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門」醜聞顯示,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

微信id:idxgh2013

作者:假裝在首爾

你對「勝利門」和韓國熱血記者的想像,恐怕並不靠譜。

「政客、財閥、明星……席卷韓國的大醜聞」,如果不說明,你會想到這只是娛樂圈引爆的「勝利門」?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所謂「勝利門」,是2019年初韓國一系列娛樂圈醜聞的總稱:

先是偶像藝人勝利持股的夜店Burning Sun被人指控涉嫌性侵、吸毒、賄賂等非法行為,後續又被媒體挖出數名藝人在聊天群內分享偷拍性愛視頻。

中文互聯網盛傳一種說法:「勝利門」背後存在驚天內幕,商界、政界都被指控卷入其中,充當娛樂圈惡勢力保護傘。

這類猜測似乎並非空穴來風,連韓國總統文在寅都出面嚴正宣告:「檢方及警方相關領導層,必須以組織的命運為賭註,徹底查明真相!」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勝利門」的兩位主要當事人偶像歌手勝利(左)和鄭俊英(右)

也有人看到了「勝利門」背後的「英勇無畏」,一篇廣為流傳的《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就告訴人們:

韓國每一次大事件裡,總有一群熱血記者追問死磕,每每成為扭轉局勢發展的關鍵。

與「勝利門」相提並論的,是世越號沉船、崔順實幹政等顛覆了整個韓國政壇的重大事件。

幾個偶像歌手鬧出的醜聞,背後還能牽扯韓國政界、商界的大人物?

韓國這些大新聞背後,真的是一群熱血記者可歌可泣的鬥爭故事嗎?

並不離奇的醜聞

「勝利門」從今年1月開始發酵後逐漸見諸韓國媒體,從「夜店職員打人、涉嫌吸毒、提供毒品、賄賂收買警察、逃稅、性招待」等等,各種當事人、目擊者的舉報陸續有來。

然而,除了打人被基本坐實外,其他都是受訪者的單方主張,警方介入調查,也排除了勝利吸毒的說法。

上述未經證實的傳聞,在韓國媒體報道時一般會加上「疑惑」二字,既能提高報道的點擊量,又能規避被起訴侵害名譽權的法律風險。

這是韓國媒體的慣常做法,多數時候也只能淪為談資。

但傳到中文互聯網,「疑惑」就變成了「實錘」。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由於勝利所屬偶像組合BIGBANG的巨大社會關注度,青瓦台國民請願網站上有超過20萬人聯署,要求徹查該事件。

國民請願模仿白宮請願網站,並規定聯署超過20萬人政府就必須回應。

所以,就有了文章開頭提到的文在寅出面表態。

且勿把它太當回事,青瓦台的表態不過是依照規定的例行公事。

而自從2017年文在寅上台推出此舉,每天能收到500多件請願帖文,包括EXO粉絲因偶像痛失亞洲音樂盛典(MAMA)年度歌手獎而要求「取消MAMA」。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MAMA是韓國最具權威性的音樂頒獎禮

迫於輿論壓力,勝利在3月11日下午宣佈退出娛樂圈,他恐怕萬萬沒想到,自己名聲的致命一擊會在當天晚上的新聞時間到來。

3月11日的頭條本有人預定:時隔23年,前總統全斗煥又因光州事件站上了法庭被告席,而且這次是在光州受審。

對韓國社會來說,這就是核爆級的新聞。

當天白天,「全斗煥」占據了韓國最大門戶網站和搜索引擎Naver熱搜榜榜首,九家電視台的晚間新聞也都以全斗煥受審作為頭條新聞,分別以十到二十多分鐘時間報道。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全斗煥赴光州受審本是當天鐵定的頭條

然而,SBS接著用十分鐘時長,集中報道了勝利的朋友鄭俊英在聊天群分享偷拍與女性性愛的視頻及聊天記錄,還特別請相關專家及鑒定機構確認了真實性,為「勝利門」提供了新的實錘。

SBS採訪的律師還指出,相關罪行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在全社會關注政治新聞的氛圍裡,這則獨家娛樂新聞取得了巨大成功。

當晚的SBS八點鐘新聞全國收視率為6.1%,比前一天上升1.1%,僅次於第一大台KBS晚九點新聞。

考慮到KBS是國家電視台覆蓋全國,而SBS主要覆蓋首爾京畿道等首都圈,這一成績相當出色。

「鄭俊英」也很快上了熱搜,因此牽連出一系列藝人,在接下來數日內引發了娛樂圈大地震。

這就是「勝利門」的來龍去脈,與一般娛樂圈醜聞的曝光模式出入不大。

迄今為止,並沒有浮現什麼牽涉政界的驚天內幕,所謂幫勝利擺平投訴的「警察總長」,不過是相當於中國地級市公安局長的「總警」。

蹭熱點的狗血英雄

至於傳說中揭穿「勝利門」內幕的熱血記者吳赫鎮(오혁진),對推動事件進展並無多少貢獻:

2月13日,他的代表作《涉嫌毒品、性暴力的Burning Sun:現代版所多瑪和蛾摩拉》發表在名不見經傳的《韓國政劵新聞》,而知名媒體《京鄉新聞》已在2月11日全面揭發過這家夜店,不僅涉及毒品、 性侵犯,還有打人和偷拍。

無論時效、內容還是平台,吳記者都不占優勢,自然吸引不到關注和點擊。

做不出熱點怎麼辦?還可以蹭。

3月4日,吳赫鎮開始自導自演一出苦情戲,他在Instagram上寫了一大篇帖文,表明「向死而生的決心」,在中文互聯網廣傳如下:

一、調查得越深入,就越是發現真相的骯髒;

二、我知道很多人擔心我的安危,我目前沒有自殺的念頭,所以一旦我出了什麼事,一定是謀殺;

三、無論前面有什麼樣的危險和威脅,我都會像瘋狗一樣,會繼續報道下去。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吳記者的決志宣言(刪減前),並無中文網絡傳的第一條

3月9日,他發帖稱從下周起要爆猛料。

3月11日,即SBS獨家報道當晚,吳記者又發帖,稱許多人誤會了他,「我不是薑慶潤(강경윤)記者,我是《韓國政劵新聞》政治社會部及(網絡媒體)ohmynews市民記者。」

他提到的薑記者是SBS「勝利視頻事件」的最初報道者,與他名字沒有任何相似之處,性別也不同。

接下來,他的新帖嘗試把事件往國會議員、財閥等大人物上靠,用上了「財閥」、「積弊」等關鍵詞,還扯出崔順實事件的最初內部告發者盧勝日,稱「勝利門」與崔順實等「國政壟斷」勢力及其附逆者有關。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3月11日,吳赫鎮(右一)發帖為勝利事件硬貼上「國政壟斷」、「財閥」等標籤

雖然引來大量轉發,但空口無憑,他沒能拿出什麼證據,宣稱的內容也不太合邏輯:

政界、商界接受娛樂圈性賄賂不是沒有先例,都會選擇避人耳目的場所。

如最近被文在寅指示重查的張紫妍陪睡事件發生在財閥的私密會所,法務部前副部長金學義接受「性賄賂」事件則是在人跡罕至的山間別墅,而勝利的Burning Sun卻是首爾江南區的有名夜店。

真正把他推上熱搜榜首的,是3月15日的一波狗血操作:當天,網民發現找不到吳記者的Instagram帳號了,接著就有流言稱吳記者房子被燒、帳戶被銷號、人已失聯。

實際上,吳赫鎮只是改了網名和id,同時將帳號私密化。

當晚7:52,筆者收到Instagram系統提示,說吳記者已同意了我的關注請求。

點進去一看,關注者已從早上的一萬多漲到近兩萬,且在不斷增加。

他又發了新帖,附上自己名字登上熱搜的截圖,稱自己沒事,之所以將帳號私密化,是因為聯絡他的人太多,其中有些外國人不斷用惡言威脅他,他壓力太大,現在他生命安全無虞,請各位放心。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3月15日晚,隱身半天讓網民把他的名字推上Naver熱搜榜首後,吳赫鎮發帖並貼出了見證自己「紅了」的截圖

3月4日表達決心的帖文仍在,但已經刪除了第三句,第二條也只是說「不要擔心,我不會自殺,也不會被殺」,並沒有「所以一旦我出了什麼事,一定是謀殺」的意思;至於中文網絡熱傳的第一條,原帖就沒有。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吳記者的決志宣言(刪減後)

至於3月9日的爆猛料預告,因為「下周」已經過完,被他自己刪掉了。

「熱血記者」吳赫鎮,至今仍未放出任何有實錘的獨家爆料。

兩家電視台的故事

所以,韓國記者是一個不值得佩服的群體嗎?

也並非如此,在改變韓國歷史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裡,他們的參與確實扭轉了事態發展。

只不過,他們並不靠熱血死磕,也並未形成過「分頭進擊,用文字和鏡頭監督政府」的局面。

世越號和崔順實兩次事件裡,韓國九大新聞台裡如實作出重磅報道的,大概只有孫石熙主掌的JTBC。

JTBC是一家從出身就基本與「熱血」無緣的電視台,其前身是三星集團會長李秉喆1964年創立的TBC(東洋放送),次年李又創辦了《中央日報》。

辦台辦報的初衷,是因為當年在樸正熙統治下,諸如《朝鮮日報》《東亞日報》等大報已被政府馴服,作為企業家需要有媒體為自己代言。

1980年,TBC被全斗煥強迫並入KBS。

直到2011年李明博放開了報社辦電視台的限制,TBC才在《中央日報》支持下得以重生,新台名稱裡增加的「J」即是代表母公司《中央日報》。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然而,正是這家因李明博而「復播」,隸屬保守派報紙的電視台,成為了摧垮李-樸保守派政權的重錘。

他們聘請從MBC出走的著名媒體人孫石熙主持新聞部,將尖銳的矛頭直指政府,2016年10月24日更是獨家披露了崔順實平板電腦內為樸槿惠修改的文稿。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崔順實事件令JTBC名聲大噪

進步派執掌政權後,JTBC也沒有變更方針。

去年正是他們獨家專訪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的女秘書,揭發這位被稱為文在寅接班人的政客的性侵罪行,使青瓦台和執政黨相當難堪,最終安熙正二審獲刑定案。

目前,JTBC新聞不但被視為韓國最具公信力的新聞節目之一,收視率也不輸MBC、SBS這樣的無線大台。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開台不到8年的JTBC新聞在Youtube的用戶訂閱數已突破90萬,在韓國九大新聞台中居第二

JTBC高歌猛進的2017年,歷史悠久的MBC電視台倒是發生了一件熱血的大事:員工集體罷工,抵抗李明博、樸槿惠時期任命的保守派高層。

老牌無線電視台缺席世越號、崔順實事件,通常被解釋為是那些高層打壓的結果。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揭批李明博政府打壓新聞自由的紀錄片《共犯者們》

他們的罷工取得了成功,2017年11月,原社長金章謙下台,年底,《共犯者們》的導演和「主演」崔承浩被推舉為新社長。

崔社長上任後,啟用兩名參與罷工的中年男女記者作晚間新聞主播,連續製作多期節目為前幾年的過失反省、道歉,重開新聞調查節目《PD手冊》,同時還新設了其他調查節目。

這批不畏強權、捍衛新聞自由的熱血記者,一定能幫電視台重振旗鼓吧?

答案恰恰相反。

改朝換代的MBC,製作費用暴漲。

除了個別期數的節目獲得較高收視率及好評外,電視劇及綜藝節目基本在三大無線台收視率榜單中墊底。

新聞收視率更是徘徊在1%-2%的「亡社」(MBC工會報告的說法)邊緣,連YouTube新聞頻道訂閱數也在九大電視台中排名倒數第一。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原因何在?

實際上,崔承浩等人能罷工勝利,長期抗爭及民間支持當然起了一定作用,但最關鍵的是他們的理念與文在寅合拍。

崔上台後主抓的新聞節目,積極響應文政府的「積弊清算」路線,集中火力猛攻檢察、司法、在野黨、唱反調的保守媒體及各大財閥的「積弊」舊案(如張紫妍事件等等),而對現政權諸如就業不振、總統親信醜聞等問題則著力不多。

簡言之,作為受制於政府的公共廣電機構,MBC仍然換湯不換藥,沒有監督政府,反倒替政府監督反對勢力。

有韓國網民諷刺說,MBC在李明博(英文名簡稱MB)時期是MB氏,現在文在寅(英文姓Moon)執政就變成了MoonBC。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韓國記者真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群體,嗎?

▲「MB氏」和「MoonBC」

用熱血橫沖直撞做新聞,大概就像所謂用愛發電,不是長久之計。

韓國記者推動國家變革的力量確實值得贊許,但這主要源於他們幸運的大環境,真要尋找超越全球新聞同行的熱血與勇氣,那對象應該不在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