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8000億婚慶暴利背後,死要面子的中國式愛情

▲圖片來源:圖蟲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微信id:chinanewsweekly

所謂婚禮,

本質是一齣心酸的鬧劇。

前段時間, Angelababy因為上了美國版《Vogue》的封面被頂上熱搜。

讓她與一眾世界級演技派女星並排站的,不是作品,是她不菲的婚禮開銷。

「即便是最玩得轉Instagram的西方明星,也難與楊穎(Angelababy)抗衡。」

「楊穎在社交網絡上的影響力堪比金•卡戴珊……據報導,她與丈夫黃曉明的婚禮花費了3100萬美元(約合2億人民幣)。」

「婚禮是現場直播的,開銷和英國皇室的威廉王子幾乎一樣多。」 (來源:《Vogue》官網)

婚禮排場大到如此程度的,不多。

但平常人的婚禮也一般都少不了類似的情節:

華美婚紗、夢幻寫真、結婚鑽戒、隆重婚宴、蜜月旅行…… 幾乎每一項,都價格不菲。

網友總結的籌辦一場結婚流程,足足有近200條

智研諮詢的數據顯示,每對新人婚禮的平均開銷,是7.6 萬。

2016年,婚嫁市場規模約為8610億元,預計2020年市場規模將達9408億元。

8000多億,約為2016年韓國全國GDP的十分之一。

暴利的婚慶行業,買單的不止是「儀式感」。

一輩子就一次,要拍得比她們好看

有位讀者在後台分享心情:

她好事將近,準備拍婚紗照。

先是諮詢了已婚的閨蜜,又上網搜索。

精挑細選之下,最終定了一家影樓。

「我感覺他家的照片拍得最唯美,和我夢想中的那種婚紗照完全一樣。」

又經過一輪「艱苦」的篩選,夫婦倆又敲定了一個「三亞蜜月套餐」。

套餐包含4天3晚的酒店住宿,以及在三亞海灘、蜈支洲島、水晶教堂,和海上游艇的拍攝費用,不包含路費。

套餐定價28999元。

「其實我覺得有點貴了。但一輩子就這麼一次,還是值得的。」

到了三亞,她每天都在無數次循環「換衣服、擺Poss、暴走」的流程。

提著裙子、踩著高跟鞋、頂著烈日,每天步數兩萬多,心理接近崩潰。

「說實話我不想拍了,真的太累。

但是大家都拍,我也要拍,還要拍得比閨蜜更好看。」

▲圖片來源:圖蟲

她的想法基本反映了大多數人的心理活動:

大家結婚時都拍,我不拍多寒酸?

誰還不是個小公主,平時也就算了,結婚還不能美一波了?

一生只有一次,再貴也得接受,儀式感怎麼能丟?

也是因為這些想法,婚紗攝影在中國長盛不衰,甚至成為一項新婚俗。

很多人覺得,婚紗是西方的,婚紗照肯定也是從西方傳過來的。

其實不是。

西方人根本沒有「婚紗攝影」的概念。

他們普遍認為,一人一生只能穿一次婚紗,就是在婚禮當天。

大多數歐美夫妻不會專門在婚前拍攝一套婚紗照,而是選擇讓攝影師記錄下婚禮現場的瞬間。

一個是擺拍,一個是抓拍。

前者更好看,後者更自然。

沒有孰好孰壞之分。

既然不是歐美傳來的,為什麼中國人熱衷在影樓拍婚紗照?

其實在清朝,人們就有穿長衫、大褂拍一張結婚照的儀式。

隨著時間推移,人們對婚紗照的要求也越來越多,影樓的花樣也就越玩越普及。

2000年前後,以浪漫、唯美著稱的韓劇開始霸占中國熒屏。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原來婚禮還能這麼浪漫」。

隨之而來的,就是除拍婚紗照外的各種大項開銷。

比如,結婚前男方一定要先求婚,單膝跪地手捧玫瑰和戒指,就像韓劇男主那樣;

比如,婚戒一定要是蒂X尼或者卡X亞的,要帶鑽,像電視廣告裡那樣;

比如,婚宴一定要在高檔酒店舉辦、婚紗照一定要拍外景、蜜月一定要去旅遊……

婚姻的「儀式感」無可厚非。

但問題在於,很多人並不是真的在乎儀式感。

折磨自己,還換不來發自內心的滿足——其實都是面子作祟。

在中國,一個人的事,總需要他周圍的人共同決定;

如果一個人不聽取周圍人的意見,一意孤行,那麼他就會被他所在的關係網拋棄。

婚姻也一樣,在中國,這就是兩家人的事。

男方辦多大的酒席,給多少彩禮,不僅代表新郎的誠意,更代表新娘嫁得是不是體面。

所以有些婚禮,要在新郎家鄉和新娘家鄉分別舉辦兩次;

籌劃婚宴時,先回憶親戚朋友鄰居的孩子結婚時擺了多少桌,在錢包允許的範圍內努力超過他們……

彷彿做得越多,越能代表男方的重視,讓女方父母覺得女兒被慎重對待。

飽受詬病的「中國式浪漫」

讓人不舒服的地方在於,不成熟的中西融合,讓中國式婚禮變得像一場表演。

閉著眼睛都能想到結婚的流程。

短視頻平台興起,讓更多人看到,原來婚禮還可以是個大型才藝表演秀。

不用請別人,新郎新娘自己在台上獻唱、熱舞,甚至講相聲。

這樣的視頻下都少不了網友的一句:

這年頭沒點才藝都不敢結婚了。

▲圖片來源:圖蟲

不是才藝表演不好,是大多數時候,台上的賣力賺眼球,和台下的氛圍完全不搭。

一對新人像木偶一樣在台上被擺弄來擺弄去,台下的人們要么埋頭猛吃,要么低頭玩手機。

就像是走過場,大多數人並沒有融入到祝福新人的心情裡。

這樣的婚禮,對於新人來說,比起幸福,更多是勞累。

「不過是把食堂草率地扮作教堂,牧師換作司儀,中西方的婚禮一點精髓沒學到,反倒是以吃飯聚餐為主了!「

菜要是不好吃,新人沒準還得落個埋怨。

更不要說,婚禮上的那些「醜態畢露」。

為了講排場,吃多少做多少就顯得太「寒酸」;

會場裡十幾張桌子,每張桌子上的菜都剩了不少,打包也不是,扔掉還心疼。

也只能作罷。

婚禮在人們畸形的觀念和婚慶公司的一手操辦下,其意義早已與其初衷相去甚遠。

這種勞民傷財,與婚慶公司浮誇昂貴、又千篇一律的策劃,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婚禮車隊必須要雙數,包含頭車尾車;

車數不可以是4,因為4在漢語裡不吉利。所以一個車隊最起碼也得6輛……

頭一尾五,萬事如意

頭一尾七,一切順利

頭一尾九,長長久久

「把東方的忌諱和西方婚禮概念全都混在一起,關鍵是,新人們為了圖個吉利,婚慶公司說什麼都信了,其實哪裡來那麼多講究。」十一假期參加了三場婚禮的一個朋友吐槽。

有急事的人,如果在路上遇到長長的接親車隊,心裡難免湧上一股難以言說的憤怒。

車隊的安全也是問題。

《當前我國婚慶市場的現狀與思考》中,作者發現新人們很多時候租用的租金不菲的加長版林肯,凱迪拉克轎車,多半是用二手舊車改裝的。

不可靠,更不值那幾千塊錢。

婚慶行業作為一個尚未規範的行業,門檻低,魚龍混雜,收費混亂的現像比比皆是。

從業人員素也質參差不齊,攝影水平低,婚車不守時,更有司儀禮儀差,靠說髒話,講黃段子,搞惡作劇活躍氣氛的情況存在。

婚禮,是給誰辦的婚禮

婚紗要不要穿、婚禮要不要辦,真正的關鍵,在於結婚的兩個人。

西方人舉辦婚禮,並且重視婚禮,因為對他們來說,婚禮不僅是一種儀式,還是一種對信仰的承諾,典禮聖潔莊重。

這個聖潔的承諾,這個莊重的誓言,才是婚禮的核心。

黃磊在《奇葩說》中說:我不會把我的女兒嫁給不願意為她操辦婚禮的男人。

但是,如果結婚的兩人根本不想辦婚禮,而迫於壓力,為親朋好友舉辦一場盛大的」演出「,這無疑是燒錢又無意義的。

氣派的場地、豪華的婚車、昂貴的美食……一切都是最奢華的樣子。

偏偏一切又都不是自己的。

主持人竇文濤曾給「哥們儿」充過一回場子。

多年前,一個與他不相識的小伙子輾轉了幾層關係,找到他去幫自己主持婚禮。

▲竇文濤回憶幫忙主持婚禮/《圓桌派》

婚禮場面相當壯觀,當地有頭有臉的人都到場了。

竇文濤也「 做足了戲 」,沒露出一絲馬腳。

酒席之後,新郎對竇文濤吐露真言:「這個婚禮是假的,是辦給父母的。」

原來,新郎新娘兩人並沒有要結婚的打算。

一整天的車隊調度、豪華兄弟陣容都是為了讓曾經瞧不上新郎一家的街坊看看,自己家多麼有「場面」。

所謂婚禮,本質是一齣心酸的鬧劇。

「臉面這個東西無法為之下定義。它像榮譽,又不像榮譽。」

「它不能用錢買,它能給男人或女人實質上的自豪感。」

「它是空虛的,男人為它奮鬥,許多女人為它而死。它是無形的,卻靠顯示給大眾才能存在。」

如果多年後回憶自己的婚紗照和婚禮,更多的,是砸了多少錢、遭了多少罪,換來親朋好友的幾句可能沒那麼走心的稱讚,而不是婚禮當天有多甜蜜……

難道不很得不償失?

用三毛的方式說:「如果我不喜歡,再簡單的婚禮也不辦;如果我喜歡,多繁瑣的儀式都不嫌。」

  即將IPO的支付寶樓下麵店有個「相親角」,出沒的都是可能要財務自由的員工們
  貴州一位新娘因先生送的「內衣不合身」在婚禮現場拒絕迎親,已離婚
  北京一對夫妻離婚,法官判全職太太可拿「家務補償費」人民幣五萬,評價兩極

參考資料:

[1]翁群芬, 李建英. 重慶市婚慶市場的現狀與發展對策分析[J]. 科技創新導報, 2013(12):232-232.

[2]唐吉, 範鶯鶯. 當前我國婚慶市場的現狀與思考[J]. 大舞台, 2008(4):88-90.

[3]胡業福, 劉萍. 論我國婚慶產業的發展與規範[J]. 商場現代化, 2007, x(13):350-351.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