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孫雪池

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熊貓直播就各種傳聞不斷,員工離職、主播維權、主播出走、高層內鬥、王思聰撤資……

局勢愈演愈烈,甚至傳出了關閉服務器,破產清算的消息,而這所有的一切傳聞都在日前塵埃落定了。

2019年3月7日晚22時,COO張菊元在工作群「潘達踢威」中發文表示,在資金缺口無法解決的情況下,不得已做出了遣散員工的決定。

熊貓直播破產實錘。

內憂外患,熊貓卒於2019年3月

3月6日,微博認證為知名遊戲博主的「直播點吧」爆料稱,熊貓直播本月將申請破產。

另有網友爆料的一張截圖顯示,熊貓直播工作人員在員工群中稱,已為員工安排了頭條、快手、花椒等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網上流傳的熊貓直播群內截圖

3月7日晚間,熊貓直播的安卓、iOSApp客戶端在官方下載渠道消失,只剩下一個「熊貓主播版」。

當晚22:00左右,COO張菊元在工作群中發文稱「熊貓TV被迫選擇了這樣的結束,選擇結束並不是對員工與團隊的否定,而是大勢之下,一個無奈而又最理智的選擇。」

他表示,從17年5月至今,熊貓TV在22個月內沒有一筆資金註入,管理層在過去兩年至少尋找了5個潛在的投資方,但遺憾的是最終沒有解決掉資金的缺口。

缺錢成了壓垮熊貓的最後一根竹子。

  中國直播時代第三年,【網路主播已經成為一種職業】

熊貓TV到底有多缺錢?

有主播稱:從去年10月之後,沒有一分錢入賬。

更戲劇性的是「有個大哥自己給自己刷了150萬,想火。最後平台倒閉了,錢沒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該主播稱。

直播是個嗜血的行業,燒錢買命,斷血自然就斷命。

張菊元在內部信裡寫道:「熊貓的運營需要負擔高昂的寬帶以及眾多主播的高額工資,整個行業在追求贏利的路上都在躑躅前行,為了做到收支平衡不斷縮小自身之後,新的融資仍然無法到位。」

「投資環境和垂直領域的不斷惡化,熊貓的空間在不斷縮小,堅持成了某種消耗。

其實熊貓直播的衰落早有預兆。

2018年年初,就有熊貓直播沒錢可用的新聞被爆出。

緊接著熊貓直播負面不斷,合作公會和熊貓直播員工工資無法按時結算、大主播出走、員工離職等消息接連被爆出,熊貓直播的資金問題開始浮出水面。

根據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9月到2018年2月期間,熊貓直播的日活均值為272萬人。到了2018年12月,鬥魚虎牙從600萬和400萬雙雙提升到700萬,熊貓的日活卻縮水到230萬。

  熱鬧了15個月後,中國直播的泡沫破了?

大主播的流失是造成日活縮水的一大原因。

有主播稱熊貓直播的工資曾一度改成了三個月一發,後來三個月都還是有拖欠。

當時熊貓直播旗下數位大主播離開,轉投虎牙與鬥魚。究其原因,無非是熊貓給的價位無法滿足大主播們的胃口,且存在拖薪情況。

彼時,面對資金鍊難題,張菊元回應稱即將從巨頭拿到融資,估值超50億元。同時,公司2018年底還將啟動上市。

但熊貓直播等來的不是融資,而是賤賣自己。

去年年中,熊貓直播曾向鬥魚、虎牙、網易詢價出售,最初報價為30億元。但據熊貓直播披露的數據來看,其有大量負債,總價近40億元,最終三家公司都沒有接盤。

除了資金問題,管理層的「派系內鬥」,也是加速熊貓直播死亡的主要原因。

多位熊貓員工爆出,管理層的「內鬥」嚴重:「來自股東奇虎360的高管在該公司內部屢屢對其他高管進行排擠,包括王思聰自己帶來的高管,都已邊緣化。」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截止目前,奇虎360在熊貓直播的持股比例達19.35%,是繼王思聰之後第二大股東。

奇虎360先是在2016年9月參加了熊貓直播的A輪融資,隨後在2016年11月,作為熊貓的戰略投資者入局。奇虎360的介入,不僅為熊貓直播提供了資金,還為其提供了相應的技術支持。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脈脈上的討論截圖

但同時也埋下了隱患。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網傳熊貓直播員工和直播點吧對話截圖

360系逐漸在把控權力,2016年有兩位副總裁接連離職,「外界看來一片祥和處於上升期的熊貓直播,內部早已暗潮洶湧。」一熊貓員工稱。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脈脈上的討論截圖

即便管理混亂屢遭抱怨,熊貓直播在員工中的口碑還是不錯的。

「熊貓直播還是很人性的,即使沒有賠償,沒有年終獎,我也沒有太多憤怒的情緒。呆了三年,全是不捨。」一員工說。

「雖然去年七月開始就沒有拿到工資,公司欠他幾十萬,但是他仍愛這個平台。因為熊貓直播這幾年給他的遠不止錢。」一主播稱。

不能否認的是,熊貓還是有一部分忠誠度很高的主播和用戶。

很多用戶在得知熊貓要倒閉之後都覺得惋惜,一方面跟了幾年很有感情,另一方面覺得再也沒有「UI好看,廣告少,體驗又好的app」了。

直播間好多主播也是依依不捨,對這個平台的感情很複雜,「怒其不爭哀其不幸」。

主播們雖然很久沒有拿到錢,還是一如既往的來送熊貓最後一程。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熊貓直播官網截圖

2015年,熊貓TV因王思聰的建立而風靡直播界。

初建立,就有諸多大流量主播進駐平台。後來熊貓TV日漸做大,一度成了繼鬥魚、虎牙之後第三大遊戲直播平台。

熊貓直播在上線不久就能在直播行業中嶄露頭角,王思聰本身自帶的「流量光環」功不可沒。

除了邀請主播,還帶來了王思聰的部分明星朋友站台。

可惜了一首好牌,還是被打稀爛。

如今熊貓直播破產告一段落,500多名員工就地解散。

但主播討薪風波並沒有過去,直播行業的危機也並沒有過去。

  後直播時代,中國網紅求生之道:打賞不夠,廣告、帶貨來湊。

加速洗牌,直播行業進入下半場

站在風口,豬都能飛起來。但風起豬飛之後,難保不會有豬被摔死。

早幾年國內直播平台發展勢頭強勁,頗受資本青睞,先後出現大大小小幾十家直播內容提供平台。

但經過幾年發展,資本趨於理性,大浪淘沙後,脫穎而出的不超過十家,其中以鬥魚、虎牙、映客、熊貓直播表現最為出色。

如今,隨著熊貓直播的倒閉,行業迎來了新一輪洗牌。

活著的平台,開始加速奔跑。

3月6日有消息稱,直播平台鬥魚已於春節前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上市申請,這意味著,不出意外,鬥魚最早可能今年上半年就能登陸資本市場。

早前虎牙直播、映客直播已於2018年「跑步」進入資本市場。

如今鬥魚在經過負面纏身之後,也開始謀求上市。

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2018年直播行業融資明顯向頭部平台集中,資本催化行業新一輪洗牌,直播平台在體量和發展前景上差距進一步拉大,頭部平台掀起上市熱潮,尋求資本盈利機遇,加劇資源和流量的集中效應。

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9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有望達到5.01億人。

雖然用戶基數在不斷擴大,但增速有所減緩。

隨著人口紅利逐漸消失,原有的流量短缺、運維弊端、資金難題對中小平台的反噬更加明顯,加之官方監管高壓,許多中小平台被淘汰出局。

在線直播行業進入「下半場」。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目前,中國遊戲直播市場規模為77億元,同比增長100%;前瞻預測到2022年,遊戲直播市場規模將達到300億元左右。

直播行業,還是大有可為。

這個熊貓倒下了,並不影響下一個熊貓的崛起。

尤其是手機的迭代,5G網路的加持,直播獨有的互動性,以上種種,均賦予了直播平台更大的想像空間。

但可為,並不代表誰都能為。

  中國直播時代第三年,【網路主播已經成為一種職業】
  後直播時代,中國網紅求生之道:打賞不夠,廣告、帶貨來湊。
  熱鬧了15個月後,中國直播的泡沫破了?
  中國第一網紅:從5億到63億,王思聰的電競帝國生意經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