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娛樂圈一夜崩塌:世道變壞,是從不尊重女性開始的

本文來源:她刊(微信id:iiiher)

作者:柳飄飄

你可能沒聽過「Bigbang」這個名字,但一定曾被那句「boom shakalaka」洗過腦。

出道即封神的當紅組合,整個亞洲都在爭先恐後愛他們。

沒想到,成軍13年後,Bigbang成員李勝利卻因為性醜聞「紅」透亞洲

1月29日,李勝利經營的夜店,被曝出打人事件;

曝光的視頻監控中,人們驚訝地發現:一個意識不清的女子,被男人強行拖拽,涉嫌性侵

1月31日,又有員工爆料:該夜店一直都為客戶提供「毒品」,甚至還會幫助客戶「對女性實施性侵」。

事態愈演愈烈,超過24萬名南韓網民請願,要求徹查該夜店。

見此情景,李勝利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自己很無辜,但一定會對此事負責到底。

可他轉眼就被「南韓卓偉」D社打了臉。

大量員工群聊天記錄的曝光,讓李勝利現了原形:

他不但言辭舉止輕賤女性,甚至還涉嫌「拉皮條」

甚至,在演唱會間隙,他也會見縫插針,欣賞群裏員工偷拍的不雅視頻

整個事件中,最可怕的不是當年的偶像變成犯罪嫌疑人,而是作為女性的安全感,在這些黑暗事件面前,變得越來越稀薄。

在曝光出的一系列聊天記錄,涉及到多名藝人。

雖然名單還未公布,但其中某一個群的群主J某已經浮出水面。

——知名歌手鄭俊英,因出演《我們結婚了4》而走紅:

熒屏上是對女生溫柔體貼的多情大男孩,熒屏下的他卻酷愛炫耀自己的性經歷、偷拍女性不雅視頻。

僅是目前確定的受害女性就已經超過10人:

聊天記錄中,鄭俊英不僅將偷拍視頻分享到群聊中,還自曝迷奸女性,在葬禮上發生關係……

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在國外工作的鄭俊英被強制要求回國接受調查。

而他也迎來了自己演藝史上最「紅」的一天,南韓媒體集體出現在仁川機場圍追堵截。

無法到現場的群眾們也在各視頻網站的直播中「雲接機」,共同見證鄭俊英落網的時刻:

一出機場,他還被憤怒的記者薅住了帽子:

要知道,韓娛圈對劣跡藝人的容忍度幾乎為零。爆出如此醜聞,余生再難以翻身。

但這難道不應該嗎?人渣,不配得到原諒。

一夕之間紅遍全球的鄭俊英,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巔峰,竟是因為性犯罪。

而以一己之力毀掉Bigbang的李勝利,也不會想到自己的惡劣行為竟撼動了整個韓娛圈。

南韓三大娛樂公司股價持續狂跌:

一時之間,整個韓娛圈人人自危,誰也不敢跟此事有所沾染。

有人忙著發澄清聲明,力爭自己與此事無關;

有人怒罵李勝利、鄭俊英等拖累公司,連累自己的演藝事業。

雪球越滾越大,聊天室成員名單一一公布,CNBlue組合成員李宗泫也浮出水面。

前一秒還在否認與此事有關的他,在鐵證面前也不得不認罪,退隊、退出娛樂圈:

若是無愧於天地、無愧於心,又何須去在乎那一紙聲明?

即使披著再華麗的衣袍,也無法掩蓋衣袍下爬滿的虱子。

謊言就是謊言,犯罪就是犯罪。

可笑的是,這些偶像倒塌的同時,仍然有四面八方的「我相信他」、「他沒錯」等聲音湧出:

有人在艱難地維護著自己的尊嚴與權益,有人卻在拼命為犯罪者開脫。

沒有一個人去反思,這場韓娛圈大地震央反映出的,是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極其不尊重。

其實早在三年前,鄭俊英就因偷拍女友鬧出醜聞。

可他除了在台上假惺惺地鞠了個躬外,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甚至,雲淡風輕地說出「我要去強奸」這種話,滿不在乎地肆意傷害女性:

最可笑的是,做出這一切惡心行徑垃圾的明明是他,卻還好意思在自己歌裏光明正大貶低女性。

同樣的,事件源頭李勝利也並不把女性放在眼裏,將女性視為玩物。

在他眼裏,女性僅僅是他用來籠絡投資人的一件商品:

整個夜店從老板李勝利到旗下員工,無一不透露著他們骨子裏不把女人當人看的傲慢。

女人在他們眼中,就像一盆花、一盤菜一樣,可以任意擺布,隨意享用。

他們會給女性按長相、才氣、性格分類編號,當做商品一樣「販賣」給客戶進行交易:

還會通過監控,偷看偷拍房間裏正在發生的犯罪畫面:

甚至對女顧客以長相分等級去評價,言詞之間不乏各種侮辱性辭彙:

可恨程度令人發指。

但南韓娛樂圈對女性的不尊重,卻並非一日之寒。

2009年3月7日,南韓女藝人張紫妍自殺。

隨著她留下的6段錄音和600多頁文件遺書的曝光,人們才知道在她出道的5年間,曾被迫為31名男性提供性服務;

這31名男性遍及大企業和媒體高層、演藝圈人士等,甚至包括南韓樂天集團創始人父子:

雖然經警方鑒定確認遺書為張紫妍親筆所寫,但法院最終卻只判了其經紀人金承勳暴力毆打罪,入獄一年緩刑兩年;

其他涉案人員因各種關鍵證據缺失而一一脫案。

張紫妍自殺案件就此不了了之。

除了張紫妍外,許多經紀公司打著「圓夢」的旗號誘騙女孩:

2016年2月,一名38歲李姓知名娛樂公司高層,因涉及強迫公司旗下練習生當「性奴」李某在2016年4月7日當天,曾叫公司旗下一名女練習生到他房裏,並要求對方脫衣,並且非禮女方,理由則是「要做藝人就要懂得如何成為性奴」。

騰訊娛樂 《南韓娛樂公司高層強迫練習生當性奴 女團成員主動脫衣躺床》

在各種權錢交易下,女性的肉體與尊嚴,成了隨時可以被拿來販賣的商品。

很多人將這些傷痛歸咎於女孩們的「自甘墮落」、「虛榮拜金」,認為這是她們的「自我選擇」;

可是沒有人在乎,毫無背景的她們,究竟有沒有說「不」的權利。

她們能做的,只有告訴大家「小心男人」。

女團組合SISTAR給後輩提建議

然而,在此次「大地震」的背後,又何止是韓娛圈獨自的骯髒?

孫紅雷早年間就曾爆料過,娛樂圈到處都充斥著陷阱:

在李勝利、鄭俊英將偷拍的女性不雅視頻拿來賞玩時,娜紮也曾因為一段被前男友曝光的私密視頻,被「蕩婦羞辱」:

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被爆出的性醜聞,受害者大都是女性,可最後承擔羞辱與罵名的還是她們。

「艷照門」後,阿嬌被媒體揪住不放,逼著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復「我錯了」:

王心凌前任範植偉為搏眼球,幾次三番爆料與她的交往私密細節:

2014年,「美國艷照門」曝光了好萊塢數位女星的艷照,其中包括了詹妮弗·勞倫斯、蕾哈娜等數十位當紅女星,超過100張裸照於網上流傳。

詹妮弗多次公開表示,「這不是醜聞,而是性犯罪」

沒有人為這些處於輿論漩渦中的女性們發聲。

人們只會忙於抨擊她們的「不自愛」、「不檢點」,恨不得把「三從四德」這幾個字刻在她們臉上。

正是因為這種對女性的不公平、不尊重,才讓無數個「李勝利」、「鄭俊英」們肆意猖狂、為所欲為。

在接二連三的歧視女性、對女性不公的事件後,許多南韓女性開始為自己維權吶喊。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V」

反對日益嚴重的針孔偷拍等犯罪

「所有南韓男人都是罪犯,

拍攝的人,上傳的人,

看的人,袖手旁觀的人。」

聲援具荷拉或像具荷拉一樣

被男方用隱私視頻威脅的女生

從「李勝利夜店」到「鄭俊英偷拍」,推進這一系列事件真相逐漸浮出水面的正義人士中,有個名叫姜景潤的女記者:

同樣作為女性的她,親眼目睹了這些光鮮亮麗的的男藝人們背後的骯臟:

很多此次事件中的受害女性,在姜景潤找到她們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偷拍:

為了幫這些受害女性們發聲,為了維護女性們的尊嚴與權益,姜景潤一直沖在案情第一線。

甚至被威脅交出資料,都沒有放棄。

你相信嗎?一直沖鋒在第一線的姜景潤,其實正懷著4、5個月的身孕

在此次「李勝利事件」之前,南韓女藝人具荷拉被家暴事件,也是她一直在堅持跟蹤報導。

這條新聞下方有人評論:只有女人才能保護女人。

是啊,除了女人能夠體諒女人的苦難,誰又能站在我們的立場去發聲呢?

我們無法奢求這世上的男性,都能有充分尊重女性的覺悟。

在關鍵時刻,能夠保護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

時至今日,女性的處境依然艱難。

可是這些女性的呼聲卻像洪水一樣,正在持續湧向這個世界。

洪水會消退,但是也會改變一切。

即使我們正遭遇著種種不公平,但我們依然要為自己發聲。

一個人的聲音是瘋子,一群人的吶喊是力量。

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環境,就要為之而努力奮斗,哪怕只能改變一個人,也能通過這一個人去慢慢改變更多的人。

如果你此刻正為處於黑暗中而茫然傷心,不要怕,這正是需要你出發找尋光明的時刻;

如果沒有光明,但願每一個你都能成為火炬。

不為別人,只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