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學生利用審核漏洞,從京東的「賒購服務」騙出了人民幣110萬,被判十年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微信id:shobserver)

只差一年畢業的大三學生汪某想不到,自己會有今天這樣的命運: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九個月。

這一切的開始,源於他2017年偶然一次使用了「京東白條」。

再次使用時,他發現「京東白條」存在一個「致命」漏洞——無需本人實名認證,也無需綁定金融卡,用別人的身份信息,就可以註冊帳號並賒帳購物。

汪某覺得「好玩」,於是找來了小夥伴張某,以及小夥伴的小夥伴,組織他們冒用別人身份註冊京東帳號網上購物,然後變賣套現,企圖做到真正的「打白條」。

直到警察找上門,汪某才如夢初醒。

  為什麼中國的年輕人都愛用支付寶的「花唄」,拋棄了信用卡?

一群大學生,從京東騙瞭110萬

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理認為,汪某、張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採取使用虛假身份騙取「京東白條」的額度進行惡意消費的方法,詐騙京東金融公司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已構成詐騙罪,均系主犯。

最後,法院依法判處汪某有期徒刑十年九個月,並處罰金8萬元;判處張某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5萬元。

其餘七名被告人也均被判處有期徒刑。

這9人中除汪某外,還有3名大學生。值得注意的是,去年8月,長沙市芙蓉區人民法院判決的一起京東白條詐騙案中,6名被告人均為大學本科生。

  上海也開始測試數字人民幣,用的是會直接顯示餘額的「卡片」

初嘗甜頭兩百元變五千元

一群大學生,從京東騙瞭110萬

3月8日下午,天心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內,合議庭經過兩輪休庭後,宣布了判決結果。

9名平均年齡不到22歲的被告人,各自領刑之後,被法警押解出庭。

這時,旁聽席一名50歲左右的男子,終於隱忍不住,痛哭起來。

他的妻子默默地在一旁給他遞紙巾。

他們的兒子李某被法院判刑1年8個月。案發前,他剛從某師范學校畢業。

「他和汪某(主犯)是高中同學。因為剛畢業還沒找工作,他同學叫他,說那邊有事做……我們要知道是搞這個,怎麼會讓他去?」李某母親說。

京東白條是京東於2014年2月推出的「先消費,後付款」的全新支付方式。

在京東網站使用白條進行付款,可以享受帳期內延後付款或者最長24期的分期付款方式。

在白條首頁,有針對學生的專享優惠,在專門的學生專屬通道,需要填寫姓名、身份證號、手機號、學校所在地、學籍等信息。

生於1996年的汪某,案發前是湖南湘潭一所高校的大三學生,學的是化學專業。

2017年2月,汪某聽人說,京東平台推出「京東白條」的賒購業務,很容易通過審核。

於是,汪某當即聯繫了他的瀏陽老鄉張某決定先試一下。

「最開始使用白條是正常購物,後來發現京東系統自身存在漏洞——實名認證可以直接跳過,不需要綁定金融卡,就可以面簽。我覺得很好玩,像黑客一樣。我就叫了一些人,我只提供操作方法,具體都有人負責」,汪某在庭審後說。

冒充在校大學生,首先就要獲取大學生的身份證。

如何購買到大學生的身份證,汪某想到了高校附近的網吧。

因為汪某發現,一些大學生在網吧上網使用身份證後,常常將身份證遺留在了網吧。

之後,汪某從長沙某高校附近的一個網吧,花了200元購買了一張在校學生的身份證。

然後,他又買了一張手機卡。

汪某利用買來身份證上的信息、以及新購買到的手機號在學信網上註冊了一個帳號,並查詢到這張身份證對應的學籍信息。

通過查詢到的學籍信息,汪某便在京東平台申請了一個帳號,並提交了「京東白條」賒購業務的申請。

一群大學生,從京東騙瞭110萬

做完賒購業務申請後,汪某把身份證和學籍信息全部轉交給了張某,張某利用學籍信息來到了該身份證人的大學,並找到了該學校的京東面簽官(一般為大學生兼職),進行現場面簽。

張某手持買來的身份證和查詢到的學籍信息向面簽官申請進行「京東白條」審核。

面簽官僅對張某進行簡單的問詢式面簽,對身份信息並沒有進行仔細核對,就完成了初審,然後把初審材料發往公司後台,由公司後台進行最終審核。

審核通過後,汪某利用審批通過的「京東白條」賒購額度在京東平台購買了一台6000餘元的手機,並把手機快遞到張某留下的地址。

手機到手後,汪某立即將手機郵寄到深圳,以原價八八折的價格進行銷贓獲利5200元。

參與辦理京東白條詐騙案的一名律師表示,京東公司給每名大學生的賒帳額度是8000元,非大學生為6000元。

為推廣其白條業務,京東公司在每所大學都派駐了專門的「面簽官」,以審核相關信息。

  中國央行「數位人民幣」在深圳展開大型公測,五萬人抽籤體驗,和支付寶微信有何不同?

分工合作 騙收銷「一條龍」

第一單「生意」成功後,汪某和張某兩人開始招兵買馬,進行大規模的騙購。

汪某雇傭張某謙、劉某良、劉某婷等人員負責購買身份證和手機卡、查詢學籍信息、註冊京東帳號,申請「京東白條」賒購業務和收貨、發貨及貨物的變現;張某雇傭彭某為等15名人員冒充大學生,找面簽官進行面簽審核。

雙方提成按汪某提成45%,負責購買身份證的費用和雇傭人員的薪水;張某提成55%,負責支付面簽的差旅費和雇傭面簽人員的薪水。

計劃確定之後,汪某先後在各高校網吧和長沙火車站附近以每張300元不等的價格,共計購買了90餘張身份證。

張某謙負責查詢購買到的身份證的學籍信息,對沒有學籍信息的身份證直接銷毀,對有學籍信息的則立即申請「京東白條」額度,並把身份證和學籍信息轉交給張某。

張某在拿到張某謙轉交過來的身份證和學籍信息後,雇傭彭某為、劉某義、金某等15人到全國各地高校進行面簽。

對審核通過後的帳號,汪某根據通過的額度全部賒購手機、充電寶等商品,並交叉發貨至湖南、貴州、遼寧等地。等商家發貨後,汪某再雇傭劉某良和劉某婷等人坐火車去外地收貨。

收到貨物後,劉某良和劉某婷立即將貨物快遞給汪某。

汪某在收到劉某良和劉某婷發回來的貨後,再集中發給深圳市某手機批發商,在收到手機批發商的購買款後,汪某按比例分配給張某。

同時,汪某和張某再支付雇傭人員的薪水和差旅費用。

2017年10月11日,京東金融公司總部在日常交易監控中發現一團夥多次冒用他人身份進行線下和線上視頻面簽騙取白條額度並進行購物消費。

在欠款到期後,京東公司電話聯繫身份證上的人員,其均表示從未進行視頻面簽申請「京東白條」,也未使用「京東白條」額度進行購物消費。

京東公司遂向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報案。

公安機關立案後,將汪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先後抓獲。

汪某、張某供述,自己採取冒用他人身份證件,申請開通「京東白條」,多次在京東平台進行惡意賒購消費,並交叉變換收貨地址,將所賒購物品分別寄往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雨花區,貴州省,遼寧省等地,再將賒購商品寄往廣東省深圳市華強北進行銷售,共計詐騙京東金融公司110餘萬元商品。

類似案例全國已有百餘起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搜尋到的140餘起判例顯示,全國至少已有200人因為「京東白條」詐騙等行為觸犯刑法並獲相應刑罰。

上述判決書披露的數據顯示,被告人的平均年齡不到28歲,大部分人此前均無違法犯罪前科。

這些案例中,大學生既是受害人又是加害人,他們一部分人因身份信息被冒用、盜用而苦惱,另一部分人因沒有經受住金錢的誘惑而通過「京東白條」幹起了非法的事。

一群大學生,從京東騙瞭110萬

在湖南省長沙市芙蓉區人民法院2018年8月的一起判例中,6名詐騙京東公司財物的大學生,也是在申請白條時,冒用了其他同學的身份信息。

6人均是大學本科生。其中有人在案發時,被公安機關從教學樓帶走。

在這起案例中,京東公司向芙蓉區人民法院提供證據稱,白條業務開展以來,湖南有89人被冒用身份信息騙取京東白條賒購額度,京東公司找身份證上人員催款時,身份證本人均表示不是本人所為。

2018年吉林船營區法院判決的一起案件中,7名「90後」被告人偽造入學通知書和入學繳費單據,招攬7名社會閒散人員(均已不起訴)冒充吉林市北華大學大一新生,獲得京東白條貸款消費近5萬元。

在遼寧錦州市太和區的一起判決中,兩個80後姐妹召集了12名社會人員,讓他們將身份信息填寫為渤海大學大一學生,在京東上註冊申請白條帳號,騙取京東網上商城信用額度9.6萬元。

百餘起已生效判決書顯示,這些盜竊、詐騙京東公司財物的案件,自白條業務推出的2014年以來至2018年上半年,不間斷持續發生著。

審核漏洞是不是京東的錯?

「我最開始打算告訴京東他們存在這個漏洞,但沒辦法與他們取得聯繫。(冒充他人通過面簽)拿到錢了,心里感覺不一樣,這個太簡單了,來錢快,後來越陷越深。」汪某接受採訪時說。

汪某堅持認為,京東自身漏洞,是他走向犯罪並越陷越深的誘因。

而在詐騙京東白條案的多起案例中,法院判詞也提到,被告人利用了京東的審核漏洞。

「被告人明明是拿別人的身份證去面簽的,京東的面簽官為何就看不出來呢?而且面簽視頻還要錄制上傳到京東總部,為何就沒有人把關呢?」

3月8日,在天心法院,一名辯護律師說,「這就是京東公司自身無法回避的審核漏洞。京東作為一家知名企業,其風控是有疑問的」。

多名參加庭審的辯護律師介紹,相關案件中,京東白條的申請面簽過程就是走過場,並不仔細核對申請人的真實情況。

「面簽官本人,有的就是學校學生兼職的,他們有人故意放任作假,或者和犯罪分子一起做假。」一名律師說。

庭審中,汪某曾對110萬元的犯罪金額進行辯解:「我們收到了110萬元的貨物,但這並非京東公司的實際損失金額,京東售賣的產品是計算了利潤的,這中間與售價有差價,希望法庭能按京東的實際損失確定犯罪金額。」犯罪金額對汪某等人的量刑意義重大。

刑期對在校大學生被告人來說很重要。

在校本科生彭某的辯護人葉崇釗在庭審中指出:「彭某的學校願意保留他一年的學籍,希望法庭能酌情考慮,讓他繼續完成學業。」

在宣布刑期時,審判長解釋,「經過庭後調查和評議,關於詐騙京東公司的110萬元,我們還是採取按銷售金額來認定犯罪金額,因為要考慮京東公司合理的經營和利潤。

據前述140餘判例統計發現,至今已有超過200人,因為通過「京東白條」詐騙等被定罪判刑。

據判決書披露的107名被告人年齡,平均為28歲。長沙市兩家法院宣判的京東白條詐騙案中,大學生被告人占到了近一半。

被告人被判處的最高刑期為19年,平均刑期為2.35年。

此外,判決書提到的大學生受騙人數超過362人,成為受害人中較顯眼的群體。

一名參與辦理汪某等人詐騙案的律師說:「盡管在這類白條詐騙案中,京東公司在管理上存在明顯漏洞、風險控制存在問題,但是從刑法意義的角度,這些90後大學生並不能因京東公司自身的問題而減輕刑責。」

  抖音也要開通金融借貸產品了,之後會出現「抖音支付」嗎?
  中國新規5月1日實施,聊天記錄可做為呈堂證供,尤其是金錢往來
  微信終於加入信用支付大戰,推出分期消費貸產品【分付】,可以隨借隨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