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有哪些行為在中國很正常,在國外卻是違反禮儀的?

本文來源:知乎日報(微信id:zhihuribao)

有哪些行為在國內正常,但是在國外卻是違反禮儀的?

知友:Yi Yang(11000 贊同)

說兩個瑞典的。

瑞典人高冷的同時又腼腆,就會有一些奇怪的講究。

首先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個人空間無比之大。公交車隔一米排隊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上了車也是一樣,像是一堆互斥的小滑塊,總能找到互相距離最遠的地方坐下來。

那麽問題來了,如果你上車之後看到了這樣的景象,你應該怎麽辦呢?

正確答案是找個空地站著。

另外一個更煩,關於食物的最後一塊。

比如說蛋糕,剩最後一塊了,客氣一下很正常,但是誰要是吃了也就吃了。

到了瑞典人這裡不行,最後一塊絕對不能拿,要是想吃怎麽辦,再切一刀,拿一半。

切到下不去刀為止。

到了局面無法收拾的時候,往往就是我們這些外國人出來背鍋:你不是瑞典人,不受我們這些習慣的約束,你吃了吧。

我就是這麽胖的,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知友:殤風(7300 贊同,知乎周刊收錄)

來北美最大的一個體驗就是,各種人會教你怎麽樣被別人冒犯。

很多在國內根本不在乎的事情,在這邊別人會告訴你,必須要感覺被冒犯。

以前體重比較高,朋友間都喜歡叫我胖子,我從來都覺得是一種親近的稱呼。

到了這邊上大學,有一個關係很好的中國教授,有一天開玩笑地拍了拍我肚子,說「你再胖就穿不上實驗室的衣服了」我覺得挺親切的,笑笑就過去了。結果課下一群女同學跑過來和我說,

「你一點都不胖,別聽他瞎說。」

「他這是人格侮辱,如果你需要投訴他,我們可以幫你。」

「不要難過,這種事情會有人管的。」

我當時「????」

還得給他們解釋我和老師的關係很好,這些是指善意的調侃。

感覺是大家的正義感都太強了吧。

還有一次過馬路,一個司機停下來等我,我就向他點了一下頭,說了一聲「thanks」,他看了看,沒說什麼,我也沒感覺有什麼,畢竟人家停下來等我了。

結果路邊一個白髮蒼蒼的白人大爺,拿著拐杖就敲這個司機的車門,司機搖下車窗,大爺指著他鼻子開始訓:

「人家和你說謝謝,你看不見啊?別人說謝謝,你應該說什麼?」

然後被訓的司機看看我,幽幽的說了句「you are welcome」。

弄得我不知說什麼好,然後大爺走過來和我說,「不要理這種不懂禮貌的人。」

我還沒來得及說啥,大爺轉身就走了,我看看司機,司機聳聳肩……我笑了一下也走開了……

當然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加拿大特色,因為去美國時候沒看見有人這麽做,但是畢竟只去過美國 8 個州,不敢一言以蔽之。

那就是下圖:

交通繁忙並道的時候,如果有車讓你進來了,一定要招手表示感謝,太冷的天可以不開窗,因為對方司機會看你後玻璃是不是和他招手了。

我親眼看到過前面司機不招手,後邊一個皮卡加速超到前邊,搖開玻璃對對方喊「讓你並道,你連手都不招一下?真的假的!?你是有多沒家教?!」

從此以後,我每次必招手……

知友:推銷員格里高爾(5700 贊同)

今天坐外面餐桌碰到同學們一大幫經過,我和他們逐個招手,結果最後就是這個芬蘭女的不招手也不微笑,就是推著單車冷冷看著我走過去了。

我???她那個娘娘的德國男友反而手揮得不亦樂乎。

我這輩子再也不想和芬蘭人接觸了。下次見到芬蘭人就轉身跑。

芬蘭同學跟我說,在芬蘭如果你在公車上踩到了別人的腳,本地人是絕對不會開口道歉的,因為雙方都會覺得尷尬,所以假裝這件事沒有發生最好;而如果開口道歉了,那麽整個車廂的人都會跟著尷尬。

看著她萬年如一日的不苟言笑的臉,我信了。

知友:王瑞恩(5600 贊同,法律話題的優秀回答者,知乎周刊收錄)

以美國為例,分享幾個在日常對話中可能因為文化差異而踩雷的領域:

1. 祈使的語氣。

場景:去麥當勞點餐

顧客:Please give me a Big Mac with fries and a large soda. 給我來個巨無霸,薯條,大可樂。

沒毛病?

毛病大了,遇到脾氣不好的店員,當時就要拉下臉來。

因為在美國的溝通語境中,雖然您用「Please」開頭,但這個句子說出來是命令的語氣,像是把別人當成自己的僕從來發號施令。

正確做法:Can I have a a Big Mac with fries and a large soda?

可以看到,雖然這個句子中沒有用敬辭(「please」),但在美國的日常交際中,會被認為是更加禮貌得體的表述方式。這是一個問句,擺出了和店員商量的姿態,而不是頤指氣使。

哪怕是真的遇到雙方地位不對等,一方具有權威地位的情況下,美國人也習慣於保持商量而非祈使的語氣。

例如,上司交代下屬完成一項任務,在正常的職場交流中一般會說「Would you……」「It would be great if you……」

哪怕是警察攔住了涉嫌違章的車輛,對司機的第一句話,往往都是「Would you please show me your driver\’s license?」 (真到警察要對自己采取祈使句的時候……麻煩就大了……)

2. 詳細詢問他人的計劃

這一點並不絕對,有的州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比較近,閒話家常比較正常。但有的地方,問不太熟的人「吃了嗎?」 「一會去哪啊?」 之類的問題,可能就會給人留下多管閒事的印象。

從我的親身經歷來看,美國人被問到這類問題,有時出於禮貌並不會用含糊的方式作答,而是真的會一五一十告訴你他們的日程安排,這就很尷尬了:

可能您期待的對話節奏是:

「一會幹嗎呢?」

「沒啥,出去溜溜」

這就相當於「How are you today?」「Great, Thank you!」不過是寒暄而已。

但在美國,就可能變成:

「一會幹嗎呢?」

「啊,我要先去九十五街和富蘭克林大道那個路口的塔吉特商場買一個吸塵器,然後十點半和我的髮型師有約……」 (心裡暗自好奇,你管我呢?)

當然,朋友之間問這些問題並沒有什麼不妥,但也有副作用:對方可能理解為提問者現在閒得發慌,熱情洋溢地邀請您一起來。

這不是說美國人就不嘮嗑了,照樣會閒聊,但可以選擇幾個絕對安全的問題:

– (如果對方養寵物)問對方的寵物近況如何,比詢問其他家庭成員的情況更加不容易踩雷。

– (如果知道對方的畢業院校)問對方學校的橄欖球隊最近表現如何。

– (如果是在工作日)問對方周末有什麼計劃。這裡有朋友得問了:不是說不能問別人具體計劃嗎? 這一點不太好解釋,但在美國的文化氛圍中,周末是有特殊意義的。

周末的計劃,不是一般的日程,而是代表了一種憧憬,一種向往,一輪地平線上的初陽。問對方周末有什麼計劃,就是一種在日常生活中不會讓人尷尬的,問別人「你的夢想是什麼」的方式。(在明尼蘇達州,問「夏天打算幹什麼」有同樣的效果。)

3. 過多用「我」開頭

這一點,經常進行學術寫作的朋友應該會很自覺地遵循。寫論文的時候,哪怕只有一位作者,也要用「We」而不是「I」。

(聽過一個故事,一位學者覺得這樣太荒唐了,但又的確沒有合作者,於是把自己的貓列為了第二作者,然後心安理得地在論文中以「我們」開頭。)

在做 Presentation 的時候也是如此,如果是多人共同完成了小組作業,哪怕是每人完成了各自的部分,在介紹相關部分的時候也一定要用「我們」。

美國人雖然強調個人英雄主義,但在校園和職場,團隊精神都是一個重要的評價標準。這一點,讓很多人哪怕在介紹真正只有一個人完成的項目時,也一時改不過來,還是把「我們」掛在嘴邊。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個人也要走得像一支隊伍吧。

知友:英國報姐(2000 贊同)

印象最深的是剛到英國的時候,因為這個國家比較講究,很多傳統的英國人對禮儀還是比較看重的。

當時說話,做請求並沒有習慣說「please」。

在一些傳統英國人眼裏,你跟人說話不額外加一個「請」,跟你讓人做事不僅不客氣還特別裝逼沒什麼區別。

因為這個事碰過兩次黑臉,第一次跟計程車司機說地方,沒加 please,司機嚴厲教育我「please remember to say please next time」。第二次買吃的,沒說 please,服務員黑臉把東西丟給我。

從此留下了心理陰影,幾乎每句都加 please。

yes please 已成為口頭禪,有時還附帶半鞠躬,有一次一個挪威人,問我:你是日本人麽?感覺你特別懂禮節。

我:????

知友:Phoebe愛香菜(1400 贊同)

在美國求職過程中,簡歷上沒有照片,沒有出生年月,沒有性別。

面試的時候不會問是否結婚,是否單身,是否有孩子。

這些統統是隱私。

只會問簡歷上有的內容。

我最近新入職一家公司。

因為在入職之前有一個資料庫的 access 沒有給我弄好。上班第一天發現沒法用。初始設置是我的生日。

老板連說了 3 次 sorry 然後非常難為情地詢問了我的生日,跟我問下屬生日是違反 HR 的規定的,但是為了保證第一天我就能用所有設備不耽誤我的時間,才冒昧地問我。

我這才發現原來出生年月原來在美國是這麽隱私的事情。

知乎機構號:租租車(400 贊同)

在國外開車,首先要了解一下「路權」這個東西。

路權指的是你駕車行駛在路上的權利。

譬如:在國外,當一位司機擁有路權的時候

即使是過路口,也可以不踩剎車,毫無顧忌地全速前進

不存在「外國開車就得互相避讓」的情況

而當你在沒有路權的時候(爭議路段除外)

被剮蹭、被撞、被追尾

負全責的會是你!而不是撞你的那位司機!

國外的路權判定,來來去去主要就是以下幾條規則:

1、轉彎讓直行

2、輔道讓主道

3、未進入環島讓已進入環島

當你在擁有路權的路口

國內慣性減速 VS 國外直行通過

因為國內復雜的交通環境

幾乎每位正常司機,在經過每個路口的時候

都會下意識地放慢速度

這在國內是好習慣

但在國外的路權概念裏

只要直行車輛享有路權

如果你在路口習慣性放慢速度

反而會讓後面的車輛猝不及防

造成追尾隱患

而當你不占路權的時候轉彎

國內是減速轉彎VS國外先停再轉

比如在國內,紅燈右轉

大多人已經養成減速轉彎的習慣

這是很正常的一個駕駛行為

而在美國,出現以下標誌時

表示紅燈禁止右轉

如果是以下標誌

必須先停定,確認安全後再右轉

國外自駕謹記這兩點

1、確定占路權時,直接暢行

2、不占路權時,一定要先停車!停車!停車!

確保安全後,再通過

有些在國內屬於正常甚至是「常識」的駕駛行為

在國外有可能就觸犯到了他們的規則

所以到其他國家自駕時,最好提前簡單了解一下該國的交規習慣,避免踩雷。

知友:伍治堅(1000 贊同,特許金融分析師(CFA)持證人)

我來說一個吧。

約生意伙伴 / 同事 / 客戶在雙休日見面或者開會談公事。

碰到過好幾次,國內來的朋友,提議在雙休日見面或者電話會議。在海外會覺得比較怪。因為雙休日的功能主要是放下工作,和家人一起吃吃喝喝,出去看個電影,約朋友打球啥的。

據我觀察,在雙休日還工作的,一般就是賣保險的 / 房產中介 / 計程車司機等。涉及到公司裏的公事,不管是回電話,回郵件,或者見面等,都會等到周一再做。如果要坐飛機出差,一般也都是安排在周一到周五,不太會在周末坐飛機去出差(這不就相當於加班嘛)。

但是每次回國,我也能觀察到,很多朋友,特別是創業的那些小伙伴們,確實非常拼。沒有雙休日的概念,也沒有年假的概念。有兩個朋友甚至告訴我,他們只能在雙休日開會,因為幾個合伙人平時都各忙各的,經常出差,只有雙休日,大家才都有空一起開會。因此我也能理解,當他們出國時,想當然的認為老外也都這樣拼命。

我們中國人工作拼命,勤勤懇懇,真不是蓋的。如果你經常在國內和海外之間穿梭的話,感受尤其深刻:在國內就是熱火朝天,生怕自己落後了,只爭朝夕。到了海外,按部就班,周一到周五上班,雙休日陪家人孩子,可淡定了。這可能是大家需要注意的國內外的區別之一吧。

知友:培根(2000 贊同)

說一下日本的比較不容易注意到的「奇葩」習慣,希望來旅遊的國人可以參考。

1. 走著走著突然停了

日本是一個高人口密度,高步速的國家。特別是東京,每個人走路都非常快。如果你走著走著突然停了,後面的人是要急剎車的,有時候甚至會撞上。

所以正確的做法是:正在走要停下之前,先朝後掃視一圈確認安全再停。

2. 公交、電車等交通工具內打電話

日本的電車規則跟台灣、新加坡比其實非常寬松。你可以吃東西,也可以喝東西,和朋友聊天談話都可以。但是有一點絕對要遵守:不要打電話!

可能很多人不是很理解:既然可以說話,為什麼不能打電話呢?目前比較多的說法是:兩個人對話還可以,但是一個人對著機器說話讓人感覺很不快。至於多不快呢,可以看一下 @墨普德仁的經歷:

春節的時候在神戶碰到有個人在電車上打電話,結果旁邊那個人就急了,指著打電話的人罵他枉為日本人,有勇氣的話就一起去警察局什麼的。他還一邊下車一邊說,車要關門了他還扒著門繼續罵,電車都因此晚點。

其實就是日本本國一個奇葩的規則,但是入鄉隨俗,大家還是遵守一下吧。

3. 到餐廳裏自己直接找座位坐下

在日本的餐廳吃飯,即使你看著整個店空蕩蕩到處是座位,也請站在進門處等著店員過來帶領你到位子上。

如果你直接進去會發生什麼情況呢?可以看知友 @朱鵜 的經歷:

前幾天一個人去面館吃油そば,店裏沒什麼人我就隨便坐了靠門位子,然後就見店員把給客人的杯子放在裡面他想讓我坐到的位置,我倆就這麽僵持著。

4. 沒有圍欄的地方隨便亂闖

日本住宅一般不會用護欄圍的嚴嚴實實的,所以經常有遊客看到漂亮的家就跑到別人院子裏拍照,更有甚者母親帶著孩子往別人家裏扔雪球。

還有就是鐵軌上拍照非常危險,大家千萬不要做。

5. 不把廁紙扔進馬桶沖掉

很多國人不把廁紙直接沖掉,其實是出於好心:怕把馬桶給堵了。但是日本的所有廁紙都是可溶於水的,所以不用擔心。

據說女生廁所裡面會有扔衛生巾的垃圾箱,可千萬不要當做扔廁紙的了。

  日本人各種趣味,都在出租車上
  非洲黑叔叔的改裝車,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牛頓沒有被蘋果砸中腦袋,我們聽了太多假的「科學家勵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