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一代機皇淪落至此,令人唏噓。

HTC曾是個發光的名字:造出第一台安卓手機,市場佔有率蓋過蘋果登頂全球,公司市值超過諾基亞。

作為台塑大王王永慶之女,王雪紅的HTC市值也超過父親的企業。

父女二人都曾問鼎台灣地區首富,島內一時有「生女當如王雪紅」之語。

本文來源:財經天下周刊(微信id:cjtxzk)

作者:牛耕

昔日安卓機皇,如今已悄悄退場。

近日有人問HTC天貓旗艦店的客服:去哪能買到HTC手機?

對方回答:不知道。

其實早在年初,HTC的天貓旗艦店只剩一根充電線,京東旗艦店展示的兩款手機也早已無貨。

外界甚至認為,HTC實質已退出中國市場,只是沒有官宣。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除了中國,HTC也失去了印度。

2019年3月5日,人們發現HTC正將品牌許可給印度智能手機廠商,包括Micromax、Lava和Karbonn等。

如果談判成功,HTC在印度將放棄製造自己的手機。

此前它鎖定10000盧比價位(約960元),正是小米、三星、OPPO、vivo爭奪最激烈的價位,它已經無力招架。

一代機皇淪落至此,令人唏噓。

HTC曾是個發光的名字:造出第一台安卓手機,市場佔有率蓋過蘋果登頂全球,公司市值超過諾基亞。

作為台塑大王王永慶之女,王雪紅的HTC市值也超過父親的企業。

父女二人都曾問鼎台灣地區首富,島內一時有「生女當如王雪紅」之語。

如今的HTC卻節節敗退:2018年第三季度虧損26億新台幣(約合5.6億元人民幣),環比擴大23%,同比收窄16%。

HTC股價也從峰值1300新台幣跌到36新台幣,市值跌去97%有余。

經歷過從台灣首富到如今身價僅十餘億元的落差,王雪紅仍能從頭開始:站在台上大聲疾呼VR的好處。

她說過,母親都可以離開億萬富翁,自己為什麼不能從頭再來?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不爭億萬家產,生女當如王雪紅

王永慶一生經歷過三次創業:賣米被戰爭打斷、賣木材趕上台灣光復、賣PVC粉正值工業起飛。

他發明了「垂直整合」的思路,將PVC粉生意延伸到下遊塑膠產業,最終貫通全產業,成為台塑大王。

在台灣「十大建設計劃」時,王永慶又適時提出投資200億美元的「六輕」,填海造地建成53座工廠,產值一度高達台灣地區GDP的12%。

王雪紅作為王永慶二房的女兒,卻沒有當大小姐的好運氣。

她的母親王楊嬌生性剛烈,知道丈夫想娶第三房太太,憤然出走美國,身上只有3000美元。

此時,王雪紅正在加州伯克利讀書。

這3000美元買了一套房子,最後又成為王雪紅向銀行貸款創辦威盛電子的啟動資金。

她的父親雖居台灣首富,據王雪紅說,自己創業的資金裏沒父親一分錢。

母親耳濡目染的「自力更生」,成了王雪紅的本色。

2008年王永慶去世,家族內為奪家產出現爭端。

王雪紅問母親:需要我做什麼嗎?

母親回答說:「你父親創立台塑不易,你要祝福那些能接好班的人。我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那美好的未來。」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從伯克利畢業後,王雪紅先是做電腦銷售,又用銀行貸款買下矽谷公司威盛電子,並遷至台灣。

這家公司專生產價格低廉的晶片組,一度打破英特爾壟斷,占有全球70%的主板晶片份額,有「台灣英特爾」之稱。

1999年,威盛電子在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市值最高達到1兆8千億新台幣,股價曾達到629新台幣。

威盛電子最終隕滅於英特爾發起的專利戰,但它見證了台灣半導體公司如台積電、仁寶、華碩的興起,成為雅虎一般的昔日神話。

1997年,王雪紅還成立了宏達電(HTC)專做手持終端。

2000年,HTC憑借PDA一炮而紅,並成為開放手機聯盟(OHA)成員,結識了google 。

2008年,HTC生產了世界上第一台安卓手機,HTC Dream。

2010年,HTC再次推出Nexus One,是手機廠商與google 合作的第一代嫡系手機。任何獲此殊榮的廠家,都是得到google 偏愛的證明。

2011年,HTC迎來鼎盛之時:手機出貨4300萬台,占全球15%,公司市值飆漲到336億美元。王雪紅與丈夫陳文琦也成為台灣首富,超過父親王永慶,島內一時有「生女當如王雪紅」的說法。

同行插刀盟友背叛,HTC跌下神壇

但這也是HTC盛極轉衰的一年。

HTC與google 的合作模式是:HTC負責硬體驅動、Linux系統底層和UI,google 負責開發應用生態、開發者工具。

在美國市場,google 安卓以HTC為大將,甚至在這一年蓋過了蘋果的出貨量。

這引發了蘋果的專利訴訟。蘋果以專利侵權為由,要求在美國禁售HTC的全部29款手機並最終勝訴。

這場訴訟為HTC和蘋果的命運,劃出不同的弧線。

微軟、諾基亞、黑莓對HTC群起而攻之,以專利侵權為由要求禁售。

2013年,HTC部分產品在荷蘭和英國禁售;2014年,HTC部分產品在德國禁售。

外界稱,這是全球企業對HTC的一場「屠殺」,與台灣在國際政治的弱勢有關。

除了對手插刀,雪上加霜的是google 的背叛。

2013年,google 內鬥,安卓創始人安迪·魯賓被調至冷門部門,安卓並未給HTC機皇HTC ONE的雙攝像頭做任何適配。

王雪紅不得已,輾轉在亞馬遜、微軟和大陸廠商之間。在搭載三方系統全部失敗後(大陸為國產系統聯彤),HTC元氣大傷。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2014年,王雪紅與姐弟召開家庭會議,討論是否要家族增資,搶救HTC。

因為母親的影響,王雪紅一家信教。

姐姐禱告完畢後,跟王雪紅說:「上帝說,繼續下去吧。」

HTC開始自救,2015年裁員並出售了自己的辦公樓桃園TY5大樓,2017年又賣出上海的廠房。

2017年,據IDC統計,HTC跌出前十大手機廠商,份額只剩0.68%。

曾經的最大盟友google ,以11億美元友情價接受了HTC Pixel團隊的200餘名員工和部分專利。

HTC手機的黃金年代宣告終結。

對於HTC手機的覆滅,人們認為是機海戰術打亂了HTC產品線。

也有人認為,HTC最大的錯就是當一個「專註硬體研發的老實人」:

「在蘋果構造起封閉生態,憑借軟件和系統高築城牆時,HTC卻把核心競爭力押注google ,在服務、內容、移動遊戲上無一投入,最終被盟友拋棄。」

任何時候都可以從頭再來

退出手機業務的同時,王雪紅也開始了新征程。

2016年的MWC世界通訊大會上,王雪紅面露笑容,雙手比出V字,站在剛發布的HTV VIVE展台前合影,不像是年近六十的億萬富豪,倒像個慕名而來的粉絲。

她熱情地說,「HTC VIVE就是最好的」。

2014年3月,社交巨頭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了VR設備公司Oculus,隨後推出了Oculus Rift。

HTC VIVE作為後來者,售價反而要貴200美元。

王雪紅解釋說,HTC VIVE有手柄,「沒手柄怎麽能叫虛擬世界?」

「HTC VIVE超越了所有廠商,是目前的最高境界。」

人們很難想象,柳傳志、任正非會為了自家手機走向前台,像個推銷員大聲疾呼。

目前,宏達電市值291.5億新台幣,王雪紅持股3.92%,身價約11.43億新台幣(2.48億元)。

在中國,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HTC了,旗艦店只賣充電線;王雪紅已另外創業

有了教訓的HTC,不再單打獨鬥。

HTC和Valve、戴爾、惠普、微星共建聯盟,為PC適配VR建立了標準。

它還和知名軟件公司合作,並推出類似蘋果AppStore的應用商店,為開發者提供測試版本。

「我們希望用虛擬現實頭盔做一個VR平台,創立標準。」王雪紅曾這樣解釋說。

但王雪紅的挑戰在於:威盛電子趕上了台灣半導體的黃金年代,HTC手機恰逢其時與google 安卓結盟,如今的VR卻還沒到風口期。

目前VR設備需腦後接線、畫質粗糙、可消費內容甚少,加上動輒八九千元的售價,在美國消費者中滲透率僅1.6%,中國僅0.8%。

2018年,HTC一度改變策略,加大對商家而非個人消費者投入,企圖促進體驗型消費。

此外,企業市場也尚未普遍接受VR。2017年和2018年,甚至傳出因為市場太冷,HTC和Facebook打算逐步放棄VR的消息。

在消費市場上,VR主要有HTC VIVE、Facebook的Oculus Rift、SONY 的Play Station三家。

即使在HTC主場的Valve平台,其VR設備的份額為39.5%,也略低於Oculus Rify的48.21%。

但每次出現在公共場合,王雪紅仍是那個充滿幹勁、隨時打算為你戴上VR頭顯的人。

她說過,自己的創業、創新精神來自母親。

說到此處,王雪紅不禁流淚:「誰能像母親那樣告別一個億萬富翁的生活,不帶一分一厘到美國重新開始?從她身上我學到的就是: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從頭再來。」

  Google和HTC的事:這是Google投資台灣,不是台灣手機產業的結束。
  華為內部有哪些獎勵制度?是如何發獎的?
  我在消費電子展玩了幾個最新科技,還有那個螢幕能折疊的手機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