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鄉村遇上國際塗鴉藝術,文化碰撞造成經濟發展,改變了村民的生活。

▲羅文村村口塗鴉 付敬懿攝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白祖偕、付敬懿

「農村娃們自家建房別在外牆貼瓷磚了,那樣與環境一點都不協調,像這樣繪圖才有氣質!」當色彩斑斕的個性塗鴉空降中國湖南的小村莊時,網友「幸福的失眠」不禁在自己的朋友圈發出感慨。

吹長笛的紅衣少女、魔幻世界的卡通人物、栩栩如生的大金龍、暢遊大海的藍色麒麟……一幅幅塗鴉壁畫,把湖南南縣羅文村的民居,裝點得俏麗而靈動,一到週末遊客就絡繹不絕。

2017年4月初,國際塗鴉藝術文化節期間,這裡更是吸引了數十萬慕名而來的遊客。

▲羅文村村內民居 付敬懿攝

塗鴉文化是標準的「舶來品」。但羅文村將這個「舶來品」與有點「土」的農村房屋相結合,中西方文化產生的「化學反應」,一下子就讓其成為了當朝「網紅」。

美麗鄉村遇上個性塗鴉

位於南縣洞庭湖生態經濟創新示範區的羅文村,坐落在藕池河東支河畔,自然風光旖旎,更兼有「萬畝油菜花海」的壯美景色。

作為湖南首個塗鴉村,130餘棟民居的外牆上,佈滿了各式塗鴉。

▲塗鴉大師現場創作 胡建根攝

剛入村口,兩棟相對的民居外牆上,兩位老爺爺、老奶奶相對的笑臉便映入眼簾,有如兩個老門童微笑著迎接每一位進村的遊客。房後則是一片金黃的油菜花海,相連的每棟民居都有自己獨特的「紋身」,牆壁、樹木、地面、橋樑等都是塗鴉的載體。

「平常在城裡都覺得稀奇的塗鴉,沒想到能把羅文村變成一個充滿藝術氣息鄉村畫廊。」來自長沙的遊客李曉媛說,在她的記憶中,塗鴉開始出現在中國大城市的時候,曾令城市管理者深感頭疼。因為很難藝術化,一直被管理者嚴加防範,想不到在鄉村卻產生了這樣好的效應。

塗鴉藝術,英文叫作Graffiti,始於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是一種誕生於牆面的公共環境下的現場藝術創作,充滿創意同時也包含個性與叛逆,曾經被稱為城市「污染」飽受爭議,而後通過不斷融合接納各種藝術形式,向多元化發展。

▲資料圖,油菜花海與塗鴉 胡建根攝

塗鴉能夠非常「偶然」地在羅文村生根,完全出自一群年輕人的無中生有。

2015年6月,南縣成立洞庭湖生態經濟創新示範區,10多位充滿朝氣的年青人根據南縣的特點,提出了在羅文村民居牆面創作塗鴉的大膽設想,隨後羅文村的創意塗鴉便爆紅網絡。

「最開始,沒有人願意別人在自家牆上亂畫。」68歲的羅文村村民曾憲峰,在村頭開了一家超市,他說,當時那些創作塗鴉的年輕人跟村民交流了不少時間,很多人都不同意,只有很少的村民同意讓他們作畫。後來看到他們畫得不錯,那些當初不同意的人轉變了想法。

近兩年來,羅文村美麗的油菜花和四季花海,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遊客前來觀賞,而民居上的壁畫塗鴉更讓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漸漸地,大家為了塗鴉而來。甚至,阿里巴巴集團拍G20宣傳片,也到羅文村來取景。

海歸學子妙筆點亮家鄉

塗鴉文化是羅文村獨特的藝術語言。

2017年4月初,來自中國、法國、意大利、丹麥等8個國家的34位塗鴉大師在此停留10餘日,把對中國及湖湘文化的理解轉換為獨特的藝術語言,永久地留在羅文村。而這一次,也是出自熱愛家鄉的年輕人的手筆。

出生於1988年的高礪宇是湖南南縣人,之前留學倫敦專攻視覺藝術。於2007年開始街頭塗鴉藝術創作的他,隨後便創建了自己的塗鴉團隊。在他的發起下,34位塗鴉大師在羅文村的民居上肆意創作,將全村的塗鴉民居由60多棟增加到130棟。

「我們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來中國,沒想到塗鴉藝術在中國發展得如此多彩,讓我們看到了這片土地對文化的包容性和開放性。」來自法國的塗鴉大師班傑明說,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在中國美麗的村莊裡碰撞靈感、揮灑創意,讓「我們記憶裡永久留存的不僅是中國美麗的風光,更有中國開闊包容的偉大文化。」

隨處可見的斑斕圖畫,寬闊的鄉村花海田野,與獨特的「羅文塗鴉」相互關照,讓來訪者心生愉悅與美麗。

「最開始我並不知道家鄉出了一個塗鴉村,後來是有人問起才去看了看。」談到為何會邀請眾多塗鴉大師為家鄉創作,高礪宇表示,此前他一直在長沙推廣塗鴉藝術,當他發現整個村莊的格局,很適合承載大規模的塗鴉藝術作品,便產生了發起一個國際塗鴉藝術節的想法,這與當地政府的想法十分合拍,於是一拍即合。

在高礪宇的塗鴉團隊裡,有一個是他的南縣同鄉彭怡。他們十分珍視這次回報家鄉的機會,經常研究如何把對家鄉的熱愛融進塗鴉作品裡。

「塗鴉就像一個平台,任何藝術領域的想法,都可以和塗鴉結合,使其變得更有意思。」高礪宇說,塗鴉還是一種自我表達的方式和途徑,通過作品來表達作者對藝術的理解和生活的態度。

「塗鴉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存在,在國外已經有很多成熟的城市案列,所以推廣的障礙並不大。但要在中國大面積推廣,可能還需要時間。」高礪宇表示,羅文村還將有第二屆藝術節,他們在創作載體上會大開腦洞,相信有更多精彩發生。

文化碰撞使經濟發展產生無限可能

南縣,是一個建縣僅122年的移民縣。清朝同治末年,洞庭湖北部淤積的若干洲渚連片形成了百里沃野,吸引各方移民圍堤開荒,世代相息。

而始於上個世紀60年代的塗鴉,是城市文明、潮流文化的一種代表。

一個建縣歷史不久,一個誕生時間不長,一個地方和一個文化的碰撞與結合,產生了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

「塗鴉每年吸引好幾萬人來游玩,村民戶均增收人民幣8000元以上。」羅文村村主任樊鐵強。每次談到塗鴉都喜形於色。

過去屬於典型農業村的羅文村,儘管糧棉油樣樣不缺,但村民辛苦一年,戶均純利僅人民幣一兩千元。

▲外國塗鴉大師現場創作塗鴉 胡建根攝

兩年前,南縣示範區管委會給羅文村確定了一條大膽的「塗鴉加花海」之路。

不僅是塗鴉,村里將一半的土地集中起來,在本已頗有規模的油菜花海基礎上,按時令種上鬱金香、波斯菊等十多種鮮花,形成無縫對接的「四季花海」。

「自從村居上有了畫,村裡就變了樣。」羅文村村民周桃英。在自家門前擺起小攤,賣水、賣甘蔗。

遊客的湧入,讓村民愈發重視維護村莊生態環境,WIFI、移動支付等現代流行產物成為村莊的必備。

「收入增加了。以前十根一捆的甘蔗才賣十塊錢,如今一根甘蔗就可賣十塊。」周桃英說。

南縣縣長黃育文表示,塗鴉之所以能與羅文村結緣,除了強烈的開放意識外,一群年輕、開放、富有活力的青年人功不可沒。

眼下,南縣正在探索發展鄉村旅遊的新路子,將逐步擴大塗鴉村面積,讓遊客自己也能參與塗鴉創作。

「包含個性與叛逆的塗鴉,能在中國傳統的鄉村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說明這僅是一個開始。」湖南商學院教授何鵠志表示,在社會不斷開放、不斷融合發展和交叉互動的當下,如塗鴉文化一樣的「舶來品」將進入越來越多的領域。

不同文化的交融與碰撞,將使中國經濟與社會的發展產生無限可能。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中國也有街頭塗鴉,相關群體保持神秘,出沒快閃從不露臉。

>麥當勞、LV、愛迪達等國際品牌,都愛上了這位廣東佛山、擅長潑墨塗鴉的小子。

》今天中國發生什麼事?


》網友推薦你看的中國新聞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