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男子做香港代購觸法,罰款人民幣100萬,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本文來源:都市快報、新浪新聞

記者:都市快報 郭靖

代購對於每個人來說都不陌生,這可能是大家購買奢侈品時,想到的第一個途徑。

近年來,也有很多人投身代購,認為此中有很多油水可撈,可是,代購真的那麽好做嗎?

2019年3月27日上午,舟山一男子因「代購」,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罰款人民幣一百萬元。

舟山的小李相中一款名牌手表很久了,奈何過高的售價一直讓他望而興嘆。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從朋友處得知,本地有個「高老板」能夠以相對低廉的價格進到名牌手表,「他這個生意做了有段時間了,口碑很好」。

小李便在朋友的引薦下加了「高老板」的微信,簡單溝通後便預訂了那款心儀許久的名表。半個多月後,小李拿到了他要的手表,「是正品,價格還便宜了好多。」

覺得撿了大便宜的小李,痛快地支付了尾款。

給小李「帶貨」的正是高某某。高某某在舟山做二手名表生意,由於為人誠信、價格公道,生意一直不錯。顧客多了,需求也多了起來。

而說起做「代購」生意,高某某還是在和一顧客閒聊中受到啟發的。

有一回,一顧客問高某某做二手門路那麽廣,能不能幫她從境外買塊新的名表,國內太貴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高某某通過關係聯系到了香港的林某某(另案處理),托他從香港購買該款手表,然後「人肉」帶回。

「代購」生意越做越紅火

有了第一單生意,就有第二單、第三單。

隨著幾次交易成功,「高老板那裏能買到便宜名牌手表」的消息逐漸傳開,高某某的「手表代購」訂單也多了起來。

為了方便購買,高某某與香港的林某某建立起了固定的合作關係。

兩人商定,高某某負責接洽客戶並收取貨款,林某某則根據高某某提供的客戶訂單在香港購買手表,然後安排帶工羅某某(另案處理)將手表帶到深圳,後郵寄給高某某或客戶。

境內外專櫃的定價差異、港幣匯率優勢,再加上規避了關稅,且他們收取的「代購費」也不高,因此通過高某某「代購」到的名表比國內專櫃便宜不少。

這項名表「代購」生意,便在顧客的口口相傳中做得越來越紅火。

據了解,高某某等人「代購」的手表品牌涵蓋了勞力士、卡地亞、江詩丹頓等多個名牌,其中不乏國內「一表難求」的限量手表。

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

然而,一旦觸及法律紅線,再風生水起的「代購」也終究難逃法網。

2018年,林某某被南京海關緝私局查獲,順藤摸瓜之下,高某某也暴露在了海關的視線中。同年8月,高某某被舟山海關輯私分局抓獲。

1月22日,該案開庭審理,高某某對於犯罪事實均予以承認。

經審理查明,2016年底,被告人高某某與居住在香港的林某某商定,由高某某接受內地客戶預訂手表後,通過微信向林某某訂購手表,並將貨款通過微信及銀行轉賬給林某某。

林某某收款後準備好手表,聯系並安排羅某等人在香港取貨,再由羅某等人攜帶手表進境,通過快遞將手表從深圳市郵寄給高某某或者其指定的內地客戶。

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期間,高某某伙同林某某通過他人將勞力士、卡地亞、江詩丹頓等品牌名表共計100塊從香港攜帶進境。

經舟山海關核定,該100塊品牌名表計稅價格共計5518545元,偷逃稅款共計3 449561.24元。

3月27日上午,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高某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高某某服判,當庭表示不上訴。

從事「代購」需謹慎

「代購」行業在人們「買買買」的購物欲中催生,並迅速發展,但代購不是法外之地。

本案中,代購者以銷售牟利的目的在境外購買商品,入境時設法規避申報貨物,少繳納的稅款雖然使代購物有了價格上的優勢,但也損害了國家的稅收利益,最終觸犯了刑法。

今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史上最嚴」電子商務法對代購者的入行門檻進行了明顯的提高,不但要求具備有營業執照,且必須依法繳納稅款。

在此,提醒廣大正在從事或將要從事代購行業的小伙伴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從事代購一定要嚴格遵守國家法律,不偷逃稅款,不虛假申報,規範從業,方是長久之道。

  廣東淘寶店主做代購,逃稅300萬,判刑10年,罰款550萬。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中國電商法倒數計時,代購的煎熬:觀望、轉行、上班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