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鹽城爆炸事故已致64人遇難,知名陸媒《南方周報》:涉事化工廠劣跡斑斑

2019年3月23日,央視報導,遇害人數已上升至64人。

本文來源:南方周末

記者:汪韜、劉佳

天嘉宜的安全生產許可證和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許可證,均已在2016年過期,延期換證的信息未能查到。

企業申請過ISO9001、ISO14000、OHSAS認證,但這些證件都已被撤銷,OHSAS認證撤銷時間正是3月21日爆炸當日。

2018年,原國家安監總局發布《關於督促整改安全隱患問題的函》顯示,天嘉宜有「主要負責人未經安全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等13項問題。

多位安全環保專家透露,這13條安全隱患,幾乎每一條都屬於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

春分日,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生態化工園區未迎來春雷,卻突發驚天一爆。

2019年3月21日14:48左右,化工園區內的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嘉宜)發生爆炸。

鹽城市市長曹路寶在3月22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通報:截至今天上午7時,本次爆炸事故已造成死亡44人,危重32人,重傷58人。

 3月22日上午上午央視發布的爆炸現場航拍畫面(央視新聞/ 視頻)

資料顯示,天嘉宜主要從事表面活性劑、感光材料、液晶材料、新型功能材料、環氧樹脂固化劑和石油添加劑的生產和銷售,成立於2007年。

爆炸發生後,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黃明率工作組緊急趕赴現場,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幹傑作出批示,副部長翟青率工作組緊急趕赴事發現場。

截至21日19時,江蘇省消防救援總隊已調派176輛消防車、928名消防員到場處置,後續仍將有增援力量趕赴現場。

江蘇省省市縣三級生態環境部門共60人趕赴現場,開展應急處置工作。根據各監測點的信息,甲苯、二甲苯、苯乙烯、氯苯、丙酮、氯仿未超過相應標準。

但據21日18時40分於爆點下風向3500米(海安集敏感點)監測結果,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濃度分別超出《環境空氣質量標準》二級標準的57倍和348倍。

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濃度過高容易引發呼吸系統疾病,若大量吸入會導致窒息。

據江蘇省鹽城市生態環境局通報,事故地點下遊沒有飲用水源,群眾飲水安全不受影響。相關監測工作仍在持續,將及時公布。

1

幾乎每條都屬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

看到爆炸新聞,位於南京的環保組織綠石環境保護中心(以下簡稱綠石)總幹事李春華並不感到驚訝。自2015年起,綠石就一直關注陳家港化工園區。

「園區以高汙染、高風險企業為主,最明顯的感受是,工廠離居民區很近。」綠石工作人員還曾在園區看到露天堆放的化學品甚至危險品,危化品的車輛下面留有液體,疑似泄漏。

爆炸後搜索資料,綠石發現,天嘉宜的安全生產許可證和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許可證均已在2016年過期,延期換證的信息未能查到。

企業申請過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標準、ISO14000環境管理系列標準、OHSAS認證(職業健康和安全管理體系標準),但這些證件都已被撤銷,OHSAS認證撤銷時間正是3月21日爆炸當日。

▲ 圖片截至《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環保設施效能評估及復產整治報告》

2018年2月8日,原國家安監總局辦公廳發布《關於督促整改安全隱患問題的函》顯示,天嘉宜存在「主要負責人未經安全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等13項問題。

多位安全環保專家透露,根據《化工和危險化學品生產經營單位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判定標準解讀》(以下簡稱標準解讀),天嘉宜所涉的這13條安全隱患,幾乎每一條都屬於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

例如,標準解讀的第一條是「危險化學品生產、經營單位主要負責人和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未依法經考核合格」,天嘉宜的第一條通報正是「主要負責人未經安全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

標準解讀中,還包括自動化控制、緊急停車功能等,但天嘉宜的苯罐區、甲醇罐區未設置罐根部緊急切斷閥;部分二硝化釜補充氫管線切斷閥走副線,聯鎖未投用。

標準要求可燃氣體和有毒氣體應有聲光報警要求,但天嘉宜現場詢問的操作員工不清楚裝置可燃氣體報警設置情況和報警後的應急處置措施,硝化車間可燃氣體報警儀無現場光報警功能。

安全隱患是否在2018年通報後得到解除,截至發稿,南方周末記者未能搜尋到安全整改的相關資料,同時持續撥打天嘉宜官網提供的總經理手機,未能接通。

2

「整改問題都是和環保相關,幾乎沒有和安全相關」

天嘉宜在環保問題上也是劣跡斑斑。除了多次被處罰外,公司主要負責人還因非法處置危險廢物一百余噸,構成汙染環境罪,屬單位犯罪、共同犯罪。

公司所在的陳家港園區也因環保問題曾被環保部門掛牌督辦。2018年12月,因整改不力,園區被江蘇省原環保廳延長了6個月的區域限批。

「不正常的生產工況下,很容易發生事故。」李春華說,他們在園區調研和推動治理的一年多裏,天嘉宜大部分時間處於停產整治的狀態。

被督辦的企業需要提交復產材料,通過審核才能復產。

但是在綠石獲取的長達301頁的《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環保設施效能評估及復產整治報告》中,「整改問題都是和環保相關,幾乎沒有和安全相關」。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上述301頁的整治報告與2018年江蘇省原環保廳發布的《江蘇省沿海化工園區企業復產環保要求》一一對應,一共二十七條。

報告中提到,天嘉宜廠區周圍500米範圍內沒有居民點、學校或生態保護區等環境敏感目標。

公司從各車間、各部門挑選人員成立了公司義務消防隊,每月開展應急訓練,並定期組織培訓、應急預案演練工作,提高了公司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

據央視現場報導,爆炸區域附近有多處住宅區和學校,其中一所幼兒園離事發現場直線距離僅1.1公裏,爆炸已經導致部分孩子受傷,當地醫療機構正在抓緊救治傷者。

3

經濟支柱和安全環保心病

除了天嘉宜,從百度地圖查詢到,原安監總局通報的其他公司中,距天嘉宜僅800米的響水縣鯤鵬化工有限公司、1.3公裏的江蘇永太科技有限公司也分別有15項和9項安全隱患問題。

事發地處於江蘇省灌河以南,灌河被譽為「蘇北黃浦江」,2018年11月,南方周末記者曾在當地看到,灌河東西兩側密集分布了多家化工企業,集中於三大化工園區內。

2005年以來,三大化工園區相繼建立,相隔只有十公裏左右。

據陳家港園區規劃環評,園區的產業定位為新材料、新醫藥、石油化工產業區,以生產丙烯酸以及酯類、染料、醫藥、農藥、橡塑助劑為主的精細化工集中區。

根據天嘉宜公司官網簡介,其主營業務正是製造醫藥、農藥和染料的中間體。

鹽城市一家染料行業下遊企業的總經理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最初鹽城的化工企業分散在各縣區,後來隨著蘇北化工企業安全事故和環境汙染事件頻發,沿海化工園區成立。

他回憶道,建立之初,化工園區為招商引資,給出企業稅收優惠的條件,相比之下門檻更低。

不少化工企業還從蘇南,浙江等地轉移而來,或是異地建分廠。

▲ 南方周末在2011年3月31日刊發的《黃海之濱:舊疾未愈,新傷又來》等報導,正是關注鹽城、連雲港的化工園區汙染問題。(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一位江蘇環保部門的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灌河口的三大工業園區是支撐蘇北灌南、灌雲和響水三縣的經濟支柱,以灌南為例,一個化工園區的稅收8億元左右,占全縣一半以上。

然而,這亦是環保和安全部門的一塊心病。當地另一位官員對南方周末記者坦言,「整改園區的環保和安全,就是壯士斷腕。」

灌河口附近的化工園區安全事故和環境汙染事件頻發。

其中,陳家港化工園區曾發生多起安全事故,2007年11月27日,園區內的江蘇聯化科技有限公司重氮鹽出產過程中發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幾十人受傷。

2010年11月23日,大和氯堿化工公司發生氯氣泄漏事故,導致下風向的江蘇之江化工公司幾十名員工中毒。

因長期關注化工園區的安全與環保問題,綠石和多家化工園區打過交道,但在響水的化工園區,推動一直不太順利。

園區接待他們的安全環保負責人一直只有一兩個人,後來還調崗了。「我們在2015年每兩個月都去現場調研,提了很多要求,他們都沒有太多整改。」

2016年,綠石向居住在響水園區周邊的176名村民進行了環境調研,發現56%的被調查者不知道2016年化工園區開展了哪些環保工作,少部分群眾了解到園區開展了廢水、廢氣和工業垃圾的監督與治理工作,極少有人是從政府發布的信息中了解到的,更有很多人直接表示「(舉報)沒用的」。

綠石分析,這可能是因為園區、企業還未能依法主動地公開環境信息,也沒有更積極地接受和處理群眾的環保問題舉報投訴。

而相較於可公開下載的301頁環保設施效能評估及復產整治報告,企業安全相關的資料則更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