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蒼井空要到中國吃西瓜?

本文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微信id:wcweekly

作者:唐僧牛仔

2019年春天,日本民眾的生活負擔,恐怕又要加重了。

在愚人節這天,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日本的新年號,似乎沒人注意到日本媒體關於食品從4月份開始漲價的消息。

其中,一盒400克的明治酸奶漲了10日元,賣到了280日元(約合人民幣17元),原因是飼料漲價,生牛奶的價格也跟著漲了起來。

日本食物,特別是本國的農產品賣得貴,是出了名的。

就連蒼井空也忍不住發微博說,來到中國絕對要把西瓜吃過癮。

西瓜切小塊買,葡萄論顆賣,「精緻」背後的現實很殘酷:

日本人平均的蔬菜和水果攝取量,在發達國家中是最低的。

水果攝取量比世界平均水平還要低,跟印度水平相當。

而這些都因為,水果、蔬菜價格太貴。

除了日本本土蔬果質量高、產量低造成價格昂貴之外,和國外蔬菜和水果很難進入日本也有直接的關係。

這一切,都源於日本農業協同組合(簡稱「日本農協」)對農民利益的「保護」。

這個有30萬雇員的龐大組織,既是日本農民的「保護神」,也是吞噬農民巨額財富的怪獸。

它用一隻無形的手,操控著日本農民的一生,影響著日本人的生活,讓人又愛又怕。

日本人吃不起水果?

日本的水果有兩個特點世界聞名,一個是好吃,另一個就是貴。

貴到外國人震驚、本國人吐槽。

水果在日本是種奢侈禮品,一點都不誇張。

日本有個叫千疋屋的水果店,就活生生把水果當做LV在賣。

葡萄一顆顆單獨包裝,每一顆的價格是163元人民幣(2700日元),一個蘋果140元人民幣、一個四角西瓜1300元……

水果在這裡貴到令人咋舌,也享受如珠寶一般的待遇,擺在天鵝絨上,外面還要罩著防彈玻璃。

當然,它們最後幾乎都是被當做昂貴的禮物送人,或是被中東的土豪買走。

當然,這些專門走高端的水果,還有那些動輒拍出300萬日元的極品甜瓜,畢竟只是少數。

但是,就算是超市裏的普通水果,一樣是不便宜。

一個蘋果十幾塊人民幣,一個桃子20多塊錢,一整個西瓜要300塊錢,雖然沒有極品水果的價格那麽誇張,可仍舊是價格不菲。

這也難怪,不少日本人都在吐槽日本的水果太貴。

知乎上有個看著跟段子似的帖子,說有個日本人的「終極夢想」是能抱著半個西瓜拿勺子挖著吃。

他退休後選擇了留在中國,就是因為在中國,這個夢想能夠輕鬆實現。

其實,除了水果貴,日本的蔬菜、大米這些農產品,同樣不便宜。

一斤日本產的大米差不多18元,一根玉米差不多15元,最便宜的蔬菜比如土豆,4個一袋賣12元多,一棵卷心菜也要20多塊錢。

日本農產品為什麼貴?

日本農產品特別是水果,價格還真是讓許多人吃不消。

既然吃不起,那就少吃唄。

蔬菜和水果的高價,直接影響了國民的膳食結構。

日本的水果蔬菜每日人均攝入量,據2011年的數據顯示,只有140克,不僅是發達國家中最低的,甚至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和印度的141克水平相當,而同期的中國的人均攝入量是223克。

這就有點奇怪了。

要知道,日本是非常注重國民飲食營養的,能掀起的「每天一杯奶,強壯一個民族」的運動,卻為何任由水果蔬菜貴到普通人吃不起,政府也不想想辦法呢?

日本人口多土地少,出產的農產品本來就不多,而日本針對農產品的關稅,更是高到讓美國都吐槽。

具體有多高,沒有固定的數值,而是參考日本國內農戶的出貨價格。

進口的農產品價格低,那就收到跟國內價格相當。

除非,這種水果日本不出產,比如香蕉。

打個比方說,中國的西瓜一個十幾塊錢,而日本的西瓜一個200塊,那進口時就收稅收到中國西瓜價格,和日本出產的西瓜一樣。

實行這麽變態的關稅制度,目的只有一個,保護本國農民的收入。

左右政府關稅政策的,就是日本農協本尊了。

農民從生到死離不開農協?

日本農協雖然只是個類似於行業協會的組織,可是卻很厲害。

這個被譽為「最成功的農業協作組織」,不僅在二戰後70年的時間裡,迅速成為世界各國中屈指可數的農業合作組織,更能「包辦」農民從搖籃到墳墓的一生,甚至強大到影響日本的政治。

美國把日本農產品關稅壁壘寫入《2019貿易壁壘報告》首要項目。

但這種關稅壁壘,恰恰是美國人一手操持起日本農協幹的。

二戰後,美國占領日本,為消解以前日本為了服務戰爭的產業組合,頒布了《農業協同組合法》,推出了一個半官半民,服務全體農民,又「指導」農民的日本農協。

當然,剛開始的農協,確實是全心全意為農民服務的,從提供種子、農機、技術指導,到收購農民種出來的農產品銷售一條龍服務,一下子讓日本的農業水平大跨步提高,農民的收入也有了保證。

逐漸,這個最初以非盈利、指導農戶生產的組織,開始走向「綜合商社」的逐利模式。

如今日本農協這個擁有30多萬職員、943萬會員的龐大組織,成了一個可以完全封閉運行的圈子。

在日本農協的機構下,有僅次於生命保險的全日本第二大保險公司,服務的內容也從原材料和農產品的購銷,全面滲入到農民的日常生活,甚至還提供上門洗澡和生育、殯葬服務。

為什麼?因為這些來錢快啊!

日本政府的統計數據顯示,1985年比較1955年,農協總利潤中,提供貸款的信用服務增長到43%,保險事業從不足1%增加到17%,而與生產直接有關的販賣和設施利用事業,分別從16%和10%一下降到1%。

日本農民體面背後的辛酸

日本90%以上的農民都加入了農協。

農民確實因為農協而成為一個收入不菲,又體面的工作,農協的出現也提高了日本農業的整體水平。

可實際上,農協這份風光背後,卻隱藏了無數農民「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無奈和辛酸。

因為壟斷著從原材料到產品銷售,甚至是農民所需的金融、保險等項目,日本農協在保護農民利益的幌子下,成了一個貪得無厭的吸血鬼。而想退出,恐怕也沒那麽容易。

雁過拔毛是必須的。農協統一采購農藥、肥料、農機,一邊壓低進價,一邊以市場價數倍的價格賣給農民。

至於種出來的農產品,農協擁有銷售的終端定價權,我說多少錢收購,就是多少錢,我說賣多少錢,那就多少錢。

這還不算,農協從農民那裏收糧也是要收「手續費」的。

每年進賬的手續費多達數百億日元,這些手續費及其他費用都以不透明的回扣、獎金等方式落入了農協之手。

可是對於普通的消費者,要麽忍受高價,要麽就忍著不吃,別無他法。

那農民想提高產量、更換品種,都得經過農協同意才行。

此外,農協有自己的金融機構可以貸款,同時農協還有自己的保險公司,農民想要貸款,沒問題,先買農協自己的保險再說,肥水不能流入外人田。

而對那些敢脫離農協的農民,農協的手段更是陰損。

農民自己種的水果,脫離農協搞直銷,結果大棚的自動換氣裝置失靈,然後水龍頭大開,最後,馬上就可以采摘的水果被自動噴上了除草劑。

雖然沒有實錘是農協搗的鬼,但是農協幾乎「包辦」了農民生產銷售的各個方面,干擾脫離農協的農民,簡直易如反掌。

農民想自產自銷,農協指定的超市肯定不給進,別的商場超市面對農協這個龐然大物的投訴,又有誰會選擇站在農民這邊呢。

更別說在金融上拿捏著農戶的農協,隨便在貸款償還條款上動個手腳,就輕易讓不聽話的農民和企業破產的例子了。

在日本一部紀錄片《大地的拂曉》中,北海道的一位農協部長面對電視,直接說黃油的價格高,就是因為自己的囤積居奇。

他一臉洋洋得意地說,「消費者的心理是東西一多,就不著急買,商品一少他們就直接掏腰包,雖然他們不清楚自己需不需要。」

沒人敢管的日本農協

日本農協從為農民服務到農戶、消費者兩頭通吃,日本政府對他們的所作所為一清二楚。

日本從2015年就宣布要在3年內改革農協,只不過,農協尾大不掉,政府既不敢管,也管不了。

戰後通過改革富裕起來的農村保守勢力組成了農協,他們得勢之後理所當然地成了農村保守勢力的保護者。

曾經在地方議員的選舉中,農協下屬的組織推舉了40位議員,結果36人當選。這從側面就反映出了農協在地方的勢力強大。

而且,幾乎涵蓋了全日本所有農戶的農協,和保守派的自民黨關係密切,幾百萬的會員,選舉投票的比例又極高,可是很大的一塊「票田」。

無論哪個政黨想執政,農協都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而日本政府和農協,還在不斷的發展中,形成了一種特殊關係。

農協這個原本自發的組織,甚至成了農林水產省的「二級機構」。

政府想要傳達或施行什麼行政政策,把農協當做傳達的「窗口」,而農協也趁勢「綁架」政府。

比如說,大米豐收了,農協為維持高米價,就讓政府出錢收購,大米欠收了,當然更要向政府要補貼。

總之,稍微出點問題,就要求政府給予救濟。

也正是有了這種農協、農林水產省、「農林系」的議員這種特殊的「三角關係」,大家為了各自的利益最大化想方設法。

農協拼命阻止降低農產品關稅,維持農產品的高價,給農戶一些蠅頭小利,而真正從政府和普通消費者那裏榨取的高額利益,卻都流進了農協自己的腰包。

反正西瓜普通人能不能吃得起,才不是農協和政客們關心的事情。

其實,一直以來,有不少的聲音在呼籲中國學習日本農協,對中國農村的合作經濟組織來說,日本農協的許多經驗確實值得借鑒,但更多的卻應是由此引發的反思。

畢竟,讓中國農民成為體面的職業、讓普通人拿勺子挖西瓜吃,對於所有中國人來說,同樣重要。

美軍退出後,塔利班表態:歡迎中國投資阿富汗,不允許任何人利用阿富汗攻擊中國

xxx

比爾蓋茲夫婦「沒有」婚前協議,離婚後1300億美元財富怎麽分?

xxx

美國史上最大龐氏騙局主謀在獄中去世,詐騙全球650億美元被兒子揭發

xxx

美國喬治亞州立法要求對投票者的身份核實引起企業界反對,川普號召民眾抵制企業

xxx

拜登勝選後,美國新聞業愈來愈「蘇聯化」?

xxx

既然巴菲特炒股這麽厲害,我們完全複製他的交易可以嗎?他買什麼我們買什麼?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