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大股東倒了,一個時代徹底結束

本文來源:財經要參

微信id:mofzpy

2019年4月3日,阿里最大股東之一——「阿里他爸」突然宣佈:賣掉持有的514億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全面清算和解散!

是的,你沒看錯,阿里他爸!

不過,此爸非彼爸,而是一家名叫「Altaba」的公司。

如果你對「Altaba」陌生,那麼,Altaba公司的前身雅虎公司,你肯定很熟悉。

就是在2012年,沒落的雅虎在賣出核心業務之後,將剩餘的資產歸入名叫Altaba的基金公司。

而在Altaba這些資產中,超過80%都是阿里巴巴的股票。

網友給他起名「阿里他爸」。

Altaba對阿里這些股票,是格外鍾愛的。

再戀戀不捨也沒辦法。

今天,雅虎的遺腹子Altaba基金最終轟然掉下,將2.83億股阿里巴巴賣還阿里巴巴。

對於曾經的互聯網巨人雅虎來說,這個結局更像是一場羞辱。

這也說明,雅虎,這個原本可以成為Google、Facebook的「爸爸」,微軟的「兒子」,卻像「孫子」一樣被賤賣,在淪為互聯網浪潮的「棄子」之後,最終徹底走向徹底潰敗!

繼上一次解體後,一代雅虎終於徹底隕落,永遠消失在世界互聯網歷史中。

一個時代,也因此正式終結。

雅虎,我為你一嘆!

根據外媒消息,美國東部時間4月2日,Altaba基金董事會批准了其全面清算和解散計劃。

不過這一計劃還需經過公司股東批准。

一旦提交解散文件,Altaba在納斯達克上的交易將被暫停,股票也將被摘牌。

Altaba是2017年1月雅虎在賣掉核心業務後,殘存資產所組成的基金公司,其主要資產包括雅虎手中剩餘阿里巴巴15%股份、雅虎日本36%股份,以及少量其他資產。

該基金公司成立目標非常簡單粗暴,即「希望能夠在避免繳納巨額稅款的情況下,對所持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股份進行變現」。

對「互聯網原住民」的90後、00後來說,雅虎是一個陌生的名詞。

然而,在70後、80後心中,雅虎才是真正的互聯網「老司機」、互聯網第一代拓荒者。

1995年,史丹佛大學的兩個畢業生,「華裔」楊致遠和大衛·費羅聯手創立的雅虎正式上線。

▲雅虎創始人楊致遠與戴維·費羅

最初,雅虎只是對網站站點進行了簡單分類的分級目錄,讓網站資源變得有序,便於用戶查詢和使用。

▲早期的雅虎頁面

隨後,雅虎逐步擴張,建立了集搜索引擎、電子郵箱、即時通訊、網頁廣告和網站建站平台於一體的生態系統,覆蓋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門戶網站。

▲2016年的雅虎頁面

1999年,互聯網剛剛起步階段,雅虎就擁有了1.2億獨立用戶,其中1億用戶至少在雅虎的某一個頻道或特色服務中註冊過。

以電子郵箱為例,雅虎郵箱曾在全球範圍內擁有2.43億用戶,很多中國網民的第一個郵箱即是後綴為@yahoo.com的雅虎郵箱。

▲曾經的雅虎郵箱

創立僅1年多後,雅虎就登陸納斯達克。

上市當天股價上漲了154%,市值達到8億美元。

2000年1月3日,雅虎的市值一度達到1280億美元。

▲雅虎上市

當年的雅虎,到底有多牛?

這麼說吧,當年的雅虎「帝國」,幾近無敵,甚至可以說,等同於整個互聯網。

它是全球第一家提供互聯網導航服務的網站。它開創了互聯網免費模式,即內容免費,廣告收費。

2000年~2006年,它一直霸居全球互聯網排名第一的寶座。2006年全球互聯網公司前20名中,它獨霸3席,雅虎、雅虎日本和雅虎中國分別位列第1、第7和第14。

美國的Google、Facebook,中國的新浪、搜狐和網易三大門戶網無一不是它的追隨者和模仿者。

而雅虎創始人楊致遠,曾經更是全世界互聯網創業者對偶像,被稱為「網絡1.0時代的奠基者」,激勵了包括馬雲、馬化騰、張朝陽等人在內一代又一代中國的互聯網創業者。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本可以收購Google、Facebook,曾經不可一世的企業,在短短幾年間就走過了創立、成長、壯大、隕落的全過程。

長江後浪推前浪,只不過,很多人看到了巨人的崛起,卻很難猜到巨人的落幕,會如此不堪和無力。

馬化騰說過:「巨人稍微沒跟上形勢,就可能倒下。巨人倒下時,體溫還是暖的。」這話,就像是為雅虎而說的!

這麼一個血淋淋的慘劇,值得我們所有人警惕!

柳青(滴滴總裁)講過: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其實,這句話對企業家也很有啟示。

雅虎在如此短的時間,畫出了一條如此詭異的拋物線,為我們完美的詮釋了一個科技巨頭走向沉淪的深刻教訓。

1、缺乏戰略聚焦,身份定位迷失,難以形成正面突破,最終只能在生死邊緣掙扎。

過去20年間,雅虎最嚴重的問題就在於,始終沒有能夠找到自己的身份定位,始終在科技公司與媒體公司之間不停搖擺。

比如,雅虎用戶日益劇增後,僅僅做網站索引已經不能滿足用戶的需求了。

它為了給網頁增添「可讀性」,開創性地把傳統紙質媒體搬到網頁上,讓用戶在使用雅虎搜索時可以直接站內瀏覽,也即最初的門戶網站。

▲後來的雅虎界面

網頁越做越長,悲劇隨之發生。當全球互聯網加速轉向技術驅動時,技術出身的雅虎卻大量精力放在了人工做內容之上。

雅虎跑出去很遠回頭猛然發現,谷歌那條什麼都沒有的搜索框,才是幫助人們最便捷地獲得最多最想要信息的最好方式。

就這樣,以門戶網站起家的雅虎,卻沒有專注成為最權威的門戶網站;沒有維護和拓展品牌大客戶資源;孤注一擲與谷歌火拼,卻沒有做成搜索界的領頭老大;甚至郵箱也只有那些有情懷的人才會偶爾拿來回憶回憶。

事實說明:一個企業,沒有明確的身份定位,也意味著沒有明確的核心業務和商業模式,也就失去了核心競爭力,地位日益邊緣化,最終只能在生死邊緣掙扎。

2、缺乏戰略遠見,迷失在盲目的擴大規模之中,不斷用致命錯誤來攻擊自己!

雅虎最大的問題,在於成功來得太快、現金流太充足,迷失在盲目的擴大規模之中,卻不能洞察戰略大勢,把握技術和市場潮流,敏銳、靈活、高瞻遠矚地去開拓。

比如,雅虎曾斥資百億美元開啟瘋狂收購之路。

Flickr、GeoCities、Tumblr……都是圖片或社交領域的精英。

然而,真正適合雅虎的併購項目,卻基本被雅虎錯過。

比如,錯過Google。

1997年,Google的雛形「網絡爬蟲」的研究項目,想原本是要以100萬美元賣給雅虎,卻被雅虎拒絕了。

今天,Google的市值是5000億美元。

比如,錯過Facebook。

原本,Facebook也是要賣給雅虎的,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今天,Facebook的市值是3000億美元。

市場一直非常偏愛雅虎,把很多好機會單單留給了它,可作為「全球訪問量第一」的最大網站,雅虎卻一次又一次傲嬌地把送上門來的機會拒之千里,而且同樣的錯誤還一犯再犯,只能說雅虎是自己將自己作死的。

3、官僚主義盛行,大公司病沉疴不治,組織資源大量浪費。

迄今為止,互聯網領域最成功的公司基本都是創始人主導,唯獨雅虎是職業經理人主導。

更加奇葩的是,雅虎22年換了7任CEO,最長的任期6年,短的僅4個月就被董事會趕下台。

互聯網發展日新月異,雅虎卻在管理層頻繁的變動與更迭中,摩擦內耗、左右搖擺,與其他互聯網巨頭的差距越來越大,最終走向衰落。

就這樣,雅虎完美錯過了電商、視頻、社交網絡、遊戲、微博等一個個風口。

最終,2017年雅虎以44.8億美元的價格「賣身」給美國移動網絡運營商Verizon後,只剩一個遺腹子——Altaba的基金公司,承載它主流業務之外的剩餘資產。

這個遺腹子手里最大的資產,就是2005年在馬雲最需要投資的時候,楊致遠通過雅虎向阿里巴巴投資至關重要的10億美元,收購其40%的股份。

這也被楊致遠視為是自己最漂亮的一仗。

而今天,這個最值錢的資產,也被變賣了。

雅虎以及雅虎的隔代傳人,徹底煙消雲散了。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

互聯網時代的新城代謝,實在太快了!

以前,不敢想像一個企業家,能夠在短短幾年,就成為全球首富;然後再過幾年,又沒落成為不名分文。

然而,今天,雅虎和楊致遠似乎要漸漸讓我們見識了這個過程了。

美人遲暮,英雄末路,總是會讓人傷感的。

雅虎煙消雲散,對我們最大的啟示,那就是:這個時代的企業江湖,已經和以往的時代,有著本質的區別。

如果說以前時代里的企業競爭,只是平面二維的、同行業之間的競爭,這個時代的企業競爭,則是三維、四維乃至更高維度的跨界競爭!

在這樣的時代和這樣的江湖里,惶者生存都可能不夠,或者只有被迫害妄想狂才能生存。

每個企業家,必須時刻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必須集中所有時間和精力,去辨析各種敏感信號,去洞察戰略大勢,去繞開陷阱,去把握機遇和促成創新。

特別當在中國製造業告別粗放式發展,向附加值更高的產業鏈高端攀升時,中國企業進入了步步驚心步步為營的發展階段。

對中國企業來說,戰略思考和把握能力顯得越來越重要。

沒有一種模式是永恒的,再大的商業帝國也要學會居安思危,更要懂得順時應勢,善變的思維往往比努力重要一百倍!

走對了滿盤皆活,走錯了徹底崩盤;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後一步是黃昏。

關鍵處行差還是走對,靠的就是企業家的戰略思考和把握。

祝福中國企業家們!

  知乎十年終上市,投資人李開復獲600倍回報,接下來的盈利模式在哪裡?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印度第四次封殺中國App,包括支付寶。中國外交部:違背市場規則和WTO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