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抱大腿,不找「爸爸」,順豐還能倔強多久?

本文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白白

不是順豐不上進

競爭的維度已經變了

一直「優秀」的順豐,因為跑得慢了成了新聞。

市值腰斬、盈利羸弱,勾連出順豐當下的困頓:上游電商向下探出觸角,日益影響著快遞行業格局;而新業務剛剛起步實力尚淺,還不足以帶動整艘大船。

快遞行業在草莽中生長,順豐卻獨自站上了一個高度,高效服務和「特立獨行」的氣質成了它身上最亮眼的印記。

然而整個行業的動態也在持續刷新,數年裡,陣營急速分化、競爭日漸激烈,不站隊的順豐能否延續往日優勢地位,似乎還在一片迷霧之中。

  【人生不想輸,直播去義烏】大批「主播」正湧入中國批發聖地義烏「淘金」

抱or不抱,這是個問題

又一家友商倒向了資方爸爸的懷抱。

2019年3月中旬,阿里出資46.6億元入股申通快遞控股股東公司——上海德殷設立的子公司,交易完成後,阿里將間接持有申通快遞的部分股權。

在投資了百世匯通、圓通、中通後,阿里已經將「三通一達」陣營中的大多數拉攏到自己麾下,只剩順豐依舊倔強。

有物流行業分析師據此表示,阿里利用自身在電商領域的商流優勢,先整合中低端快遞市場,用股權合作的形式把大家綁定在一起是個必要動作,以繼續鞏固其優勢地位。

  【快遞十年,逆襲為王】網購大國+雙十一,中國物流業的狂飆發展

經過十多年協同成長,電商與快遞公司之間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

作為鏈條的上下游,過去它們共生共贏,2007-2017年當中,全國快遞業務量由12億件增至401億件,年均複合增速近40%,順豐們的增速一度逼近60% 。

如今,電商們告別高增長步入平台期,快遞企業也因此腳步漸緩。

據國家郵政局統計顯示,2018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507億件,同比增長26.6%,增速的尾巴繼續往下掉。

反映在行業裡,是整個梯隊都在變化。

翻看2018年頭部企業財報,大部分企業的增長依舊在行業水平之上,只有順豐出現了最大反轉——一年前它還是全面領跑的姿態,而今無論是營收還是利潤增長,都落在了別人後面。

▲圖中數據均統計自各企業2018年度/季度財報、各公司高管公開講話。因圓通財報數據尚未公佈,表中暫未體現。

不是順豐不上進,競爭的維度已經變了。

快遞行業本身天花板低,加之受上游所限,阿里等有實力的電商出手整合,友商們紛紛選擇抱大腿,以求繼續留在遊戲牌桌上。

為了跳出狹窄的生存空間,順豐始終沒有倒向哪一方,反倒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憑藉自己在業內建立的品牌實力,發展新業務,保持獨立。

「順豐現在做電商物流是個死,不做電商物流,將來可能也是個死。」 掌舵人王衛曾把思路投向電商。

它參照京東、亞馬遜這類電商、物流一體化的公司,意在通過延長業務鏈條,在自己體內形成商業閉環。

現實遠沒有想像中那般輕易。

歷經6年時間,輪換了7個CEO後,順豐始終沒能拿回一個滿意的結果。

自2010年踏入電商市場,順豐先後創辦了順豐E商圈、順豐優選、豐E足食、嘿客等電商平台,嚐鮮海淘、無人貨架、O2O等新業務,但這些項目始終不溫不火,甚至無疾而終。

數據顯示,僅2013-2015年,順豐電商板塊的虧損就超過16億元。

「無論是傳統零售還是新零售,都不是物流公司的長項,商業的邏輯非常不一樣。

加上商業部門並沒有獨立運營,管理體制和基因都不對,做起來就很難。」有高管說。

「阿里、京東對物流的佈局勢必會搶占快遞市場,對順豐產生威脅。

順豐是有憂患意識的,想提高自己的護城河,但電商不是他的強項,所以還是要交學費。」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

電商的路走不通,順豐只好掉頭,甚至因此打破了曾經「不上市」的堅持。

王衛曾表態,上市的好處是圈錢,雖然順豐也缺錢,但它不會為了錢而上市,順豐的目標是讓企業長期地發展下去。

在踏實做實業、抵禦資本泡沫的語境下,這番話曾為順豐贏得了不少掌聲。

後來,事態變化超出了所有人預期。

2012年開始,中國的快遞企業告別過去業績「瘋漲」的階段,「三通一達」和百世接連上市,從資本市場獲得了充足彈藥,同業的競爭壓力逼得王衛不得不扭轉執念,擁抱資本。

  【快遞櫃是一門好生意】快遞櫃為何要向快遞員與消費者雙向收費?

夾縫中騰挪

從上市後的一系列收購和佈局來看,順豐的投資視野回歸核心業務,瞄準了海外和物流行業裡更細分的市場,意在跳出目前狹窄的「框」。

按照王衛的規劃,順豐對標的不是4千億元的傳統快遞市場,而是12萬億元的大物流領域。

在這個宏大框架下,全方位的收購佈局隨之開啟。

去年,順豐1億美元投資美國物流服務平台Flexport,意在進軍利潤更高的國際快遞市場;為了進入萬億級別的供應鏈市場,順豐也揮出大手筆用55億現金收購了德國物流巨頭DHL在中國的供應鏈業務。

▲國際快遞業務的增量空間巨大。圖/國家郵政局

此外,向普通用戶開放同城配送業務,直逼京東、美團的領地;8月,與美國夏暉集團、招商局和中國鐵路總公司進行合作,在冷鏈、海運以及鐵路運輸方面落子。

順豐還嘗試突破自己以往直營的模式,旗下快運品牌順心捷達對外開放加盟,計劃用時2 年搭建國內零擔快運網絡。

這是一塊集中度還很低的市場,前十家企業的份額總和大約只有2%,而且規模是電商快遞市場的數十倍。

2018年,順豐花在收購以及投資上的錢超過70億,最直接的影響是年度淨利潤下滑。

除此之外,負債率和現金流都是緊繃的狀態。

年報顯示,公司報告期末的資產負債率由2017年底的46.23%上升至2018年底的48.45%,遠高於同行業「三通一達」平均30%左右的負債率水平。

探索前路的過程中,順豐市值從3061億元頂峰一路震盪向下,截至3月22日市值僅剩1526億,已經腰斬。

資本市場上的信心不足,源自順豐的基本面依舊沒有明顯變化。

體現在營收上,冷鏈、重貨、同城配等新業務收入172億,同比增長76%,整體營收佔比將近20%,但與一貫的王牌國內時效業務相比,體量依舊太小。

要建立起明顯優勢,勢必還需要投入更多資源。

業內人士認為,新業務短期內尚未具備成熟的盈利能力,並會拖累公司毛利率,因此會出現短期內新業務「營收佔比上升、整體毛利率下滑」的現象。

▲順豐2016-2018年各項業務營收情況圖/公司財報

這些看上去都是順豐潛在的機會,但競爭對手也都在虎視眈眈。

就在順豐大力佈局新業務的窗口期,其他企業則瞄準了順豐的核心優勢:「快」。

在提高運送效率這件事上,對手很容易複製它的成功之道。

比如中通快遞的「次日達」、韻達推出「韻準達」等服務均承諾了頗具競爭力的服務性價比;德邦快遞主攻的大件快遞市場也在一直強化「承諾上樓」等服務。

京東物流六大產品中的個人快遞更是直接對標順豐,時效上不亞於順豐,價格也更經濟。

「順豐最大的競爭對手肯定不是來自同行,而是跨界企業。」王衛曾在2017年的一次採訪中這樣預測。

但現在,同行們已經逼到了門口。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顯示,順豐的市佔率已經落在了「三通一達」之後。

▲2018年快遞企業市佔率

華創證券研報中預測,今後三年內,「三通一達」的業務量佔比由當前的56%提升至67%,這意味著,順豐的市場空間將再受擠壓。

▲圖/華創研報

內憂外患,順豐也不是全無勝算。

優勢在它於長期積累的差異化路線,一直延續的品牌形象,和敢於創新領先試錯。

2018年,順豐在科技投入(包含研發投入)一項的投入資金是27.2億元,同比增加69.8%,佔營業收入的3%。

同行申通、韻達、圓通甚至包括德邦的研發投入佔營收的比例尚不到1%。

在科技上大力投入,足見順豐轉型科技公司的決心。

要看到切實的效果,還需要戰略上保持充分定力。

儘管前期已經累積了一些優勢,此時順豐更需要一個「平視」的視角:原本實力較弱的競爭對手們已經逐漸強大起來,以往高端市場累積的優勢正慢慢被拉平,交手的戰線也比從前更長。

可以預見的是,順豐不抱大腿選擇自己扛,未來免不了要過一段苦日子了。

  【快遞十年,逆襲為王】網購大國+雙十一,中國物流業的狂飆發展
  順豐快遞、菜鳥網絡之爭的背後,中國物流大數據成為焦點,無比重要。
  順豐快遞於深圳上市,窮小子出身的創始人王衛,身價千億人民幣。
  你買的商品「丟失」了,卻成了中國二手交易平台上銷售火爆的「快遞盲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