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2019年3月,中國兩會期間,有代表重提工時和休假的問題。

這是第N次了,每年都有人提。

來自江蘇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熊思東,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提交了《關於實施2.5天小長假的建議》,呼籲加快推進「2.5天小長假」,由「全國性試點」轉變為「全國性政策」。

以下內容來源:正解局(微信id:zhengjieclub)

「晚上不加班,就是小長假;周末能雙休,就是黃金周。」

這句流行語的背後,是無數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

剛畢業的小王,終於拿到了國內某知名的大公司offer。面試結束後,他畢恭畢敬地問HR,上班前有什麼要準備的。

HR微微一笑:沒什麼,記得好好鍛煉身體。

三個月後,被加班摧殘到快崩潰的小王,終於明白了HR說「好好鍛煉身體」的真意。

不知從何時起,「996」工作制在很多科技公司流行開來(早9晚9,一周6天,每天加班)。

如此加班力度,已經讓很多年輕人泡起了枸杞,開始養生。

  996刷屏,中國為什麼是「加班大國」?

可即便如此,還有人嚇唬說:互聯網公司的996已成過去,247(一天24小時,上7天班)即將到來。

對此,有人大聲質問:「中國有法律規定工人每周工作時間40小時,每天不超過八個小時,而且還有雙休日」,「996」難道就沒人管嗎?

答案可能是:真的很難管。

1. 從「雙休」到「996」,不違法,但不合理

「996」的工作制聽起來似乎不「人道」,但必須承認,它還真的不違法!

8小時、雙休日的說法來源於1995年3月25日。

當時,國務院下發了一份文件,名為《國務院關於修改<國務院關於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的決定》。

這份文件,規定了工人每周工作時間40小時,即現在家喻戶曉的雙休日工作制。

但實際上,它又明確了「雙休日」的範圍,並不包含社會團體、企業單位和其他組織。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現今執行的《勞動法》中,也僅僅規定了企業必須給予勞動者每周至少一天的休息時間,並沒有明文規定雙休日。

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企業實行「996」,搞單休,確實是不違反法律的。

所以說在中國,並沒有真正「法定」的雙休日制度。當然,法律不保護雙休,並不意味著雙休是不合理的。

最起碼對員工而言,很多有家室的員工,沒有時間陪伴家人,自然就為家庭生活的不和諧埋下不利因素,最終導致工作效率下降。

  【中國矽谷的生存困境】北京那些996、月薪五萬活得像五千的傳說,仍在繼續

2. 幸福地要昏厥過去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雙休一直「工人階級」的渴望。

民國時期,工人的地位是很低下的,也面臨被資本家剝削的困境。

中學課本上,夏衍的《包身工》就記錄了這一切:

「兩粥一飯,十二小時工作,勞動強化,工房和老板家庭的義務服役,豬一般的生活,泥土一般地被踐踏的血肉造成的『機器』,……手腳像蘆柴棒一般的瘦,身體像弓一般的彎,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慘,咳著,喘著,淌著冷汗,還是被壓迫著做工。」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1959年版《包身工》

這樣的壓迫一直持續到解放後,當時中國規定:每天工作8小時;每周工作6天、休息1天;每年有22個工作日休假;禁止一切公私企業的加班加點。

但好景不長,1957年,當時的國家主要領導就建議國營單位向私營企業學習:

「在我們的工作走下坡路、搞不贏資本主義的時候,為什麼還一定要堅持八小時工作,為什麼不能做夜班?」

中國最後也成了世界上僅有的4個「無年帶薪休假制度」的國家之一。

改革開放之後,中國人民與國際接軌的心情日益迫切,有關部門成立了「縮短工時課題組」,他們發布問卷:「每周增加一天工資和不增工資、增加一天休息,你怎麽選?」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追求財富的中國人居然有80%以上,選了休息。

在多方爭取下,1994年,中國人終於迎來了第一個「大禮拜」的星期六,幸福來得那麽突然,人們竟然一時間沒緩過神來。

在雙休的刺激下,很快全國就流行開了跳廣場舞,逛街,唱卡拉ok等娛樂項目,內需也旺盛不少。

到了1995年,國務院又出台了的「五天工作制」。

許多人更是幸福地要昏厥過去:「每周有兩日不用上班上學,簡直是比天上掉餡餅還美好的事!」

後來,國家又通過增加了國慶、五一、中秋、清明等法定假日的辦法,來擴大假期的範圍,根據2019年國務院公布的假期安排來看,工人們的假期也來到了116天(含雙休),法定節假日是27 天(含調休)。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現在中國的假期都快占一年的三分之一了!

  中國的網路產業普遍奉行「996」工作制?這種變態工時,和蓬勃發展的中國互聯網有什麼關係?

3. 尚未落實的休假制度

眼瞅著,假期看起來是越來越多了,但美好的「明面」背後,還有一筆「暗帳」要算。

根據YouGov調查的世界各國休假情況,可以發現:雖然美、德、英等發達國家的法定節假日比中國只高出十幾天,但是他們的法定最低帶薪年假天數均在25天以上!

德國甚至達到了30天,遠高於中國的11天。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更加拉仇恨的是休假時間——大部分歐洲國家的工人享受至少4周的年假,而且他們也樂於休假。

但在我國,關於年假的規定就不甚統一,但總體而言,幾乎達不到歐洲國家的水平。

其實我國早已明確了年假制度,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企業職工帶薪年休假實施辦法》:

「職工連續工作滿12個月以上的,享受帶薪年休假。」

2018年10月11日,國務院還發布了《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明確提出了 “落實帶薪休假制度,鼓勵錯峰休假和彈性作息” 等促進旅遊業發展的措施。

在多重的政策鼓勵下,有些地方已經先行探索,比如河北省就印發了一則辦法,其中提到:「在有條件的地區,探索實施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長假」。由此可見,中國未來的休假一定還會延長。

當然,我們也要警惕:「辦法」終究不是「法規」。即便國家對於「帶薪休假」的規定越來越嚴,但還是有很多企業不願意給員工放假,因為「工作時間=回報」一直是它們的心理慣性。

4. 年輕人又愛又恨的「加班」

2017年,「滴滴出行」就運用了大數據,整理了一份《全國加班報告》。

通過對工作日晚9點到凌晨0點間,從寫字樓打車到住宅區的訂單占比測算。可以看到,很多上班族加班到晚上9點已經是普遍現象,特別是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2018年,人民日報也發起了一項微博調查。數據顯示,在中國,能徹底雙休的人不到11.9%,其中兩天都要加班的人,占到了32.7%。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過去,當我們談到中國人的性格時,總是會先說「勤勞勇敢」,現在來看,這句話仍不過時。

不過,不能把中國人經常加班的原因,歸結於「勤勞」,說白了,大多數人想加班,還是因為 「加班費」。

根據國家統計局在2018年的數據,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工資性收入15829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為56.1%,經營性的收入為4682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為17%。也就是說,「工資」和「勞動所得」是國民收入的最主要來源。

當「996」幾乎成了標配,不知疲倦的中國人:上班「雙休制」為什麼這麼難?

在此情況下,多加班、多工作,自然就意味著可以多一些收入。而對於那些新興互聯網公司而言,市場的競爭壓力也需要他們盡快地拿出成果,生存下來。「996」、「247」的興起,也就成為了必然。

就目前中國的眾多企業來說,別說是帶薪休假,很多公司不僅經常加班,甚至連加班費也沒有——「合同5*8,實際7*24,隨叫隨到。」

說到加班,中國人沒有最拼,只有更拼。在華為,”床墊文化”由來已久,相傳華為的辦公室裏,每人都有一個墊子,是加班的時候用來睡覺的。曾有數據論證,歐洲研發人員的工作時間約為每年1400小時,而華為的員工,翻了一番。

除了床墊外,網路上也廣為流傳關於華為的一個段子:

有一次,華為聘請一位日本專家,專家上任第一天就自我介紹:「我是個工作狂,經常加班,請大家盡量配合我的工作!」說完深深鞠了一躬。一個月後,日本專家辭職了,辭職時只說了一句:你們這樣加班,是不人道的!

當然,加班也是有報酬的,作為在華為加班的回報,就是高額的工資。即便加班成風,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很多畢業生,都是拼了命地想進華為。

或許在華為,「雙休」只是一個現代童話,但對中國人而言,為家人打拼,傾盡所有,生生不息,才是第一位的。

當然,在國家調整假期的幾次動作上,可以看出,未來「雙休」、「帶薪休假」普及,將是大勢所趨。

1995年的那種「暈厥的幸福感」,在不遠的將來,也許就會到來。

  「寒門狀元之死」涉嫌杜撰吵了一天,作者公開回應:是真事
  996刷屏,中國為什麼是「加班大國」?
  中國的網路產業普遍奉行「996」工作制?這種變態工時,和蓬勃發展的中國互聯網有什麼關係?
  浙江一對夫妻「救助」一條流浪狗結果是警犬,被視為「盜」,已刑事立案。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