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貓在,不遠遊】她辭去百度的高薪工作,專職做寵物電商,涵蓋「寵物的一生」

本文來源:賣家(微信id:maijiakan)

作者:蔡小霞

「請問老板有沒有賣用來防止寵物走失,定位的儀器啊?」

「這個沒有,不過可以給寶寶做個身份牌,刻上聯繫方式和姓名。」

晚上10點,李書還在電腦前回復「家長們」源源不斷的問題。

過了一會兒,李書換了個舒服的坐姿,一頭紮進「粉餅」的肚子里,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

工作台上,一直斜睨著李書的「李鐵根」猛然跳下工作台,鑽到李書懷裡,將大半個身子歪在李書懷裡,跟「粉餅」爭起了寵。

貓狗雙全,人生贏家,這句話用在李書身上再合適不過。

年紀輕輕的李書一共養了13隻貓和兩隻狗,「李鐵根」和「粉餅」是其中兩隻貓。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5年前,為了照顧自己的「寶寶」,李書毅然辭去百度的高薪工作,之後開起了一家賣寵物用品的淘寶店鋪,閒暇之餘就擼貓逗狗。

如今,這家名為「白豬商店」的淘寶店鋪已經擁有超13萬粉絲,年銷售額超2000萬,月均成交額超200萬。

有貓在,不遠遊

「飼養貓狗,才提前感受了當父母的心情。」

來自深圳的「甜媽」養了13隻貓。

2015年至今,甜媽在李書的店鋪已經消費了超過15萬元。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甜媽第一次給寵物買矽膠梳子和雙層貓吊床時,恰逢被前投資人拖欠薪水,又剛創立新公司,正是家里經濟最窘迫的時候。

但甜媽還是咬咬牙,買下了價格不菲的雙層貓吊床。

買回去之後,「孩子們」格外捧場:不分晝夜,總有貓,窩在吊床上睡覺。

只要拿梳子給貓整理毛,貓立刻就打起呼嚕。

這讓甜媽覺得特別窩心。

「在外面工作一天,總是被摟在懷里的貓寶寶的呼嚕聲治愈。」甜媽說。

李書的店鋪吸引了像甜媽這樣的共13萬「家長」,家長們聚在一起總有聊不完的話。

北京的熊吉媽養了一貓一狗,是李書家的老客戶了。

熊吉是一隻四歲大的巨型貴賓,兩個半月的時候,熊吉媽在李書家買了一根胸背繩,之後又買了沐浴露。

「熊吉洗完澡出來,蓬蓬的一隻實在太可愛了,沒忍住發了買家秀,後來就跟店主李書聊起來了。」

看到李書家漂亮的貓吊床,貓樹,小沙發,熊吉媽覺得太可愛了。

「可惜我家強壯的狗子不能用,於是乾脆買了隻貓。」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為了更了解自己的「寶寶」,熊吉媽還去學了寵物訓練師課程。

「他們就像我親生的孩子,也是我的老師。我捨不得它們受一點委屈,希望它們每天都開心。」

「有貓在,不遠遊。」對養寵的人來說,在家等著他們的「孩子們」是家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意味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和牽掛。

從百度辭職賣寵物用品

李書的老公焜也曾是「白豬商店」的買家。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2015年,「白豬商店」剛開業沒多久,李書就碰到一個來砸場子的人。

「老板,你們家叫白豬商店,那你們賣豬頭肉嗎?」

李書以為遇到了故意搗亂的客戶。

誰知,這個奇怪的人,在店鋪連下好幾筆訂單,貓糧、貓窩、貓爬架等。

接下來一個月時間,客人又陸續下了好幾筆訂單。

當時李書的店鋪生意一般,每天只有十筆左右的訂單。

這個奇怪的客人,成了李書重點關注的對象。

李書率先「搭訕」了客人,後來聊過之後,李書知道他叫焜,不久前剛剛領養了一隻卡在車輪裡的小貓。

兩人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話題,經常聊到半夜三四點。

焜在青島某設計院工作,聊天中也得知了李書的故事:從知名互聯網公司的辭職,獨自一人打理剛開幾個月的淘寶店。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還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李書買了一隻小狗,但過了大概一周,她就發現小狗染上了犬瘟。

她需要頻繁帶小狗去醫院,這讓李書按部就班的上班生活出現了一絲陰影,她也開始思考,這樣一眼能望到盡頭的生活真的是有意義的麼?

李書最終選擇了辭職。「覺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特別沒意義,想做一些更實在的事情。」

李書意識到,自己很久沒有認真地生活了。「應該趁年輕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不然25歲之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當時,焜恰好也遇上了這樣的問題,設計院工作又忙又累,幾乎占據了他所有的時間。

「李書的經歷讓我受到了啟發,人還是要追尋自己喜歡的事物。」 焜說。

或許是有相同的經歷和思考,李書和焜格外投緣。

那段時間,李書家上新的產品,焜都全部買下。

即使沒有養狗,他也把狗的相關用品全買了。

「基本上一個月薪水一發下來,就花我店鋪里了。」李書笑得十分開心。

後來,焜乾脆辭職來到李書的工作室,負責店鋪照片拍攝、主頁設計等設計類工作。

兩人一起經營這個小小的店鋪,並且正式在一起了。

2018年9月,兩人在成都舉辦了婚禮,婚禮只邀請了50位朋友以及自己養的「小孩們」,其中有30位朋友,都是李書店鋪的老買家。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她的寵物店,涵蓋了寵物的一生

一天只有十多筆訂單的情況維持了近一年,李書店鋪銷量第一次迎來爆發,是因為一款單品賣爆了。

「那是北京農大團隊開發的一款糧食,有專供貓寶寶的,也有專供狗寶寶的。」李書回憶。

當時她把出廠20斤裝的寵物糧食,分裝成1斤、2斤、5斤的小包裝,5斤可供貓寶寶吃上一個月,單品推出後很受歡迎。

很多家長反饋餵養這款糧食一個月之後,「寶寶」的情況:眼睛乾淨,毛發情況好,大便呈金黃色。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這款糧食的銷量回購率達到了80%,李書店鋪每天訂單直接增長到30多筆。

焜加入工作室之後,店鋪的設計和美工水平直接上升了一個台階,也帶動了銷量再一次明顯增長。

去年,李書請了兩名工作人員,負責店鋪的客服等事宜。

如今店鋪擁有3000多個產品品類,貓狗所需的用品你幾乎都能在這里找到:糧食、貓砂、貓爬架、狗的「身份牌」、恒溫貓窩、狗窩…

至於給店鋪產品圖充當拍攝模特的,是李書和焜的「孩子們」:鳳爪、李鐵根、UU、妹花、花倫、Naomi、波妞、銹銹、粉餅。

客戶越來越多,李書索性建了幾個「家長俱樂部」群,每天大部分時間,寵物的家長們都會在群里聊自家的「寶寶」。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白豬商店家長會

「家長們」既擔憂又幸福的心情,李書感同身受。

有一次,李書忘了關陽台門,家里的貓女王「UU」自己跑到了窗戶外面,李書至今仍有些後怕。

「幸好聽到我們的呼喚,它回來了。也幸好我們外圍地台是裝飾層很寬,貓咪在上面活動,不容易掉下去。」李書說,「與其想辦法追蹤不如嚴格要求自己和家人,自己太粗心,可能會改變貓的命運。」

去年,李書的店鋪年銷售額達到了2000多萬元。

在剛剛結束的萌寵大v專家入淘宣講會上,淘寶寵物類目小二藥倌說,行業今年方向是引入更多的人格化的KOL到淘寶開店,孵化出更多有溫度的淘寶店鋪,幫助內容生產者更好的做內容變現。

為瞭給貓狗“打工”,她辭去瞭百度的高薪工作

李書則很滿意自己現在的生活,甚至她希望節奏能夠再慢一些,這樣她就能品味生活裡更多的驚喜:跟老友,跟愛人,跟不同故事的「毛小孩」在一起的驚喜。

「總有人想要去征服世界,我們只想征服貓貓狗狗的胃和心。」

  【中國擼貓簡史】養貓反映中國社會多少事
  【痛並快樂著】吸貓一時爽,一直吸貓一直爽
  上海某寵物電商可帶貓狗上班,平均每天近20隻貓狗在辦公室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