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本文來源: ONE文藝生活

微信id:one_hanhan

作者:王火火

已經數不清這是被996刷屏的第幾周了。

上周末馬雲聊996繼續刷屏。

馬雲爸爸表示:「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馬雲支持996,理直氣壯:你選了中國第一的公司,第一是要付出代價的

網友立刻回應:那不一樣吧爸爸。

你007是給自己賺錢,

可我們996是給阿里賺錢啊。

隨後人民日報表態,「崇尚奮鬥,不等於強制996。」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可能是討論基調定了,隔天馬雲便話鋒一轉,說自己不是為996辯護。

他想說的只是你要熱愛你的事業,積極拼搏才能走上人生巔峰。

  挨罵後,馬雲再談996:要有人敢於說「不中聽」的實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快樂點」

我覺得馬雲爸爸要麽是真傻,要麽是裝傻。

他難道不知道我們為啥反對996?

難道反對的人裏就沒有熱愛工作的?

不。事情當然沒有這麽簡單。

從年初有贊的老板在年會上直接說公司以後要996,到京東內部郵件「三類人」的流出,再到馬雲形容996是一種福報。

這裡面令人憤怒和恐懼的東西,並不是單純的加班而已。

不是沒法解決,而是沒得選

馬雲在最新的談論996長文裏說:「真正的996不是簡單的加班,不是單調的體力活,和被剝削沒有關係,因為現在的人並不傻,可選擇的機會也不少。」

這話說得才並不傻。

老板覺得現在人的選擇有很多,但我們自己心裡清楚,工作往往沒得選。

華為的狼性文化業內聞名。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華為工作人員透露,在同事之間,半夜三點鐘打電話問工作情況是一件非常普遍且正常的事情。

打電話的那個人極其自然,絲毫沒有打擾同事休息的愧疚。

接電話的那個人極其高效,睡眼朦朧就立刻爬起來對工作。

因為大環境如此,整個氛圍都是加班加點沒有生活,所以只能習慣。

相比之下,雷軍坦率多了。

直接說希望小米能夠招到自願加班到12點的人。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這可能就是馬雲口中的「可選擇的機會也不少」吧。

事實是,企業永遠不缺「自願加班到12點的人」,因為你不去,也會有別人去。

大廠並不缺員工,是我們缺工作。

對方永遠會說,不想996,不適應996,那就不要來我們公司。

可這個意思不就是強制996嗎?

跟宣揚熱愛工作有一毛錢關係嗎?

有意思的是,談到強制996,馬雲爸爸說:「法律自有規定擺在那裏,這個問題並不是關鍵。」

是的了,996 ICU並不是關鍵。

關鍵你得熱愛啊——可是熱愛工作的人,就適應了996的遊戲規則嗎?

恐怕下場更慘。

我可以給,你不能要

衡量一個公司的企業文化O不OK,要看它的下班氛圍。

如果下班時間到了,大家陸續收拾東西離開,那氛圍很不錯。

如果下班時間到了,沒忙完的同事在加班,你完成工作離開,那氛圍也還行。

可如果下班時間到了,就算大家做完了工作也不敢隨意離開,那氛圍就有點糟。

那麽996是什麼呢。

996的下班氛圍是,不管你做沒做完工作,你都不能走。

你要待夠12小時*6天,沒事兒幹就坐在工位上為公司的前途祈福。

問題的關鍵是,我們從來都沒有否定說,老子一天班都不能加。

因為有時加班是必要的。

程序員常年加班,我們做新媒體的更是24小時stand by,熱點一出不管在天涯海角都要打開電腦;還有建築師,設計師,廣告人……

忙起來不要說996,007都不夠用。

但這些都是「軟性加班」,我們是隱形加班人口。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我們自願對這份工作認真負責,拼搏熱愛,掉光頭髮都是我們自己的事兒。

但你不能強制要求我為公司熬成禿頭吧。

個人成長是自我選擇,為公司做事是基於合同,這倆不相干。

這就好像你走在街上,乞丐看你穿得漂亮,跟你說你得給我點錢。

這不對。

我本來是可以給你的,但是你不能伸手要。

更不能把路攔上,說不給就不讓過。

現在很魔幻,不僅攔路,還洗腦說:你給了錢,就會變得超有愛心哦。

不好意思,有愛心不是這麽定義的。

熱愛工作不等於強制996。

996的邏輯閉環

996真正令人恐懼的是後面那三個詞,ICU。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抵制996:全世界互聯網員工,聯合起來!

有人說,公司要996可以,得加錢。

看起來,市面上知名互聯網公司確實給加錢了,薪資高出行業平均水平很多。

當然了,大部分公司加著996的班,給著底薪的錢。

但錢未必是最重要的。

在這場對抗中,企業拿出多一點錢,員工拿出的是未來30年的身體。

馬克思早在100年前就對現在的強制996做出了總結性發言:

工人生產的財富越多,他的產品力量和數量越大,他就越貧窮。」

「工人創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變成廉價的商品。」

「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貶值成正比。」

把這個結論貫徹得最好的是京東。

他們的內部郵件裏寫著,要堅決淘汰三類人。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這封郵件太刺眼了,奪目的光芒遮不住其中的邏輯閉環:

你要拼,不然你績效低,直接叉出去;

你拼了,你身體會差,拼不動,直接叉出去;

或者你拼了,升職加薪,性價比變低,還是叉出去。

這太棒了。以後留在京東的員工,永遠是年輕朝氣能拼搏的人,一波波換下去,新鮮血液永遠不死。

至於那些年老體弱,病痛纏身的前員工,你拼不動你賴誰?

透過這封郵件,我幾乎看見了大部分為996說話的老板的心聲。

如果你不接受996,直接叉出去。

如果你身體垮了,不好意思,再見。

ICU很可怕,比ICU更可怕的是,你生病了,企業立刻拍手走人。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我們到底在反對996什麼?

當我們反對996的時候,我們在反對什麼?

馬雲用熱愛拼搏給996裹上糖衣,他真的不知道我們的處境嗎?

是不想加班嗎?不是。

事實上很多工作的軟性加班時間不亞於996。

是嫌錢少嗎?不是。

用命換錢的方法挺多的,996還排不上號。

是怕身體垮嗎?也不是。

真不行了,給多少錢我們都得辭職養身體。

所以是什麼讓我們反對?是什麼讓我們憤怒?是什麼讓我們恐懼?

我覺得,是把996擺在台面上的囂張。

馬雲還是不懂,我們為什麼反對996

我們害怕的是被物化,甚至被資源化。

這麽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老板們都能公開談論,發表演講,以後會不會更嚴苛?

將來的工人們會怎麽樣?像環衛工人一樣戴上不能休息超過20分鐘的手環嗎?

那跟畜牧場裏的牛羊有什麼區別?

而且大佬們還企圖用價值觀綁架我們。

強制996被講得如此冠冕堂皇,我們以後甚至會被人說:你看這個人,不接受996,就是不能拼,不上進。

萬一我們過勞死了,或者工作壓力大自殺,都會被人戳脊梁骨:ta就是承擔不了壓力,這樣的人會拖後腿的。

更可怕的是,我發覺各位大佬正在先後發聲,組成「資本家聯盟」。

大廠聯合給我一種強烈的不適感:擁有話語權的人要改變規則了。

而我們無能為力。

像《使女的故事》,這一切都是個過程。

我們這代人會叫囂,會反抗。

但是不要緊,在這種大佬們不鬆口的情況下,下一代人,下下代人,就會覺得996沒什麼啊,很正常啊,ICU又怎麽樣,人固有一死嘛。

這是我們整個群體的下場。

所以我們反對強制996,反對美化成熱愛工作的價值觀,反對年老體弱被辭退的邏輯閉環。

即使我們不是程序員,我們不在BAT大公司,我們沒有996。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是為你而鳴。

我們害怕的東西,它正跑在路上。

  劉強東深夜貼文:再不調整,錢只夠再燒兩年
  【精英不在乎996】你知道我加了多少年的班,才能裝一年的B
  中國互聯網行業超競爭,中年人連996的資格都沒有
  知名財經博主寧南山:讓精英去996,國家再幫著去收割全世界超額利潤,分配給全社會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