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民聲援被手環監控的清潔工們,但996抵制運動已被各大網站屏蔽了

2019年4月4日,因為網民罵得厲害,南京官府說已暫停這項措施。

清潔工遭受不公平待遇時有所聞,每次都是在輿論壓力下暫停或轉向。

  媒體披露西安清潔工遭苛扣工資後,當地官府已下令禁止、檢討,並組織民眾慰問清潔工。
  發現一個煙頭罰款1元,西安清潔工月薪2600被罰900元:我前腳掃完後面就有人扔。
  西安街頭故意丟煙頭扣清潔員工資?就是檢查員幹的,西安當局已回應。(附影片)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陳香香

01

全民手環時代

高科技曾被人類賦予了無數意義,人人都盼著它遲早有一天能提高生產力,解放勞動人民的雙手。

沒想到,反而是最弱勢的群體,最早被關進了天羅地網。

根據@南京零距離報道:最近,南京河西區域的環衛工人被配發了一款有定位功能的智能手表。

工人們只要在原地停留休息20分鐘以上,手表就會自動發出「加油」的聲音。

按說在工作到心力交瘁的時候,能有個人及時鼓勵一句,想想心里都會湧上一股暖流吧。

但環衛工人卻有些無奈。

因為這聲「加油」不是鼓勵,而是警告。

原地停留20分鐘被管理人員定義為「違規停留」,一旦發現環衛工人有任何摸魚的跡象,手表就會自動給環衛監控指揮中心報警,處罰也就跟著來了。

誠然,沒有人喜歡在骯髒雜亂的城市環境生活,打掃乾淨街道也是一個環衛工人的基本工作。

可不管是不是午休時間、不管工作做沒做完,只要停留就等於偷懶的邏輯,也難免有一刀切之嫌。

用這位環衛工人的話說:「如果半小時內路上都乾乾淨淨的,難不成我還要專門來回跑不成?」

面對記者「打掃乾淨了也不能休息一下嗎?」的質疑,制定考核標準的環衛公司領導對此是這樣解釋的:

「不堅持走動,乾不乾淨可就不一定了」。

表達隱晦,意思卻無比明確:為了不被處罰,環衛工人就不得休息。

荒唐的管理辦法一下子引發了眾怒,有網友對此發出吐槽:

「強姦犯和戀童癖需不需要帶電子腳鐐還沒討論清楚呢,勞動人民先被伺候上了?」

嘲諷之餘,甚至還有一絲惶恐。

畢竟環衛工人20分鐘不動就會受處罰,很難說下一個被——按照看不看屏幕來判斷是不是摸魚,二十分鐘不抬頭就大喊「加油」——監控的,會不會是我們自己。

02

現代版「半夜雞叫」

地主周扒皮不願付給雇用的長工薪水,於是便設計半夜躲在雞棚學雞打鳴,迫使長工早起幹活。

這是小學語文課本里《半夜雞叫》的故事,批判地主階級對勞動人民的壓迫。

後來被證實是長工在特殊政治時期,編故事對雇主的惡意抹黑。

可萬萬沒想到,這套謊言裡粗劣的伎倆,如今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了2019年的今天。

雞叫,也變成一聲聲催命的「加油」。

雖然我們都知道,沒有一個勞動者,活該成為被監視的螺絲釘。

可事實上,南京早不是第一個搞環衛工人監控的城市。

深圳寶安區的環衛工人早就被安裝了GPS定位器,每小時都有里程份額,達不到標準就是不合格的。

西安的環衛工人就更慘了。

考核人員甚至會拿著小刷子和電子秤,蹲在路邊掃灰秤重。

要求一平米灰塵重量不能超5克,垃圾路面滯留時間不超過5分鐘。

不合格一次扣100元工資,第三次就辭退。

不放過一粒灰塵的精神實在值得敬佩,可但凡用正常的思維捋一下這個標準,就會發現其中的問題:

如此吹毛求疵的要求,除了折磨一線工作者,對於對行人的舒適度和城市的宜居性,又能有多大提高?

苛刻的標準最直接的後果,只有一個:西安環衛工人本就巨大的工作量一下子翻了倍。

「現在每天至少要掃四五遍,從清早4點起來差不多要幹到下午6點」。

比起公眾呼籲已久的高溫補貼、加班補貼、春節三倍工資等白紙黑字寫在勞動法裡的規定,一直得不到落實。

反而是各種奇葩的幺蛾子考核越來越多,讓環衛工人苦不堪言。

對他們來說,掃大街幹到累死,一家人住在10平方的屋子里,是感動中國的事情。

提前幹完活去午睡20分鐘?不好意思,扣錢。

03

「努力」的解釋權

可環衛工人顯然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解決辦法。

眾所周知,幹如此「髒活累活」的基本都是文化程度低、家庭條件差的中老年人,在就業市場上毫無議價資格。

沒有雙向選擇,更沒有自由流動。

對於這樣一群根本不敢失去工作的老人而言,雇傭方可以說是「為所欲為」的,完全不需要考慮壓榨的後果。

可有選擇權的勞動者,權益就能得到保證了嗎?也不盡然。

同樣是今天的一則新聞,浙江省人社廳和中小企業代表開了個會,擬用徵信制度限制勞動者頻繁跳槽。

在這場並沒有勞動者代表出席的會議上,企業大吐苦水:表示有員工2年換了近20個工作,先後狀告15家公司違反勞動法用工規定,堪稱「碰瓷式職業維權人」。

人社廳代表聞言頻頻點頭:一個人頻繁辭職的話證明信用有問題。我們已經建立一個1000萬人的數據庫,以後「惡意跳槽」的員工將受到限制。

  浙江官方新規:個人頻繁跳槽,信用紀錄會有問題

一來一回、互相默契點頭中,有兩個詞用的很值得玩味——

企業違反勞動法用工規定的舉動,本是工作環境差的結果,員工維權成功卻被默認為「碰瓷」。

被連8小時工作時長和雙休制度都落實不了的企業文化,壓榨到不行之後,員工決定離開,又落得個「惡意跳槽」的罪名:

「996造成了厚重的黑眼圈、胃病、肝病、過勞胖、脫髮,被迫辭職你還給我記徵信?」

退一萬步講,就算存在跳槽頻繁、不負責任的員工,也應該由市場教做人,而不是用大數據的手段來束縛青年人。

沒有人在意保障勞動者權益的核心問題,只顧著把「努力工作」的解釋權掌握在自己手里。

被帶上智能手表的環衛工如此,道路幹不乾淨無所謂,不能停下才是要緊事;

被打上惡意跳槽標籤的員工也如此,身體垮不垮無所謂,企業錯沒錯無所謂,敢辭職就有了黑歷史。

就連以後找工作,可能都要因此受到牽連。

而正如很多社畜的擔心:「今天是一年跳十次槽算失信,過幾年說不定就是一年跳一次槽算失信了。」

沒有人知道,這肆意擴張的權限的盡頭在哪裡。

04

不斷傾斜的天平兩端

這時也有人問了:頻繁跳槽的員工受徵信系統限制,那麼逼員工頻繁跳槽的企業,是不是也要列入不良企業名單呢?

前段時間程序員在Github上發起的「996.ICU」項目,不就說明了一切嗎?

當大家互相交流著哪家公司加班時間最長的經驗,盡管鬧得轟轟烈烈,可結果還是以這個反對996工作制的網站被各大互聯網公司瀏覽器屏蔽而告終。

  向中國互聯網996工作制宣戰的996.icu風波,被點名的公司照樣拿了10億港元融資,領投者騰訊
  抵制996:全世界互聯網員工,聯合起來!

▲圖片來源@差評君

說起來,996早就不是互聯網界的新鮮事,但幾年前企業還沒這麼肆意妄為。

就算內核再壓榨人,至少也會用「奮鬥精神」的企業文化當個幌子,以免顯得吃相太難看。

可當今天某認證為「搜狗員工」的用戶在脈脈上吐槽,搜狗已經開始實施統計加班時長裁人的舉措 ↓↓↓

CEO王小川在否認了員工指控的同時,直接回懟員工吐槽:

「無論有沒有這樣的制度,在背後嚼舌根就不適合在搜狗工作。有種就快滾。」

輿論驚詫於企業管理者的名目張膽,卻也無能為力。

不禁讓人想起了2015年,富士康生產線某線長的一句名言:「只要有一次不配合加班,我就讓你從此以後一個班都沒得加。」

那時人們還以為這僅僅是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潛規則,沒想到如今一語成讖,被各行各業奉為了金規玉律。

在平等就業、雙向選擇早就是全球共識的今天——

企業和員工本應處在一個相對平衡的天平兩頭,可現狀卻是日復一日地朝著前者傾斜。

當自上而下對弱勢群體的單向制約不斷被加強,默許不公的砝碼一個個累計。

人人都知道這是不合理的,可不管你是外表光鮮的碼農,還是風吹日曬的環衛工人,想要活下去都必須默許企業種種荒唐的邏輯。

所有的所有,只為在一顆顆社會螺絲釘生銹腐化之前,榨乾他們最後利用價值,卻忽視了雇傭關係另一端也是活生生的肉體。

  【中國週休二日的起源】對中國上班族來說,「雙休日」是一場當代生活的大型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