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再這麼寫歌詞我就要報警了!

本文來源:許庸人自擾之

微信id:wcab1215

作者:許庸人

一、

那是一個春風拂面的下午,還在上大學的我偶然間聽了一首叫《孫悟空》的歌。

其中有一句歌詞是這麼寫的:「八戒這個豬頭手機老是不通,好色本性多雋永」……

我當時怒氣槽就滿了,直接把手裡的mp3狠狠摔在地上碎成了兩台mp1.5——請問「好色本性」怎麼能用「雋永」來形容呢?!

「雋永」難道不是指文藝作品意味深長、引人入勝嗎?

如果「好色本性」可以「雋永」,那我就可以拉出一坨「喜氣洋洋」的翔,伸一個「指鹿為馬」的懶腰,再吃一碗「如膠似漆」的大米飯,最後寫一篇「徐娘半老」的文章…………

這首歌來自於台灣樂團五月天,自那以後每當有人和我說「中華文化在台灣」時,我都會一臉便秘地看著他。

新加坡的林俊杰唱過一首《曹操》,歌詞作者叫林秋離,他是這麼寫的——「曹操不囉嗦,一心要那荊州,用陰謀、陽謀、明說暗奪地摸」……

老曹,你要摸誰?摸關羽,劉備同意嗎?

就算劉備同意,關羽本人同意嗎?

還是你在打麻將要自摸啊?

有人說那不是「摸」,是「謀」,「明說暗奪地謀」……

好吧,反正中華文化在台灣,林秋離又是台灣人,我還能說什麼呢?

美國歌手陶喆有一首《小鎮姑娘》是這麼唱的——

「還記得多年前跟你手牽手,你都害羞得不敢抬頭,只會傻傻地看著天上的星星」

……她頭都不敢抬,是怎麼看到天上的星星的?那脖子不得扭斷了?

然而隨著互聯網的崛起,我逐漸意識到,在寫歌瞎拽詞兒這個事兒上,大陸人民走得更遠、更騷、更自由……

  「土味」審美,正在摧毀中國的下一代

二、

比如說,前段時間很火的抖音神曲《盜將行》……

枕風宿雪多年,

我與虎謀早餐,

拎著釣叟的魚弦,

問臥龍幾兩錢。

麻煩等一下,「與虎謀早餐」?

不是「與虎謀皮」嗎?

為什麼現在謀早餐了?

就算謀了早餐,那午餐和晚餐呢?

還是說老虎只提供豆漿、油條、小鹹菜這種早餐食品?

大米粥是不是自助的?

下面一段是這麼寫的:

蜀中大雨連綿,

關外橫屍遍野,

你的笑像一條惡犬,

撞亂了我心弦。

一條撞亂了我心弦的「惡犬」,毫無疑問,這是一隻哈士奇。

其實呢,我們都看得出來,歌詞的作者在盡力營造一種武俠小說裡的「漂泊浪客」之感。

但「早餐」、「撞亂心弦」這種詞卻是比較現代的,兩者搭配就好像張無忌拿著一把AK47衝上了光明頂,然後滅絕師太問他:「無忌,你帶充電寶了嗎?」

我們把這種風格稱之為「突然穿越風」。

簡而言之就是,歌詞作者在時間的高速公路上隨機性地掉頭逆行,釀成慘不忍睹的車禍現場。

同樣風格的一個例子,請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題曲《涼涼》……

生劫易渡情劫難了,

折舊的心還有幾分前生的恨。

「折舊」的心……你是人販子嗎?!

販賣器官啊?

就算販賣器官合法吧,那這心是按使用年限折舊,還是按保養狀況折舊?

是去4S店折舊還是去瓜子二手車折舊?

無論去哪兒,倒騰二手貨的小哥都會和你說,「哥,您這三生三世的心折了這麼多次舊,我們不敢收啊,要不您去閒魚上看看?」

這歌詞太血腥了,而且給許老濕帶來了極端不適——一想到自己這麼虛,我就知道我這腎是折不了多少錢了……

當然啦,還是有一些歌曲是可以保證歌詞風格前後一致的。

比如《知否知否》……

一朝花開傍柳

尋香誤覓亭侯

縱飲朝霞半日暉

風雨著不透

一任宮長驍瘦

台高冰淚難流

錦書送罷驀回首

無餘歲可偷

古色古香,典雅別致。

你看啊,「一朝花開」,一朵花在柳樹旁邊突然就開了。

然後呢?「尋香誤覓亭侯」,誤覓亭侯……

這個……亭侯,可能是古代的一種爵位吧,就是說我們的主人公啊,尋著花的清香,誤打誤撞碰到了「亭侯」他老人家,很投機啊,於是兩個人開始喝酒——

注意,是兩個人喝,這就比「一人飲酒醉」高到不知哪裡去了,對吧——兩個人喝,可能是二鍋頭,也可能是江小白,總之就是「縱飲」嘛,放縱狂飲,一直喝到第二天天亮。

此時呢,風雨附著在朝霞之中,而太陽的光輝半隱半露……

最後的「不透」,既描寫了天青欲雨的自然美景,又表現出主人公和亭侯之間雲雨了一番……

額,不對……就是這個,如雲似雨的淒美感情,同時也體現了作者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

我實在編不下去了。

至於後面這個「一任宮長驍瘦」恕在下確實無能為力。

「宮長」是什麼?

宮殿很長?他們家把宮殿建在長城上了?

「驍瘦」又是什麼?

如果是「消瘦」我可以理解,但是「驍」是良馬的意思,引申為「勇猛矯健」,而「瘦」在古詩文中又是形容枯槁病態的,「人比黃花瘦」嘛,那麼誰能既「勇猛矯健」又「枯槁病態」呢?

難道是打血清前後的美國隊長嗎?

還是被蜘蛛咬了一口前後的彼得·帕克呢?

「宮長」和「驍瘦」這種組合又作何解釋呢?

當然啦,後面這段寫得確實非常不錯: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 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哦,不好意思,這是李清照的原文。

《知否知否》的歌詞有兩位作者,分別是李清照和張靖怡。

很明顯,後者借鑒了許多前者的詞作,比如「尋香誤覓亭侯」和「誤入藕花深處」,「錦書送罷驀回首」和「雲中誰寄錦書來」。

但問題是,李清照作為一個一千年前的人,寫的詞句我們普通讀者完全能夠讀懂,而且感覺很美;而張靖怡作為一個和我們沒啥時差的人,寫的東西我們完全弄不明白,而且感覺很俗。

這種為了所謂「古風」而堆砌辭藻的風格我們稱之為「強行插入風」。

此類歌詞,每一個詞每一句話單獨拆開都完全不知所云,但是組合在一起時卻好似投槍匕首,狠狠地扎進聽眾的心窩,恍惚間似乎有人逼問道:「說!你的審美呢?」

聽眾們顫顫巍巍交出了自己的審美,然後眼前一黑,暈倒過去。

  微博超酸話題「李清照:筆給你你來寫」,起因是有人裝逼 (文末附裝逼歌)

關於這個風格,我還想再提名一下《涼涼》……沒辦法這首歌槽點太多了……

涼涼天意瀲灩一身花色

落入凡塵傷情著我

「瀲灩」是形容水波流動的,「水光瀲灩晴方好」嘛,天意怎麼「瀲灩」!?

何況天意也不能「涼涼」啊!

我能說這個姑娘長得「鱗次櫛比」嗎?

我能說這襪子的材質「浩浩蕩蕩」嗎?

小王結婚我能祝一對新人「入土為安」嗎?

還「傷情著我」? 「情傷著我」是可以的,雖然也很惡心,但最起碼符合基本語法,然而「傷情著我」是什麼鬼?

「我撒著尿」你能說「撒我著尿」嗎?

到底是誰撒誰?

難道非得把主謂賓改成謂主賓才能顯示自己的古文功底嗎?

這就好像剛拿到駕照的新司機,敢在高速上超速50%以炫耀自己的車技,但卻不會側方位停車。

而真正的老司機從來不超速,但是只要有個縫就能把車給停下——會寫作的人,絕不會用這種毫無意義的前後顛倒來賣弄文筆。

  「土味」審美,正在摧毀中國的下一代

還有一種古風歌曲,你也說不上來是詞用的奇怪還是句子太Low,總之就是一個字,「裝」。

比如半陽的《一曲相思》——

濁酒一杯餘生不悲不喜

何懼愛恨別離

一路縱馬去斟酌

餘生都「不悲不喜」了,都不怕人間的「愛恨別離」了,老僧入定,大徹大悟了,還有什麼可「斟酌」的?幹就完了!

這種古風翻譯成現代語言就是「太累了感覺不會再愛了」,一個意思。

這種歌詞,就特別適合那種還靠爹媽花錢養活著的年輕小夥子,在談了一場持續4個小時的失敗戀愛以後一下子就看破紅塵了——

朋友,都是男人,我問你,你連打飛機都戒不掉還看破個屁的紅塵?

男人要是那麼容易看破紅塵,天上人間的姑娘們早喝西北風去了!

這種充滿了自怨自艾的虛假情調的古風,我們稱之為「日常分手風」。

說實在的,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天各一方的愛情,真有愛情兩個人一定能走到一起,不就是攢錢買機票的事嗎!?

沒走到一起那是你們愛得不夠,不要總怪地球這一畝三分地——好像時間擊敗了愛情、地理擊敗了愛情、爹媽擊敗了愛情、金錢擊敗了愛情。

其實只是你們的愛情太脆弱,哪怕麥當勞宅急送到底是送巨無霸還是送麥香雞這樣的分歧都一樣能擊敗你們的愛情,然後你們還想感動聽眾,難道聽眾就那麼濫情嗎?

  【三千台團上大陸】台灣獨立樂團在大陸市場受到歡迎,盛況前所未有

同樣氣質的還有李袁傑的《離人愁》——

春去白了華髮落寞了思量

剪下一縷愁絲遮目讓人盲

今人斷了腸

今天各一方

今生與你相見無望

也不知道是遇到什麼大事了,聽這意思怎麼也得是「安史之亂」、「黃巾起義」這個級別的,反正就是兩個人又分開了,又天涯相隔了,又曾經滄海了。

但是我想問一下,「白了華髮」是怎麼辦到的?

華髮就是白髮啊!

「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嘛!已經華髮了還怎麼白?

五彩斑斕的白嗎?

難道是致敬詩仙——李白,字太白?

後面還有——

今夜太漫長

今兩股癢癢

「兩股癢癢」是什麼東西?

股是大腿啊!

翻譯過來就是「今夜太漫長,我的大腿特別癢」,那您撓撓啊!

再讓我聯想下去可能是這樣——

作者愛上一個搓澡姑娘,後來東莞掃黃,姑娘遠走他鄉,沒人搓澡,所以大腿很癢——只能這麼解釋了。

  中國國產INS風的廉價潮流何時死去?

按照這種古風,我也能寫,不信我寫一個給你們看啊,隨便寫的:

我長相思

君長安

把孤燈換作

秋啼日暖

月斜西風 葉落銀襖

微霜瑟瑟彩雲慢

此宮殿下 不明春色喜

那花閣上 石暗西山亂

魂夢雖知君不在

卻道

荼靡歸去我無緣

就這種古風歌詞我一小時能寫八十首,上個廁所都能寫七首,擦個屁股的功夫也能寫三首。

教大家個竅門,就是,一上來先排比它幾行四個字,然後突然變成七個字,緊接著三個字四個字混合著來,最後補個兩個字,再以七個字結尾。

至於選詞呢,也很簡單,就是這麼幾個——離人、明月、秋水、寒風、落葉、刀劍、將軍、帝王、喝酒、分手、我是你的狼、你是我的狗……

差不多吧,隨便改一改,循環著用。

這些東西不是古風,是泛著酸水的矯情、是散著腐味的做作、是工業文明掉落在八股文上的殘渣,是塑膠包裝著的垃圾食品裡灑出來的雜質。

我翻開這樣的歌詞一查,這歌詞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附庸風雅四個字。

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扯淡

三、

不過呢,後來我一想吧,這些偽古風歌詞的大行其道也未必是壞事,某種程度上它們的存在恰恰說明了我們國家的進步。

要知道,中國在2018年培養出了820萬名大學生,但是卻賣出了4億部智能手機……

這足以看出我們的網絡用戶平均文化程度並不是特別高,所以偽古風才能如魚得水。

但是,無論什麼學歷,什麼背景,作為一個尚不算很富裕的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國民都用得起智能手機,都可以在網絡環境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快樂,這難道不正證明了中國網絡工業的強大嗎?

而且,偽古風為什麼如此受歡迎呢?

因為很多網民們也許學歷不高,也許對古詩文不了解,但畢竟,在他們心裡,還是覺得「古風」 是美的,是浪漫的,是中國人該有的獨特文化氣質。

如果我們的歌曲都是農村重金屬搖頭風呢?

比如:

「老婆最大,老公第二……我想要為你生個小孩……」

「曾經的快樂都煙消雲散,終於你做了別人的小三……」

……

那也不行,對吧?

如果我們的歌曲都唱著蹩腳的洋文,我們的電視劇都拍外國人在古堡裡談戀愛呢?

「哦,羅伯特·玉田,你的菜園又長蟲子了!」

「上帝啊,親愛的維多利亞·劉英,請接受我最誠摯的感謝!」

「為了象牙山!」

……

那更不行,對吧?

曾幾何時,為了顯示學識,人們都喜歡拽幾句洋文;但如今,為了體現風度,人們更願意背幾句唐詩宋詞——

這是好事啊,畢竟唐詩宋詞是我們自己的,就算背錯了,也總比文化上的崇洋媚外強多了吧?

只要人們覺得古詩詞是美的,就會不斷地去學習,去研究,今天用得不對,寫得蹩腳,但也許明天就找到門道了。

從這個角度講,這些偽古風雖然很蠢,但也挺可愛的。

至少,從旋律角度講,它們大多數還是挺好聽的,不然也流行不起來啊,對吧——我就經常聽,不然怎麼吐槽呢?

四、

雖然我話說的很難聽,但是我尊重任何人任何的審美自由——

千萬別誤會,我可絕不會同意「封殺」任何文藝作品,除非它們徹頭徹尾的反人類,我只是單純地吐槽而已,就如同任何人都可以吐槽我的文章。

五、

吐槽了這麼多偽古風,但在我心中,歌詞的皇冠從未旁落過,它並不是偽古風,但卻充滿了一種讓人肌無力腦死亡的氣質——那就是《香水有毒》中的這一句:

不該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

哦,朋友們,這句歌詞,是多麼雋永啊!

  【三千台團上大陸】台灣獨立樂團在大陸市場受到歡迎,盛況前所未有
  如果沒有李白,後世文壇會有什麼骨牌反應?
  「土味」審美,正在摧毀中國的下一代
  中國國產INS風的廉價潮流何時死去?
  微博超酸話題「李清照:筆給你你來寫」,起因是有人裝逼 (文末附裝逼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