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中國第一部硬核科幻電影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作者:劉思遙

與《流浪地球》相比,這部立足1958年暢想未來的影片,才是中國硬核科幻 No.1。

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人會懷疑《流浪地球》的成功。

這部在輿論中長期火爆的影片,除了拿下僅次於《戰狼2》的票房,也同《戰狼2》一樣,被賦予了更高的意義。

影片流露出的「中國價值、東方理念、人類命運共同體」被主流媒體反復贊揚,《流浪地球》因此被譽為第一部中國人自己的科幻。

不過,事實果真如此嗎?在這之前,中國人就沒拍過體現中國價值的硬核科幻嗎?

1958年,北京電影制片廠用37天時間完成拍攝了一部電影《十三陵水庫暢想曲》,在國慶九周年向黨獻禮。

電影靈感來源於1958年十三陵水庫修建工程。

1958年,在毛主席號召下,十三陵水庫工程破土動工。

為了趕在汛期前建好水庫,北京市委發動各界群眾十萬人義務勞動,晝夜施工,最終如期建成。

工程得到了中央的高度重視,1958年5月25日,毛澤東率全體中央委員來到施工現場義務勞動,留下了這幅經典的照片。在那個特殊年代,十三陵水庫的修建成了最新運動的樣板。

這部科幻電影講述的,就是修建水庫和建成水庫20年後的場景,它不僅和《流浪地球》一樣硬核,而且相比前者,《十三陵水庫暢想曲》的東方理念傳達得更加直給,無須影評人事後解讀。

或許,它才是No.1。

1978,中國暢想曲

1958年的中國人,會如何暢想20年後的中國?

電影做出了解答,它為觀眾系統地描繪了1978年中國的社會圖景。

鏡頭在幽深的竹林中緩慢推進,一座牌樓在薄霧中顯現,牌樓上幾個大字「十三陵共產主義公社」。

1958年,10萬人經過160個晝夜不停地勞動,修成了十三陵水庫,20年後,這裡成了共產主義公社。

透過這個公社,1978年的中國被漸漸呈現。

之所以叫共產主義公社,是因為1978年的中國已經實現了共產主義。在十三陵共產主義公社,擁有一切共產主義應該有的東西。

公社研究出了一種新的培育法,利用太陽能,可以讓樹上長著各式各樣的鮮果,新陳代謝速率非常強,一年四季開花結實,全國最好的品種都長在上面,樹上的蘋果來自煙台果農公社,樹上的葡萄和李子一般大,可以和新疆吐魯番公社媲美。

· 石榴、葡萄、梨、香蕉,長在同一棵果樹上

能有這樣的農作物,還離不開水利控制台,它不僅能控制十三陵水庫和姊妹水庫的水流量,還能隨意控制雨量、風力。

· 1978年中國的氣象武器

那時中國人的出行工具更具未來感,碰碰車樣式的飛船,單人駕駛,僅有一個螺旋槳就能夠實現垂直起降和懸空飛行。

農民們掌握了文化技術,知識分子成了紅色的勞動者,錯誤思想因此全被消滅了。

被三個男人簇擁的女孩叫王秀文,19歲的科學家,拖拉機手,特等勞模,十三陵煉鋼廠總工程師,她能煉出和包頭煉鋼廠一樣的好鋼。

她根正苗紅,父母在20年前修建十三陵水庫的時候成為勞動模範,19年前解放台灣之後,兩人去台灣搞農業了。

沒錯,19年前,我們成功解放了台灣。

女孩手裏拿的不是iPad,是有聲傳真書信,這是視頻書信的郵寄終端,她與父母就依靠這個設備實現視頻書信來往,視頻裏,父母鼓勵女兒永遠躍進。

王秀文是這個共產主義社會的典型知識分子,技能專業、思想躍進。

有聲傳真書信更像是民用的通信設備,還有更高級的。圖中筆記本狀的設備,能夠用來和去火星的旅行者視頻對話。

就在16年前,公社辦起了星際航空學院,在星際航空學院為祖國培養了無數的航空太空人才,因此,月球上的問題早已被中國人掌握了,並且剛剛實現了火星旅行。

生產力的極大發展,自然少不了物質極大豐富,公社的每個社員每年配給365頭大肥豬,每頭都在1500斤以上,中國人民的食量一舉躍進到了神話巨人的標準。

公社的紡織廠裏,工廠的工人原本是要來公社療養的,但他們閒不住,於是下廠參加體力勞動,因為在那時,勞動是最好的休養。

我們已經從「異化」的生產中解放了出來,勞動成為了享受,實現了徹底的自由。

· 勞動使人自由

除此之外,黨培養的紅色醫學專家戰勝了癌症,毛主席、少奇同志、周總理共同生活到了1978年。

這就是和《流浪地球》不同的地方,東風壓倒了西風,這樣的東方理念,直接呈現在我們面前。

這樣的暢想並非一時興起,也不是毫無邊際的藝術加工。1978年實現共產主義,雖然大膽,但絕對科學。

1958年的中國人,要如何在20年後建成共產主義?

20年前的集體躍進

電影在前半部分描繪了1958年十三陵水庫修建的場景。其中有精神飽滿、富有熱情的勞動群眾和政委,也有思想落後的白專分子。兩相對比的刻畫,使得20年後建成共產主義顯得順理成章。

有一位科學家黃教授,通過計算,認為趕在汛期前建成水庫並不現實,一旦洪汛到來,所有工作就會前功盡棄。

黃教授的原型是黃萬裏,1957年,黃萬裏因反對建設三門峽工程被劃為右派,在電影裏,他被描述成只知專業知識、滿腦子舊思想,不願意相信勞動群眾的白專知識分子。

面對黃教授的質疑,戴著袖標、氣宇軒昂的工地總指揮部政委毅然提出口號:跟洪水競賽!

工地的十萬勞動者正在響應口號,用實際行動回擊白專黃教授。他們富有幹勁,不肯換班休息,晝夜不停,大幹狠幹。

這是1958年的中國人,沒有晶片,無須插電。

醜陋可憎的反對派不止黃教授一人。電影裏,還有西方國家的記者和一位作家小胡。

花襯衫,西褲,墨鏡,油光錚亮的皮鞋,指尖夾著香煙,對周圍熱火朝天的勞動群眾一臉漠視,再搭配他走路的姿勢,看起來十分欠揍,這是西方資產階級記者。

即使在工地實地調查,依然不願意相信人民群眾的智慧與創造力,懷疑水庫無法如期完工。

作家小胡成功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這次他來到工地,是為了接自己的未婚妻進城,然而他與工地的都一切格格不入,甚至包括自己的未婚妻。

面對他的到來,未婚妻將其視為拖她後腿的存在,並加以抱怨。工地的勞動爭分奪秒,她顯然不願意過多理會這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

· 看到積極勞動的未婚妻,作家面露疑色

卡車的轟鳴聲中,未婚妻離他而去,留給他的只有漫天的塵土。

直到這時,小胡尚不知道他所在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在他親眼目睹了工地的英雄事跡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才是那個異類。

侯俊傑是工地上的火車司機。一天,105號列車甩頭過猛,向他的方向直沖過來。他不顧安危,跳上火車,拉動剎車,舍命救下了火車。隨後還不顧傷痛,跳下來檢查火車情況,暈倒在現場。

面對舍命救車的侯司機,小胡疑惑地問:「這兩年來,使您感到愉快的事情是什麼」?

「是得到黨的培養!」

「那麽使您感到最不愉快的呢?」小胡又問。

「我沒有什麼不愉快的,我最不愉快的就是你剛才問的那些個怪問題!」侯司機義正辭嚴,呵斥了小胡。

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侯司機是那個時代中國人精神狀態的代表,就是他們,解放了台灣,建成了共產主義。

歡聲笑語的共產主義世界

影片不僅在物質上描繪了1978年的共產主義中國,還巧妙地向觀眾傳遞了那時候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他們的臉上掛滿了笑容,幾乎每一個鏡頭都有人在歡笑,導演不忘給予長時間的面部特寫鏡頭。

影片最後是一場各兄弟民族的舞會。電影在各民族載歌載舞中落幕。

最後需要說明的是,這部電影並不好看。當然,既然思想性如此突出,也就完全犯不著像日後那些不夠硬核的科幻那樣,追求感官刺激的娛樂性了。

  《流浪地球》誕生記
  中國國務院發表《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全文
  一千年前的中國人如何過年?現在就告訴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