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編譯:樂學

「對於爭相擴大全球市場佔有率的西方企業來說,印度陡峭的數字發展軌跡已被證明是一股強勁的吸引力。」

「也許沒有哪家公司比google更能切身體會到,在印度發展面臨的巨大障礙和可能獲得的巨大回報。」

據外媒報導,《財富》雜誌的資深記者薇薇安-沃爾特(Vivienne Walt)到印度遊歷了一番,親身感受了一下獨特的印度市場和消費群體。

在這個過程中,她也看到了google 在印度的發展,並逐漸理解了它的希望和夢想。

她撰文記錄了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

下面是這篇文章全文:

去年12月的一個晚上,在印度新德里郊區的諾伊達(Noida),天已經黑了。當時,我來到了全印度最大的YouTube明星的家。然而,在門口迎接我的人悖逆了YouTube這個詞所喚起的每一種刻板印象。

YouTube明星妮莎-馬德胡利卡(Nisha Madhulika)是一位60歲的老奶奶,她穿著長袍,穿著涼鞋,頭髮紮著馬尾辮。在把我安置在客廳的扶手椅上後,她給了我一些自制的餅乾。

「你一定要試試。」她說,聲音勉強超過低語,然後讓她的兒子翻譯印地語。

印度正在發生深刻的轉變。馬德胡利卡的YouTube烹飪頻道擁有650萬個訂閱者,每個月又新增20萬個訂閱者。她在晚年突然變得大火大紫,這完全沒有什麼先兆。

簡而言之,這完全可以體現出印度對數字化世界的遲來的歡迎。

過去兩年來,數億印度人首次登錄互聯網。這一激增是由於印度政府旨在讓印度人上網的積極政策,以及數據和智能手機價格的暴跌。

  在中國佔有全部市場的微信,在印度面對來自全球的頂級對手,掙扎五年慘敗收場。

據行業估計,目前約3.9億印度人是活躍的互聯網用戶,幾乎占印度總人口的三分之一,是2016年上網人數的兩倍。

印度的互聯網用戶數量,比所有生活在美國的人都要多。

一代人以前,美國、歐洲和中國也都出現了互聯網用戶數量的激增。

然而,這個過程是穩定的和漸進的,從撥號數據機轉變到Wi-Fi,再轉變到移動網路。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印度有數億人完全跳過了早期的互聯網;許多人甚至從未碰過電腦。

相反,他們直接用手機在網上下載應用程序和觀看手機視頻。

自2017年以來,印度人下載的應用程序數量開始超過美國人。

去年,印度成為Android手機上最大的移動數據消費國。

Android手機軟件供應商google 印度和東南亞地區副總裁拉詹-阿南丹(Rajan Ananda)表示:「在世界其他地方,我們還沒有看到過這樣的用戶行為。」

google 還擁有視頻網站YouTube。YouTube網站十多年前在矽谷掀起了用戶製作和發布視頻的熱潮。

目前,YouTube網站已有2.45億印度用戶。

「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個視頻優先的數字經濟體。」他說。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高知火車站的乘客,這是google 安裝免費Wi-Fi的眾多火車站之一

對於爭相擴大全球市場佔有率的西方企業來說,印度陡峭的數字發展軌跡已被證明是一股強勁的吸引力。

也許沒有哪家公司比google 更能切身體會到在印度發展面臨的巨大障礙和可能獲得的巨大回報。

該公司的增長依賴於找到更多的用戶,因為廣告創造了它的超過80%的利潤。

鑒於google 和其他西方科技巨頭基本上被中國拒之門外,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能提供比印度更大的機會來接觸數億消費者。

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駐舊金山的分析師布倫特-蒂爾(Brent Thill)表示:「這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其收入水平比其他地方低得多,因此更具有挑戰性。」

儘管如此,由於擁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現金,google 可以不用擔心成本,可以沉下心花費數年時間創建其印度業務。

「他們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來吸引這些消費者。」蒂爾說。

漫長而昂貴的發展過程

去年晚些時候,我走遍印度,從偏遠的村莊到孟買和新德里等大城市,考察google 是如何在印度建設基礎設施的,以及印度如何成為該公司的一個關鍵的實驗室。

擴大google 印度業務的活動,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

但這將是一個漫長而昂貴的過程。google 拒絕透露它在印度到底投資了多少資金。

「投資了很多。」該地區的高管阿南丹說,「這是一項我們面向未來10至15年進行的投資,目的是讓人們真正上網。」

他補充稱,真正的盈利能力「是長期的」。

google 也不願透露它在印度的業務規模,但分析師將其年收入定為13億美元,在該公司2018年創造的1360億美元收入中,這隻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印度的在線發展機會

儘管如此,google 印度業務的影響力不僅在印度能感受到,而且在7000多英裏以外的美國加州山景城總部也能感受到。

google 在印度的發展正日益成為它最終進軍其他數十個新興市場的藍圖。在這些新興國家,生活貧困,文盲多,服務昂貴但卻緩慢,大多數人無法上網。

這些國家包括一些世界上增長速度最快的經濟體,如擁有2.6億人口的印度尼西亞和奈及利亞,其人口有望在2050年超過美國。

google 「下一個10億用戶」項目的產品管理主管喬希-伍德沃德(Josh Woodward)表示:「我們正在從頭開始考慮產品。」

google 於2015年推出該項目,專註於開拓新的市場。

「如果你要為孟買而不是山景城開發一款產品,你會怎麽做?」伍德沃德問。

google 的高管們可能看不到這個問題將會如何解答。

但他們知道,那些想辦法把互聯網服務帶給那些無法上網的人群的公司,其實是在做一件真正的大善事——當然也會賺到一大筆錢。

「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才能讓他們上網?」google 的高管阿南丹問道,「印度會告訴我們很多它真正需要的東西。」

數字躍進

google 多年來一直在印度運營,2004年在班加羅爾開設了第一家非美國研發中心。

但現在,它在印度進行擴張的時機剛剛好。支持企業發展的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將數字革命作為其政府的核心。一些印度企業集團一直在響應他的號召。

2014年,莫迪競選總統,承諾讓所有印度人上網。

然後在2016年,他宣布當時流通的大多數印度紙幣無效,有效地將數百萬人推入了數字支付系統。

印度政府還將醫療保險等公共服務放在網上,並在2016年出台了一項全國銷售稅,要求企業提交數字銷售記錄。

全國性的身份證現在開始收集每個公民的生物特征數據。

印度的數字政策有時似乎顯得很武斷。對許多貧窮的印度人來說,這些政策是令人痛苦的。

但官員們堅稱,這樣的措施對於改變絕大多數人不納稅的現金經濟至關重要。

印度每月大約有100萬印度人進入就業市場,但大多數人仍然生活在農村,機會很少。

印度國家轉型研究所(NITI Aayog)的首席執行官阿米塔布-康德(Amitabh Kant)表示:「如果我們要以每年9%或10%的速度增長,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有形基礎設施,我們還需要數字基礎設施。」

NITI Aayog研究所是印度數字戰略的先驅者。

康德坐在新德里的辦公室裏說:「如果我們到處建造實體銀行和學校,雇傭銀行經理,那將花費我們幾百年的時間。」

外面的大廳裏擺放著一尊印度民族英雄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的雕像。他裹著紗籠,正在冥想,腳邊放著玫瑰花瓣。這微妙地提醒人們,印度的數字政策是為了國家利益。

「中國用了30年的時間讓大部分人口擺脫貧困。」康德說,「美國用了將近100年的時間。在未來15年裏,印度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一途徑就是實現數字躍進。」

如果不是印度最大的企業集團信實工業(Reliance Industries)做出的決定,這種跳躍可能會在一開始就遭遇失敗。

2011年,信實(其核心業務是石油和基礎設施)決定建設一個龐大的寬頻網路。

但是,該公司沒有相關的經驗。它收購了一家擁有移動頻譜許可證的電信公司,然後開始與其他競爭對手競爭。

那時,僅有2800萬個印度人擁有智能手機。信實公司的目標是在印度建設寬頻網路,而寬頻網路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實現。

由於擁有幾十年建立管道和煉油廠的豐富經驗,信實公司在印度各地建造了22萬座移動塔樓,基本上一天建造700多座移動塔樓。該項目總共耗資300多億美元。

2016年9月,該公司推出了信實Jio電信網路,在頭六個月為人們提供免費移動數據。

印度人爭先恐後地報名登記。信實Jio公司在6個月內就簽下了1億用戶,並在去年9月成立兩周年時簽署了2.5億用戶協議。

它的廉價計劃引發了一場價格戰,並壓低了印度的數據價格,現在的價格較2016年的每GB 4.5美元的價格已有了大幅下降,這嚴重削減了競爭對手的利潤。

對信實Jio來說,這種定價策略被證明是一招妙棋,它確立了自己作為重要的手機和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的地位。

信實Jio公司目前正在銷售20美元的手機。

此外,該公司正準備推出用於汽車、電視顯示器和家用電器的聯網設備。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曾在互聯網基礎設施和服務領域大舉投資的信實Jio公司總裁馬修斯-奧曼(Mathew Oommen)

對印度來說,信實Jio公司的影響力是巨大的。

這個國家從一潭數字化的死水變成了世界上互聯網發展速度最快的地方。

去年9月,在《財富》雜誌(Fortune)的年度「變革世界」影響力排名中,信實Jio公司排在了第一位的位置。

「仔細想想,你會發現經濟差距、語言不通和距離不同等諸多障礙。但這就是我們要從根本上跨越的障礙。」

當我們在位於孟買郊區的信實Jio公司綠樹成蔭的園區見面時,信實Jio公司總裁奧曼說,他相信廉價數據會促進印度的發展。

「他們不僅成為了網路用戶,而且變成了數字經濟體的公民。」他說,「這隻是從根本上變革印度社會和經濟的工具。」

奧曼來自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曾擔任美國無線運營商Sprint的首席技術官。

為印度打造的應用竟變成了全球應用

對google 來說,這種變革是一座潛在的金礦。信實Jio公司的網路和莫迪總理的政策共同開辟出了一個開放的市場。在以前,這個市場還是遙不可及的,或者規模太小,不值得投資。

2017年,在信實Jio公司推出移動網路後不久,google 開發了它的第一款數字支付應用程序Tez,從而抓住了數百萬個突然進行數字支付的印度人。去年,google 將該應用程序更名為google 支付(Google Pay)。

目前,google 支付在包括美國在內的29個國家擁有約4000萬個月活躍用戶。

根據google 的數據顯示,2018年該應用程序的交易額約為600億美元。

google 為了克服印度市場的挑戰——糟糕的互聯網連接狀況、只會說本地語言的新用戶,以及很高的文盲率——打造了專門的應用程序。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這些應用程序最後竟然拓展到全球市場。google 支付並不是唯一這樣的例子。

另一個例子是2005年在美國推出的google 地圖(Google Maps)。它在印度發展時面臨極大的困難:數千條印度道路沒有正式的街道名稱,即使它們有名稱,當地人也不知道。

「我們真的必須自己繪制地圖。」凱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說。他在新加坡工作,管理著google 的「下一個10億用戶」團隊。

森古普塔說,google 決定用印度人說話的方式來繪制印度地圖。

現在,如果你在新德里走一圈,google 地圖可能會這樣給你指路,「在第一根柱子處左轉,在醫院右轉,然後在學校再右轉。」(這種創新也被移植到了發達國家,google 地圖會提到地標性建築,比如街角的藥店。)

在印度,不同汽車的司機需要指引的路線可能並不同。因此,google 工程師調整了其地圖服務,為印度的三輪摩托車司機提供了專門的、不同於汽車的路線指引。

為了讓數以百萬計的印度人在經常不穩定的網路上使用google 地圖,工程師們對這款應用進行了調整,允許用戶下載地圖並離線導航。現在,你可以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脫機使用google 地圖。(2015年,google 還在印度推出了首個離線版本的YouTube,目前已有80個國家推出了這一功能。)

曾幾何時,人們有紙質地圖。」森古普塔說,「但今天,你在印度到處走走,就會看到每個人都在使用google 地圖,因為google 地圖可以離線導航。」

google 地圖在印度廣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是:印度大約有50種當地語言,google 用了其中10種當地語音來指引方向。google 搜索和其他應用也是如此。這就要求google 在矽谷的工程師從無到有地設計鍵盤,因為幾種印度語言以前從未在任何電腦或手機上輸入過。

google 位於加州的語音技術部門的達安-範-埃施(Daan van Esch)表示:「這些語言根本就沒有資料庫。」

google 派遣員工前往印度偏遠的角落,用當地語言錄制12萬個短語,然後將錄音輸入演算法,利用機器學習技術將語音轉化為文本。這一功能在印度引起了轟動,並已在其他國家推出。

埃施說,許多人的反應是非常激動。很多年來,他們都感覺互聯網是別人的東西,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東西。

他說:「2017年,我去了印度,展示了一種使用印度東北部主要語言曼尼普爾語的鍵盤。看完展示之後,人們擁抱我說,『我的語言終於上網了。』」

google 還積極為競爭對手遇到的一些問題設計了解決方案。

google 的Files應用程序就是一個例子。它允許用戶清除未讀或重復的電子郵件和消息。Files應用程序於2017年在印度推出,目前在全球擁有約3000萬用戶。

但是,Files應用程序最初是為了解決印度特有的令人頭痛的問題而創建的:WhatsApp上每天發送的數百萬條早安問候信息。

WhatsApp是Facebook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序,在印度有大約2億個活躍用戶。

每天黎明時分,成千上萬的印度人都會向他們所有的聯系人發送WhatsApp消息,「早上好」,並配以鮮花和勵誌語錄。

google 的科學家試圖理解為什麼智能手機在印度老是死機,最終發現這個問題與鋪天蓋地的「早上好」問候消息有關。

莫迪總理顯然不知道人們的手機老死機的問題,他在2017年向議員們抱怨說,他們中幾乎沒有人回應他每天的早安問候信息。

google 工程師做出了更果斷的回應,他們設計了Files應用程序。現在人們只需一次點擊就可以刪除所有這些信息。

熱衷公益,傳播友善

即使有這麽多的新產品,google 仍需要等待數年才能讓其印度業務實現盈利。儘管印度互聯網用戶數量激增,但要想盈利還很困難,而且還需要印度中產階層的規模進一步變大。

新德里MediaNama科技新聞門戶網站的創始人尼基爾-帕瓦(Nikhil Pahwa)表示:「每個人都認識到,印度是下一個10億用戶的來源。但印度並不是很大的收入來源。至少目前還沒有。企業需要從20、30年(而不是10年)的時間跨度來看待在印度發展的問題。」

在某種程度上,google 是很幸運的,它的印度發展戰略一直就沒有強調利潤。莫迪總理正在推行新的電子商務規定,該新規已經極大影響到了亞馬遜和沃爾瑪的發展。

更重要的是,由於專注於幫助印度用戶,而不是急於追求商業化,google 試圖在印度民眾中傳播友善。在當地的高管中,你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們做得很不錯。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拉詹-阿南丹,google 印度和東南亞副總裁

在世界上其他地方,google 與其反對者的分歧越來越大。例如,歐洲監管機構以違反反壟斷法為由對google 處以了數十億美元的罰款。

google 在印度也不能免於審查。

2月中旬,路透社(Reuters)報導稱,印度反壟斷機構正在調查google 濫用其安卓移動操作系統壟斷地位的行為。

即便如此,在印度的google 高管們仍然滿懷著google 人的熱情。

「互聯網的力量在於,你突然意識到自己能做什麼。」該地區負責人阿南丹表示。

他講述了印度村民在網上出售工藝品和偏遠地區的家庭登錄教育網站的軼事。他說:「我們正處於互聯網在全世界發揮積極作用的起點上。」

google 熱衷公益的名聲也為它提供了業務發展的良好基礎。

2014年,該公司與印度國家鐵路服務公司合作,推出了google 車站(Google Station),為每天乘坐火車的約2300萬人安裝Wi-Fi熱點。

自那時以來,印度已經在400個火車站安裝了熱點。

最近,google 在墨西哥的公共汽車站和拉各斯的公共廣場推出了類似的服務。

熱心公益是有好處的。當用戶登錄到Google Station熱點時,門戶網站會收集他們的數據,並允許google 在專用網頁上發布廣告。儘管如此,google 的高管們還是從慈善的角度對該項目進行了描述。

「這是一種奇妙的聯系他人的方式。」森古普塔說。

印度一些較貧窮的工人經常使用免費、快速的Wi-Fi。一天下午,在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的主要城市高知(Kochi)擁擠的火車站裏,40歲的搬運工曼尼坎丹(M. R. Manikanda)告訴我,他最近用Google Station熱點為他準備公務員考試的妻子下載了模擬試題。

曼尼坎丹在那裏工作了10年。

「她後來通過了考試。」他高興地說。

幫助女性上網

google 對新用戶的渴望與其公益行為疊加在了一起。

事實上,它在印度因其Saathis(在印地語中是朋友的意思)項目而聞名,該項目於2015年推出,目的是幫助吸引更多的女性上網。

婦女在該國互聯網用戶中所占的比例很小。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帕維恩-貝古姆(Parveen Begum),google 互聯網Saathi項目的用戶,住在Thotlavavigu村莊東頭。

google 與印度製造和零售聯合企業集團旗下的慈善機構塔塔信托(Tata Trusts)合作,在印度各地逾20萬個村莊招募了約6萬名所謂的Saathis女教員,讓她們教其他女性如何上網。

我採訪的一個Saathi用戶稱,google 培訓了Saathis項目的參與者,並給她們每人發一部智能手機,而塔塔信托每月向他們支付約40美元的津貼。

google 聲稱,到目前為止,Saathis項目已經培訓了大約2200萬人,其中大部分是女性,她們掌握了一些基本技能,比如如何使用WhatsApp進行通話,如何在線支付賬單。

它的目標是到今年年底覆蓋大約30萬個村莊。

一些Saathis項目女教員和她們負責培訓的女性抓住了這個機會,利用她們新學到的互聯網技能,在YouTube上下載關於如何製作自制蜂蜜或刺繡的教學視頻,開始從事家庭手工業。

一天下午,有幾個婦女聚集在村裏的印度教廟宇外,向我展示她們的商品。

32歲的帕維恩-貝古姆(Parveen Begum)說:「我在YouTube上學會了如何用線和石頭裝飾手鐲。」

她的丈夫是一名虔誠的穆斯林,不允許她在房子外面工作。她現在把手鐲賣給當地客戶。

「一些女學員來我家學習互聯網。」她說,「我最終將培訓大約1200人。」

無論google 是否能在印度賺到一盧比的利潤,互聯網改變人們生活最明顯的地方是像托特拉維尤村莊這樣的偏遠農村地區——在這一過程中,隨著外部世界開始滲透到這些偏遠地區,印度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

一天清晨,我站在距離托特拉維尤村莊幾英裏遠的帕穆拉蘭卡小村莊裏,一頭水牛慢悠悠地走過,13歲的阿莎-西拉姆(Asha Seelam)和15歲的索爾-武哈(Sole Vuha)在去學校的路上騎著單車,辮子在她們身後飛舞,然後行到我面前時停住了下來。

「你是美國人嗎?」她們睜大眼睛問道,一看到一個外國人出現在她們的小村莊裏,她們就驚奇地跳下了單車。

談話很快轉到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新事上:上個月,阿莎家裏購買了第一部智能手機,因此互聯網進入了阿莎的家中。

「我喜歡在WhatsApp上和我的朋友聊天。」阿莎說。她解釋說,她知道足夠多的英語來使用這款即時通訊應用程序,但她的父母只會說當地的泰盧固語,需要她的幫助才能進行在線交流。

自從幾周前她的父母第一次上網以來,「她們知道一些關於村莊和城市的信息,甚至是美國的村莊和城市。」她驚訝地說,「她們使用google 來查找信息。」

Google在印度的希望和夢想

▲在帕穆拉蘭卡村的索爾和阿莎。阿莎的家人最近購買了一部智能手機,在家裏接入了互聯網。

那天下午我拜訪她的小家時,她36歲的母親告訴我,她使用google 地圖來查看到印度教朝聖地的距離。

36歲的她在只有一個房間的村莊學校教書。

自去年11月上網以來,她最大的興奮就是在YouTube網站上觀看一部泰盧固語的印度電影。該片由當地的萬人迷維賈伊-德維拉孔達(Vijay Deverakonda)主演。

忘了這個事實吧,阿莎的父親是一個農民,他們家一年掙800美元。

對google 來說,這並沒有商業價值。

現在——也許在未來幾年——這家人都只會使用免費的網站,而不會在網上購買節假日的禮品或衣服。

但對google 和其他科技公司來說,像阿莎這樣的家庭就是印度市場的活生生的證明。

這些科技公司認為,這個市場非常獨特,非常龐大,因此值得一試,值得盡一切努力來挖掘它的潛力。

  在中國佔有全部市場的微信,在印度面對來自全球的頂級對手,掙扎五年慘敗收場。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