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海外版推廣成本超高,2018年可能虧損12億美金,未來對手是youtube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鄭潔瑤

隨著TikTok在海外出盡風頭,海外媒體對其母公司字節跳動也給予了充分關注。

最近,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因為Tik Tok去年在海外的推廣成本太過高昂,導致字節跳動去年整體虧損了12億美金。

對此,字節跳動的回應是:目前沒有信息對外。

另外,據接近Google的人士介紹,去年僅在Google Ads這一家平台上,字節跳動就花費了3億美元用做推廣。

而此前一位菲律賓當地短視頻從業者也曾告訴過界面新聞記者,去年一年TikTok光是在菲律賓這一個市場,就已經花費了近千萬美元用於買量。

不難看出,字節跳動對於TikTok的推廣幾乎是不計成本的,但推廣成果卻是喜憂參半。

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目前為止,字節跳動已經在印度電視和網路廣告上,投入了上千萬美元。

盡管TikTok在印度市場表現不錯,去年日常活躍用戶增長近20倍,用戶超過2300萬,但印度的廣告收入十分有限。

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印度市場的主要任務是繼續吸引更多客戶,預計不會很快盈利。

相比印度,美國市場無疑更具挑戰。

下圖來自Apptopia,圖中的engagement index指的是用戶使用該應用的頻率,由DAU除以MAU得來。

如果該數據為100%,說明用戶每天都會打開該應用程序,而50%則意味著每隔一天打開一次。

抖音海外版推廣成本超高,2018年可能虧損12億美金,未來對手是youtube

可以看到,目前TikTok的參與率僅為29%,而Facebook為96%,Instagram為95%,Snapchat為95%,YouTube為95%。

對比Facebook和Instagram這類北美的超級App,TikTok的用戶黏性還是遜色不少。

更重要的是,TikTok在海外仍然面臨各國政府的監管。上周,字節跳動就曾為musical.ly遺留的官司,而支付了570萬美元的罰款。

但就算挑戰重重,在出海方面,字節跳動仍然表現出非常強的決心和執行力,甚至有消息稱其最近似有向企業服務領域擴展的意圖。

據知情人士透露,日前,字節跳動已經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名為Lark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該公司還在矽谷開設了美國辦事處,並聘請了曾在GE數字集團、思科和SAP工作過的理查德吳(Richard Wu)負責推銷企業業務。

雖然該子公司尚未開始向國外的潛在客戶推銷Lark。但其已透露出了將要在年底前將團隊擴大一倍的意圖。

對此消息,字節跳動的回應是不予置評。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字節跳動真的要把Lark推向海外,其在國際上的競爭對手就要再加上微軟和Google。

  抖音出海輸出中國文化,帶來了文化自信嗎?
  爸媽也玩抖音?【愛奇藝】推出以中老年銀髮族為目標的短視頻產品,行得通嗎?
  知乎大V、中科院博士被幣圈割光身家,以後一心只作科研。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