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孔子大學,一所縣域高校的突圍與夢想

孔子大學,一所縣域高校的突圍與夢想

▲山東濟寧,曲阜師範大學的校門,同時加掛孔子文化大學牌子。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 彭丹妮

孔子大

一所縣域高校的突圍與夢想

在曲師大的正門,孔子文化大學與曲阜師範大學兩塊校牌並列而立。

前一塊牌子已經悄悄掛了18年之久,盡管孔子文化大學這個校名至今未獲教育部認可。

全國政協委員、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曾任曲師大孔子文化研究院副院長,當時操辦了這件事。

他直言:「打出孔子文化大學的牌子,其實就是曲師大想建孔子大學的一個曲線行動。」

過去,作為一所地處魯西南一座小縣城里的大學,用曲師大一位部門負責人的話來說,「中國地方高校面臨的困境它都有,有些高校沒有的困境它也有,比如說所在城市的限制。」

然而今天,曲師大正設法將曾經被視為劣勢的地理因素轉化為優勢:作為孔子故里的最高學府,它謀求以自身為主體,組建一所新的「孔子大學」。

敗也曲阜

新學期剛開始,曲師大數學系大三學生張雨(化名)就著手準備考研了,她希望能考去北京一所重點高校。

她的宿舍六個人有五個人選擇了考研,而據她的了解,此前很多畢業後去工作的學長學姐們,也多是考研失敗後才去工作的。「大家都想出去看看,尤其是農村來的學生,更不想在一個學校所在地跟農村差不多的大學待上4年,一畢業就再回到農村教書。」

在「組建孔子大學」一說成為新聞之前,曲阜師範大學給外界的唯一印象就是考研率高,被媒體稱為「考研基地」「考研神校」

但上述部門負責人指出,2018年,曲師大的平均升學率為30%,與其他同類學校相比,並不算高。

據中國教育在線的調查,同年全國70所高校中有55%的高校升學率都處於30%~40%區間。

不過,在2015年曲師大《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中,校方披露稱,該校生物、哲學、思想政治等專業考研率高達一半以上,數理化與英語等基礎學科的升學率也在40%以上。

該校經濟學院院長劉剛曾寫有《籌建孔子大學,聽聽來自一線師生的聲音》一文。

他在文中表示,師範學校基礎性專業的升學考研率都比較高。

對於「考研基地」一說,曲師大這位部門負責人也解釋說,從生源結構來看,曲師大約88%生源來自山東省內,而省外生源也主要集中在山西、貴州等經濟欠發達地區。

與此同時,地理位置也限制了學生們的就業去向

2018年,曲師大約81%的畢業生留在省內就業,且以濟寧本地與日照市居多。

據該校一位學生介紹,鄉鎮或小城市的中小學是本科畢業生一般的就業去向。

曲師大學生改變自己命運的最有效方式是考研。

在曲師大的很多教室里,一個帶有編號的多格收納袋顯眼地掛在黑板旁。

據該校學生解釋,袋子每個格子上的號碼是每個人的專屬編號。

上專業課的時候,學生把手機上交,放在這個袋子里——這是學校「四零課堂」的規定之一,「四零」即零缺勤、零手機、零作弊、零教學事故。

晚上9點多在校園里看到,在教學樓的樓梯口、自習室外,隨處都可見捧書背誦的身影。

一名學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即使是寒冷的冬天,「很多學生都會帶著熱水袋在宿舍過道里背書,一個板凳在那坐一個冬天。」

對此,曲師大退休教授駱承烈解釋說,「曲師大的學風很正,坦率地說,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學校地處小縣城,學生沒地方玩,只能老老實實念書。」

曲師大數學學院教授趙宇(化名)分析說,山東高考考生基數龐大,而省內頂尖學校的數量又少,很多在高考中失利的優秀學生,都奔著這兒的好學風而來,以求在研究生考試中能再次進入理想學校。

劉剛則在上述文中指出:作為基礎教育大省,山東省是全國高考分數線最高的省份之一,高考生源質量很高;但是省內高水平大學數量不足,且全國「雙一流」大學在山東省投放的招生名額也與其人口基數不匹配。

「考研基地」是曲師大長期發展受限的一個縮影。

1981年,現任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考入曲阜師範大學歷史學院的時候,這所學校是山東省的六個重點省屬高校之一。

那時候,一些在北大等頂尖學府被打成「右派」的學者被發配至此,山東省的高校還未遍地開花,因此,盡管周圍全是農田,曲師大的師資在當時卻堪稱雄厚。

然而,在楊朝明於曲阜師大讀書和任教的1980年代至2010年間,學校開始經歷嚴重的人才流失。

以楊朝明所在的歷史學院為例,光是世界史就有十來位老師先後離開。

「我遇到的歷屆校主管,都把如何穩定人才作為自己的頭等大事。」

一所孤零零的曲師大就像一座孤島

楊朝明舉例說,當一名教職員工的家人在本地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而他本人又收到了外地更好的學校伸來的橄欖枝時,「如果他不是研究儒學的,在哪里都一樣發揮作用,他為什麼非要在這兒?」

趙宇則認為,美國的很多名校都坐落於小城市或小鎮,但在中國,高校發展很大程度上就受限於地理位置。

「1980年代,山東師範大學的水平跟我們差不多,但是人家在省會濟南,如今已經超過我們了。」曲師大宣傳部工作人員也舉例說,青島市計劃未來5年會給青島大學10億元的撥款,但曲師大作為當地最好的大學,因為是省屬而非本地高校,卻無法得到曲阜市的財政支持。

與此相關的一個背景則是,青島市GDP長期居山東省第一,而濟寧市2017年的生產總值在山東17個行政地區中是第六名,而在濟寧下轄的14個縣市區中,曲阜又僅位居第六。

曲師大多位教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最近幾年,學校已經從前些年的衰落中走出,步入正常發展軌道,對此最好的證明就是校方現在非常重視人才。

然而,盡管學校頻繁推出各項人才引進政策,但實際上,校內真正帶領學科發展的不是那些新引進的人才,而是由曲師大自己培養的、並選擇在此長期堅守的一批四五十歲的教師。

楊朝明就並不看好那些人才引進政策,「五年的合同一結束,那些人很多是淘完金就走。」

實際上,不光是曲師大,整個山東省的高校都面臨著人才流失的問題。

上述曲師大某部門負責人就說,「現在大家都說山東是人才淨流出地,就是因為山東省的高等教育與科研院所經費不足,導致很多高層次人才都跑到上海北京去。」

教育部公布的《2017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則顯示,山東省2017年投入到普通高校的生均教育經費僅為1.38萬元/人,排名全國倒數第四,與山東省GDP長期位居全國前三的地位嚴重不匹配。

成也曲阜

沿著曲阜靜軒路往西一直走,及至曲師大,一路全是青磚白牆懸山頂的二三層小樓。

古色古香的建築風格,與隨處可見的孔府菜館,都一再地提醒著來訪者:這里是孔子故里。

以濟寧市唯一的5A景區「三孔」即孔府、孔廟與孔林為中心,大大小小帶有孔子名稱的機構如孔子美術館、孔子文化會展中心、孔子博物館等分布於整個曲阜市區。

楊朝明所在的孔子研究院,則是由國務院於1996年批准成立的研究孔子及其思想的專門機構。

依靠儒學文化資源,曲阜旅遊業一派繁榮。駱承烈就表示,曲阜的研學旅遊、各種民辦國學機構非常多,圍繞「傳統」二字,種類繁多的生意占據了這座城市的各個角落,也支撐起了曲阜的經濟。

據統計年鑒顯示,2017年,曲阜的第三產業貢獻了266億元的GDP,在該縣級市的生產總值中占比超過50%。

在這樣的氛圍下,曲師大上述部門負責人直言,建設孔子大學,或者說在孔子家鄉建設一所以弘揚中國傳統為特色的大學,是曲師大幾代人的夢想,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有許多老師呼籲。

他說,學校從成立開始就成立了孔子研究會,第一任校長高讚非師從梁漱溟與熊十力,也是儒學大師。曲師大儒學研究的文脈從未停止,即使是在「文革」期間。

「希望曲師大能夠改名孔子大學,把學校辦出鮮明的特色來,這是大家很久以來的願望,也是我作為孔子文化研究者的願望。」

2018年,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後參加的第一屆兩會,楊朝明便成為組建孔子大學最積極的搖旗吶喊者之一。

他在提案中呼籲,組建孔子大學是社會治理、文化傳承的需要,而曲師大、孔子研究院、濟寧學院等研究機構奠定了孔子大學儒學研究的基礎。

以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張志勇為首的山東代表團,也在這一年的兩會上遞交了相似內容的人大議案。

此後,山東省政協委員李敬學也在2019年的山東省「兩會」上提交了呼籲組建孔子大學的提案。

能否用人名命名大學曾經是一個問題

教育部2012年出台《「十二五」期間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時,對高校更名有要求,其中一條就是:不得以個人姓名命名。

不過,曲師大前校長傅永聚曾對此回應說,「其實孔子不是人名,孔丘才是人名,孔子是文化的符號,代表中國文化。而在最新的《「十三五」時期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中,已經沒有了這項規定。

據當地媒體報導,曲阜師範大學官方網站曾於2014年6月掛出《關於學校新校名征集工作的通知》,但旋即刪除。

同年,曲阜師範大學剛剛卸任校長一職的傅永聚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確有改名一事,也啟動一兩年了。他說,山東省政府也極支持,曾經多次與國家教育部溝通,但未收到回復。

曲師大某部門負責人說,過去,呼籲建立孔子大學更多像是學校自己的「家事」,還不像現在這樣被省級政府所重視。

2018年9月,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一次公共場合表態:正積極推進創建孔子大學,並希望這所學校能做到「世界儒學中心」的定位。

孔子大學呼聲漸高的背後,與傳統文化的復興不無關係,但更是山東省打開省內高等教育「山多峰少」局面的需要

山東省教育廳發展規劃處處長孫永海就指出,「山東省大學山多峰少、水平不高。這也是歷史形成的,因為我們山東省的部屬院校少。」

目前,山東省有普通高校145所,位居全國第三,僅次於江蘇的167所、廣東的151所。

但從「雙一流」高校數量看,江蘇有15所,廣東5所,山東只有3所,分別為山東大學、中國石油大學(華東)與中國海洋大學。

除了這3所「雙一流」高校,整個山東省只有哈爾濱工業大學威海分校這一所大學屬於過去的「211」行列。

多名受訪者則表示,曲阜師範在山東省內高校里長期居於第10名左右的位置。

因此,孫永海認為,組建孔子大學是「山東省的一個迫切需要,就和我們辦一所高水平大學一個道理。」

劉剛也表示,相比更名孔子大學,整合儒學和傳統文化的研究力量,籌建更高層次的高水平大學才是問題的關鍵。

2019年1月,國家教育部對張志勇等人的議案給出了答復:依托曲阜師範大學組建孔子大學的問題,須納入山東省高校設置規劃統籌研究論證。

對此,楊朝明認為,這個正式的答復是個好消息,至少沒有否定。

具體如何組建,孫永海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研究論證的步伐自去年年底開始加快,目前已經開了兩次正式的論證會。

「因為曲阜師範大學本身就是大學,它要改個校名難度倒不是說很大。但一個師範類的大學,怎麼變成一個孔子大學,從內涵上來說,還是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具體來說,孫永海認為,目前要組建孔子大學,難度在於儒學研究水平還未達到很高水平,人才也還沒有匯聚到一起。

作為孔子大學的核心,曲師大的態度反而謹慎起來。

校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組建孔子大學一事完全是在山東省委和省教育廳的安排下開展工作,校方由於信息掌握得不全,對此事現在選擇不發聲。

不管最後更名是否成功,傅永聚此前透露,曲師大「已經把孔子大學這個名字用專利保護起來了,別人不能申請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近年來大學不乏升格或更名現象,如果這確實能拓寬學校辦學空間,符合現階段的實際需求,也是合理的。

「辦一個孔子大學也是如此。我們期待它通過系統、充分的論證,明確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背景下辦學定位和特色。」

特色化是高等教育新的發展方向,也是國家政策要求。

「高等教育的普及,就意味著競爭會比較激烈。高校要爭取優質生源、優秀教師,爭取地方的投入,如果這個學校沒有特色,沒有優勢,怎麼會有競爭力呢?」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郭建如說。

《中國新聞周刊》通過查閱學校相關文件了解到,「儒學學術特區建設計劃」是曲阜師大「十三五」期間的14項重大工程之一。

而新近推出的「文化立校」行動則全面系統地將傳統文化優勢上升到戰略高度,包括中國教師博物館建設等一系列項目蓄勢待發。

2017年12月,曲阜師範大學新區建設啟動座談會舉行,該工程也是山東省「曲阜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示範區」重點項目之一。

「以前曲師大想找曲阜要200畝土地都不給,只好跑到日照去辦新校區,現在市里劃了800畝土地給學校。」在學校工作了64年的老教授駱承烈說。

曲師大黨委書記戚萬學將新校區建設定位為文化品牌工程,並希望將此打造為「孔子儒學」的文化名片與地標。

這個占地 53.24公頃的新校區,從外觀設計到院系布局上都明顯地響應上述定位。

「反正辦(孔子)大學的熱情我們是肯定有的,沒問題。但是不管辦不辦得成,我們都會努力去做。」孫永海說。

  媽媽,我上的真不是野雞大學!
  「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有多少人該重修語文了?
  農村沒網怎麼上「網課」?教育部說明相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