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996:全世界互聯網員工,聯合起來!

  中國的網路產業普遍奉行「996」工作制?這種變態工時,和蓬勃發展的中國互聯網有什麼關係?

本文來源:平原公子

微信id:pingyuangongzi

作者:申鵬

(本文原文已遭刪除)

最近github上的程序員們在搞事情,2019年3月26號,有人註冊了一個叫做996.icu的功能變數名稱,並且在網站上控訴部分互聯網公司實行996工作制的行為。

目前這個項目的Star(類似於收藏)數已接近七萬,還在瘋狂增長中。

issue板塊原本是一個給項目代碼提bug、提需求、提反饋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了熱火朝天的聊天區、發泄區。

他們打出了「上班996,生病ICU」的口號,控訴諸多強制加班的互聯網公司。

互聯網大廠員工們多年以來被積壓的怨念終於爆發了出來,不斷有人在給這個項目添料加火,有的科普勞動法,有的放國際歌,有的點名曝光實行996的企業。

  996刷屏,中國為什麼是「加班大國」?

說了很久的996,講的就是每天9點鐘上班、晚上9點鐘下班,一周必須工作六天。

不是一家公司這麽幹,是很多鼎鼎大名的互聯網大廠,就是這麽個氛圍。

有的公司並沒有公開提倡996,但是你要加班,他們是沒人反對的。不但不反對,還會有所獎勵。

比如說,加班到晚上9點之後,晚飯不要花錢,加班到12點,不但提供宵夜,還報銷打車費。

在國內某些互聯網大廠上過班的同志們都知道,996,已經是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你可以不加班,但HR那裏就會被記上一筆,實習生待不了幾天,試用期不能轉正,一切評優、獎金,都與你無關。

這麽一來,就形成了沒事加個班的氛圍,白天上班的時候,一個個刷抖音、聊微信、打瞌睡、喝咖啡、躲到廁所裏追劇……

到了下班點的時候,忽然一個個積極忙碌起來,開始敲代碼、報方案、寫PPT,預約領導開會,弄得一個個日理萬機的樣子。

這就害的那些正常上班時間工作的同事,到了點也不能走,得陪著他們折騰,一折騰就折騰到深夜,年紀輕輕就白頭髮、掉頭髮、脂肪肝、高血壓。

「凌晨四點下班」,已經成了業內的一個梗。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某些大廠這麽幹,因為他們確實出的起錢,三倍工資買加班,拿錢換命,許多程序員、互聯網從業者也就認了。

為了完成項目,很多人都是所謂的「自由工作時間」,今天熬一通宵,回去睡到中午12點,再爬過來幹到深夜的人,也比比皆是,為了錢嘛,要吃飯的嘛,可以理解。

但是這也帶壞了一大波互聯網小作坊,工資沒開幾毛、福利從來不發,也學人家搞996。

鼓吹什麼狼性文化,加班沒有三倍工資,周末周日還要隨叫隨到,HR如狼似虎,隨時準備扣工資,你說這誰受得了?

《勞動法》第四十一條明文規定: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而這996的工作制度,已經達到了每周至少60個小時,遠遠超過了《勞動法》規定的底線。

這難怪如今的互聯網從業者壓力大、易怒、易抑郁,長期處於亞健康狀態,經常有人暈倒、猝死,還有人承受不了壓力而輕生。

兩年前,996還是個別公司搞一搞,也不會對外大肆宣傳,現在,幾乎家家互聯網公司都拿996當標桿,有人學華為,有人學阿里,高待遇高福利學不到,高強度倒學了個青出於藍變本加厲。

今年年初,京東就已經光明正大準備實行995,他們的大快消事業群公關總監更是喊出了:

【「管理層以身作則,每一個人的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

  京東強制推行「996」工作制,鼓勵員工拼命投入,被質疑變相裁員

人都說,商人無情,資本無義,其實沒有這麽絕對,但是在徹底的自由競爭市場中,有情有義的商人和資本家,都很難生存下去。

他們也沒有辦法,人家也不是生來薄情寡義、唯利是圖,只是不這樣幹,他們的利潤就會變低,他們的資產增殖就會變慢,他們會在風雲變幻的市場中轉眼間就被競爭對手吃掉。

大家都知道,也是面臨生存危機的公司,待員工就越苛刻,比如說某些混不下去的「科技公司」,逼著員工降薪、調崗、換公司、無條件離職,比如說今年年初的互聯網企業「裁員潮」。

因為無論故事怎麽講,資本家追求的就是利潤和資本增值。

人工,那是成本,在完全的市場競爭環境中,那些處於劣勢的企業,不可能再加大投入去搞研發創新,而是選擇最方便、最簡單粗暴的方式——降低成本!

產品打不過對手,那就用低成本去競爭,如果沒有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的約束,老板們會不擇手段減少工人們的收入。

因為他不這麽幹,其他老板就會這麽幹,完全自由的市場競爭是個你死我活的黑暗森林,沒有大家都賺錢的生意,你不倒閉,那就是我倒閉,結果都一樣——有的企業家破產,有的企業家賺得盤滿缽滿,完成市場壟斷。

但在競爭過程中,勞動者就被當作消耗品犧牲掉了。

輿論只關注企業家的成敗,只關注那些一夜暴富的造神故事,沒有人關心996的互聯網員工、熬夜猝死的程序員、那些在大裁員中被淘汰的普通人。

完全的自由主義市場經濟,不是很多人想象中實現財富夢想的天堂,而是一個勞動者、中小企業主的修羅場和煉獄,搞到最後,大家比的不是技術,不是效率,而是比誰更殘酷,更無情。

19世紀的美國,就是這樣的修羅場,馬薩諸塞州一個鞋廠的監工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讓一個身強力壯體格健全的18歲小伙子,在這裡的任何一架機器旁邊工作,我能夠使他在22歲時頭髮變成灰白。」.

你想想,如果所有的企業都成了周扒皮,工人們生存狀況惡劣,時間被鎖在車間和寫字樓裏,收入減少,也沒有時間去消費,那麽,整個社會的消費就會降低,生產就會過剩,越來越多的人失業。

最後就會導致整個社會的經濟危機,歐美資本主義國家,已經驗證了一個又一個輪迴了。

996這個詞流行之後,許多國企員工覺得詫異,因為在他們的概念中,並沒有無薪加班這樣的變態事情。

自由主義的擁躉們可能不知道,他們眼中大部分所謂效率低下、不自由的國企,反而比如今的新興互聯網企業更有人情味,更把員工當人。因為國企,好歹是擔負社會責任的。

八小時工作制,是我們勞動者的基本權益,是前輩無產階級用鮮血抗爭來的遺產,到了我們這代互聯網工人手上,怎麽就白白送出去了呢?

所以,我支持碼農們在github搞事情,不管能不能成,先把決心和訴求放出去,讓大廠企業家們、管理者們看到勞動者的團結和決心。

其實,程序員們畢竟都是書生氣,在github搞得熱鬧,現實中未必有效果。

但這也是一件好事,互聯網行業的勞動者終於團結起來,發出自己的聲音了,媒體輿論跟進之後,總會有點效果。

但不能指望資本和企業家良心發現,所以,也希望有關部門可以介入,對企業加強監督管理,保護勞動者的基本權益,這也是社會責任。

如果,這一代白領勞動者真的被996摧垮了,工作消極佛系了,消費者真的沒有錢去提高生活水平了,那問題就大了,最終損害的,就不僅僅是勞動者的利益了。

我們同意「美好生活是奮鬥出來的」,但奮鬥不應當只是簡單粗暴地增加工作時長。

這樣只會帶來低效、糊弄、無聲的抵抗,你以為那些到了下班點才開始工作的人,真的可以為公司和老板創造利潤和價值嗎?

  【中國矽谷的生存困境】北京那些996、月薪五萬活得像五千的傳說,仍在繼續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對中國上班族來說,「雙休日」是一場當代生活的大型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