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貓“醜橘奶奶”的後半生:55歲創業,74歲賣出萬斤醜橘,76歲成網紅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蔡小霞

76歲的高芙蓉有一雙粗糙、結實、有力的大手。

這是一雙飽經風霜的手:靠著這雙大手,她將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的孫子金鵬,一把拉扯長大,並送進了大學;

20年前,也是這雙手,在家裡的前、後院開墾了三畝荒地。

這個種慣了水稻的老嫗又重頭學習,種植城里人愛吃的醜橘,開啟了後半生的“創業之路”;

前年,孫子金鵬的天貓店“於泡泡旗艦店”上線。

依然還是靠著這雙大手,成為店鋪最大的供貨源頭。

高芙蓉將自己研發、種植出的白臘村醜橘“嫁接”給了孫子的天貓店,一手將店鋪送上了年銷3000萬元的快車道上。

種了五十多年的地,一直面朝黃土的高芙蓉,第一次直面鏡頭,拍照代言自己種的水果。

她成了店舖裡的活招牌、網友口中的“醜橘奶奶”。

76歲,成了當地的“女橘王”

在四川省眉山市的白臘村,幾乎人人都知道高芙蓉的事蹟:積累到上個月,76歲的她,通過孫子金鵬的天貓店,一共賣出了上萬斤醜橘,成了當地名副其實的“女橘王”。

白臘村四面環山,百十戶人家就星盤錯落般散落在山頭縫隙間,難以伸展拳腳。

這裡離大公路3公里,離鎮政府駐地15公里,離縣城則要50公里。

這里地處四川省眉山市的腹地。進村往往要坐3個小時大巴,轉三趟車。

過去,收購水果的中間商,中午出門,往往要在天黑之前,才能走進村子。

而當地醜橘,也只有等待著水果販子上門收購這一條出路。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近20年。

因為“天貓“的這一役,讓高芙蓉的名聲大噪,成了村子里女版”褚時健“式的創業明星。

附近的幾個水果村的村民們,一波波地慕名而來,探門道。

在白臘村的西邊角落,那個10畝多地的果園裡,常常可以看見一個老嫗的身影。

她搬了張小板凳坐在園子深處,聞著這沁人心脾的果香味道。

她就是這片園子的主人高芙蓉。

半路出家的高芙蓉,跟這果園“相處了”20多年,知道每一棵果樹的“脾氣”。

靠著這些果樹,她拉扯大了孫子金鵬。

高芙蓉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四川。

但全國各地的網友,都認識這位“醜橘奶奶“。

如今老了,她更喜歡花時間,靜靜待在園子裡。

她守著園子,等風來,也等金鵬的訂單來。

55歲再創業,上山種果樹

幾乎每個星期的下午,高芙蓉都能接到金鵬的電話。“奶奶,這次要摘十斤青見橘子發到上海,你摘的時候自己注意安全啊。”

人生七十古來稀。高芙蓉的身子骨卻十分硬朗。

接到孫子的這筆“訂單”,她利落地回屋裡拎了果筐,拿起剪子,走向果園裡細心挑選最豐碩的果子剪下。

“得挑皮薄個大,新鮮多汁的。” 因常年務農,她的手掌長了一層厚厚的老繭,掌紋縱橫交錯,比常人深許多。

高芙蓉十分愛笑,她一笑,歲月就在她臉上開出了花。

高芙蓉種了大半輩子的水稻,從沒有出過眉山市。

如今,她對“外面城市”的遠近概念,完全以郵寄時間為“計量單位”。

比如,白臘村離上海的距離,大約是“果子三天的郵寄時間”,“青海的,是四、五天”、“西安是一天”。

55歲那年,她聽說外面人都愛吃醜橘。

這種水果銷路很好,於是她拿著鋤頭,給屋前屋後的3畝地開荒,種起了醜橘樹。

那一年,她的老伴從供銷社退休。

兩人每天上山給果樹施肥、鋤草、疏果,在果園裡忙得昏天暗地。

結出來的第一批醜橘果實卻不盡如人意:個頭小、味道酸澀,還花皮,品相不好,兩個老人琢磨了許久也沒想明白:“簡直把橘子樹當小孩一樣照顧了,怎麼就長不好呢?”

老太太丟下鋤頭,步行一個多小時,專門去了隔壁鎮“取經”。

隔壁鎮種植醜橘的歷史早,種的人也多,還有專門的技術員給果農指導。

55歲的郭芙蓉常常圍著二十出頭的技術員小張、村里後生“老師、老師”地問。

幾次之後,隔壁鎮種植醜橘樹的鄉親們,就經常打來電話:

“我家醜橘要打營養液了,你們也該開始了。”

“現在要買農藥做好病蟲妨害,我給你們一起買了。”

“冬天快到了,注意給果子套上防凍袋。”

有人帶著她一起種植、研發醜橘。

高奶奶依然經常去隔壁鎮“靈市面”,時常買回來一些種植醜橘的農資農具。

郭芙蓉和老伴兩人一天能花上10多個小時待在果園裡。

醜橘生長周期長,冬季特別要注意防凍。

因此每年冬天,高芙蓉要在幾天內,給果園裡幾萬顆醜橘掛袋,防止果實被凍壞。

被她精心照顧的醜橘,個大,味甜,水分充足。

用力一擠就爆汁。3畝多的果園果子收成見漲,高奶奶慢慢將果園面積拓展到了10多畝,品類上,又增加了獼猴桃、青見橘等。

20年積蓄給孫子開網店

侍弄果園,花去兩個老人不少心血。

2009年,金鵬的爺爺在給果樹修剪枝條時,不小心從樹上摔下,腳部粉碎性骨折,至今未能痊癒。

高芙蓉成了家裡種植的主力。

每逢結果的季節,果實總是壓彎枝條。

為了防止果子壓斷樹枝,高芙蓉步行一個多小時,去後山上砍一些竹子,做成支架,環繞四周撐起果樹。

辛苦栽種,但遇到市場行情不好的時候,商販還是不願意上門收果子。

“要么超低價賤賣給過路人,要么爛在果園裡。”孫子金鵬說,“遇上行情不好的時候老人就特別傷心,吃不下飯。

但他們也沒有別的銷售渠道,果農就是靠天吃飯的行業。”

2016年,還在讀大三的孫子金鵬意外地回了村。

學物流管理專業的金鵬告訴奶奶,自己向學校請了一個月假,要做水果生意。

第一筆訂單,就要幫高芙蓉把家裡的醜橘賣到全國各地去。“奶奶種的醜橘十里八鄉都是出了名的,又大又甜,品相好。在網上,一定有銷路。”

從金鵬的嘴裡,高芙蓉知道了“電商“、”網店“。

這些年輕人嘴裡的新鮮事兒,聽得老人眼裡放光、心裡熱乎。

跟著金鵬一起回村的,還有他的女朋友以及大學室友。

訂購包裝紙箱、跟快遞公司談合作、弄倉庫,金鵬準備的錢很快就花完了。

高芙蓉立馬從老樟木箱裡拿出了5萬元,說:“奶奶有錢!”

11月,醜橘旺季時,一次需採摘2000多斤,人手不夠,高芙蓉擼起袖子,上陣指揮、上樹採摘。

之後再由高鵬用三輪車將果子拉到鎮上倉庫中。

“第一批紙箱定了5000個,一個紙箱裝5斤果子,10天左右就發完了。”

金鵬招了十多個銷售代理,通過社交以及電商平台等渠道售賣,很快銷售額就超過了預期,“加訂紙箱沒錢了,奶奶種的醜橘不但全部賣完了,還要向其他果農再額外採購。奶奶又拿了3萬元錢資助,這些是她的全部積蓄。”

只用了一個月時間,三個年輕人賺到了5萬元。

金鵬想還給老太太,沒想到,老人還挺時髦:“剛有起色別急著分帳。有錢就得擴大規模,這錢你們留著,就當我入股了。”

“醜橘奶奶”成了店裡專屬模特

高芙蓉的話,孫子金鵬聽進去了。

大三下學期,金鵬再次請假回村。

這一回,他正式駐紮在村里。

他要代理自己奶奶的醜橘,甚至整個白臘村的水果。

回村的第一件事,他要給店鋪找個模特。

高芙蓉長著一張窄窄的葵瓜子臉,四川婦女獨有的黃白膚色。

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線,眼角放射出十幾道褶子。

一看,就是那種清爽、乾淨、幹練的果農形象。

跟普通果農比起來,還多了三分祖母般的溫暖。

高芙蓉成了店鋪醜橘的專屬模特,為自己種的醜橘代言。

“原本我們就拍攝一些水果的產品圖,沒有人物圖。有次看到奶奶在果園裡面摘果子,笑得特別開心。我就突發奇想,讓奶奶當店舖的模特,感覺特別適合。”金鵬為奶奶拍攝了手捧竹筐,笑得一臉燦爛的相片。

沒想到,這下大獲好評。

“照片的背景就是咱們高家果園。很多買家一聽說,買到的醜橘就是商品鏈接裡的奶奶親手種的,可以溯源,就特別放心。很多買家都成了回頭客。有的聽說了奶奶的故事,甚至成了她的粉絲。”金鵬說。

常來店舖的老客,經常跟金鵬聊起奶奶,他也時常幫客戶轉達對奶奶的問候。

去年年底至今年三月,於泡泡旗艦店的銷售額達到了3000萬元。

不止金鵬,全國各地的眾多醜橘賣家,都在天貓平台上找到了春天。

根據天貓生鮮、果蔬冰運營專家莫辛提供的數據顯示,2019財年,醜橘在天貓店的銷售量超過了6000萬斤,同比增長近400%。

在天貓上開店銷售醜橘的商家數量,兩年翻了一番。

高芙蓉很開心,通過這家天貓店,她親手種植的果子,也發送到了全國各地。

高芙蓉聽了很高興,覺得自己是眾多“增量”中的一個。

通過這家天貓店,高芙蓉親手種植的果子,也發送到了全國各地。

如今,馬上要到青見橘和枇杷上市季。

在千里之外的白臘村,75歲的高芙蓉又要忙活起來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