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Best way to see an area is biking(騎行是了解一個地方的最好方式)」,盒馬的采購小二愛主在朋友圈裏寫道。

本文來源:賣家(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鄭亞文

愛主在腦海裏精細地盤算著:先從浦西南騎到浦東,最後再穿越黃浦江回到浦西……

每個門店的停留時長不要超過20分鐘;路上哪條路的紅燈最多,就提前避開這條路,換一條小路。

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91年出生的愛主,來自美國首都華盛頓。今年,是他定居中國的第5個年頭。也是他在阿里巴巴工作的第4個年頭。

如今,他在上海盒馬鮮生總部做一名水產采購員。

幾天前,他給自己布置了一個「硬核功課」:在一天時間內,穿越上海10區,騎行170 公里,探訪23家上海的盒馬門店。

這是他第一次系統性地探店。

事實上,團隊並沒有將「探店」作為硬性工作內容。

但對愛主來說,這也是一次他挑戰自己的機會。

凌晨5點—— 

街道還未甦醒,只有路燈發著微弱的光。

愛主早早地爬起床,活動手腳,拉伸筋骨,轉動脖子。他原地猛跑了幾步後,推著單車就下了樓。

前一天晚上,愛主捧著手機地圖,足足策劃了3個小時。

他要花一天的時間,踩著自己的腳踏車,踏遍上海的23家盒馬門店。

5點40分——

上海盒馬鮮生總部長寧路king88,這裡是愛主日常辦公的地點。但現在,這裡的盒馬鮮生還沒開門。

愛主看了看後台的報表,和值班的工作人員簡單地交代幾句。僅僅逗留了幾分鐘,就騎著腳踏車,匆忙地奔向下一家門店。

這時的街道上,行人寥寥無幾,天空也沒有要亮的意思。

愛主一路蹬得飛快,他要去的第二家盒馬門店,位於廣西北路上的中福城。距離king88門店有6公里,這一路,他花了將近30分鐘。

這不是愛主的第一次中國式騎行。

2016年,愛主還在天貓生鮮任職,常駐阿里西溪園區。遇上清閒的周末,或節慶,他最大的興趣,就是在地圖上圈出一個城市。然後推著自己的小輪子山地單車,挎著背包,來一場說走就走的騎行。

他至今還記得,那次從杭州到紹興的「盲騎」。

「那時只知道紹興是在杭州的東邊,就一路向東,每隔一小時拿出手機看看地圖,如果走錯了,就調整方向繼續騎。」到了紹興,感嘆完江南水鄉,他又想突破自己,從紹興騎到了寧波。

但走到一半,路突然不通了。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一條狗,對著這個騎著單車的外國人一陣狂追。愛主慌張地七拐八拐,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知道在哪的村子裡,居然看到了一個農村淘寶駐點。」

「當時就特別激動,跑到店裏,跟年輕的老板自我介紹說,我是阿里的員工,我們太有緣了!」

 6點40分——

上海的天剛亮。黃陂南路的風景相當迷人,這裡是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在1901年修築的,清一色的法式建築,高大的道旁樹,整潔乾淨的地面。

上海的早上,正好是華盛頓的夜晚。

愛主用社交軟件跟遠在華盛頓的家人語音聊天。愛主的父親,是美國漁業博覽會的會長。12歲開始,愛主跟著父親,跑遍了美國的水產養殖中心,學到了不少水產行業的行情分析方法、進出口貿易規則。

聊到家人要睡覺,愛主就獨自騎完剩下的路程。

跟愛主一樣,在盒馬的采購團隊裏,有近10個外籍員工。他們當中有的來自法國,有的來自南韓、有的來自美國。

在盒馬全球直采的過程中,這些外籍員工起了不小的作用。「由於盒馬的產品都是原產地或本地化直采,遇上外籍員工所屬國家的采購工作,他們能對當地市場、行情做出有利的分析。」

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8點19分——

在金匯路538號的盒馬虹橋店。

經過短暫地休息,他拿起手機和身後的盒馬鮮生門頭,合了張影。店鋪還沒開張時,拍照成了他打卡的方式。

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一個人騎車的時候,思緒也自由地飛揚起來。

2月的上海,陰雨連綿。

馬路兩邊法國梧桐的樹枝上,偶爾冒出幾個新芽。視線兩邊的街景快速倒退,讓愛主陷入了回憶。

眼前的景象,像極了多年前,他初來中國的那個光景。

高三那年,他在網上看到,一所國際大學正在招募學生,去中國做文化交流。他想都沒想就報名了,「當時沒想著學習,完全是沖著能出去玩。」

雖然抱著玩的心態,然而,當他親眼見到長城、故宮的時候,還是被中國的古文明深深地震撼了。進入大學後,愛主選擇了中文專業。直到大三,他終於有了第二次來中國的機會——做交換生。

在北京的大學學習了半年後,愛主又去了上海的一所大學。每搬一座城市,他都要去派出所登記。因為當時的蹩腳口語,愛主還鬧過一個笑話。

有一天,愛主跑到上海的派出所,告訴民警,他「綁架了」。但幾位民警聽著一頭霧水。愛主只見他們的表情既疑惑又擔心,不停用蹩腳的中文重復著「綁架了」。最後,他在紙上畫出「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大致的情形圖,民警們才反應過來。他是「搬家了」。

9點9分——

9點以後,所有的盒馬門店都已經開張。在七莘路的盒馬紅點城點門店,按照慣例,愛主記下了店裏的人流量、水產品的保鮮日期,並和店員溝通店內的銷售情況。

愛主仔細詢問了盒馬店員:哪些水產品的銷量最好;每個店員主要是負責什麼工作的;消費者對門店的活動、以及水產品的反饋如何。然後一一記錄在自己的手機備忘錄裏。

15點40分——

從浦西到浦東新區時,愛主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家鄉華盛頓。類似的新式建築群,寬敞的馬路。

同樣類似的還有從一家店到另一家店的距離。來到浦東後,兩家店往往要騎上半個小時到一個多小時。「在華盛頓,便利店之間的距離也相當遠。」

2014年,愛主開始在網路上尋找中國的就業機會。他將目光瞄準了水產業。

「當時只想著要來中國工作,就從自己最擅長的領域下手。」2016年初,愛主接到了天貓生鮮的OFFER。在阿里的工作中,愛主最大的感覺就是,「變化來得太快,每天一小變,每三個月一大變。」

去年,他又從西溪園區,調到了上海的盒馬鮮生總部。

這幾年,愛主在阿里,從最初專職對接商家,到後來負責水產采購、工廠的監工、銷售方案的擬定。他逐漸發現,自己正在參與一個龐大的商業社會變革—「新零售」。

三公里內最快30分鐘送達,這個物流速度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這種模式美國沒有,中國的新零售模式太領先了。美國還沒實現的,這裡都實現了。」

「在北美,雖然生鮮超市相當發達,但物流和人工成本太高,所以暫時見不到線上線下打通的門店。」

21點31分——

晚上到達189購物中心時,路上比較堵,最後的8公里騎了將近50分鐘。

一天下來,愛主一路從浦西的靜安區、徐匯區、長寧區、閔行區,騎行到浦東新區、回到浦西,經過虹口區、楊浦區、閘北區、嘉定區、普陀區,最後回到靜安區。

晚上9點31分,天已經黑了下來。但城市仍在喧鬧,愛主在靜安區長壽路的189購物中心門口剎了車,這是他騎行的最後一家盒馬門店。

回到king88門店時,愛主驚訝的發現:早上還陳列整齊的盒馬門店,晚上就已經在裝修了,工作人員正一個個忙著挪動產品陳列。他不得不感慨,「這就是中國的速度。」

一個美國人擔任上海生鮮盒馬的採購,騎單車跑了上海23間分店,一天170公里

這一趟騎行,愛主花了16個小時,穿越上海的十幾個區,用單車轱轆,行走了170KM的裏程。

「騎完了,很爽,也很滿足。」

「我喜歡這個國家,處處都是驚喜。在中國,什麼都有可能,就看你如何去奮鬥。」

淘寶上什麼都能買到,不能買到的才奇怪;物流竟然可以這麽快,大部分產品包郵隔天就能送到家。

在支付寶上,捐出自己走過的步數,就可以幫助遠山裏的貧困孩子。

在中國的每一次騎行,愛主他都會在途中遇上不一樣的人:正在種地的農民,養蝦的塘主,或者同樣在路上的騎行愛好者。

這讓獨自從遙遠的大洋彼岸,來到中國魔都打拼的愛主感到漂泊在外,人生並不再孤獨。

  阿里巴巴、大潤發強強聯合推出「小盒馬」,從二三線城市探索複合式新零售經濟。
  採用互聯網流量模式的成都火鍋店,開業11天被吃垮了。
  便利店在中國,正是風口嗎?大戰已經打響,新的勢力正跨界進場。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