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本文來源:新周刊

微信id:new-weekly

作者:箋語

日本的乒乓球打得沒有中國好,但起外號的本事可能是全球第一。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圖為福原愛。

從古至今,在#如何讓取名成為心理陰影#這件事上,日本人從來就沒有認輸過。

在花千芳炮轟英語無用時,比王思聰更早登場打臉的,是一名19歲的英國姑娘。

據外網報道,這位英國姑娘早在2015年就創建了一個名為Special Name的網站,專為想給寶寶起個英文名卻又不知從何下手的中國家長服務。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只要5塊錢,告別Coco\Mary\Vivian。

「取名網站每次為顧客提供3個英文名字,收費60便士(約人民幣5元)。至今已為67.7萬名中國寶寶成功取名,收益超40萬美元。」

取名,之所以能成為一門如此火爆的生意,不僅在於名字承載著父母的期盼、全村的希望,更是因為——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名字,在任何語境之下都會讓人困擾。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張亮曾被兒子爆料本名「張振鎖」。圖/《爸爸去哪兒》

前不久,一位日本小哥哥就因為改名上了熱搜。

因為被有著女王心的傲嬌媽媽起名「赤池王子様」,王子様在日語裡的意思為王子殿下,所以小哥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自帶BGM——王子殿下駕到,因此也一直過著被語言霸凌的校園生活。

即便是在全員中二病的日本校園,被同學追著嘲笑王子殿下駕到,也是不能承受之痛好嘛。

屢次要求改名,卻總是反對無效的小哥終於熬到了18歲,而他送自己的成人禮,就是火速去法院申請改名。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王子殿下改名成功後,在社交網站發文慶祝。

獲得了寓意著全新開始的新名字後,王子小哥並不解氣,在呼籲父母給孩子取名時少點任性多點理智的同時,他還給已經再婚的媽媽送上了祝福。

「祝福」她能快點給自己生一個名字奇怪的弟弟。

相信他的母親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畢竟日本人在#如何讓取名成為心理陰影#這件事上,從來就沒有認輸過。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日本人將張繼科稱為「帝國的絕兇虎」。

01

提升國民度?你需要一個沙雕綽號

日本人給自己取名野,給別人取外號,更野。

鞠婧禕曾在節目上解釋過自己的名字:婧是女子有才華的意思,禕則代表美好。

然而所有來自長輩的心意疊在一起,都不如飯圈外號「四千年美女」震撼人心。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日本網友親封的「四千年美女」鞠婧禕。

這個外號,來自日本論壇貼——中國出現四千年一遇的偶像爆誕。

起源於公元1世紀,上下不過兩千年歷史的日本,隨隨便便就割讓出幾千年為美女冠之以名,這是怎樣一種慷慨?

用神話故事里才存在時間尺度來形容美少女,日本人民的這種浮誇式贊美,其實並不是從鞠婧禕開始的。

去年登頂AKB48總選C位的松井珠理奈,是第一位被日本網友以年份加冕美貌的愛豆。

那時候對美少女的贊譽還相對克制,即便是這樣一位狂掃19萬張選票的國民級宅男女神,也不過收獲了「十年一遇」這種勉強才湊夠兩位數的形容。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十年一遇」,現在看簡直太寒磣了。

直到跳著宅舞一身水手服的橋本環奈出現,贊美的尺度直接從十年跨越到了千年。

隨後,日本民間開啟了贊美美少女的固定搭配——XX年一遇的偶像/美女。

四位數起步,形容詞任選,豐儉由君,不設上限。

於是便有了:1000年一遇的童顏巨乳——淺川梨奈,2000年一遇的美少女——瀧口光,10000年一遇的美少女——太田夢莉,20000年一遇的美少女——小栗有以300萬光年一遇的美少女——百川晴香……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瀧口光、太田夢莉、齋藤飛鳥,沒人逃得出時光的魔爪。

從千年、萬年到光年,時間單位不夠用,距離單位拿來湊,銀河系算什麼,人家的目標可是要沖出宇宙。

即便是宇宙之內都找不到足夠的數量單位來滿足日本人民對美的表達欲時,他們也能掙脫時空對想像力的限制,直接以神之名,為上天做出選擇。

比如,齋藤飛鳥——被神選中的美少女。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1億光年……

如果說日本女團是一部人類進化編年史,那麼日本政壇各位政客的外號則是百花齊放,類型豐富堪比陰陽師圖譜。

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二戰甲級戰犯岸信介,就曾因生活放蕩和剛愎自用的奇葩個性,而被日本人民「親切」地稱之為「昭和的妖怪」。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而習慣賠笑,常常被捕捉到卑躬屈膝姿態的安倍晉三,除了因暴走漫畫而聞名的「安倍十八彎」,還有一個來自日本本國媒體、更具諷刺性的外號——自滅黨教主:在日本民眾看來,依賴宗教執政卻不懂得平衡各方勢力的安倍,無異於自取滅亡。

如今,外號成了民眾對公眾人物情感表達的窗口。

其實早在戰國時代,崇拜武力和神鬼的日本,就已經發現了這條用綽號提升國民度的營銷套路。

最簡單的套路就是日本武將們以鬼/虎為前綴,或是以夜叉為後綴,夾雜出生地或姓氏套疊而成的外號,比如日本歷史上忍者F3之一的服部半藏就有「鬼半藏」之稱,同理還有「虎加藤」加藤清正,「美濃夜叉」原虎胤等。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服部半藏的肖像畫。圖/維基

除了表達戰鬥值要像虎/鬼一樣兇猛的美好願望之外,起這個外號的最終目的,大概是想在開打之前,先用名字讓對方腿軟吧。

而對這些武士擁有控制權的封建主們,更是不知含蓄為何物。

比如「奧州之龍」伊達政宗,「美濃蝮蛇」齋藤道三、「東海巨人」今川義元等等,都是通過承包地地名加哥斯拉式變異生物的霸氣組合,直接用外號把自己武裝成了奧特曼都打不死的小怪獸。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綜上所述,不管是遙遠寂寞的古代,還是中二病流行的現在,日本人組合外號的公式在變,不變的,是他們對力量的蜜汁迷戀:取外號,無他,看上去很猛就行。

02

你和日式熱血,只差一個片名的距離

這種日式取名法與中國特有的文化符號相結合,也會使人陡然生出一種小宇宙熊熊燃燒的奇妙感覺。

在日式超浮誇的渲染之下,洪荒少女傅園慧進擊成了「憤怒的大海嘯」,破壞力直線上升。

明明可以靠臉偏偏要靠才華的儒雅少年寧澤濤,化身「東海龍太子」,官方敲章貴氣難擋。

而黑成臟臟包歸來仍是少年的孫楊更是一躍成為「深海大魔王」,久甩不掉的小哭包屬性就這樣一掃而光。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動不動就熱血加戲的日本解說:「中國,令人絕望的強大。」

還記得在世乒賽前期,日本電視台曾播出過一部名為《45年悲願,邁向世界團體第一:與最強乒乓球帝國中國的巔峰決戰》的預告片麼?

在日媒的鏡頭之下,撕衣怒吼的張繼科成了帝國的絕兇虎;因六邊形戰鬥力而讓日本乒壇瑟瑟發抖的馬龍,一臉乖巧卻被配上了加黑加粗的花字——帝國的破壞龍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最強女王」張怡寧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馬龍被稱為「帝國的破壞龍」。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王皓被稱為「帝國的至寶」。

更別提前輩級大佬們的出鏡,無一不是用簡單的描述,悄悄安排上了兩米八的氣場:

最強の女帝鄧亞萍、無類の大魔王張怡寧、次世代王者兼浴室修理の匠樊振東、少林寺掃除擔當の僧侶劉國梁……

如此日式超燃外號的魔性在於,大腦還來不及咂摸背後的寓意,嘴裡就能條件反射地蹦出三個字:斯國一!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少林寺掃除擔當の僧侶劉國梁

日式宣傳語,不止讓國產運動員們看起來武力值爆表,也能讓片名平平無奇的國產劇擁有不一樣的傳奇色彩。

火遍全球的《延禧攻略》,在韓國播出時叫做《乾隆皇帝的女人》,如此禁欲的劇名,讓人毫無貢獻點擊量的衝動。

反觀日本,除了滿屏熱血動漫風的配音和花字,就連劇名都有了沖破屏幕的中二風——《瓔珞•紫禁城燃燒的逆襲王妃》。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到了日本,由不得你不熱血。

這種配置之下,不知道爾晴在開撕瓔珞之前,會不會咆哮大喊一句:受死吧,灼眼的瓔珞醬。

可以說日本對國產劇的引進包裝,其精髓都凝練在了劇名的二次創作里。

除了燃,片名一定還要長長長。不管你是權謀大戲還是都市小清新,統一加個小尾巴,賣萌之餘點題類型屬性。

比如《瑯琊榜》到了日本,就成了《瑯琊榜:麒麟才子起風雲》;

《親愛的翻譯官》被改名成了《我討厭的翻譯官:這份愛戀,用聲音傳遞給你》,不止蒙上了一層少女的嬌羞,還呈現出了趕客的直白:我們這是愛情片,想看職場劇的出門右轉,謝謝。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還珠姬》了解一下?

熱衷於湊字數的背後,其實也暴露出了日本人民的詞窮。

古裝大女主戲,繞來繞去都繞不開「花」字,像是被改名《孤高之花,第五章彷徨之時》的《孤芳不自賞》。

《大唐榮耀》就厲害了,改名為《麗王別姬:花散永遠之愛》,稍微眼拙一點,都能看成虞姬和霸王的愛情悲劇。

而日本人民對宮鬥劇就更缺乏想像了,宮鬥劇統一化用宮廷XX的固定句式:

《甄嬛傳》成了《宮廷爭霸女》,片名不長,霸氣依舊十足;

《步步驚心》改名《宮廷女官若曦》,氣場上雖然弱點,但好在切題——這本就是一部瑪麗蘇自傳式神片。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甄嬛傳》——《宮廷爭霸女》,相當直接了。

古代瑪麗蘇可以化用宮廷意象,現代瑪麗蘇又都離不開灰姑娘。

《微微一笑很傾城》引進到日本,突然也就不含蓄了,直接成了《灰姑娘在線中》;《杉杉來了》因為女主附帶午飯試吃員的身份,被日本電視台神翻譯為《中午十二點的灰姑娘》。

對灰姑娘三個字審美疲勞也不怕,人家還能從英文名中引申出一萬種叫法:比如《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千年的仙度瑞拉》;《漂亮的李慧珍》——《逆襲的辛德瑞拉》……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清純灰姑娘,在線談戀愛。

由國內呈幾何級增長的甜寵劇可知,日本的灰姑娘們還要忙碌並將長期忙碌下去。

03

真名的克制,造就了外號的放肆

雖然「王子殿下」這種名字能夠真實存在,可與中國任何漢字排列組合皆可為名的自由不同,日本人民在取名時,其選擇是十分有限的。

日本戶籍法規定:名字必須要使用常用簡明的文字,包括平假名、片假名和政府劃定的常用漢字和人名用漢字。

其中常用漢字2136個,人名用漢字983個,全國人民都只能在遠少於五位數的字表裡進行挑選。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2017年日本新生兒常用名字排名。

所以困擾日本人的不是選擇困難,而是壓根就沒有選擇。

常常是父母挑燈夜讀、挑選出一個心儀的名字,興沖沖跑去註冊卻被告知:您想要的名字不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

而有限的選擇範圍之內,還存在諸多禁忌扼住你想要挑選的雙手。

首先不能出現「四」字,因為在日語中四的發音也是諧音「死」;

其次筆畫也要注意,日本民俗將姓名的筆畫總數分成了大吉、半吉和兇三個層級,名頭首字也不出現筆畫數為3、5、7、9的字。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鼻毛」家族。

既然背上了如此多的信念枷鎖,也就不在乎多加一層:在取名這件事上,日本人有著超乎所有民族的聯想實力。

比如女孩子要避免使用與流動相關的字,如海、波、飄等,據說這些詞會帶來流產的厄運;

也要慎用代表花的名字,花開雖美,卻總有花落的那天,以花為名,象徵折壽;

尤其是菊花,在日本文化中,這類不能結果的花代表命喪之花,不吉指數五顆星。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123,木、木頭人?

日本民眾對於取名的苛刻程度,日本知名女演員土屋太鳳最有發言權。

日本網名曾在論壇對她家人的姓名評頭論足,評論區可謂是杠精開會、蓋樓不止:

「姐姐叫土屋炎伽,弟弟叫土屋神葉,‘炎’感覺不太吉利,‘神’完全說明父母腦子不正常啊。」

真名常用字之少,限制之多,也造就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比如甲級戰犯土肥原賢二;

一臉正太模樣的日本童星青木放屁;

著名的撐桿跳運動員我孫子智美;

以外交官身份走上政治舞台的豬口邦子;

效力於京都不死鳥俱樂部的足球運動員田中斗笠王……

日本人取外號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著名運動員我孫子智美……

雖然在日語環境下,這些名字完全沒毛病。

真名用字的諸多要求,限制了日本人的腦洞發揮,這大概是他們在取綽號時表現如此之秀的唯一合理解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