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下自己,中國還有N個巴黎聖母院正在被毀

本文來源:量子學派

微信id:quantumschool

作者:量子妹

原標題:關心下自己,中國還有N個巴黎聖母院正在被毀

當你在為全世界哭泣時

請留一滴淚給自己

巴黎當地時間2019年4月15日下午6:30,巴黎聖母院燃起熊熊大火,整整5個多小時,滾滾濃煙遮蔽了塞納河畔的天空,也籠罩了整個巴黎。

850年建築頃刻毀於一旦,只剩一副殘存的骨架。

那些承載著歷史榮光與經典藝術的作品,再也無處可尋。

對於這樣屬於全人類、聞名於世的建築經典,無數中國人為之惋惜。

是的,為經典而嘆息這是普世情懷,理所當然。

只是我們是否注意到,當我們在為巴黎聖母院的著火惋惜之時,而中華文明隨處可見的經典建築可能正在被毀滅。

隨便舉個例子:

中國洛陽關林年代最古老的文物,北宋仁宗時的稀世石碑,整個實物卻放在室外日曬雨淋1000年左右,雨痕凹坑,無人問津。

當你在為全世界哭泣時,請留一滴淚給自己。

因為,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大地上,有N個巴黎聖母院要麽已經被摧毀,或者正在被摧毀。

我們該如何守護它們?

01

京城古剎:護國寺

始建於元代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的護國寺,原為元朝一丞相故宅,初名崇國寺,清末《燕都雜詠》中曾有這樣四句對它的命運多舛嘆息

蕭條古寺太荒涼,惹驚滄桑漫斷腸,

皆因當年一把火,枯木殘碑泣夕陽。

歷史上的護國寺總為火災困擾。

明末清初曾毀於兵火,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又毀於庚子事變,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五月又遇大火,1920年1月,再遭火災。

到上世紀70年代末,護國寺只剩金剛殿和地藏殿,金剛殿被公布為北京文物保護單位,地藏殿因屬於配殿,地位未定。

遺憾的是,2004年6月20日又是一場火災,地藏殿從此消失。

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後,西配殿被街道辦事處利用起來。

最近幾年內,廠橋街道多次把服裝廠轉包個人,而這次的起火原因就是服裝廠的變電箱走火。

熊熊的火焰從屋檐下翻騰而出,經歷了700多年風雨的西配殿(地藏殿)在大火中被焚毀,187平方米的大殿內,被燒斷的黑色椽子零亂地堆放著,冒著餘煙,地上流著黑水。

「以前一出門,一抬頭就看見大殿了,綠色的琉璃瓦。」

「現在抬頭,我們家一出去什麼都沒有了,看著特空。

一些老人落下了眼淚。

02

清華百年學堂

「稀稀拉拉的繪圖課桌,吱吱呀呀的樓梯地板,若隱若現的古舊黴味,一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回憶和青春的記憶,而如今一把大火,都沒有了,真心痛。」

百年的老學堂,是清華大學的象徵建築。

伴著清華園一同誕生的清華學堂,當之無愧為「清華第一樓」。

一座樣式別致的二層樓房,德國古典風格,青磚紅瓦,坡頂陡起,它是清華大學最早的教室,是清華精神的源起。

2010年11月13日,凌晨1時許,學堂的南側建築二層中間位置最先冒出火苗。

當報警求救時,火苗已借助風勢,「油松木」搭建的整個木結構房屋快速向東燃燒。

起火20分鐘後,9個消防中隊,44部消防車,308名消防官兵趕至。

卻依舊未能勝過火速,過火面積達800平方米左右,過火建築幾乎只剩四壁,房頂完全露天,數十米長的房屋內,樓板、樓梯完全燒毀,只剩下幾根燃燒過半的木梁搭在磚牆上。

03

橋樑活化石

武夷山餘慶橋,可堪比《清明上河圖》中的虹橋,是世界橋樑建築形式的「活化石」。

位於武夷山市南門街,始建於清末光緒十五年(1889年)。

當年崇安縣(現武夷山市)鄉紳朱敬熙為其母做壽,捐銀元3萬元,在武夷山市區南門街南端構建餘慶、垂裕二橋

垂裕橋在戰火紛亂的民國時期毀於大火。

保存至今的餘慶橋橫跨崇陽溪,全橋不用一釘一鉚銜接,長79米,寬6.7米,拱高8.6米。

1999年,餘慶橋作為武夷山組成部分,被聯合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2006年,成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紅山綠水甲東南,大紅袍樹住青山」,百年風雨,餘慶橋見證了武夷山歷史的滄桑。

這樣一座百年古橋,逃過了戰火卻倒在了一個小小的火苗之中。

2011年5月28日,濃煙滾滾,餘慶橋橋體淹沒在大火之中。

幾分鐘後,轟的一聲,橋從中間部位開始坍塌,人們大聲驚叫,卻囿於暴竄的火苗靠近不了,最終橋體燒毀。

而火苗的源頭,卻是兩名十一、二歲女孩在橋下點燃木棍玩火,不慎引燃橋內雜物所致。

04

亞洲第一廊橋

風雨廊橋,重慶人夢中也忘不掉的那座橋。

這不僅是著名旅遊勝地,更是土家文化象徵。

2013年11月28日凌晨,重慶市,有亞洲第一之稱的重慶黔江濯水古鎮風雨廊橋發生火災,這座經歷了無數風雨洗禮的廊橋被燒毀。

風雨廊橋橫跨於阿蓬江上,長303米、寬5米,分為橋、塔、亭三部分,橋身為純木結構,橋上建有層塔亭,兩側有約百扇可自由開合的雕花木窗,橋內擺放有紅漆長凳。

人行橋緊連古鎮,像一弧漂亮的彩虹,臥在阿蓬江上,寬寬的廊橋遮風避雨,行人、小販在廊橋上熱情地招呼著相遇的親朋,和熟人閒聊,廊橋彌漫著煙火的生氣。

天還未亮,打魚人員無意瞥見廊橋著火,第一時間通知了消防部門。

但狂卷的大風加速了火勢, 當日上午8時許,火被完全撲滅,但只剩下光禿禿的橋墩、橋板。

一場大火,廊橋美景只能存在於夢中了。

05

藏民心中的 「月光之城」

八瓣蓮花輕如宛,巨大轉經筒轉起,誦經聲中傳來藏人的虔誠。

4月的時節,春寒還尚未消退,位於香格里拉東南隅的獨克宗古城,在陽光的包裹下越發顯得靜謐深沉。

放眼望去,已找不到5年前那場滔天大火留下的痕跡。

具有1300多年歷史的獨克宗古城,是茶馬古道上重要的中轉站,歷來為滇、川、藏茶馬互市之通衢,是中國保存的最好、最大的藏民居群,有著「月光之城」的美譽。

然而在2014年1月一場大火讓數百座傳承久遠的古跡只剩下三分之一。

242棟房屋被燒毀,數百商戶的營生毀於一旦,古城歷史風貌被嚴重破壞,財產損失達上億元。

如今5年過去,古城恢復重建工程已基本完成,曾經的滿目瘡痍被漸漸覆蓋。

但零星的遊人及各種顯少有人光顧的文藝店鋪,似乎昭示著古城人的傷痕和無奈的現實寫照。

06

600多年的南詔古都

2015年1月3日,擁有600多年歷史的雲南巍山古城拱辰樓,在一場大火中化為煙盡。

修建於明朝洪武年間的巍山古城樓,是南詔國的發祥地與古都。

拱辰樓作為是古城的標誌性建築之一,更是雲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明初,朱元璋派大將傅友德、沐英平定雲南,決定在巍山築城,設蒙化府。

拱辰樓是蒙化衛城的北門城樓,為方形平面,樓通高11米,由木結構城樓與磚石結構基座兩部分組成。

樓作亭閣式,為抬梁與穿斗相結合梁架,重檐歇山頂。

登上頂樓可東看文華層疊山巒,南觀巍寶名山文筆塔,西望瓜江壘玉,北眺蒼山積雪,全川村落,萬家燈火,盡收眼底。

凌晨時分還在炒茶的木炭火卻驚醒了美夢中的人們,火勢兇猛,百米開外都有熱浪襲來,600多年的古城樓就這樣付之一炬。

07

亞洲第一高木塔

2017年12月10日,位於四川綿竹九龍鎮的靈關樓突發大火。

這座始建於明朝崇禎年間的寺廟,據傳是當時宰相首輔劉宇亮為紀念天官而建。

幾百年來,香火旺盛。

於08年汶川地震被毀,後政府重建。

木塔修建8年,高聳入雲,共16層高,號稱「亞洲第一高木塔」

採用中國傳統卯榫結構,占地20余畝,由七重金殿組成,氣勢恢宏。

但還未重現於世,即因大殿火災終遭焚毀。

08

福建「最別緻的土樓」

2018年12月27日凌晨五時許,福建「最別緻的土樓」——順源樓整棟被燒毀。

此樓順溪夯築,故名順源樓。

作為客家土樓中的「難得的傑作」,順源樓原為當地原計劃申報省級文保。

整個建築順應地勢,坐東朝西,自由布局,空間層次豐富而有變化。

五邊形的內通廊式,高三層的三角形內院,造型獨一無二。

但這麽一座遠近聞名,風格別緻的五角形土樓卻最終只剩一片廢墟。

09

險遭拆除的百年安氏老宅

河南廟後安村村口有一字排開的3座高大門樓,3座門樓磚雕完整:鏤空的麒麟、飛舞的鳳凰騰雲駕霧,惟妙惟肖,各種吉祥花飾、福壽字刻,工藝精美。

再穿過磨得發亮的過門石,門樓後是4座對稱分布、具有濃郁中原民居風格的老宅。

這座建於清光緒年間的老宅,與有千年歷史的安氏古墓園、300餘年的古皂角樹相伴已久。

然而,被令「限期拆除」的安氏大院征遷公告,卻打破了村子的寧靜。

安氏大院,在2011年被納入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不可移動文物名錄。

此前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幹渠也為之繞開,卻因古宅不屬於國有文物保護單位無法被保護。

面臨「限期拆除」,鄭州市文物局「介入協調」,畢竟一旦拆除古建築,也拆掉了歷史。

10

鳳凰遠矣,民俗不在

記憶裏的鳳凰,在沈從文的書裏,在煙雨朦朧的水墨畫裏,卻即將不在我們的眼前。

這座曾被紐西蘭作家路易艾黎稱作「中國最美麗的小城」的湘西小鎮始於康熙時期。

它與雲南麗江古城、山西平遙古城齊名,享有「北平遙,南鳳凰」之名。

一部《邊城》,將湘西描繪得如詩如畫,也將這座靜默深沉的小城推向了全世界。

一座青山抱古城,一灣沱水繞城過,一條紅紅石板街,一排小巧吊腳樓,一道風雨古城牆……

苗家的特有建築——吊腳樓,安靜坐落在沱江上遊,仿佛等待了千年。

可四百多年的歷史,經歷了多年的風雨洗禮,古城的美開始顯於疲憊。

老舊的竹樓柱子,過度的商業化,不僅美景沒有了,垃圾變多了,再加上這裡的旅遊設施和當地的旅遊商家不合理收費,讓眾多遊客對這裡敬而遠之。

遊客:古城不在,民俗不在,慕名而來,失望而去。

11

長城:正在消失的危牆

大多數人對長城的印象,常浮現的是八達嶺景區的雄偉挺拔、綿亙蜿蜒。

然而,那些長城實際上僅占整個中國境內長城的一小部分,最為公眾所知的明代長城全長8851.8公里,人工牆體長度為6259.6公里。

除了部分保護得較為完整之外,大多都是斷壁殘垣。

就像玉門關外的漢代長城,只剩殘留在沙漠深處的古長城烽燧,被風沙肆虐吹打。

成功「渡劫」2000多年的長城,在最近數十年裏更是出現了「消失的跡象」:

除了禁不住常年風吹雨淋的城牆外,還有不少當地居民經常敲下村裏部分城牆上青灰色的厚磚拿去蓋房,刻有漢字的磚甚至賤被賣到30元一塊……

所以,長城也會有消失的一天?

  長城不倒,卻在消失。山西長達3500公里的長城缺乏照料,一塊有字磚賣人民幣50元。

12

年久失修的客家古堡

深圳並非一座沒有歷史的文化沙漠。

除了我們充滿科技感的現代高樓大廈外,大萬世居以南遷的客家人,為深圳烙印下了獨特的一角。

這一客家村,始建於乾隆年間(1736–1795年),為大型古堡式客家圍龍屋建築,平面呈方形,四角建有炮樓;正面有大六樓,均為高高的圍牆相連,圍牆上有走馬廊相通。

作為全國最大的方形客家圍之一,圍內共有房屋400餘間,錯落有致,曾居住著100多戶人家,具有250多年的歷史,2002年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這種古樸渾厚的韻味,總讓人想起童年,深圳還沒有那麽多摩天大樓的年代。

但200多年歲月變遷後,現在的它並不牢固,泥牆年久失修,風化十分厲害,部分牆體被風雨侵蝕而倒塌,這裡已經不再適宜居住和生活。

13

月牙沒了,泉也快沒了

敦煌鳴沙山下,黃沙似情郎環抱著一「沙井」,亦稱之為藥泉,其外形彎曲如新月,故被稱為「月牙泉」,有「沙漠第一泉」之稱,於上世紀90年代被列入國家級風景名勝區。

這一泉水源來於敦煌境內的兩條大河,疏勒河和黨河。

1958年,疏勒河上遊的雙塔水庫建成後,疏勒河長達300多公里的河道斷流,黨河成了月牙泉的「生命之源」。

1975年,敦煌又修建了黨河水庫,下遊的地表徑流斷流。

地表水的缺失,直接影響了月牙泉的地下水的補給,在70年代後,當地墾荒造田抽水灌溉導致植被破壞、水土流失,生態日益惡化,綠洲萎縮,地下水位也急劇下降。

從漢朝至今一直存在,「千古不涸」的月牙泉已經快要幹了。

而遊客日益增多,泉水面積從20多畝,銳減到現在的8畝多,水深從10多米,到現在的2米,沒有政府的補水措施,現在的月牙泉又還能堅持多久?

結語

珍惜還沒消失的「巴黎聖母院」

以上例子,不過是吉光片羽。不知道還有多少偉大建築正在被毀滅中。

曾經承載著民族記憶的豐碑,再也無處可尋。

如果不能守護好它們,我們拿什麼去證明這個民族曾經擁有的厚重歷史?

目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宣布法國將全力重建巴黎聖母院。

除了官方宣布為重建籌集資金的項目外,民間基金會也為重建籌集資金,法國富商皮諾家族 更是宣布,將提供1億歐元幫助聖母院重建。

但重新修復的「巴黎聖母院們」,還是原來的「聖母院」嗎?

1949年「梁陳方案」建議被否時,美國前總統卡特曾說:「我們有能力建無數座紐約曼哈頓,但永遠沒有能力建第二個北京。」

就像聖母院是會重新站起來,但一切已回不到從前……

在聖母院塔尖折斷燒毀的那刻,很多瑰寶已經徹底消失。

我們為巴黎聖母院惋惜的同時,更應該關注與我們靈魂、血脈相關的建築,據統計,僅2009年-2014年5年間,全國文物古建築就發生火災1343起。而這僅是冰山一角, 全國各地各城,因人為原因造成古建文物被毀的事件並不鮮見,而這一場場看不見的文明之殤還在進行。

當我們目睹身邊的N個「巴黎聖母院」被毀之後,除了惋惜,哀嘆,憤慨,我們更應珍惜和挽救,保護華夏祖先留下的無法估量的文化瑰寶!

是的,那些世界性建築被毀讓人惋惜!

但民族瑰寶的被毀,是會讓人痛徹心扉的。

  那些存在了幾百年,卻沒能撐到現在的中國老建築
  上百張老照片,還原中國百年建築史。
  中國古村正在消失中(10年消失90萬個),這裡有22個絕美古村落,有機會去看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