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本文來源:國家人文歷史(微信id:gjrwls)

作者:蔥嶺巍

在中國浩蕩數千載的歷史中,做過都城的地方還真不少。

這些地方要麼是膏腴錦繡之地,要麼是四方輻輳之所,要麼是山水形勝之城。

倘若以次數為指標進行排名,西安和洛陽無疑是力拔頭籌的熱門之選。

到底是西安還是洛陽呢?

還是以史實為依據吧。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漢長安城的未央宮復原圖

我們先確定一下古都的評判標準。

首先,建都於這座城的王朝應為正統歷史所承認,過渡政權不能算,如新莽政權、武周政權、大順政權等。

其次,這座城應該是出納最高政令之所,是全國的政治中心,而不是皇帝和中央官署駐蹕之地的「陪都」「別都」則不算。

接下來,就讓我們基於上述評判標準,來盤一盤西安與洛陽做過哪些政權的首都。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隋唐時期洛陽城社會生活場景復原圖

關隴山河雄都魂

西安地處關中平原腹地,這座底蘊深沉,積淀厚重的歷史名城,得「八百里秦川」天府之資,享「四塞之國」天險之利。

進可以長驅東進,蕩決天下,退以可據險自守,養兵待時。

如此得天獨厚的「用武之地」「形勝之城」,讓西安成為了中國歷史上很多王朝建都的首選。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晚霞下的西安古城牆

歷史上最早在西安一帶建都的王朝是西周,大約公元前11世紀中葉,周武王克商後,將都城定在了鎬京,即今陜西省西安市長安區一帶,是為西安做都城歷史的開端。

公元前771年,西周被犬戎所滅,鎬京淪為丘墟。

此後,第二個在西安一帶建都的是秦,秦自公元前350年遷都咸陽算起,直到公元前206年滅亡,都城一直在咸陽。

目前學界對秦都咸陽的城市範圍說法不一,但其和今天西安市的轄區有所重合當是無疑的。

故而從這一點上講,秦都咸陽的歷史也可被算做是西安建都史的一部分。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西安在不同歷史時期的古城遺址

繼秦之後,在西安建都的是西漢王朝。

漢長安城故址在今西安市西北,當時這里是「四方輻湊並至而會」的大都市,這里承載了漢帝國的勃勃生機,同時也見證了那個時代中國人的奮發向上和積極進取。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東漢建立後,以劉秀為首的新統治集團將都城遷至洛陽。

到了東漢末年,天下紛擾不斷,把持朝政的涼州軍閥董卓,迫於關東討董聯軍的軍事壓力,於公元190年挾持漢獻帝西遷,長安又一次成為了漢帝國的都城。

不過這時的長安城並未給董卓帶來長久的安全,西遷長安才僅僅兩年,董卓就成了呂布的刀下之鬼,看來所謂的「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的預言並未在董卓身上應驗。

西晉末年,長安再次短暫扮演了都城的角色。

永嘉之亂後,晉宗室司馬鄴於公元313年在長安稱帝,這就是歷史上的晉愍帝。

當時,西晉王朝已是大廈將傾,頹勢難挽。愍帝君臣在風雨飄搖之中苦苦堅持了四年,最後被迫於公元316年向匈奴人建立的漢國(後改國號為趙,史家稱之為前趙)投降。

就這樣,西晉王朝在長安過完了它最後的光景。

西晉滅亡後,中國北方進入到了十六國時期,在這段遍地狼煙的歲月里,長安先後做過前趙、前秦、後秦三個政權的都城。

北魏晚期,北魏孝武帝元修不堪權臣高歡的欺凌,乃於公元534年率宗室朝臣西奔長安,自此北魏分裂為了西魏和東魏,長安遂成為了西魏的都城。

公元557年,西魏權臣宇文護擁立宇文覺為帝,建立了北周政權,依舊以長安為都城。

公元581年,北周全臣楊堅代周稱帝,建立了隋朝,楊堅就是著名的隋文帝,中國歷史自此步入了輝煌燦爛的隋唐時代。

隋朝開國後,楊堅認為漢長安城從西漢沿用至今已經破舊,且常受渭河洪水的侵擾,另外,受所處之地空間狹隘的限制,漢長安城已無繼續擴大的餘地。

此時,漢長安城已不再適合做新朝的首都,楊堅決定另起爐灶,再建新都。

隋開皇二年,即公元582年6月,隋文帝楊堅命令在漢長安城東南,今西安市市區一帶建立新都城。

興建新都城的工作由隋室重臣高颎牽頭,具體的營建創制之事則由太子左庶子宇文愷負責。

由於楊堅早年曾被封為大興公,故新都城被命名為大興城。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公元583年,大興城完工,隋廷遷入新都。

隋朝短命夭亡後,唐王朝繼續以此為都,直到唐昭宗李曄在朱溫的脅迫下於公元904年遷都洛陽為止。

唐代的長安曾是世界性的大都市,這里見證了初唐的銳氣,盛唐的輝煌,同時也見證了中唐的掙扎,晚唐的衰亡。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唐長安城復原模型

唐亡後,西安不再被此後的中國歷代王朝選為帝都,雖然闖王李自成曾在西安建國稱帝,但由於大順政權不在正統之列,故這段短暫的歷史也就不計入西安的建都史了。

由此來統計,曾以西安為都的王朝有:西周、秦、西漢、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共計10個。

但是也有兩種特殊情況:一是東漢末年,漢獻帝被迫遷都長安。

但六年後便被曹操迎到了許昌;另一個是西晉末年,晉愍帝在長安只待了3年就亡國。

但東漢、西晉兩朝畢竟是正統王朝,且兩朝末年在長安定都也都是國家意志主導的行為,因此也可以算上。

這樣算下來,西安一共當過12次首都。

龍興河洛居北辰

洛陽地處中原,地理位置優越便利,自然條件得天獨厚。

用北宋學者李格非(李清照之父)的話來說,「洛陽處天下之中,挾崤澠之嚴阻,當秦隴之襟喉,而燕趙之走集」。

明末清初時期的著名地理學者顧祖禹,則稱讚洛陽是「河山拱戴,形勝甲於天下」。

得益於上述優勢,中國歷史上的很多王朝都看中了洛陽,將其選為了定都之地。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歷史上第一個定都於洛陽的朝代是夏朝。

據古本《竹書紀年》記載,「太康居斟鄩,翌亦居之,桀又居之」。

歷史學家分析,這里的夏都斟鄩,就是位於今洛陽下屬的縣級市偃師西南的二里頭遺址。

此後,代夏而興的商朝也曾將都城定在洛陽附近一帶,這座商都就是西亳。

西亳地處邙山與洛河之間,其具體位置大致在今偃師西南的屍鄉、大槐樹、塔莊一帶。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二里頭遺址復原圖

周王朝滅掉商朝後,出於更好地控制殷商遺民以及加強對東方新征服領土控制的考慮,在澗水以東,邙山以南,洛水以北,瀍水兩岸的地方,建起了洛邑城。

犬戎攻破鎬京後,周平王鑒於鎬京殘破,乃於公元前770年東遷洛邑,此後洛邑便成為了東周王朝的都城,直到公元前256年東周王朝為秦所滅。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洛陽天子駕六博物館前的塑像,該博物館位於洛陽市的周王城廣場

東周王朝滅亡後,洛陽再一次成為全國性王朝的都城是在東漢時期。

自光武帝劉秀開始一直到漢獻帝被董卓脅迫西遷長安為止,東漢王朝一直都以洛陽為都城,號令天下,治理四海。東漢末年,漢獻帝曾一度隨曹操居於許都。

曹丕代漢稱帝後,則將都城又遷回到了洛陽。

此後,取代曹魏的西晉繼續以洛陽為都,一直到公元311年,洛陽被匈奴人建立的漢國軍隊攻破為止。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東漢曹魏時期洛陽城的復原圖

北魏終結了十六國時期的亂局後,中國北方復歸於安定。

北魏的第七代皇帝孝文帝拓跋宏(後改名為元宏)是一位仰慕漢文化的君主,為了進一步推進漢化改革,他於公元494年將北魏的都城從平城遷到了洛陽,洛陽再度成為中國北方的政治中心。

隋朝建立後,隋文帝時代一直以大興城為都。到了隋煬帝楊廣繼位後,洛陽的政治地位上升。

隋煬帝下令營建東都洛陽,並將都城遷到了這里。

至於隋煬帝遷都洛陽的真實想法是什麼,目前有觀點認為是隋煬帝想借此脫離關隴軍事貴族勢力強大的關中地區,進而達到加強皇權的目的。

還有說法認為,洛陽當時水陸交通便利,在經濟上便於接受來自南方的糧稅貢賦。

到了唐代,洛陽的政治地位仍舊重要。唐顯慶二年,即公元657年,唐高宗李治下令以洛陽為唐王朝的東都。

在武則天時期,洛陽在國家的政治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武則天登基稱帝的地方就是在洛陽。

不過,有唐一代的大多數時間里,唐廷的政治中心仍是長安。

公元904年,朱溫迫使唐昭宗遷都洛陽,在唐朝最後幾年的時光里,洛陽成為了唐朝的首都。

不過此時的唐王朝已經名存實亡,洛陽城里的皇帝和朝廷已經成了朱溫手上的玩物,早已不具備統治天下的號召力了。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隋唐時期洛陽城的復原圖

公元907年,朱溫代唐稱帝建立了後梁。後梁都城初在開封,後於公元909年遷都洛陽。

公元913年,後梁末帝朱友貞稱帝,又將都城改回至開封。

除後梁外,在五代十國時期,曾以洛陽為都的王朝還有後唐和後晉。

北宋建立後,洛陽成為了宋廷的西京。

宋太祖趙匡胤曾想遷都洛陽,但終因多方反對而作罷。當然,當時北宋也確實不具備遷都洛陽的條件。

由於北宋實行「強幹弱枝」的政策,在京城駐屯了大量的禁軍。這些禁軍平日里需要南方運來的糧米供養,所需甚大,所費甚巨。

這就決定了北宋必須以漕運便利的開封(當時叫做東京汴梁)為都,而一旦遷都至洛,由於洛陽沒有開封那樣的運輸條件,那麼大量禁軍的吃飯問題就會受到影響,國家的治理成本就會大增。

所以北宋定都開封確有其迫不得已之處。

洛陽在20世紀30年代,還曾短暫做過國民政府的「行都」。

1932年1月28日,日寇在上海挑起了一•二八事變,駐上海的中國第十九路軍奮起抵抗,平日里繁華錦繡的上海成了抵禦外侮的戰場。

由於受日寇兵鋒的威脅,國民政府被迫於1月29日做出了遷都洛陽的決定,時任國民政府主席的林森也移駐洛陽,國民政府還發表了《國民政府移駐洛陽辦公宣言》。

西安和洛陽,誰才是真正的十三朝古都?

▲林森(照片中戴禮帽留長髯者)離開南京動身赴洛

在洛陽期間,國民黨先後召集了兩次會議,一是3月1日至6日召開的國民黨四屆二中全會,會議決定定洛陽為戰時首都,西安為陪都,並推選蔣介石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二是4月7日至12日召開的「國難會議」,並通過了《國難會議宣言》。

此後,由於《淞滬停戰協定》的簽署,局勢暫時緩和,遷至洛陽的國民政府各機關又於同年5月30日遷回南京辦公,洛陽短暫的「行都」歷史至此也就宣告結束了。

這樣通過以上內容可知,歷史上曾在洛陽建過都的朝代分別是:夏、商、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唐(公元904-公元907)後梁、後唐、後晉、中華民國,共計13朝。

東西兩古都,古今一脈承

通過上文的比較可知,在西安建都的朝代或政權是12個,在洛陽建都的朝代或政權是13個。

所以,洛陽應是那個十三朝古都。

當然了,西安、洛陽在中國歷史上都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都承續著中華民族自古及今生生不息的生命血脈,堪稱是中國歷史星空中的「雙子星座」,中華文明群山中的「兩座高峰」。

今天,當我們行走在西安的街頭,徜徉在洛陽的市井,我們依舊能感受到來自於文明深處的厚重博大,依舊能觸摸到源自於歷史積淀的卓爾不群。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無論是誰建都的朝代多,西安和洛陽都同樣的卓越,非凡和偉大。

  同為十三朝古都,為什麼洛陽就是沒有西安紅?
  長城,正在消失
  80年代,中國有一款「流氓罪」,聚眾跳舞視為流氓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