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本文來源:華爾街見聞

作者:祁月

光大證券表示,中國勞動市場正經歷一場「大變局」。

一方面是勞動力供給不斷減少,另一方面年輕勞工明顯更傾向於生活型服務業,而非傳統製造業。

在各大媒體與網站上,有關「年輕人寧願送外賣也不去工廠」的話題也引發了廣泛的討論。

「逃離」製造業,奔向服務業

製造業普遍反映「招工難」現象愈演愈烈,特別是沿海地區的工廠,大量年輕人「逃離」傳統的工廠與流水線,而外賣行業的年輕人與日俱增。

當前,春節後的工廠招工進入了密集期,但不少大型招聘會上卻反映出「招工荒」問題。

中國青年報稱,有浙江的企業主表示, 今年招工「收成」少的可不是一點半點,甚至面臨「顆粒無收」 的局面。

光大證券分析師張文朗、黃文靜、郭永斌、鄧巧鋒、鄭宇馳在最新研報中,列舉了這樣一組數據:

「2017屆本科畢業生進入製造業的比重僅為19.2%,較2013屆下降了6.6個百分點。」

「90後藍領第一份工作從事服務業的比重為30%,較80後下降了17個百分點。」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生活型服務業正在大幅度吸收勞動力。

共享汽車、快遞和外賣等創造了近2500萬左右個就業機會。

「外賣行業從業者的平均年齡在26歲到30歲,35歲以下更是占比近七成。」

「2015年美團外賣騎手人數僅為1.5萬人,但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日均活躍騎手人數已接近60萬人,而餓了麽旗下蜂鳥騎手的註冊人數早已突破300萬人。」

以下數據同樣來自光大證券:

家政服務業:

由2015年的2326萬人上升至2016年的2542萬人。

共享經濟:

以滴滴為例,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有2108萬人(含專車、快車、順風車車主、代駕司機)在滴滴平台獲得收入。

其中393萬是去產能行業職工,超過178萬是復員、轉業軍人,還有133萬失業人員和137萬零就業家庭在平台上實現了新就業。

外賣:

以美團為例,日均活躍配送騎手數從2015年第四季度約1.4萬人,增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53.1萬人。

其中有4.6萬人來自貧困縣,占比9.2%;有15.6萬人曾經是煤炭、鋼鐵等傳統產業工人,占比31.2%。

快遞:

2018年快遞全行業估計有300萬快遞員。

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三個中國底層「90後」的打工生活:我不想再進工廠了

具體來看,光大證券表示:農民工向服務業轉移的現象比較明顯。

近年來,農民工在製造業的就業占比不斷下降,而不斷向建築業、服務業轉移。

與製造業之間替代性較高的行業包括:建築業、住宿和餐飲業、居民服務和其他服務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批發和零售業、采礦業。

「逃離」製造業而奔向服務業的現象在年輕人中間尤其明顯。

以新增勞動力供給的兩大人群來看,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大學畢業生和藍領都有棄製造業、選服務業的趨勢。

2017屆本科畢業生進入製造業的比重僅為19.2%,較2013屆下降了6.6個百分點。

90後藍領第一份工作從事服務業的比重為30%,較80後漲了17個百分點。

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供需關係的逆轉,甚至帶來了勞資雙方談判能力的變化。

光大證券表示:

過去是工人看老板臉色,現在是老板看工人臉色。

現在,年輕人不樂意加班的現象比較普遍。

勞動力流動性大的特點也愈發顯著,部分企業的工人到崗後工作了半天就辭職,去了另一家條件更好的企業,以致對開工都產生影響。

除了工資維持7%-10%的年度增長以外,企業還提供多種福利來吸引工人。

某個縣級工業園區的一個企業,在招聘廣告中列出的公司福利甚至包括為職工子女提供作業輔導、報銷春節回家車費。

原因何在?

「年輕人寧願送外賣也不去工廠」這種就業選擇的變動,是市場這隻無形之手進行勞動力資源配置的結果。

許多服務業平均工資高於製造業

2017年,順豐快遞員工平均年收入為12.2萬,而製造業就業人員平均年收入為6.4萬。

根據相關數據,美團外賣2400萬份的日訂單帶動了360多萬家商戶和60萬外賣騎手,三成騎手的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

此外,去年還有200多萬兼職外賣騎手從平台獲得了收入。

光大證券稱:

「新職業人群的工作滿意度也較高。」

「根據《2018年新職業人群工作生活現狀調研報告》,2018年新職業人群月收入高於5000元的已過半數,達到52.8%。」

「而且50.5%的人對工作表示『非常喜歡』,對工作表示『喜歡』的有33.6%;對當前工作表示不喜歡的,占比僅有1.8%。」

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光明日報稱:

工業生產的用工荒,實際上反映了在工業生產的勞動力市場上,存在著勞動力價值倒掛的問題。

去年中國的人均GDP已經接近1萬美元,相當一部分產業工人應該步入社會的中等收入行列。

當下產業工人用工荒的現實,說明產業工人的勞動力市場價值被大大壓低了。

這其中的原因並非僅僅是用工者付酬的問題,更多的是整個市場價格信號體系以及諸如稅收、勞工保護、社會管理等體制性問題。

製造業內遷

光大證券表示,隨著沿海地區環保力度加大,以及土地成本上升,內地省份承接了一部分從沿海過來的製造業。

出省務工的民工越來越少。

無論是中低端還是中高端勞動力市場,都呈現出勞動崗位供給和需求向中西部、低線城市回流的趨勢:

2018年第四季度,公共就業服務機構市場的用人需求中,東部地區下降最多(-0.4%),而西部地區用人需求增加最多(+10.1%);三線城市的CIER指數最高(2.27),一線城市最低(0.88)。

外出和省外農民工比例的下降趨勢很明顯。

中國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輕人「寧送外賣、不去工廠」

這一代年輕人不一樣

根據中國青年報的說法,新一代勞動力成長在互聯網時代,接觸的信息遠多於父輩,除了追求基本的溫飽與物質滿足,他們還有更多精神層面的需求,個性也更加鮮明。

在傳統工廠流水線上機械式的工作,束縛與壓抑了他們精神層面的需求,也限制了他們個性的發揮。

而在外賣行業,工作時間更加自由,勞動強度可以由他們自己掌控。

只要足夠努力,就能夠獲得較為豐厚的報酬。

另外,相比於整天固定在流水線上的工人,外賣小哥能接觸到更多的人與事,這對於年輕人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個方面。

如何解決問題?

中國青年報認為,吸引年輕人回到工廠迫在眉睫:

當下正是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

如果大量年富力強的年輕人寧願送外賣也不想去工廠,勢必會造成工廠的勞動力短缺,在正常生產都岌岌可危的前提下,談何轉型與升級呢?

文章認為,年輕人變了,我們的企業工廠也應跟著變。

首先,要靠待遇來吸引年輕人,工廠必須改變待遇低、強度高、保障少的現狀,讓工人們有足夠的獲得感。

願把目前的工作當成事業,而非暫時謀生的手段。

其次,工廠要改變把工人當「機器」看的理念。除了工作,工廠還應給年輕人提供豐富的業餘生活。

此外,工廠企業還可以采取「換位」手段,來解決年輕勞動力缺乏的問題,可以將工廠開到勞動力密集的地區去,讓年輕人實現在家門口就業。

光大證券表示:

總體上來說,預計2019年就業壓力不大。

不過現在存在結構性就業問題,即21-25歲的人群中失業率隨學歷提升反而有所升高。

針對結構性就業壓力,政府本輪「穩就業」的政策更多是從供應端著手,而非重走大力刺激需求的老路。

  【上海附近的超級代工廠】打工的、作工人生意的,群聚成這樣的圍城。
  三個中國底層「90後」的打工生活:我不想再進工廠了
  上班、回家都是壓力的中國年輕一代:迷茫,未來在哪裡?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