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家純中醫的醫院誕生,大膽嘗試爭議中

本文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崔慧瑩、唐一鑫

一場大膽的中醫醫院試驗正在深圳市寶安區鋪開,直指中醫醫院沉疴。

爭議已起,有專家認為是一次符合趨勢的探索,亦有聲音斥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我們呈現多方建議,以期這場試驗能良性發展。

中國第一家純中醫的醫院誕生,大膽嘗試爭議中

▲尚在建設中的寶安純中醫治療醫院。(南方周末記者 崔慧瑩/圖)

「我們這個醫院就想試驗一下,如果把西醫、西藥拿掉,中醫院單獨靠中醫能不能發展?如果做得好,是不是全國都可以來復制呢?」

「過度強調純中醫治療率的占比沒有太大意義,醫院的終極目標是給患者提供最佳的、可及的治療方案和藥物。」

一棟頗具中式建築元素的大樓已拔地而起。

頂樓,紅色幕布蓋住了「寶安純中醫治療醫院」的招牌,宛若即將掀起的新娘蓋頭。

2019年3月11日,南方周末記者看到,在這個占地2.6萬平方米的醫院工地上,建築工人依然在忙碌,綠植也未全部種下。

這家號稱全國首家「純中醫」的醫院,將在一周後的3月18日正式開業。

在相關宣傳文章中,醫院已經打出了首日掛號費、診金全免的廣告。

在深圳市衛健委的解釋中,這一嶄新的醫療機構「除院內緊急救治和麻醉外,純中醫治療率達到95%以上」。

然而,醫院尚未開業,爭論已至。

有知名中醫專家認為這是一種有利於發展傳統中醫藥診療方法的探索,亦有專家擔憂劍走偏鋒,存在醫療安全隱患。

不管如何,在中西醫爭論的背景下,深圳此舉無疑是一次大膽試驗。

純中醫治療率達95%以上,如何計算

2018年5月立項,10月底動工建設,11月開始引進人才。

按規劃,這家深圳市寶安區的公立醫院有門診診室54間、病床205張,設有內科、婦科、兒科、皮膚科、肛腸科、正骨門診、治未病中心、針灸推拿康復科等科室,同時在門診設置國醫大師工作室、流派大師工作室、傳承醫師工作室、民族醫藥工作室等特色科室。

「我們這個醫院就想試驗一下,如果把西醫、西藥拿掉,中醫院單獨靠中醫能不能發展?如果做得好,是不是全國都可以來復制呢?」負責醫院籌備工作的寶安區衛計局一名相關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上述官員稱,該醫院設立背景之一,是深圳正在建設國家中醫藥綜合改革試驗區,這所示範性的中醫院將向全世界展現中醫藥臨床服務能力,輸送中醫藥人才。

深圳市衛健委官網顯示,從2018年10月26日開始,《深圳市純中醫治療醫院設置標準(征求意見稿)》便已在征集修訂意見,此後又兩次公開征求意見,采納了共計9條建議。

南方周末記者注意到,焦點之一即到底如何限定純中醫醫院里的中醫治療率。

深圳市衛健委在上述標準起草說明中寫道:參照原衛生部《醫療機構基本標準(試行)》對中醫醫院門診中醫藥治療率不低於85%,病房中醫藥治療率不低於70%的要求,為體現純中醫治療醫院的完全中醫藥治療理念,標準規定純中醫治療醫院中醫治療率達到90%(含非藥物療法,不含急危重症搶救治療)。

在最終公布的標準中,這一比例已修改為「除院內緊急救治和麻醉外,純中醫治療率達到95%以上」。

對於該比例的算法,深圳市衛健委官網公布的標準征集意見及采納情況表這樣解釋:「純中醫治療率是指採取純中醫治療的病人數占全部收治病人數的百分比,是全部採用中藥和中醫非藥物療法進行治療。《標準》允許純中醫治療醫院開展中醫傳統手術。」

「對於純中醫醫院建設的可行性、必要性、依法性,我們都做過相關論證,認為是可行的。」寶安區衛計局一名官員說。

中國第一家純中醫的醫院誕生,大膽嘗試爭議中

▲在一些診室里,桌椅還未布置。(南方周末記者 崔慧瑩/圖)

咨詢會上,專家提了什麼

從多輪征求意見、細節反復修改的過程可以看出,為純中醫醫院設置標準的工作並不容易。

2018年10月27日,寶安區進行了一場專家咨詢會,包括國醫大師石學敏、浙江中醫藥大學校長方劍喬等多位中醫界專家參與討論。

「我們認為可能是一個好的探索。」方劍喬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也怕它走偏——過於強調中醫,其實西醫的化驗檢查、危重病人急救也是要有的。」

方劍喬的建議是,中醫優勢在門診,在籌備建設過程中要把門診面積、科室數量作為主要參考要素,控制床位數量。另外也要有基本的西醫保證,譬如臨床診斷技術、臨時鎮痛用藥、危重病人急救等。

「從臨床一線醫生的角度來看,純中醫治療醫院在發揮中醫治療優勢的同時,還要特別關注對於收治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危急重症的處理。寶安中醫院已經考慮在該院旁邊建設具有急症救治能力的醫療機構,考慮的很細致到位。」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針灸科主任趙吉平說。

危急重症環節是多名專家提到的重點。

「通常認為,中醫都是做慢性病,危急病人不是中醫所擅長的。但中醫中藥的急救技術也在進步,比如上海龍華醫院,急診、急救中有很多中醫的方法,廣東省中醫院也是全國中醫院的一個學習樣板。」方劍喬說。

以廣東省中醫院為例,根據2018年官方公布的數據,在該院的急危重症病人治療中,中醫參與率達100%,純中醫治療率為86.5%。

該院於2010年成立的中醫經典病房,也是業界的「明星案例」。

該院一位主任醫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目前中醫經典病房主攻兩種病人,一是難治性的肺部感染,另一個是頑固性的心力衰竭。」

據悉,在籌備過程中,寶安區相關部門亦向廣東省中醫院取經。

關於「純中醫」,在中醫師群體中也有諸多爭論。

2019年2月20日,微博認證為北京中醫藥大學博士生導師、全國重點腎病專科學術帶頭人的中醫肖相如發布了一篇文章,題為《純中醫?不切實際的幻想!》。

他認為,「中西醫研究方法的區別,決定了各自有不同的優勢領域和劣勢領域。二者只能互相補充,不能互相替代。以慢性腎功能衰竭的病人為例,在早期,很多病人經過中醫治療,腎功能可以保持長期穩定,可以不用或延緩透析;但對晚期尿毒症,透析或者腎移植才可以延續生命,中醫還達不到這種療效。」

而上海市疾控中心原工作人員、微博大V陶黎納則認為:「所有中國人都應該實事求是地認識到,中醫、西醫的理論體系是大相徑庭的,根本不可能做到中西醫結合,不要再一廂情願地把兩者硬湊在一起了。」

中醫優勢,到底是什麼

對中醫藥界來說,純中醫醫院既是備受矚目的新生事物,也更像一場需謹慎處之的「自救運動」。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季強在提案中細數了中西醫的差別:在醫院數量上,西中醫的比例是6.8:1;在醫生數量上,兩者比例是9.4:1;2017年全國醫療機構總診療人次達81.8億人次,其中中醫為10.2億次,僅12.47%。

「中醫院(科室)在醫療衛生體系中的比重及投入不足,中醫人才匱乏,診療水平明顯下降。中藥在臨床治療領域的地位下降,中藥行業遭遇斷崖式下跌。」胡季強呼籲在國務院層面建立協調機制推動中醫藥事業發展。

《2017年大陸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末,全國中醫類醫療衛生機構總數達54243個,全國各個省市基本上完成了縣級中醫的全覆蓋。

不過,有一種說法是:「幾乎找不到一家是傳統意義上的中醫醫院。」

方劍喬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目前中醫醫院西化現象明顯,「掛著中醫的名字,但中醫醫生還沒有超過一半,甚至低於百分之二十,中醫科室沒有幾個,中藥使用率也很低,這對中醫的發展不利。」

前述廣東省中醫院主任醫師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目前發展得好的中醫醫院,大多西醫實力也很強,這樣才有能力養著中醫。」

在他看來,根本原因在於國家對中醫診療項目定價過低,中醫藥價格相對便宜,國內很多中醫院出於經營和利潤考慮,西醫西藥診療的比重很大。

「比如說做一個頸椎的手術,需要10萬塊錢,但中醫用正骨和推拿按摩的方法,也給治好了,在醫院里收3000塊錢,有人願意幹麼?」上述廣東省中醫院主任醫師說。

不過,多位中醫專家也提到,「過度強調純中醫治療率的占比沒有太大意義,醫院的終極目標是給患者提供最佳的、可及的治療方案和藥物。」

明確中醫優勢病種,建立科學的中醫藥臨床研究評價體系,完善藥材、飲片的相關監管工作,都是擺在中醫藥事業發展道路上的關鍵問題。

「各種中醫療法,都要找出最適合發揮優勢的病症,給患者提供最適合最優效的治療方案,這需要我們在臨床上認真研究、科學探索。」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針灸科主任趙吉平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算一下,你的人命值多少錢?
  美國NASA:過去20年世界越來越「綠色」了,主因是中國和印度的綠化
  陝西救媳不救子案後續:兒子突然醒了,反而媳婦狀況不好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