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吉吉(中)與團隊成員在攝制短視頻。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本文來源:紅星新聞(微信id:cdsbnc)(成都傳媒旗下)

記者:李文滔  發自廣西

1月10日晚7點,廣西北海市合浦縣廉州鎮泮塘村,夜幕籠罩,天氣微寒。

經歷了一下午的拍攝、剪輯,24歲的吉吉蹬掉了腳上的涼拖,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太累了」。

下午拍攝時穿的舊襯衣讓他身上瘙癢難耐,他一只手伸進衣服撓癢癢,一只手不停刷新手機頁面。

此時距他最新發布的視頻不足1小時,播放量已經好幾萬。

王能吉(吉吉),網名「暴走的小吉吉」,網友熟知的「黃袍加身哥」。

5個月前,他創作拍攝的一段外賣小哥吐槽的視頻在網路熱傳,截至1月12日僅在快手平台上,播放量就達到1200萬次。

這則在他看來是「平常操作」的視頻,給他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粉絲量從幾十萬暴漲到400餘萬,視頻平均播放播放也從幾十萬增長至五百萬以上,他成了「網紅」。

但走紅後煩惱也隨之而至。在信息高速更迭的互聯網中,熱度轉瞬即逝,如何持續地保持影響力,如何持續產出優質的原創視頻,團隊如何更進一步,以及未來何去何從······

這都成為王能吉思考的問題。

  農村版「奧特曼打怪獸」紅到日本,陸媒專訪五人團隊,都是95後

打工青年拍起了短視頻

泮塘村位於合浦縣城郊區,村民大多以打工務農為生,吉吉的父親在家種著幾畝土地。

一直到12歲,吉吉都和父母居住在一間不足30平米的土牆房裏。雖然家中貧窮,但父母仍然很重視下一代的教育。吉吉上初中時,父母花了一萬塊錢將他送入當地最好的廉州中學。

「我小時候成績很好,但念著念著就不想念了。」

讀初中時,他便在學校張羅賣書的生意——把從外面進來的地攤書賣給同學,掙點零花錢。到高中時,吉吉更是經常出入網吧,打遊戲,「幫別人代練」。

高考結束後,吉吉進入廣西一所高職院校,就讀於鐵道工程技術專業。

然而,大學三年級上到一半,他便輟學成了北漂,「打打零工,做些兼職」。

如今,沒有好好讀書成為吉吉最大的憾事,「父母辛辛苦苦花錢不說,自己進入社會才明白生活是多麽不易」。

2016年春節後,吉吉一直在家閉門不出,父親多次勸他出去找份工作,但他都無動於衷,「心裡對不起父母,但又受不了打工那種約束」。

一次同學聚會中,吉吉聽到有同學在玩短視頻平台快手,「拍視頻也能掙錢,同時自己也喜歡這個」,便也開始投身創作短視頻。

為了不讓家人發現,吉吉和幾個同學一起在縣城了租了一間屋子,月租一百塊。而為了節省開支,泡面、饅頭成了吉吉等人的主食,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吉吉邀請村民幫忙拍攝一段視頻。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什麼視頻會受歡迎,吉吉等人心裡也沒譜。「經常看看別人拍的好的視頻,模仿再加上自己的創意」,為了構思好第二天的拍攝,吉吉等人常常熬夜到凌晨四五點。

夏季高溫難耐時,為了拍攝時有充足的光線,吉吉等人不得不逛遍合浦的大小公園、小區,拍攝取景。

而為了劇情效果,他們常常上演「全武行」,「那會兒不懂借位」。

辛苦沒有換來想象中的收獲,視頻播放量寥寥無幾,粉絲增長也是個位數,吉吉等人都沒有收入。

有人放棄,吉吉選擇了堅持,原因是「不知道能去幹些什麼」。

想不出好點子心態接近崩潰

約莫半年後,快手向部分用戶開通了直播許可權,可以通過直播獲得粉絲打賞,吉吉等人才慢慢開始有了收入。

拍攝地點也從城區轉移到了吉吉的家,團隊也正式命名為「暴走小分隊」。自此,田野鄉間、屋前巷後成了吉吉等人的拍攝基地,自家老屋成了團隊的工作室。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自家老屋成了團隊的工作室。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每天下午2點,團隊成員在此集合,互相交流一下自己所要拍攝的主題,並各自找人拍攝。

拍攝過程中,其他人會給出建議,什麼角度拍,用什麼語氣說台詞更為合適,什麼梗會更容易觸發笑點。團隊中,數吉吉創意最多,「仿佛他天生就有很多想法」,一位成員稱。

吉吉稱,他受星爺(周星馳)影響最深,少年時的空閒時間,除了掏鳥窩、蜂窩,便是在星爺的電影中度過時光。

在他的房間裏,至今貼著一張周星馳《功夫》的海報劇照,他的快手主頁則是周星馳《喜劇之王》的劇照。在他創作的視頻中,也有著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風格。

團隊在當地逐漸小有名氣,也吸引著新成員的加入。

阿陽是吉吉的小學同學,也是團隊中年齡最小的成員,今年21歲,初中畢業的他便去了鎮上理發店學做美容美髮。

「不自由,浪費時間,工資低還學不到什麼東西」,看到吉吉等人在拍視頻,抱著玩一玩的心態加入了進來。

拍了幾個月,發現能賺錢,阿陽索性辭掉了工作,雖然此舉招致父母強烈反對,在阿陽看來這並不重要,被村裏人嘲笑為「傻子」也不用在意,最頭疼的是如何拍出搞笑的段子。

「有時你辛辛苦苦幾小時拍出來的段子,結果沒人看沒人關注,就會很心累,」阿陽說,沒有好的視頻就沒有粉絲關注,也就沒有人看你的直播,更遑論打賞、接廣告。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吉吉和團隊成員。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有時一連幾天都想不出好的點子,心態就會崩潰。」被稱為「團隊大腦」的吉吉也不例外。

2018年4月,吉吉在快手上發布了一條視頻,內容是兩年以來所拍視頻集錦片段。

視頻下方是他寫給粉絲的話:是我們變了,大家為了各自的生活各奔東西。生活的壓力讓大家成熟,大家變得不那麽搞笑了。

「那會真的快要放棄」。

幾個月前,吉吉和女友告吹,團隊成員也因拍視頻賺不到足夠的錢而出走,吉吉的心情跌到谷底。

他也南下去了海南,跟著朋友打了一段時間工,但兜兜轉轉,發現最適合自己的還是拍搞笑視頻。

「黃袍加身」意外走紅

好運在2018年8月不期而至,但吉吉認為那段網路熱傳的「黃袍加身」的搞笑視頻只是一個「平常操作」。

「我8歲那年碰到一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說我24歲會『黃袍加身』,餐餐都有大魚大肉為伴,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算的真特麽準。」

這段視頻中,吉吉穿著某外賣平台黃色工服,坐在電動車上一本正經地說到。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吉吉拍攝的快遞小哥吐槽的視頻在網路上熱傳。視頻截圖

此視頻被粉絲搬運到抖音後,短時間內收獲100萬次點贊。「先在抖音上火了之後,網友們才找到我的快手賬號。」吉吉說。截至1月10日,該視頻在快手上的播放量逾1200萬次。

而視頻中那句「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更是成為網路熱門梗,被眾多網友拿來做成表情包。

「真的想都不敢想」,此後,吉吉的粉絲從幾十萬暴漲到400餘萬,視頻平均播放播放也從幾十萬增長至五百萬以上,廣告價位水漲船高,連團隊成員的賬號也跟著漲了些粉。

靠著直播打賞和接廣告的收入,吉吉不僅幫家裏還清了修房子欠的債,添置了不少家具和電器,還承包了兩個弟弟的學費。

草根成網紅後的煩惱

但草根成網紅後的煩惱也隨之而至。最近一段時間,不斷有商家找上門來洽談合作,一些當地網紅也聯系合作拍視頻,以致於他都沒時間創作新的搞笑視頻。

「好幾天沒更新,粉絲就說我飄了」,吉吉將粉絲發來的私信展示給記者看,「沒辦法,該有的交際必須要有,多個朋友多條路」。

中國草根視頻團隊,走紅之後的煩惱

▲吉吉用冷水淋濕頭髮,他要做他的中分髮型。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至於商業運作,吉吉稱目前還沒有進一步計劃,「想保持團隊的純粹性」。

此前,也有機構洽談合作,但他「一方面接受不了他們的條條框框,另一方面不想昧著良心黑粉絲的錢」。

「我會很在意他們的感受,每次直播跟別人PK需要他們支持的時候,我都說有條件的刷一點,沒條件看看我的視頻就好,如果有未成年刷了禮物,我都會私信退給他們。」吉吉告訴記者。

在這個信息高速更迭的互聯網中,熱度轉瞬即逝,如何持續地保持自己的影響力,如何持續產出優質的原創視頻,團隊如何更進一步,未來何去何從······這都成為吉吉思考的問題。

談及下一步計劃,吉吉挺直了身子說:「做好視頻給大家看。」

  農村版「奧特曼打怪獸」紅到日本,陸媒專訪五人團隊,都是95後
  小鎮青年回鄉做電商,一天賣光村裏人的農產品
  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