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方言沒有前後鼻音,光是讀準「楊穎」兩個字就很難了?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本文來源:浪潮工作室(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劉派

對一個南方人來說,讀準Angelababy的名字「楊穎」,是一件難度頗高的事情。

當然,「李易峰」這個名字的「峰」,對他們來說也不容易讀。

而且,當南方人到了北方,最怕玩的遊戲恐怕就是復述一遍「扁擔長,板凳寬,扁擔綁在板凳上,板凳不讓扁擔綁在板凳上,扁擔偏要綁在板凳上。」

北方同學能輕而易舉地說出這段繞口令,而南方同學大概率說不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這麼複雜的前後鼻音,常常讓南方人鬧出不少笑話來。

哪怕不說話,用拼音打字的話,南方人面對鍵盤,也常常要思考半天。

比如把檸檬打成「您們」,賣萌打出「賣門」,南方女生想在微信上發個「嚶嚶嚶」,打出來卻是「音音音」,除非打字軟件的糾錯提示來救場,不然男神肯定猜不透要說什麼。

這一切都不禁讓人疑惑,普通話里為什麼要有前後鼻音這種反人類的存在,憑什麼北方人就能發對前後鼻音,我們南方人就不行。

很多南方方言沒有前後鼻音

腦補一下這個場景,北方人問南方室友:

「你在看什麼動漫?」

「晚秋丸子。」

心裡一驚的北方人走近一看,才發現她看的是《網球王子》。

前後鼻音對南方人來說是在是太不友好了:

王小姐自我介紹卻常常被當成成「丸小姐」;

南方人請別人吃糖,對方卻嚇得轉身就跑,因為被聽成了「吃痰」;

這都不算什麼,還有人因為分不清前後鼻音把本該打給「王玲」的錢,匯給了「王琳」,得知真相後追悔莫及[12]。

其實,南方人不分前後鼻音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大部分南方方言中根本沒有前後鼻音的分別。

很多南方地區的方言,本身就不分前後鼻音,或者只用-n或-ng其中的一個來表達所有的鼻音尾字。

有許多方言中只保存了一個-n的前鼻音韻尾,比如成都話、昆明話等等西南官話區[1]。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2018年11月27日,成都一處老茶館。在這裡你能感受到最有成都特色的習俗和方言 / 視覺中國

你看,重慶人陳坤在《天盛長歌》中就出現過把「天盛」讀成「天甚」的情況。

而且,就連這僅存的一個鼻音韻尾-n,在很多情況下也會被省略。

比如成都話里經常用的語氣詞「撒」,其實對應的是漢字「三」。

  飛往上海的飛機上,一男一女互嗆要對方跳下去

但是在「qie吃飯撒」、「你想qie就qie撒」這種日常會話中,結尾語氣詞「san」的-n尾就會發生脫落[2]。

而常常被認為是「吳儂軟語」的吳語區人民也有這樣共同的苦惱。

在吳語區,大多數ing、eng都會被發成前鼻音in和en[4]。

比如,《如懿傳》中周迅的普通話就被吐槽「不分前後鼻音」,她把「紫禁城」、「京城」、「城府」的後鼻音cheng,全都讀成了臣。

周迅是浙江衢州人,所以會鬧出這樣的錯誤毫不奇怪。

另一位吳語區的演員也曾出犯類似的錯誤,比如江蘇昆山的張馨予就曾在綜藝節目上把「蓬蓽生輝」寫成了「盆蓽生輝」[3]。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唐嫣和羅晉的結婚照。唐嫣也被指出在節目中發不清前後鼻音,把「生長」讀成「shen長」、「憑什麼」讀成「pin什麼」,而她就出生在吳語區中的上海 / 視覺中國

而且,大部分吳語不僅對前後鼻音不加區分,甚至連類似an、uan、ian的音節都沒有[4]。

所以,身為前上海人的Angelababy堅持用自己的英文名而不用中文名「楊穎」,很有可能是因為兩個字都有後鼻音,一不小心就可能讀成「嚴癮」。

不過想嘲笑他們的時候也得先想想自己。

吳語區人民雖然前後鼻音不分,但卻沒有南方常見的邊鼻音不分(l、n不分)現象。

而使用西南官話、江淮官話(比如揚州話、南京話)的人,不僅分不清前後鼻音,l、n也分不清。

而經常位列各種粵菜榜首的福建人,在前後鼻音上也好不到哪去。

在多數的閩北、閩東和莆仙區,都只保留了-ng而沒有-n[5]。

閩北人說「北京、天津」的時候,你可能會聽成「北京、天精」。

而到了閩南,雖然有-m、-n和-ng三個鼻音韻尾[5],不過他們在說話為了省力,通常簡化合併一些音節,也就是「懶音現象」。

所以很多情況下閩南人並不能分清應該說前還是後鼻音。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2018年11月15日,福建泉州,閩南各地晚稻陸續成熟,小學生在閩南傳統紅磚古厝前玩耍。他們所使用的閩南話很多時候分不清前後鼻音 / 視覺中國

如果你的福建室友忽然告訴你「我好喜慌辣個打球的鈴鐺啊」,不要懷疑福建的鈴鐺成精了,他是在說「我好喜歡打球的林丹」。

北方人也不用光嘲笑南方人,在一些北方地區,比如西北,也會發生不分前後鼻音的情況。

西北地區大多屬於蘭銀官話區和晉語區。

蘭銀官話區雖然保留了-n、-ng的韻尾,但二者也常常發生混用不分的情形[5]。

新疆出身的佟麗婭就曾因為分不清前後鼻音,把「外面刮大風」說成「刮大分」、「你分(瘋)」了嗎」,被同學嘲笑[6]。

  荊州的違建「關公像」確定要搬了:人民幣四千萬拆除後異地安裝,加上土地總額達1.5億

能分清前後鼻音才是意外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南方人都在前後鼻音上淪陷了。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廣東人,在前後鼻音上同樣站在頂端。

不信你看,雖然大家都在吐槽蔡少芬的「港式普通話」搞笑,但她的問題主要是不分平翹舌和邊鼻音(l、n不分),比如她大喊著「給我鋸手」實際上是在說「給我住手」,但在前後鼻音上,人家卻沒毛病。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2018年3月21日,香港,張晉和蔡少芬出席某活動。雖然張晉吐槽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蔡少芬說普通話」。但講重慶話的張晉在前後鼻音上卻不如講粵語的蔡少芬 / 視覺中國

這是因為,粵語不僅保留了-n和-ng,還保存了普通話中已經歸入-n韻的鼻音韻尾-m和大多方言消失了的入聲韻尾-p、-t、-k [8]。這是什麼意思呢?

現在只有前後鼻音就把很多人折磨瘋了,但在上古漢語時期,根本沒有哪個字的讀音像現代普通話一樣簡單乾脆以元音結尾,不僅有輔音 元音 輔音這種結構的讀音[8],甚至可能還有如英語的「split」、德語「schwein」中才出現的復輔音。

回到古代,你可能什麼都聽不懂。舉個簡單的例子,根據學者對讀音的模擬,數字「一二三四五」在上古漢語中是「qlig、njis、suum、hljids、ngaa」[9],而在現代漢語則是「yi、er、san、si、wu」。已經簡化了非常多。

另外,學者們認為,上古漢語可能有-m、-n、-ng、-g、-r、-k、-t、-b等十多個輔音韻尾[8]。

現在我們很難想像,當時的漢語會像英語聽力一樣,許多詞都是輔音收尾。想想英語中的cook和cut,它們就是以輔音-k和-t收尾的。

即使在中古漢語中,也有很多輔音韻尾。要想感受一下中古漢語的威力,可以讓你的廣東朋友用粵語讀一下這句話, 「郭沫若不喝白色的雪碧」。

這句話每個字都是入聲,也就是以輔音-p、-t、-k結尾的無聲爆破音,所以讀的時候要字字停頓。

一句話讀完,看他是不是種有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顯然,這種一字一頓的反人類讀法也太不符合交流的便利性原則了。

  四川連發五預警,成都市區淹水嚴重

要是你去樓下超市買個東西都要說上十幾個各種齒音促音彈舌音,一句話還沒說完舌頭都打結了。

為了方便溝通,漢語在不斷由繁到簡的演變,那些高難度發音自然也就相應不斷被去掉[1]。

雖然沒有全軍覆沒,現代漢語中,鼻音韻尾也只留下了-m、-n和-ng(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前後鼻音)三個,而普通話中則只有-n和-ng兩個[8]。

比如,廣東人說「等我諗諗(nam2 nam2)先」(等我先想想),這里的「諗」字就保留了普通話中並不存在的-m尾。

所以,對於同屬於南方的廣東人來說,想分清普通話的前後鼻音並不困難,因為他們還能發你聽都沒聽過很多輔音韻尾。

但能夠完整地保留前後鼻音的,也只剩一部分北方方言和粵語、閩南語了。

不過,也不要抱怨前後鼻音難分了,畢竟,古人說的漢語比你說的要難上一百倍。

會不會發音要看母語

說到這里,可能有人會奇怪,如果現存的漢語語音都是經過長期淘汰而留存下來的,那剩下的應該都是很容易發的音才對,為什麼要想分清前後鼻音還是這麼難呢?

分不清前後鼻音,這鍋真不能你來背。

因為一般情況下,我們聽音辨音的能力,要遠遠早於我們發音的能力。

早期的語言輸入會在我們的大腦中留下印記[11]。

而後期的語言輸入就算再怎麼強大,也很難改變我們母語帶來的詛咒。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2010年09月28日,湖南省岳陽市某小學學前班的孩子們,該校90%的學生為留守兒童,他們接觸更多的語言通常也是方言 / 視覺中國

在後天的語言學習中,我們所學的語言如果有什麼音節是母語中沒有的,人通常會尋求用一個類似的音節去進行代替[11]。

這也是福建人為什麼經常把「福建」說成「胡建」。

因為閩南語中沒有-f的音節,福建人只能用一個在他們看來與之接近的-h來進行代替。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因為沒有-f的音節,所以福建人會把「福建」說成「胡建」,但並不會把「普通話」說成「普通發」 / 網路

外國人也往往很難逃脫被自己母語詛咒的命運。

比如,日語中就根本沒有以輔音結尾的詞,因此日本人在說麥當勞(McDonalds)的時候,常常會按照母語的習慣,在每個音節後都強行加上一個元音,說成魔性的「マクドナルド」(馬庫兜納魯兜),聽得讓人簡直懷疑人生。

所以,當自己的母語中本來就沒有前後鼻音的時候,想要發出這樣的音就很難了。

不過,雖然母語的先天影響很大,能否分清前後鼻音甚至說好普通話還是主要靠後天練習。

你看,姚晨雖然也是福建人,但她的普通話就標準到了沒人相信她是福建人的程度。

而這也告訴我們,不要隨便嘲笑南方人的發音,等哪天你去南方待上一段日子之後,說不定本來會發的音,也被帶跑偏了。

  能打敗東北話的,只有台灣腔。
  全中國最厲害的網路主播,為什麼一半都是東北人?

讀準楊穎兩個字,真的太難瞭

[1]郝志倫. (1997). 漢語鼻音韻尾演變源流芻議. 達縣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1), 46-49.[2]諶藝榕. (2017). 成都話鼻音韻尾脫落的語音變異現象及成因分析. 北方文學: 下, (8), 253-253

[3]眾人寫「蓬蓽生輝」,不料張馨予竟寫成這樣.網易視頻. https://3g.163.com/v/video/VH5EL5N01.html

[4]江蘇省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辦公室.(2002) 普通話水平測試實用手冊.

[5]張愛雲. (2013). 漢語鼻音韻尾演變史研究 (Master\’s thesis, 安徽師范大學).

[6]初來乍到北京的佟麗婭.騰訊視頻. https://v.qq.com/x/page/x0771j8wfmv.html

[7]陳曉錦. (2001). 廣東粵語的鼻音韻尾和入聲韻尾. 方言(2).

[8]郝志倫. (2000). 論漢語鼻音韻尾的演變 (Doctoral dissertation).

[9]林連通,鄭張尚芳.(2012) 漢字字音演變大字典.

[10]冉啓斌. (2005). 漢語鼻音韻尾的消變及相關問題. 漢語史研究集刊, (0), 25.

[11]桂燦昆.(1985).美國英語應用語音學[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12]沒分清前後鼻音 一字之差萬元錢款匯錯人,新浪湖南. http://hunan.sina.com.cn/news/2016-10-01/detail-ifxwkzyh403139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