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厚街跑快遞,年薪人民幣50萬,今年要拚百萬年薪,「好把孩子接到身邊來」

本文來源:中國人的一天(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chinaoneday

攝影&撰文:梁清

剪輯:奕啟

2019年3月30日,東莞市厚街鎮國際保稅區,快遞員張軍延按響了客戶家的門鈴,扛起30公斤的箱子,「咚咚咚」走上七樓。

個頭1米8,體重200斤的張軍延,走起路來帶著一陣風。

他說話和走路的頻率,明顯比身邊的人要更快一些,這源於他的「職業病」,更源於他追求年薪百萬的夢想。

以下視頻,看全國收入最高快遞哥一天的生活。

2018年,張軍延單是收件的總數量就超過30萬件,一天800多件,年薪高達50萬元人民幣。

憑借出色的工作表現,他獲得了10萬元的年終獎。

如果按照平均每天走兩萬步來算,他每走一步就掙1毛錢。

起薪只有1500元,卻夢想年入百萬

34的張軍延,老家在河南鄧州。

20歲出門打工,2006年來到東莞後,駐紮在工廠裏負責跟蹤供應商的訂單進度。

工作清閒,月掙兩三千,包吃包住,一幹就是10年。

隨著兩個孩子長大,一個要上小學,一個要上幼兒園,本來勉強夠維持家庭基本開銷的工資開始應付不來,壓力也越來越大。

如果妻子偶爾網購一下,就更是入不敷出。

可正是妻子的網購行為,點亮了張軍延的夢想。

2015年,張軍延當起了快遞員。

▲滿頭大汗的張軍延,在給客戶打電話時都帶著招牌式笑容。

2015年6月,張軍延底薪1500元。

他負責的區域主要是外貿市場和做批發生意的店鋪,都分布在一些沒有電梯的老舊小區,街道錯綜復雜。

「這些客戶收發的都是大件貨品,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有點吃不消,太沉了!有些60公斤的大件,要從樓梯背上7樓,中間得歇好幾趟。」

但無論再苦再累,「我除了百分百送貨上門,還百分百送微笑」。

送貨上門,熱情服務,讓張軍延在入職第三個月開始嘗到了甜頭。

在鞋城裏有一個客戶,每次的收貨量都很大。有一次,他聽到客戶抱怨說,「就是一天有48個小時,這麽多貨也打包不完了」。

張軍延靈機一動,馬上回家接他父親過來幫客戶打包,解了客戶的燃眉之急。

從此之後,這個客戶的發貨業務都交給了張軍延,一天就能達到兩三百件。

▲張軍延在中轉站等待分發要派送的包裹。

按照公司規定,快遞員的收件提成是「1元加上運費的9%」。派件的提成按包裹的重量衡量,越重的包裹提成越高。

張軍延剛入職時收派件都不多,第三個月後業績提成就到了七八千,現在一個月有四五萬。

當被問及,是否想過自己有一天能拿到60萬的年薪時,張軍延依然帶著招牌的微笑,「不怕告訴你……我想過,真的想過,而且我想的百萬年薪」。

睡眠嚴重不足,隔12小時吃一頓是常態

張軍延一天的工作從點亮手機和電腦,處理異常單開始。異常處理完畢,開始裝貨送貨,聯繫客戶,規劃派送路線。

有時大件較多一車只能裝十件八件,每天的派送需要在公司卸貨點和客戶收貨點多次往返。

剛開始的時候,他負責派送的區域比較大,一天跑下來會有一兩百公里。

有時候,如果貨太多,他就會轉讓給同事處理。

午飯時間,派件派到哪裡,就在哪裡買個快餐,急忙塞進兩口。

下午五點,張軍延開始收件,然後把滿車的貨品拉回公司卸下,馬不停蹄又開始前往下一個收件點,往返三四次,就到了凌晨。

「現在能下班,已經好太多了!換了以前,手寫收件地址的時候,我們得忙到凌晨兩三點,很正常!」

張軍延說,他有時在路上困到眼睛都睜不開,就打開手機,看看銀行發過來的工資信息,整個人又精神起來,滿血復活。

下班的時候,燈紅酒綠的街道慢慢還原成灰色和黑色,沒有地方能買到新鮮的菜和肉了。

張軍延是河南人,喜歡吃麵。他回到家裏從冰箱裏拿出乾麵和雞蛋,燒開了水,給自己打開了一罐啤酒。

他說,很少時間是屬於自己的,除了能坐下來吃一碗麵、喝一口酒的時候。

這一頓飯,離上一頓已經超過了12個小時。

簡單的洗漱後,他看了一下鬧鐘。離上班時間還有6個小時。

最愧對家庭,談起妻兒就落淚

張軍延有兩個孩子,都在河南老家上小學,大女兒上五年級,小兒子上三年級。

他和妻子租了一室一廳,約二三十平方,客廳很小,孩子們的照片顯得很大。

「沒有一張全家福,沒有時間去影樓拍,自己也不會拍。」

▲雖然晚上忙碌,張軍延也會趕在孩子休息前通電話。看到孩子,張軍延夫婦不約而同露出笑容。

在工作上自信滿滿,任勞任怨的張軍延,談及妻兒,留下了眼淚。

他很清楚記得去年雙十一期間,收發的貨件堆積如山。

早上七點就出門去取貨,路上接到妻子生病的信息。因為答應客戶及時發出貨件,他只能讓妻子一個人先去醫院,等自己忙完再去看她。妻子在醫院打點滴的時候,還發信息讓他安心工作。

「我欠家人的太多太多了。」

最近,張軍延的妻子也加入了快遞員的行列。

他開著面包車,妻子坐在副駕駛位置,用家鄉的口音有說有笑。

兩人一起去收件派件,但是遇到超過10公斤的貨件,他很少讓妻子「插手」。

「如果可能的話,希望明年我們兩個人能一起上台,拿年終獎。」

「我們到時就能把兩個孩子接到身邊來,讓他們在東莞上初中。」

如果真如張軍延所願,那麽插在他心裡很深的一根刺就能拔掉了。

女兒曾在和父母分別的時候,給他送了一張卡片,上面寫著:「爸爸,我要的不是錢,是陪伴!」

  【兩代人的快遞人生】在中國送快遞被稱為「新藍領階級」,工資比白領高的藍領。
  在魔都一天跑177單,上海19歲快遞員的飛馳人生:速度要快,嘴要甜,還要有夢想
  「快遞罷工」傳聞頻現,今年雙十一還能愉快地剁手嗎?
  中國雙十一快遞公司價格戰幾時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