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沒有真兄弟

本文來源:金融八卦女頻道(微信id:baguanvpindao)

作者:金融八卦女主創

據報導,久未露面的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在近期的內部會上痛斥高管,稱京東內部「人浮於事、拉幫結派……」

不久前,京東的高管們還有個大新聞,要搞末位淘汰制。

曾經大強子說不放棄一個兄弟,現在高管兄弟們說不要就不要了,咋的,要和親兄弟明算賬啊?

京東高管兄弟們,心裡苦啊!

更有人犀利評論:兄弟為東哥兩肋插刀,東哥卻插兄弟兩刀?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1.

大強子的管培生

在整個京東,高管層又分副總裁、高級副總裁、CXO,各子業務CEO等,京東副總裁級別及以上高管可能超過100人。

在「高管裁員門」發生之後,大家對於京東高管的發展史也很是好奇。

就在三月初,京東證實,高管之一、首席人力資源官隆雨輪崗,不再分管人力,但仍負責原來的集團法務,以及新增負責京東在東南亞等國際區域的部分工作。

 隆雨,前UT斯達康高級副總裁

接任者是一位80後、京東第二屆管培生余睿

資料顯示,余睿2008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東,歷任華中區區總、華東區區總、京東集團副總裁並兼任過1號店CEO、用戶卓越體驗部、客戶服務部負責人。

還有最近比較火的劉強東女助理張雱。

出生於1989年的張雱小姐姐,自2011年從中央財經大學畢業後加入京東做管培生,後成為劉強東女助理。據說本來張雱小姐姐被安排到了其他部門鍛煉,大強子之後換過好幾個助理,都不如張雱,於是又把她換回來了。

2016年,張雱取代京東元老孫加明,成京東股東之一,同時擔任47家關聯公司法人,被網友稱為「史上最牛女助理」。

截止2019年1月,張雱名下共有427家企業,公司經營範圍包括電子商務、醫藥、金融等。她本人在195家擔任法人,198家擔任高管。

有人說,張雱現在像是京東內部的「二號人物」。

其實京東的「最牛管培生」不止張雱一個,「西紅柿門」中的女主人公莊佳也是一名管培生。

2012年,京東商城京東小家電采銷總監莊佳和劉強東在微博上爆出了」西紅柿門「。

5天後,劉強東公開承認稱,傳說中的「京東愛情故事」確有其事,劉強東跟京東商城的小家電采銷總監莊佳已經「在一起很久了」。

後來兩個人分手,莊佳去美國留學……莊佳目前的微博認證還是京東系一員,看來也沒有離職。

京東某高層曾說,京東內地位最高的不是高管,而是管培生們;劉強東也曾表示自己最滿意的不是物流,而是管培生計劃。

第一屆,劉強東招了2名管培生;第二屆8名;到第五屆就擴充到近百人。

這些管培生們要經歷為期一個月的培訓,包括劉強東在內的高管親自上課。然後再經過為期半年的輪崗,才正式開始工作。

這些管培生的特權是可以越過層層領導向劉強東本人直接匯報,被外界稱為劉強東的青年近衛軍、京東幹部的快車道、京東的黃埔軍校。

例如莊佳是2007年的「京東黃埔一期」;

華東區域分公司總經理余睿則是「京東黃埔二期」;

跟劉強東一起去納斯達克敲鐘投資者關係總監李瑞玉是「京東黃埔三期」;

前陣子擔任了幾百家法人的劉強東助理張雱則是「京東黃埔五期「。

有高校的學生還反映,同學拿到了京東的管培生offer後,居然在學校辦起了「大牛分享會」…

對於管培生,京東計劃在3-5年內逐步把他們培養成中基層管理者,並通過一整套體系化培訓,使他們成為高層管理者。

2.

京東沒有兄弟

和管培生們相比,其他的高管們拼死拼活也不受大強子待見,就有點心塞了。據悉,劉強東的管理團隊共經歷了四個階段

2007年前,是草台班子階段,劉強東一言堂;

2007年到2011年,本土老將跟隨劉強東打天下;

2012年到2015年外企職業經理人加入,但隨後逐漸流失;

2016年之後,老將重新掌權,管培生等嫡系高管崛起。

2007年4月,陳生強(現在的京東數科CEO)加入京東,京東的投資人徐新又把當時在好耶廣告網路任職的徐雷推給了劉強東,做京東的市場營銷顧問。

之後劉強東挖來了自己創業前的上司嚴曉青負責運營、物流等,這些人再加上2009年加入京東的劉爽,2010年加入京東的王振輝,構成了京東最早的第一批高管,更偏重於本土派,也就是大強子指哪打哪的階段。

在大強子出現輿論危機時,市場對京東的描述是:一個人的京東,一群人的阿里。即劉強東一個人在京東的話語權太大了,在去年年末,京東便緊急調整了架構。

當前,整個京東集團員工人數超過17.8萬,主要有3塊業務,分別是京東商城、京東金融和京東物流,其中,京東商城貢獻80%的收入,而京東物流占80%的人員。

徐雷這個名字的高頻出現也改變了京東以劉強東為核心的管理結構,包括王笑松、胡勝利、閆小兵在內的幾位高級副總裁也要直接向其匯報。徐雷也是京東商城的第一個輪值CEO。

乍看之下,徐雷仿佛是此次架構調整中浮現的一匹黑馬,一舉拿下了「當家人」這個主要角色,但徐雷正是曾經多次救大強子於水火之人。

早年間,徐雷就曾憑借「京東時間」在圈內廣受好評,打響了京東商城的名號。

和馬雲的張勇創造出雙11一樣,徐雷是京東618的締造者,推動了京東PC、App以及騰訊系App的整合,也是京東無界零售戰略的執行操盤手。

很多人說,京東從成立到能在BAT中硬插一腳,徐雷這個「營銷鬼才」的一路相伴功不可沒。

有這麽一件小事:

曾經作家六六對京東的投訴事件,在京東眾多高管都把矛頭對準六六時,徐雷卻以一篇自我批評全面反思為基調的發文平息了事態,讓消費者站在了京東一側,可謂化幹戈為玉帛啊。

多位京東中層及高層員工認為,2019年將成為京東近年來,組織架構調整最為劇烈的一年。

劉強東的上一次回歸是在2016年7月,彼時的標誌性事件是商城CEO沈皓瑜、集團市場副總裁熊青雲調任,劉強東開始重新執掌業務一線。

當時的壓力主要來自於阿里,如今除了阿里外,拼多多還在背後虎視眈眈。

雖然劉強東近期在內部會上發話:「誰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但徐雷真的是京東的「二號人物」嗎?

我看未必,這不,剛把徐雷扶上台,大強子又有要回歸業務一線的架勢,京東還是大強子一個人的京東啊!

3.

那些離開京東的「悲情高管」

作為京東的高管,業績壓力肯定不小。據說每個京東高管離職的背後,都有一個不同版本的「東哥不高興」的故事。

財經網在一篇關於劉強東的文章中這樣寫道,「一個成熟的企業,對於員工所犯下的錯誤,有很多辦法來解決,但是劉強東往往選擇最極端、最激烈的那一種……」

而就是這種極端和激烈,也讓京東逼走了不少高管。

我們也整理了部分京東前高管離職後的去向:

其中,最悲情的兩個案例是曾經的央視女主播蕢鶯春和在電視節目上告訴劉強東自己懷孕了的杜爽…..

 曾經京東的「美女高管」蕢鶯春

有媒體報導稱,蕢鶯春在運作拍拍網的時候,因為之前沒有相關經驗導致業績不盡人意,遭到了劉強東的冷落。

在幾年前的京東集團的高管總結會上,劉強東在聽取各部門管理者匯報工作時,蕢鶯春只說了10多分鐘就被劉強東打斷,大概是讓東哥「不高興了」吧。而當時的O2O業務負責人鄧天卓足足講了1個多小時。

再後來,蕢鶯春離開了京東。

還有幾年前京東副總裁杜爽在電視節目拍攝時坦白自己意外懷孕。

劉強東:哦,那你別喝了,恭喜恭喜。

杜爽:「他們也都不知道呢,由於之前是高危,醫生說高危,不一定能留下來,所以也沒跟大家說。」

劉強東:為什麼不休息啊,應該休息保胎。

杜爽:「我不會耽誤工作的,老板。」

劉強東:「你這體質,我倒希望你去多請下假,說實在的,你們休假也給弟兄們一點機會,有時候不要認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個部門就散了,不會的,我在美國八個月公司都沒散過。是不是,你也當如此。」

視頻看到這,網友炸了:機會給兄弟們,怕是要出事哦。

而在2017年6月,也就是對話發生了9個月之後,杜爽從京東辦理了離職。

實際上,東哥當年所謂的在美國八個月放權去遊學,只是把公司每天面對面的會議改成了電話會議,據說時間還越開越長,由於不在國內,東哥不能親臨現場,所以比之前更加事無巨細。

4.

控制權最重要

曾幾何時,三國中的蜀國丞相諸葛亮軍事、政治、文化可謂無所不能,但事事不放權,最終導致他出師表寫得再好,也扶不起來一個阿鬥。

一家企業能否長久發展下去,靠的並不是創始人掌控了多少公司股份,真正靠的是這家公司能不能培養出可靠而優秀的管理人才。

根據最新數據顯示,劉強東持有16.6%的京東股權,享有78.9%的投票權。

而之前有一項數據測算顯示,在劉強東持股為16.2%時,包括劉強東在內的京東管理團隊持股16.4%,也就是說,京東管理層的持股比例只占京東的0.2%

劉強東曾經說過:

「老實說我們只有一個底線,就是控制權。只要不再觸及這個底線,我們都可以談,我永遠要控制股東會,我永遠控制董事會,你認不認可?」

而劉強東曾經在參加央視《對話》節目時還談到:「如果不能控制這家企業,我寧願把它賣掉。」

業內曾流傳一種說法「京東的高管比京東的庫存周轉更快」

16.2%對比0.2%,近8成的投票權,這組數據的背後,也印證了那句話:京東是鐵打的劉強東,流水的高管

和馬雲的「兩百億以下投資別找我」不同,京東的控制權由劉強東牢牢把控。在京東,從沒有過真正具備威望的二號人物。

而其他高管僅僅是「打工者」的身份,既沒有參與企業的初創,也沒有拿到多少股票,一旦與劉強東出現隔閡或其它原因,離職是很自然的選擇。

到現在,其實我們已很少能看見京東有自己的元老級高管,高管的離職在京東成了一種常態。

而所謂的」京東不放棄一個兄弟「的前提是,你得先知道京東是東哥的京東,才能和東哥成為「真·兄弟」啊!

  為了京東,劉強東應該辭去CEO
  6月18日中國電商大戰,一場圍攻京東商城的各種花式促銷戰。
  公開呼籲抵制劉強東的媒體CEO再發文:視頻沒反轉,劉強東案裏的一種偏見與五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