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本文來源:單向街書店

微信id:onewaystreet2013

作者:烏潘潘/大壯/璀

一晃 8 年,史上最偉大的美劇——《權力的遊戲》就還剩最後 6 集,最終季將在 2019年4月15號和全球觀眾見面。

這部劇在太陽系範圍內的影響力,已經無需贅言。

開播以來,《權力的遊戲》一直以虐待觀眾的精神聞名,以「不知道誰下一個死」著稱,這也是作品的偉大之處。

主角光環?不存在的。

《權遊》世界裡,只有一份命定的便當。

據統計,《權遊》大約有 330 個有名有姓的角色,存活時間從 11 秒到 57 小時 15 分鐘不等,中位數約為 28 小時 48 分鐘。

到第七季結束時,有 186 人已死亡,死亡率達 56.4% 。

多數角色都因創傷(73.7%)、燒傷(11.8%)或中毒(4.8%)死亡,大部分因襲擊(63.0%)或戰爭(24.4%)造成。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研究發現,主角的死亡率大概是小角色的 2.5 倍,核心角色的死亡率是一般角色的 6.5 倍,而且死得更慘。

這種死亡耗比,放在中國的神話或武俠體系中不可想像——主角之死一般都在故事末尾,而且需要小角色大規模陪葬。

可張無忌或郭靖如果出生在維斯特洛大陸上,甚至活不過兩集。

《權遊》主創們用最冷酷的筆調,展現了古今中外最硬核的事實:

人類天生易被權力蠱惑、被權力腐化、被權力拋棄、被權力毀滅。

這是從未中斷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就是權力更替的歷史,人類的命運,就是被權力戲弄的命運,凡人皆有一死,權力不斷尋找下一個贏家。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很多觀眾曾經抱怨《權力的遊戲》的口味太重:背叛、虐待、強奸、亂倫、殺戮、食人……比比皆是。

現代文明社會深入骨髓的規範和信仰,在這個冰火世界被如此輕易地踐踏。

但無論作者如何編造,歷史上總是有同樣糟糕、甚至更勝一籌的故事。

隨著劇情的發展,我們發現,在色情和暴力的包裹之下,《權遊》的內核實際「三觀奇正」,它信奉人類最古老的道德準則和因果輪轉。

目前這些最終存活下來的人,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強者,而是歷盡坎坷,依然閃耀著人性光芒的弱者,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古老而黑暗的中世紀,一個弱女子怎麽活下來?

一千年以前,你的祖先經歷過怎樣的生死劫難?

也許會在《權力的遊戲》中的女性角色身上找到答案。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Sansa Stark

珊莎·史塔克,臨冬城女爵

在主角也會分分鐘死掉的權遊中,能成功活到第八季的人,都是努力的聰明人。

說他們聰明,是因為智商早已成為維斯特洛大陸生存必備硬體。

就算天之驕子如喬弗里大帝,腦子不好使也得早早去死。

這是劊子手(原作作者)馬丁對他創造的冰火世界的初始設定:能殺進決賽圈的,沒有一個是靠運氣。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但當所有的人都很聰明的時候,你要怎麽保持一直活著呢?

答案只有努力,努力適應不斷發生的變化,努力克服性格中的弱點,努力比別人先一步變強。

做個努力的聰明人,是所有權遊角色註定的生存路徑。

而這裡面表現得最出色的,就是臨冬城公爵 Ned Stark 的大女兒 Sansa Stark,諢名「三傻」。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如果說其他角色都在完美地印證著「一切殺不死我的都將令我變強」,那麽三傻更像是先死過一回,然後又重生了。

畢竟,最初的三傻實在對人心一無所知,是個人如其名的傻妞。

滿腦子公主夢的她被王宮、鮮花、王子和贊美蒙蔽了雙眼,一步步成為了殺父仇人的幫兇。

而他爹的死,直接奏響了 Stark 一族家破人亡、維斯特洛大陸全面混戰的悲壯序曲。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這麽沉重的十字架,你不背我不背,要由這個蠢得好像不配活到第二季的傻姑娘背。

在這場殘酷的遊戲中,她註定要為自己浪漫卻可笑的公主夢付出慘重的代價。

Ned Stark 被斬首後,Sansa 繼續軟禁在君臨的城堡中,並被迫一遍又一遍地對外承認自己的父親和兄弟都是叛徒。

在所見之人皆敵人的城堡中,Sansa 每天最重要的一項活動就是接受她曾經的未婚夫、新王喬弗里的羞辱與虐打。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一夜之間,她從北境之王的掌上明珠,淪落為維斯特洛大陸上活得最屈辱的貴族小姐。

不僅如此,她在接下來的求生路上繼續被人擺布利用,她穿著華麗的衣裙,卻像個妓女一樣被人出賣:

未婚夫喬弗里把她爹的頭砍掉後就拋棄了她,她又被先後嫁給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侏儒,一個是變態。

所有的人都覺得她最傻最好欺負。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唯獨一個人,小惡魔 Tyrion Lannister(提利昂·蘭尼斯特),七大王國最聰明的男人,預言了 Sansa 的長命。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其實在父親被斬首後,Sansa 就已經認清現實:不懂陰謀詭計、沒有金錢人脈、甚至連家族也無法為她撐腰,這樣的自己已然是叢林中最弱的羔羊。

要想活下去,她必須學會隱藏自己的情緒,順從權力,只要自己還有利用價值,就不會輕易被宰殺。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在所有人都對她不屑一顧的時候,Sansa 開始快速地學習自己強大的敵人們。

更加可貴的是,她沒有選擇學習如何成為他們,而是學習如何避免成為他們。

她向瑟曦學習統治術,卻發現恐懼只會令人民瘋狂,智慧才能說服臣民;

她向小指頭學習謀略,卻發現搬弄是非只會眾叛親離,合作共贏才是正道;

她見識過七大王國最強變態小剝皮的本事,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被敵人打擊便學習敵人,被敵人利用也能反利用敵人。

Sansa 在孤立無援的絕境中受了最大的劫難,卻有命撐到第八季,不但親手把變態小剝皮扔去餵狗,甚至還幹死了七國禍首小指頭。

重掌臨冬城全面翻盤,可以說全虧了這八個字:忍辱負重、知己知彼。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Arya Stark

艾麗婭·史塔克,臨冬城次女,無面者

艾麗婭(網友昵稱二丫)是《權遊》原著作者馬丁的妻子最愛的角色,乃至於妻子威脅馬丁「如果寫死 Arya 就離婚」。

這個伶俐的女孩極有觀眾緣,可主創們為了凌虐觀眾,不惜用最嚴酷的經歷來蹉磨她、鍛造她。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二丫與其他女性角色最大的不同在於,她沒有什麼性別感,其他女性大多懂得依附男權社會的法則,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和家世獲取保護,比如珊莎、比如小玫瑰、比如剛開局的龍媽。

她們知道自己是弱者,所以牢牢抓住強者,才能在權力的遊戲裡拿到一手好牌,在叢林世界中站穩腳跟。

二丫很少意識到自己貴族小姐的身份設定,甚至不把強加於女性的規範放在眼裏,她看不起做著公主夢的姐姐,相反,她希望像兄弟們一樣,接受力量的訓練。

她一直用自己瘦小的身體和同樣細小的劍,來保護比自己強大得多的人。

她曾發誓為屠夫的兒子殺掉獵狗,發誓為劍術師父殺掉禦林鐵衛,發誓為朋友詹德利殺掉無旗兄弟會的領袖……這極度在意原則與公正的立場,像極了她父親。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相比起龍媽那種浴火重生、突飛猛進的發展來說,二丫的成長之路更真實、緩慢、艱難和絕望。

父親被斬首後,她孤苦無依地漂泊,隱瞞姓名、家族和性別,從臨冬城到赫倫堡,從君臨城到自由港,途中不時被拷打囚禁。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親人的離世往往意味著成長的開始,更何況她小小年紀就幾次目睹親人慘死。

她像野草一樣在石縫裏掙扎求生,孤苦迷茫的時候,每晚都要念著自己的殺人名單入睡,名單越長越安心。

極度孤獨中,她只能用仇恨來確認自己的身份。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直到她來到遠離故土的大陸,她放下身份、忘記一切,接受謊言、毒藥、暗殺和清理屍體的訓練,預備成為頂級刺客的一員,對她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只是如同尼采所說「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惡龍」。

她殺人越專業,就越讓觀眾心寒,一方面,她以殺人為生,另一方面,她每殺一人,都意味著離原本正直的自己更遠了一步。

這是 Arya 成長之路的心魔,早已見慣鮮血的她,是否還能找到自己的初心呢?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直到一個劇團來到這片土地演出,為 Arya 帶回故鄉的消息,她才發現自己骨子裏仍然流著史塔克家的奔狼之血。

哪怕經歷過最冷酷的調教,她始終不能徹底拋棄原則,變成一個無情的殺人機器。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至此,Arya 終於從野性的憤怒中升華,重新找到自我。

這個「學習——懷疑——蛻變——找到自我」的過程,就是一個人褪去稚氣,成為一個一撇一捺大寫的「人」的過程。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Arya 幾乎完美詮釋了那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識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它。

Arya 是喬治·R·R·馬丁心中真正的赤子,是他悉心呵護、不斷成長的權力遊戲中永不熄滅的良心。

在第八季中,她將會在萬眾期待中殺掉名單上的瑟曦女王,完成對史塔克家族最後的復仇。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Cersei Lannister 

瑟曦·蘭尼斯特,鐵王座上的女王

說起大名鼎鼎的色后,她出場至今,活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從七國第一美人淪為孤寡太后,觀眾給她最大的標籤就是「好色」和「又蠢又作」。

其實瑟曦非常豐富立體,她是劇中最可惡、可憐又可敬的人物,也是最能體現創作者深度的人物。

說句得罪其他角色粉絲的話,瑟曦·蘭尼斯特還是最具有女權精神和反抗意識的人。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二丫 Arya 為家族復仇成為一代刺客,美人 Brienne 為騎士精神成為維斯特洛頭號女武士,龍媽為解放全人類的理想高舉民主大旗……聽起來還不夠女權不夠反叛嗎?

她們被觀眾喜愛,是因為和瑟曦的出發點和立場不同。

她們是為了追逐自己的理想或奪回自己缺失的東西,而對瑟曦來說,她已掌握天下、站在峰頂,七大王國對她來說什麼也不是,更別提什麼理想和榮譽。

瑟曦的一生,都是在和命運對抗。

那年巫姬為幼年的瑟曦做出了 4 個預言,分別是:

1. 她會成為皇后,但和老公各自出軌

2. 她的孩子會一一死去

3. 一個年輕女人會取代她的一切

4. 她會命喪兄弟之手

從那之後,瑟曦就一直在和宿命掰手腕。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第一季中,瑟曦就有很高的政治覺悟,比享樂的國王、幼稚的首相、暴虐的王子和缺乏野心的弟弟都清醒。

瑟曦初期最大的失誤就是過度溺愛孩子,導致培養出喬弗裏這樣一個惡魔暴君,後果一發不可收拾。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瑟曦並非缺乏智慧,只是她從小就知道自己的未來,所以一切決策全部圍繞保護孩子展開,當然後果是北境離心、高庭結怨、沙蛇倒戈、兄弟叛逃、引出宗教風波……

她一步一步逼走了可能的盟友,而娘家凱巖城也不再支持她,她徹底成了孤家寡人,四面楚歌。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可是按照瑟曦的目標,她的一切訴求也盡數達到了,況且那些所謂盟友本就搖搖欲墜。

從第一季到現在,和瑟曦直接作對的人都死了,後期瑟曦越來越獨斷專行,是因為她發現他人不能倚仗,更不會保護她的孩子。

於是她開啟一個女性玩家在權力遊戲裡的真正玩法:不低頭、不服輸,不依附家庭、不依附男人、不被人當籌碼,不向命運低頭。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瑟曦身上有和龍媽丹妮莉絲一樣的特質——對權力的絕對信任,以及對掌權的絕對自信。

區別是,龍媽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且不斷爭取,希望使她強大。

而瑟曦擁有的一切,都已不復存在,絕望塑造了她。

很多時候瑟曦顯得「作和蠢」,是因為她的憤怒和傲慢使她根本不屑於偽裝,也不在乎大眾的看法:「狼要吃羊,難道會去問羊的意見嗎?」

第五季結尾,貴為皇太后的瑟曦被逼剃掉長髮,全裸遊街,這場重頭戲讓很多觀眾對這個人物徹底改觀。

當她臭名昭彰、尊嚴盡喪之時,卻反而凸顯出人格的強大。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數數那些遭遇失敗的男性英雄,多少人因為精神危機一蹶不振:詹姆·蘭尼斯特、席恩·葛雷喬伊、勞勃·拜拉席恩、百花騎士……

遭遇巨大侮辱和打擊又能馬上爬起來反擊的有幾人?

只有高貴的人才能忍辱,因為精神內力足夠深厚。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瑟曦受盡凌辱後回到皇宮,下一個眼神就使人震懾:她絕沒有被打倒,她會一一報復回去。

她乾脆而俐落地炸平了大教堂,讓幾派勢力團滅。

這個看似瘋狂的舉動非常符合瑟曦鐵腕政治家的人設,她徹底證明了世上沒她不敢做的事,玉石俱焚又如何,大不了同歸於盡。

蘭尼斯特有債必償,她做到了;以恐懼統治人民,她也做到了。

如果沒有龍和火的魔法加成,瑟曦政權將會是一個新的時代,她是維斯特洛的花木蘭,是兵荒馬亂封建體制下的女王。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在三個兒女盡數死光後,瑟曦已經完全釋然。

她的使命已經不是抗命,而是復仇。

於是她當仁不讓地加冕為王,斷然拒絕和北方聯盟合作,欣然接納毒辣的野心家,購買雇傭兵絕地反擊……

這頭坐在鐵王座上的母獅,接下來的手段只會越來越極端。

這就是為什麼,她要活到第八季,她要完成她的宿命,被她的兄弟殺死,這是她理所應當的結局。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雖說權力的遊戲中不是贏就是死,但瑟曦證明了這個遊戲中根本沒有贏家。

她看穿了這個亂世,再怎麽精打細算,也人算不如天算,何不放手一拼,幹他個酣暢淋漓?

正如她的一生,活得痛快,也即將死得其所。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Daenerys Targaryen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 七國女王/統治者、全境守護者、大草海的卡麗熙、鐐銬破除者、彌林女王、龍石島公主、不焚者、龍之母……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有一種觀點認為,丹妮莉絲(以下簡稱「龍媽」)是權遊中最有主角光環的人:

所有男人都愛她,一堆謀士、猛將、僕人死心塌地地輔佐她,有最強軍隊,不怕火燒,還有龍,簡直是權遊世界中王者的頂級配置。

頂配確實不假,但除了不怕火燒是龍媽從娘胎裏帶來的特異功能之外,其它都不是免費得來的,她為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作為前朝遺孤,龍媽一出生就沒爹沒娘。

伴隨她整個童年的,除了她懦弱而冷酷的哥哥韋賽里斯之外,就是流亡中被壓迫跟驅趕的屈辱記憶。

在內,哥哥韋賽裏斯可以隨意辱罵、恐嚇、毆打龍媽;在外,龍媽和他哥被各方勢力追殺、驅趕、利用,從沒獲得過一絲安全感與他人真正的尊重。

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龍媽,雖然美貌絕倫,卻膽小自卑、毫無主見,對韋賽里斯言聽計從。

就連她被公認為人生最幸運轉折點的婚姻,最初也是因為她哥韋賽里斯要跟蠻族多斯拉克首領卓戈卡奧交換軍隊才促成的。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龍媽崛起後,大家回頭看突然覺得她嫁給卓戈很幸運,因為這段婚姻殺死了她可惡的哥哥,並帶給了她軍隊、權力和龍,這些又恰巧成為了她日後起家的資本。

當我們這麽想的時候,我們忘了,要反抗一個自出生起便一直操控自己的權威(哥哥韋賽里斯),是件多麽需要勇氣與革命精神的事情。

而被看作幸運的婚姻,意味著從新婚初夜起,很長一段時間裡要在被強奸中度過。

還有龍,龍是怎麽換來的,是死了丈夫和孩子的龍媽抱著龍蛋投入大火之中得來的。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韋賽里斯持續虐待她,卓戈最開始只拿她當泄欲工具,多斯拉克族人還沒有真心認可她這個卡麗熙(王后)。

憑利益交換來的婚姻不會突然變成真愛,最終化傷害為力量的,其實是龍媽自己的覺醒。

婚後成為卡麗熙(王后)的龍媽,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份帶給她的力量。

一族之母不能再被韋賽里斯隨意打罵,保持尊嚴是她的基本義務。

這個一直作為兄弟的附屬品成長起來的女孩,終於有機會正視自己的內心了。

她開始問:我想要的是什麼?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然後她得到了一個不得了的答案:公平與自由。

如果一個世界沒有這些,就去建立一個有的世界。

她要解放全世界受苦受難的人,而實現這一切的條件是,她需要先掌握權力。

所以,她願意為了贏得卓戈的心去學習男女之事,開始像個真正的卡麗熙一樣發號施令,而事實也證明,她做得很好。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龍媽曾是貴族中活得最禁錮、最像奴隸的人,這些經歷讓她天然地與底層人民產生共情。

同時,她打破階級、解放全人類的思想高度是革命性的,這種革命性是所有征服者中的獨一份,也為她贏得了包括謀士、騎士與戰士在內眾多人的效忠。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當龍媽選擇與最廣大的群眾站在一起的時候,她也終將得到最廣泛的支持。

這件事,是電視機前的你我再怎麽看不順眼也阻止不了的。

政治上的不成熟可能會導致徹底失敗,但我要是維斯特洛的奴隸,我也愛她。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Brienne of Tarth 

塔斯的布蕾妮,塔斯的處女,美人布蕾妮

塔斯的布蕾妮,人稱「美人」。叫她美人,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反而是因為她身材高大,相貌醜陋,外表上很難找到女性特徵。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這樣的女性,生在維斯特洛大陸上註定不會被大多數人善待。

布蕾妮大多時候都生活在他人的嘲笑中。

當她像其他貴族小姐一樣裝扮自己時,人們會笑話她毫無魅力的外貌和缺乏協調性的裝束。

當她穿上盔甲出戰時,人們又會從性別出發輕視她的戰鬥力。

在她落難赫倫堡時,敵人為了羞辱她取樂,甚至讓她身穿花邊長裙對戰棕熊。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起初,布蕾妮的父親還能為她找到一些願意娶她的男人,但這些人不是看中了她幕臨廳的繼承權,就是要她徹底改變自己。

而布蕾妮早已看清男人們虛情假意的真面目,與其強迫自己去討好他們,不如開心接受真實的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成為一名驕傲的騎士。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布蕾妮見識過世人的冷漠與刻薄,所以格外珍惜他人真誠的善意:她無條件愛上了曾經為她挺身而出的藍禮·拜拉席恩,即便知道對方喜歡的是男人,也要拼盡全力站在他身邊輔佐、保衛。

藍禮被刺殺後,臨冬城的凱特琳·史塔克夫人協助她逃跑,她便宣誓效忠凱特琳以報救命之恩。

在押送詹姆·蘭尼斯特回君臨城的路上,互相扶持的二人結下了戰友般的情誼,她是唯一一個願意傾聽弒君者心聲詹姆·蘭尼斯特的人。

布蕾妮就是這樣,一旦認定,便會執著一生,為對方獻上自己絕對的忠誠。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除了一顆赤誠之心,布蕾妮還有絕對的實力。

她曾在藍禮大軍中隻身挑戰 116 名騎士並最終獲得勝利。

在這次比武中,她不僅用一把流星錘制服了那些曾嘲笑過她的人,還因此加入了藍禮的彩虹護衛隊,為自己贏得了保護心愛之人的機會。

更不要提在押送詹姆·蘭尼斯特的路上,她曾多少次擊退敵人,保護了詹姆的安全。

這個世界沒有厚待她,想要的一切都靠硬實力去爭取。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這回,在馬上要到來的第八季中,終於輪到塔克家的兩個女兒——三傻和二丫獲得來自忠誠、勇敢、實力超群的布蕾妮騎士的幫助。

相信不論最終結果如何,布蕾妮都將帶著騎士的榮耀,不負眾人所望。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Melisandre

梅麗珊卓,光之王拉赫洛的女祭司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光之王拉赫洛,來自厄索斯的神明。

在維斯特大陸的知名度不算高,但是信徒也不少。

紅袍女梅麗珊卓 (Melisandre)和紅袍僧索羅斯(Thoros of Myr)是光之王神職祭司。

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像維斯特洛宣傳光之王理念,並以尋找帶領人類打敗異鬼、走出黑暗冬天的轉世英雄為核心工作。

根據光之王的指引,紅袍女梅麗珊卓認為 Stannis 就是那位轉世英雄,因此她想拼了老命(據說她已經服侍光之王 400 年之久)也要助 Stannis 登上鐵王座。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紅袍女獻身 Stannis ,為他生下影子殺手,暫時掃清了稱王之路上的一半障礙。

又因為同侍一主,貝里·唐德利恩和索羅斯將擁有「國王之血」的鐵匠大牛(King Rob 的私生子)賣給了紅袍女,利用「水蛭詛咒」掃乾淨了另外一半阻礙。

看著阻礙都掃清了, Stannis 真的就是那個神選之人嗎?

並不是。

光之王幫你掃清障礙,也會給你留下遺憾。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紅袍女梅麗珊卓說是要拼了老命幫助 Stannis ,但拼了命的人並不是紅袍女,而是 Stannis 的妻女。

逼著 Stannis 燒女祭神,老婆上吊自殺,全軍都覺得這個女人是神棍,只有 Stannis 還在執迷不悟。

這也導致 Stannis 大失軍心,打仗的時候士兵跑了一大半。

看著 Stannis 大勢已去,紅袍女梅麗珊卓才知道她根本沒看清火光裏的那個轉世英雄,這個 Stannis 不行了,轉而投向了另外一個長得很像轉世英雄的人——囧·雪諾。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在將自己的執念轉向雪諾的時候,紅袍女懷疑過自己的業務能力。

Stannis 家破人亡、下一個接班轉世英雄又突然被謀殺,面臨洋蔥騎士的指責為什麼燒死席琳時,紅袍女沒有為自己的行為辯解,那時在她的心裡已經對自己的信仰開始迷茫,難道是我沒看清光之王的指示,還是我本身就信錯了?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憑藉著對光之王的虔誠,這一次紅袍女死馬當成活馬醫,在關鍵時刻復活了雪諾。

這一次,梅麗珊卓對光之王重燃熱情,開始積極一路遊說,最後一並促成了冰與火的會面。

永遠不要低估一個追隨自己信仰的人,特別是當她狂熱到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因為你不知道接下來她要幹什麼?是再次復活一個救世英雄,還是燒死另外一個無辜的小女孩。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Lyanna Mormont

萊安娜·莫爾蒙

熊島,臨冬城西北部一個資源匱乏的小島。

莫爾蒙家族(House Mormont of Bear Island)駐足於此。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小島資源有限,莫爾蒙家族雖然是貴族,但也還是窮的要命,石頭堆的房子,土製的圍牆。

但島族雖窮,卻也窮的相當有志氣。

「昂首屹立」是他們的家族箴言。

一直以來,他們忠誠的站在北境之王身後,全島人民不論男女,在戰時都是會手提戰斧保衛自己的家園。

熊島前任領主梅姬·莫爾蒙夫人響應當時少狼羅伯·史塔克的戰爭號召,帶著自己的繼承人和戰士們一起南下抗擊蘭尼斯特家族,但在血色婚禮上慘遭殺害,於是梅姬的小女兒萊安娜·莫爾蒙成為新一任熊島領主。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當鹿家第一順位繼承人(暫時忽略還在劃船的大牛)Stannis Baratheon 準備進軍臨冬城時,這位十歲的小女孩正式加入戰局。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和囧·雪諾一樣,Stannis 最初並沒有真的把這個十歲女孩當一回事。

當然,這個小孩也沒把他當回事,所以拒絕了 Stannis 要求臣服、出兵的請求,Stannis 慘死北境。

隨後,四處招兵卻處處碰壁的狼家兄妹(雪諾和珊莎)和洋蔥騎士三人來到熊島,安利萊安娜加入自己的陣營,對抗小剝皮,奪回臨冬城。

面對珊莎和雪諾的套近乎,她一點面子沒給,直接給兩個大人來了個下馬威。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面對珊莎熱情的「讚美」,她不在乎。

因為萊安娜知道熊島女人的驕傲,從來不是靠所謂的美貌得來的。

雪諾本以為憑藉他和萊安娜舅舅傑奧·莫爾蒙的關係,這個小女孩肯定會給點面子,然而,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噎了回去。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雪諾和珊莎表明來意,萊安娜再一次拒絕了他們。

原因很簡單,熊島人民願意為史塔克家族而戰,但對面這兩位沒有一個是真正意義上的史塔克。

雪諾是私生子,珊莎先後被迫嫁給蘭尼斯特和波頓家族,熊島為何要為兩個都不姓史塔克的外人出兵?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至此,所有人才終於後知後覺,萊安娜在成為一個十歲的女孩之前,首先是一族之首,一島之主。

她雖然年紀尚幼,但絕不會聽任他人擺布,她永遠把熊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殺伐決斷絕不含糊,是族人擁戴的權威。

但立威歸立威,萊安娜並不想耽誤正事。

七國第一說客洋蔥騎士看得出來,小小的萊安娜是個明白人。

她知道儘管雪諾是私生子,但他身體裏依舊留著史塔克家的血,她理解珊莎兩次嫁人,實屬命運所迫。

而真正的戰爭並不是幾個封臣領主發起的權力之爭,而是活人與死人間的生存之戰。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更難得的是,萊安娜不僅在大是大非面前拎得清,她還能一直信守著家族的承諾,保持家族的體面。

光這一點,就不知要超越多少背信棄義的大人了。

私生子之戰後,北境封臣、野人和谷地領主爭吵不休。

北境領主們不願意推崇私生子雪諾為北境之王。

萊安娜挺身而出,怒斥戰時背信棄義的封臣領主們,讓他們羞愧難當,自認連一個十歲小孩都不如,開始紛紛跪拜在雪諾面前,宣誓效忠,最終雪諾順利地登上了北境王座。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在那群只知道吵鬧的白髮封臣面前,這位十幾歲小女孩的忠誠、堅定顯得異常諷刺。

身為熊島領主,萊安娜珍惜自己的人民,並不願意自己的戰士為一個看似毫不相干的家族犧牲。

也正是因為她是熊島領主,才能從最長遠的角度考慮事情的利弊。

她相信雪諾並沒有危言聳聽,她知道在面對即將穿牆而過的異鬼,北方的團結才是抵抗異鬼的關鍵。

而這也正是她作為熊島領主,為了保護島民必須做出的決定。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Yara Greyjoy

雅拉·葛雷喬伊

維斯特洛大陸的貴族儘管背地裏做著骯髒的勾當,但他們十分善於展示自己流於表面的忠誠。

和這些偽君子不一樣,鐵群島的葛雷喬伊家族一直是個特殊的存在。

葛雷喬伊一族頗具擁有海盜氣質,家族箴言是「強取勝於苦耕」,他們不事生產、只願掠奪,一次次發起叛亂又一次次被皇家軍隊剿滅,但反叛之心不死,相當頑固。

鐵群島主的女兒 Yara ,在劇中雖然戲份不多,卻成功塑造了一個果敢善謀、重情重義的形象。

她有血性、有野性,是個真正的鐵種。

因為族中兄弟大多戰死、唯一的弟弟被送走作為人質,Yara 從小被父親當做繼承者培養,她必須要像男人一樣生活,男人一樣戰鬥。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在鐵血外表之下,她比任何人都在乎手足親情。

不成器的弟弟弟弟爛泥扶不上牆,鐵群島的男人又都愚蠢之極,Yara 身上體現了葛雷喬伊一族碩果僅存的情商與智商:

對席恩占領臨冬城一時的勝利表現得謹慎而克制,與席恩的驕縱形成鮮明對比;

席恩被折磨得不成人形,Yara 違抗父命深入敵軍地牢營救,不僅流露出她的重情重義,更向敵人昭告鐵種尊嚴不容侵犯;

在與龍媽的談判中,Yara 張弛有度,表現出合格領導的素養,還順手展示了撩妹技能。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第七季的結尾,Yara 被陰險狠辣的舅舅擄走,不成器的弟弟席恩也終於找回了自己的勇氣,決心出航拯救姐姐,也是拯救殘破不堪的自己。

鐵群島姐弟會不會攜手殺敵,我們將拭目以待。

《權力的遊戲》女子圖鑒

最後,告訴我們,你最愛的那個她?

  中國影視劇播放量動輒百億比全球人口還多,揭秘刷數據黑色產業鍊。
  為移動互聯網而生,中國影視行業開始探索「豎屏劇」
  日本人寫的中國《抗日神劇大百科》,書裏可不光是搞笑吐槽,認真得很!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