西安號召依法維權的十五年後,一位女性讀書人,走進奔馳4S店,坐在了那個讓車主「打開激情枷鎖,盡性釋放,點燃激情」的CLS的擎蓋上。

不過和農民工兄弟不一樣,「盡性釋放,點燃激情」的女車主這次錄視頻了。

視頻第一句話就是:

「如果這事兒有的談,我就不會做出這麽不要臉的事。」

  火爆的西安女車主坐車頂維權事件始末(附影片)

02

呵呵,我奔馳什麼場面沒見過?

2002年,為抗議維權困難,一奔馳車主在武漢野生動物園公開砸車呼籲,「如果中國消費者的問題得不到解決,今生決不再坐奔馳車」。

從2002年至2012年,奔馳累計被維權車主砸車抗議5起,用動物拉車遊街5起,拉橫幅貼大字報5起,到總部示威5起。

不過奔馳洋大人毫不畏懼,比如2010年的「異味門」中,車主們鬧了幾個月,也僅得到一條新的車內地毯。

2011年12月,消費者盧先生的奔馳新車第二天就出了故障。

面對盧先生「態度差」的指責,奔馳4S店的員工誠懇地說:「哪家好,你找他們,跟他們交朋友去啊」。

盧先生氣憤地向法院起訴奔馳公司,要求賠償和道歉,他手拿證據信心滿滿,結果兩審都吃了敗訴。

鬧也鬧不響、告又告不贏。消費者們幾乎都要氣絕了。

直到2013年1月份,汽車三包政策才姍姍來遲,但這個政策既沒改變消費者的弱勢地位,也沒改變維權的艱難程度。

西安奔馳事件中,女車主因三包問題和4S店多次交鋒。

長期鬥爭中積累的寶貴經驗,在這裡被奔馳揮灑的淋漓盡致:有利於4S店的他們拿來搪塞車主,有利於車主的他們就說看情況而定。

被逼無奈的女車主,只好成為第三類女人:

既不在坐在單車上笑,也不坐在寶馬車裏哭,而是坐在引擎蓋上鬧,然後上傳了一段自己都覺得丟臉的視頻,才迎來了曙光。

17日早晨,有媒體稱女車主和奔馳公司達成協議。

在更換新車、退還金融服務費之外,還無償得到了10年VIP、補辦生日、前往德國參觀工廠等補償。

可謂是科技改變命運。

  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和解協議內容披露:補過生日,十年VIP

「以鬧維權」插上科技的翅膀後,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老百姓維權也在傳統的「告御狀」模式外,有了新的模板。

這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大步,卻是商業文明的原地踏步。

魯迅先生曾總結: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裡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

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

這段話後面還有一句:「沒有更激烈的主張,他們總連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此話精辟,跳到引擎蓋上鬧,要比坐在寶馬車裏哭管用一萬倍,這才是維權的藝術。

03

當然,奔馳也不是只坑中國人。

2016年2月,奔馳在美國因氣囊問題,緊急召回了84萬輛車,而且向車主們提供了備用車等方案。

1年後,我國國家質檢總局約談了奔馳等公司,提出氣囊缺陷。

但一直過了4個月,奔馳才提出了召回方案。

留給車主們滿腔「對你付出了這麽多,你卻沒有感動過」的備胎感。

奔馳等各大汽車廠商對不同國家區別對待的現象,早已不是新聞。

肆無忌憚態度背後的原因,也早已不是新聞。

1995年,美國車主Core在寶馬4S店裏買到了一輛車頂小面積重新噴漆的汽車。

隨後他向法院起訴。幾個月後,獲得了200萬美元的賠償。

寶馬公司不服,認為「只因一塊看不到的油漆瑕疵就被判令賠償數百萬美元,不僅是不公正的,而且是違憲的」。

對此,法院鄭重聲明,「懲罰性賠償的數額,應以足以制止被告今後的類似行為再次發生」。

2018年杭州中升之星奔馳4S店因欺詐銷售,被法院判處「退一賠三」,累計270萬元。

董指導我就問楚團長,為什麼罰這麽多還沒警示效果?

他氣憤地扔來了四雙adibas的鞋:網上買的,店主說500元一雙,絕對是阿迪真品,假一賠三,然後直接寄給我四雙破鞋,每雙50。

此事過後,楚團長明顯學乖了,比如在申請退還ofo單車押金時,他就用英文寫了封投訴信。

04

這幾年是越來越陰盛陽衰了。

為了維權,奔馳女車主敢於在鏡頭前跳上奔馳的車蓋子,穿格子襯衫的程序員們卻只敢在網絡上發發帖子,期待老板被留言和跟帖嚇癱。

互聯網快速發展的十幾年,也是程序員們不斷脫髮的十幾年。

996即早九晚九幹六天,得到的結果就是,三個人兩個禿、 666的生活垮掉三分之二。

這顯著跟勞動法相違背,但程序員們並沒有走進勞動保障部門,而是選擇在著名交友網站GitHub上發起了一個996.ICU的項目來控訴,要是還沒嚇壞老板,下一步恐怕就得鬧上PornHub了。

老板們可坐不住了。

有人稱雖然自己後悔沒多陪家人,但不妨礙996成為年輕人的福報。

有人則表示自己臉盲,分不出誰是兄弟,混日子的當然也不配做自己的兄弟。

在這個生機勃勃的春天,有人重新定義了福報,有人重新定義了兄弟。

996.ICU不遠萬里,得到了國際友人的熱情維權援助。

編程語言Python之父發帖表示關切,直呼「救救中國的程序員」,而一些開源軟件也開始禁止實施996的公司使用。

當然,國際友人善良有愛,但他們不一定了解中國。

2017年,奔馳首次實現全球單一市場突破60萬銷量大關,冠軍就是中國大陸,61萬輛,占全球銷量的四分之一。

看著增長的財務報表,奔馳總裁蔡澈先生興奮地說:「中國超出了我們所有人最早的預期。」

不知道超預期的,是銷量,還是忍耐。

  對中國互聯網企業來說,外國用戶是中國人的爹
  馬雲支持996: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
  挨罵後,馬雲再談996:要有人敢於說「不中聽」的實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快樂點」
  因裁員被罵很慘的劉強東說話了: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