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離奇的西安寶馬彩票造假案

本文來源:今日法苑(微信id:law-Today)

這個離奇的故事要從2004年說起

2004年3月25日下午4時許農村小伙劉亮爬上西安市體彩銷售處門口的廣告牌,威脅要跳下自殺,此舉引發大量群眾聚集圍觀。

這個年輕人為什麼要自殺呢。

原來陝西省體彩中心剛剛通知他,前兩天他所中的彩票作廢了,他一分錢獎金也得不到。

體彩中心還警告他說,其所持有的中獎彩票系偽造,已送交國家體彩中心鑑定,證據確鑿後劉亮要負刑事責任。

劉亮中的又是什麼獎呢?

是陝西省即開型體育彩票特等獎——1輛寶馬車和12萬現金,總價值60萬元。

聽體彩中心說不但寶馬沒了,還有可能被抓。

情緒激動的劉亮爬上廣告牌,準備用極端的方式證明自己的清白。

時間倒回到兩天

2004年3月23日上午,17歲的劉亮來到西安市東安街的體彩銷售現場,那里人頭攢動,很多人都在興致勃勃的購買彩票、現場刮獎。

這是當年極為流行的一種抽獎方式“即開式彩票”。

彩票主辦方會租下一塊空地,將獎品(主要是汽車、摩託等大件)擺在主席台上,引誘老百姓前來購彩、刮獎。

刮開後的圖案如果與中獎圖案一致,就可當場領走獎品。

▲當年中國即開式彩票銷售時的盛況,台上的獎品是小轎車

看到這一場景,農村小伙劉亮也來湊熱鬧,他買了10塊錢的彩票,刮開其中一張,赫然出現了“草花K”的圖案。

出了“草花K”這個符號,意味著劉亮已經中了一等獎,有機會上台進行第二輪抽獎。

如果再中,就能得到特等獎寶馬車1輛和12萬元現金。

劉亮被請到主席台上,工作人員拿出標著1、2、9、10的四個信封讓他挑選。

劉亮挑了9。

在西安市新城區公證處人員的監督下,劉亮從9號信封中抽出一張紙,上面寫著“寶馬”!

這個小伙子中了特等獎!

劉亮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戴上大紅花,隨著女模特坐上轎車,在西安市巡遊了三個小時,為即開式體彩做足了宣傳。

劉亮中獎時的新聞圖片,背後的宣傳語是“中得寶馬瀟灑人生”。

宣傳完畢,劉亮美滋滋的返回家中,就等著去體彩中心正式兌現寶馬和獎金了。

直到這通電話的到來,劉亮一怒之下爬上廣告牌,威脅自殺。

▲廣告牌上的劉亮

劉亮此舉瞬間引起全社會關注,西安老百姓眾說紛紜,懷疑體彩中心作假。

3月26日陝西省體彩中心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經國家體彩管理中心鑑定,劉亮所持的“草花K”係由“草花2”塗改而成,系假彩票,此次中獎結果作廢。

3月27日劉亮家也針鋒相對,在家中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體彩中心手中的所謂“假彩票”絕對不是劉亮當初購買的那張。

就在同一天陝西省體彩中心主任賈安慶接受了《焦點訪談》記者的採訪,表示體彩中心已經報案,並且“彩票的信譽就是我們的生命,以人頭擔保體彩中心沒做假”。

聽說劉亮在家裡召開“新聞發布會”後,賈安慶表示“劉亮所持中獎彩票是假的,不管是他作假還是別人作假,他拿這張假彩票領獎,是詐騙行為。我奉勸當事人盡快投案自首。另外,一些律師想出名,為劉亮辯護,最終會身敗名裂的。”

但劉亮堅稱自己沒有作假,如果作假也是銷售彩票的人員作假,反訴西安體彩中心。

接到陝西省體彩中心報案後,西安警方決定找此次彩票銷售的負責人孫承貴了解情況。

但讓警方尷尬的是,在了解完情況之後,孫承貴竟然失踪了。

這讓公訴機關一下沒了人證。

證明劉亮偽造彩票的證據不足,證明劉亮沒有偽造彩票的證據也不足。與此同時寶馬彩票事件不斷發酵,劉亮身邊聚集了一個律師團隊,對他進行法律支持。

央視等各大媒體也紛紛來到西安進行調查。

央視採訪彩票銷售方楊永明。

央視調查的結果是,西安即開型彩票的銷售其實早都被“承包”出去了。

組織彩票銷售工作的“承包商”楊永明是浙江湖州人,之前長期為陝西省體彩中心提供中獎獎品,通過這一層關係他和陝西省體彩中心上下都混熟了。

1997年開始他開始“承包”陝西地區的“即開型”體彩發售工作,孫承貴是他的手下。

壓力現在被傳導到西安警方了。

4月下旬西安警方開始徹查彩票銷售的整個經過。

這一查就查出問題了。

此次開獎共銷售彩票1700萬元,產生了4位寶馬大獎得主,分別是:

3月20日中獎的四川人楊小兵

3月22日中獎的陝西漢中人劉曉莉

3月23日中獎的劉亮

3月24日中獎的河南宜陽人

經警方核查“楊小兵”的身份信息與戶口信息完全不符,而“王軍”的身份證號少了一位數,兩人所留聯繫電話也都是空號。

唯獨漢中的劉曉莉確有其人。

警方決定先找劉曉莉了解情況。

在訊問劉曉莉前,警方調取了她的通話記錄,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情況。

在3月22日中獎前,劉曉莉與孫承貴之間有大量的通信往來。

一個隨機的中獎者怎麼可能這麼巧,恰好和負責彩票銷售工作的孫承貴認識呢?

警方找到了劉曉莉。

但劉曉莉堅稱彩票就是自己憑運氣中的,對於其它事情她也一無所知,更沒聽說過孫承貴這個人。

之前央視記者來採訪她的時候,她也是這麼說的。

直到警方拿出了她與孫承貴的通話記錄…

劉曉莉不得不將她的所作所為交代了出來。

原來劉曉莉通過表妹和彩票銷售負責人孫承貴相識,孫承貴出2000塊,請劉曉莉到西安“做個宣傳”,並提前替她準備好了“草花K”,劉小莉就是憑著這張“草花K”進入第二輪抽獎,並在孫承貴的暗示下挑選了藏有“寶馬”字樣的信封,從而中了特等獎。

當期除了劉亮,其他所有特等獎得主都是 “托兒”,但只有劉曉莉傻到留下了真實的身份證號,取得劉曉莉的口供後,警方立即逮捕了負責彩票發行的“承包商”楊永明。

經審訊得知,整個即開型彩票發售就是一場精心籌劃的騙局

首先,孫承貴會將前一期其他中獎者兌付過的“草花K”取來,交給“托兒”,讓他(她)們進入二次抽獎環節。

在二次抽獎環節中,孫承貴再拿出幾個信封,其中一個信封裡有“寶馬紙條”,孫承貴會暗示“托兒”去抽這個信封,從而騙取大獎。

那麼孫承貴是怎麼知道經過公證的牛皮紙信封中哪個有“寶馬紙條”呢。

原來中獎信封雖然是在公證處監督下密封的,但是保管者卻是孫承貴的老闆楊永明,楊永明在保管時用100瓦燈泡照信封,一下就看出哪個里面有寫著寶馬的紙條了。

然後再記住這個信封的編號,就可以控制誰能中獎了。

真正抽中“草花K”的中獎者登台時,拿出的都是沒獎的信封,那就怎麼也抽不走寶馬。

“托兒”上台時再拿出有獎的信封,讓“托兒”來抽取,如此一來自然“百發百中”,“托兒”們次次可以中大獎。

按道理是不會出錯的。

但是當天偏偏出了簍子,楊永明犯了糊塗,記錯了信封編號,於是孫承貴面對劉亮時錯誤的拿出了含有寶馬的信封。

這個信封又好巧不巧的被劉亮抽中。

因為楊永明的這一失誤,劉亮極為意外的中了寶馬。

為什麼楊永明要造假呢?

這就要說到當時“即開型彩票”收入的分配方式了。當時彩票的收入方式如下:

彩票發售金額的50%以實物方式返還彩民。

35%為公益金,這35%的公益金國家拿15%,陝西省體彩中心拿8%,西安市體育局12%

3%為彩票成本

1%為省體彩中心管理費

11%歸“承包發行者”所有。

但是發行彩票是有風險的,廣告宣傳費用、場租、僱工成本都是固定的,如果彩票銷售達不到一定數量,“承包發行者”是會賠本的。

以3月這次開獎為例,體彩中心發包給楊永明的售彩總額度是6000萬,如果全部賣出,楊永明可以得到660萬,肯定有的賺。

但實際只銷售出1700萬元彩票,楊永明能收到的錢就只有187萬了,刨除資金成本,宣傳費用,場租這些固定成本,楊永明其實賺不到什麼錢,搞不好還要賠錢。

所以體彩中心才要把售彩業務承包出去,毫無風險的拿35% 1%的收入。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楊永明自然也不會眼睜睜的賠錢。

於是他打起了佔50%金額的獎品的主意。

通過以上的手法運作,都不用購買新的寶馬車,這幾輛寶馬循環往復,可以用到地老天荒。

所謂“中得寶馬,瀟灑人生”不過是一個騙局罷了。

搞清事情經過後,西安警方立即決定通緝二號犯罪嫌疑人孫承貴。

5月14日孫承貴於山東威海老家處被捕歸案。

但被捕之後的楊、孫兩人依然堅持認為劉亮是個騙子,因為他們說那天的確有張“草花K”是偽造的!

楊、孫供稱,為求穩妥,他們所使用的“草花K”彩票都是之前回收的真票,完全沒必要使用假票。

在3月23日意外送出寶馬後,楊、孫兩人憤憤不平,他們對當天的一等獎彩票進行核實,結果赫然發現其中有一張”草花K”是假的。

而且當天所有中過“草花K”的人中只有劉亮沒有留下指紋存檔,其他人都按要求留下指紋了。

楊、孫兩人一合計認為劉亮一定是做賊心虛,所以不敢留下指紋,假的“草花K”肯定是劉亮做的。

既然如此不如詐劉亮一下,逼他放棄寶馬和獎金。

兩人覺得這事可行,於是上報體彩中心,這才有了那通電話。

警方覺得楊、孫兩人的說法存在一定可信性,因為事到如今他們也實在沒必要繼續編故事。

但這張假彩票到底是不是劉亮做的,還有待偵查,於是警方決定繼續調查假“草花K”的來歷。

包括劉亮在內,3月23日當天中過“草花K”的幾個人再次被納入警方視野。

經過鑑定,警方發現劉亮雖然中獎後沒打指模,但是在真實的中獎彩票上有他的指紋,因此劉亮的犯罪嫌疑被排除。

又經過逐一排查,警方發現當天中獎的劉先魁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6月3日劉先魁和黃四清被捕歸案。

經過審訊得知,劉先魁和鄰居黃四清聽說“即開型彩票”可以中寶馬車,於是事先通過變造的方式偽造了“草花K”彩票,並且無巧不成書的於3月23日前往售彩現場進行兌獎。

黃四清變造彩票的水平頗高,一時騙過了孫承貴的眼睛。

孫承貴晚上核對彩票時才發現存在假彩票,與楊永明商量後懷疑是劉亮所為,這才引發了其後的一系列事件。

陝西省體彩中心主任賈安慶由於之前拿了楊永明的好處,所以才敢以“以人頭擔保”,笑話鬧上了《焦點訪談》。

整個事件的離奇之處在於:如果不是楊永明自己操作失誤,拿錯信封,劉亮就只能中個普通的一等獎回家,這起弊案也就不會被揭開了。

如果當時劉亮運氣不是這麼好,抽取了另外三個信封,沒抽中寶馬,這起弊案也就不會被揭開了。

如果不是劉先魁和黃四清恰恰於當天持假彩票兌獎,還大大咧咧的留下了自己的指紋。

楊永明和孫承貴就不會發現假彩票,從而猜測劉亮是個騙子,進而串通體彩中心,意圖剝奪劉亮的寶馬車。

楊、孫如果認栽,忍痛交出一輛寶馬,這起弊案也就不會被揭開了。

如果劉亮不是第一時間採用極端方式吸引公眾注意,以至於捂不住蓋子,這起弊案也就不會被揭開了。

如果不是央視記者親臨…

正是諸多巧合趕到一起,這才促使“西安寶馬彩票案”浮出水面。

賈主任的那句“我以人頭擔保”亦成為年度流行語,事後人們才知道賈主任的人頭只值13萬元。

後續影響

5月中旬,國家體育總局下發了《關於嚴肅查處西安“偽造中獎彩票事件”的通知》,暫停了陝西省即開型體育彩票的銷售。

5月17日國家體育總局在全國范圍內停止銷售即開型體育彩票。

小轎車前人頭攢動的情景,再也沒有出現了。

寶馬彩票案有關責任人受審

6月4日陝西省體彩中心宣布劉亮所中特等獎真實有效,並向劉亮補發了寶馬車和獎金。

6月上旬,陝西省體彩中心有關領導及公證處人員相繼被刑拘。

楊永明被判有期徒刑19年,孫承貴被判有期徒刑17年。

陝西省體彩中心主任賈安慶受賄13萬元,被判有期徒刑13年。

陝西省體彩中心副主任張永民受賄3萬元,被判有期徒刑7年。

西安市體彩中心負責人樊宏受賄9.4萬元,被判有期徒刑11年。

劉先魁和黃四清分別被判有期徒刑4年、3年。

公證人員董萍因玩忽職守被判有期徒刑2年,緩刑2年。

劉曉莉被判有期徒刑兩年緩刑3年。

西安寶馬彩票案終於結束了,責任人受到了懲處,正義得到了伸張。

不過彩票造假問題還存在麼?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