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空姐轉行賣炸雞,顏值和頭銜就是活廣告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本文來源:賣家(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金斌

年輕空姐上門為你送外賣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不久之前的一個雨夜,成都的一位單身宅男像往常一樣在餓了麼上點了一份夜宵。

這次,他選了一家離自己兩公里遠的炸雞店,選了一份店鋪推薦的炸雞和飲料。

有趣的事情在半個小時後發生了。

當他打開門去接外賣時,驚訝地發現,站在家門口的竟然是一個顏值超高,妝容精致的可愛小姐姐。

「她拎著雨衣,頭髮上還帶著雨水,朝我微微地笑著,似乎渾身都在發光,我一下子就臉紅了。」這位宅男在留言中說。

這位姑娘名叫呂晨,二十出頭,半年前剛剛從川航空姐的崗位上辭職。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有六個幸運兒和這位宅男經歷了相同的奇遇。

在某天雨夜,或是某個外賣高峰期,這位90後的外賣炸雞店主偶爾會臨時充當一回餓了麼小妹,為自己的客人送外賣。

「他們看到我的瞬間都會害羞。」呂晨說。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尋找「外賣小妹」

餓了麼小哥吳起每天都會繞著四川大學跑,有兩個地方他是最樂意去的。

一個是正對著大學宿舍樓的那一排小吃店,距離近,取了餐轉身就能送進去,另一個則是位於四川大學門口商務樓里的那家小小炸雞店。

「那是一個空姐開的店,大家都喜歡借著取餐,到她那兒轉轉。」

在過去的十幾天里,吳起每天都能接到呂晨的單,「周圍幾個騎手會去搶著接她的單子」,吳起說,雖然小哥們嘴上不提,但心里總想著往她那兒跑。

吳起把車停好,捏著手機飛速跑進商場,三步並作兩步,轉眼就跨上幾個台階,穿過兩家快餐店,就能看到一個小門面,左邊靠牆是一排座位,右邊是個吧台,中間僅容一人側身通過。

這便是呂晨的炸雞店了。

「老板,兩份炸雞。」未進門,吳起就喊了起來。另一邊,一個美團的外賣騎手也趕著來取餐。

「馬上。」吧台後,一個女生彎著腰,在一張便簽紙上飛速地寫了兩句話,動作麻利地把紙條釘在外賣上,然後把外賣遞給吳起,「辛苦您了。」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臨走時,吳起還不忘朝吧台又望了幾眼。

自從去年九月,呂晨的炸雞店開業之後,她便成了附近的名人,開始大家只覺得這個年輕女生長得標致,把自己收拾得體面,她甚至自己下廚炸雞塊,但就是跟街邊那些開餐館的不一樣,隔壁的同行說她「氣質很好,也有親和力,笑容很職業」。

後來,呂晨在店里做了一個照片牆,隨手掛了幾張自己的照片當點綴,有細致的食客便猜出了她曾經的職業。

於是,「川大門口有個漂亮空姐辭職賣炸雞」的消息不脛而走。

曾經是川航空姐

兩年前大學畢業後,呂晨就面試了航空公司,因為形象好氣質佳且溝通能力強,她很快便得到了東航和川航的空乘職位。

最終她選擇了川航。

和第一份工作的蜜月期只持續了半年,呂晨便產生了辭職的念頭。

空姐的崗位體面,穩定,收入也不錯,但付出也是巨大的。

呂晨說,這個工作注定你要早出晚歸。

早是多早呢,至少比起飛時間提前三小時起床,早上六點多的航班,三點多就要起床洗漱化妝盤頭換制服,冬天早起更是一種折磨。

晚歸是多晚呢,「沒有時限」。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如果遇到雷雨,大雪,隨便一個因素都能讓航班延誤。「春節回家吃個團圓飯,還是別想了。」

「空姐這個職業是一眼就能看到頭的,外人總以為我們薪水高,到處玩,但是時間長了,不知道怎麼,看著這身制服,腦子里全是在飛機上咧著嘴一遍一遍微笑地迎客,一遍遍復述著飲料種類,餐食種類,來來回回不停地在客艙發毛毯,一排一排地收著垃圾。」

這並不是呂晨想像中的生活,「但總覺得畢竟是第一份工作,不幹滿一年就辭職不太說得過去。」

直到去年八月,呂晨實在是無法在封閉的機艙中繼續按部就班。

最後,在飛完了成都到北京的航班之後,她偷偷地辭職了。

「只有同個班組的人知道我辭職的事,我沒有告訴家人和朋友。」

當時父親正經歷手術,她不想讓辭職的事給家人平添煩惱,「他們聽了非氣死不可。」

最慘一天只賣出三份炸雞

呂晨幾乎是裸辭,脫下了制服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想一想接下去應該做什麼。

「有想過換一個航司去試試,可轉念一想,既然從川航下來了,乾脆嘗試一些不同的工作,真不行再回去我不會再有遺憾。「

女生都愛吃甜品,以前每次飛到一個城市,留給空乘自由活動的時間並不多,忙里偷閒,呂晨總喜歡找些甜點,「想過開個甜品店,後來想想做甜品還是挺難的,於是就想到做炸雞,小時候在安徽老家有一家炸雞店,那個味道一直留在記憶當中。」

她花了半個月,瞞著父母,偷偷地潛回老家,找到當地的炸雞師傅學手藝,好幾次家里人給她打電話,聽到背後油鍋「嗤嗤」響,問她在哪,她都謊稱和朋友在外面吃飯。

開店頭三個月對呂晨來說簡直就是煎熬,因為店鋪位置不臨街,只做堂食,光顧的客人非常少,她又是新手,不懂經營,最慘淡的一天只賣出去三份炸雞,營業額不到九十塊錢。

而整個店面的成本加起來,一個月超過五千,這還不算她自己的人力成本。

「那時候什麼都做啊,進貨,炸雞,收拾碗筷,洗碗,拖地…一個人從早上八九點開始一直守到晚上一兩點,看不到希望。」

更糟糕的是,有一天父親突然給她打電話,開口就問她是不是辭職了,「至今我還不清楚哪里走漏了風聲。」

她承認,當初確實有了打退堂鼓的念頭,「第一次知道原來創業那麼艱難。」

直到接入外賣,情況才逐漸有了好轉。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陳紹偉是餓了麼在當地的市場經理,聽說呂晨是空姐轉行做外賣時,第一反應是不可思議,當他見了呂晨本人之後更覺得這個姑娘不得了,「很用心地在經營她的小店鋪,進了她的店,你會對外賣有一個全新的認識,乾淨整潔,還有調性,關鍵她竟然親手在廚房里炸雞。」

說到這里時,陳紹偉忍不住嘖嘖讚嘆,「她似乎還是用空姐的標準在要求自己,化著妝,頭髮打理得乾淨利落,穿上制服分分鐘就是上飛機的感覺啊。」

當外賣平台上有了越來越多的訂單時,呂晨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訂單每天都在漲,如今,雖然沒賺錢,但也不再虧,她還雇了一個員工上夜班,自己就能緩一緩。

外賣店裡的頭等艙待遇

緊隨著外賣小哥腳步而來的,是更多慕名而來的食客。

很多是四川大學的學生,一到中午,呂晨不僅要應付外賣訂單,還要用心招待擠進門店的客人。

因為門面小,全部座位加起來也不過十幾個人的容量,到了高峰期很多人都得等都得站著。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好多人都是站在吧台前吃東西。」吳起說。

呂晨笑著說:「熟人們都管我這個店叫隨緣點單,有位置就坐,沒位置就站,真不行等一會兒或者打包走,大家似乎都沒什麼怨言。」

「她性格好,人緣好,很多人就喜歡過來看她在裡頭忙,時不時跟她搭幾句話。」吳起想了想,補充說,「當然,人確實長得也美。」

不過,在范范眼里,盯著人家顏值光顧的食客多半都有些俗氣,她自己長得也不差,對顏值無感,對細節卻有強迫症。之所以成了呂晨的老客,便是因為一個普通人都有可能忽略的小細節。

第一次去店里的時候,范范拿著自己的杯子跟呂晨要水喝,「當時她正在炸雞塊,伸手接水杯的時候,很自然地抽了張紙巾墊了手,才把杯子拿過去了,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後來有人說她之前是空姐。」

事實上,只要去過幾次的老客,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呂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的空乘服務。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有客人留言:「給你拿筷子前會用熱水洗一下,有一次跟她要一瓶飲料,小姐姐居然幫我擦瓶口,瞬間感覺自己享受頭等艙的待遇啊。」

餓了麼小哥吳起從來沒有坐過飛機,呂晨便成了空姐這個形象在他腦子裡最真實的存在。

他說有一次晚上自己也買了一份炸雞,呂晨特地手寫了一張卡片給他,提醒他「再忙也要記得按時吃飯」。

不做空姐做外賣,94年小姐姐變身成都“炸雞西施”

對呂晨來說,褪下空姐的光環,告別枯燥乏味的生活,開一家主做餓了麼外賣的炸雞店,辛苦是辛苦,但畢竟是屬於自己的事業,也可以接觸更多有趣的人、有意思的事。

這是她自己喜歡、可以做到自己想法和創意的機會。

  「套現」人民幣15億財務自由後,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又創業了
  55歲創業,年入人民幣80億,她是紅牛、加多寶背後的女人
  夫妻老婆店現況調查:中國66萬個村裡醞釀的「指尖小生意」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