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 是誰在神話褚時健?

2019年3月5日下午,褚時健過世,享年91歲。

  中國傳奇企業家褚時健,74歲還在坐牢,84歲成為億萬富翁

本文來源:平原公子(微信id:pingyuangongzi)

作者:申鵬

假如啊,只是假如,有一個中國共產黨員,一個國企領導,在上世紀90年代,私分了300多萬美元公款,個人貪汙上千萬,建立了12億元的帳外小金庫,而且以權謀私,一個批條就能讓身邊的人獲利千百萬。

他的女兒依仗他的權力,接受、索要了3600多萬元人民幣、100萬元港幣、30萬美元。

這樣一個人,你們會怎麽看?

這個人曾經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然而入獄後就被減刑,三年後就保外就醫,出獄後還能繼續創業。

王石登門拜訪,柳傳志為他背書,「朋友」一出手就借給他千萬資金,包下了上千畝的土地。

他又莫名其妙成了企業家的偶像,成了奮鬥不息的商業老英雄,從「煙草大王」,變為「中國橙王」。

▲左為褚時健,右為柳傳志(聯想創始人,中國IT教父,其女柳青,現為滴滴總裁)

現在,他去世了,媒體鋪天蓋地、追思、悼念、惋惜,仿佛要把他塑造成一個烈士,一個英雄,一個被體制束縛,生不逢時的普羅米修斯,一個「感動中國」的人物。

我記得于敏先生今年去世的時候,也沒有這麽大的動靜。

1995年貪汙上千萬,是什麼概念?

生在那個時代的人都明白,不需要我解釋。

對於法院的判決,他本人從未否認,那是證據確鑿的事情。

如果換了是個普通的共產黨員,一個普通的國企領導,估計大家早就異口同聲罵起來了。

但他是褚時健,是曾經紅塔山商業王國的傳奇人物,是王石頂禮膜拜的偶像,是眾多中國企業家心目中的教父,也是資本的一面旗幟。

所以,沉默的大多數發不出聲音,而媒體們統一了口徑,把他寫成了一位聖賢和偉人。

我對褚老沒有惡意,本來也不該在他去世的日子裡說這些不中聽的話,畢竟死者為大。

但我實在忍不了這個諛詞滿天飛的環境,實在忍不了這些媒體的歪曲事實和煽動情緒。

很多人對褚時健一無所知,開口就是一句「山高人為峰」……

不錯,山高人為峰,但這個人不只是褚時健一人,人到了山巔,更應該知道亢龍有悔、無欲則剛,要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從哪裡來的,不可貪天之功。

褚時健的能力非常強,這是公認的事實,他在六十年代的時候,是個「救火隊長」一樣的存在,當過農場副場長,當過糖廠副廠長,每到一處,都能扭轉虧損,讓企業找到出路。

他人生的巔峰,是1979年出任玉溪卷煙廠的廠長,褚時健雷厲風行,解決了設備老舊、技術落後的難題。

他在那個時代,就敢以廠子為抵押,借銀行貸款更新設備,引進技術人員,三年之內, 玉溪卷煙廠稅利增幅高達30.63%。

90年代中期,褚時健已經讓玉溪卷煙廠成長為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煙草集團了。

「紅塔山」的無形資產已經高達332億元人民幣,褚時健也成了當之無愧的「煙草大王」。

他也獲得了一系列榮譽:雲南省勞動模範、全國勞動模範獲得者、全國優秀企業家、全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

1993年左右是玉溪煙廠一年利稅85億,相當那時300多個中等農業縣的財政收入總和,他的功勞是極大的。

但是就在走上人生巔峰的時候,褚時健也開始走向他人生和事業的轉折點。

他利用權力為他人批煙倒煙,當時一條「紅塔山」出廠價四五十元,轉手就可以賣出150元的高價。

只要和褚時健搭上關係,拿到紅塔山出廠煙,你可以瞬間變成百萬、千萬甚至億萬富翁。

利字當頭,無數官員、商人趨之若鶩,和褚時健進行利益交換。

90年代,河南省三門峽市煙草分公司某人勾結洛陽水泥廠駐洛辦事處臨時工林政志,用行賄手段,先後給雲南玉溪卷煙廠廠長褚時健送去大量禮金和金貨,從玉溪卷煙廠5次購進卷煙8167件,獲利818萬元。

1994年,中紀委查辦原貴州省委書記劉某某的夫人閻建宏腐敗大案發現,閻從雲南批了5萬件「紅塔山」香煙,倒賣後獲利大約一千萬元。

褚時健的妻女親人,更是把玉溪卷煙廠當作了自己私家的金庫,肆無忌憚予取予求。

他的妻子「煙草皇後」馬靜芬,共收受140多萬元人民幣、8萬美元、3萬元港幣和大量貴重物品。

他的女兒「煙草公主」褚映群,利用父親的權力,索要和接受3600多萬元人民幣、100萬元港幣、30萬美元。

這在當時,都是駭人聽聞的天文數字。

褚時健本人,也絕不乾淨。

1995年,年過70歲的他即將卸任,新總裁就要上任,他不甘失去權力和巨額財富,便指使副廠長喬發科、總會計師羅以軍,私分了300多萬美元公款,褚時健得款174萬美元。

而在面臨司法調查的時候,褚時健不但不配合,反而試圖攜帶外匯準備潛逃國外,被邊境公安截獲。

現在有人為他喊冤,說當年他作為國企領導的工資不高,17年收入總和為80多萬元,這和他做出的貢獻不符。

更有人指責當年國企系統同工同酬分配不公平,有能力的人應該拿到更多,出於不甘,褚時健才多貪汙了一千多萬。

有一定道理,但國法在上,再委屈,再不樂意,你也不應該損公肥私,侵吞國有資產啊。

他自己曾經坦白道:

1995年7月份,新的總裁要來接任我。我想,新總裁接任之後,我就得把簽字權交出去了。我也辛苦了一輩子,不能就這樣交簽字權,我得為自己的將來想想,不能白苦。」

「所以我決定私分了300多萬美元,還對身邊的人說,夠了!這輩子都吃不完了。

其實,國家和體制從未對不起褚時健,貪汙被判刑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褚時健本人也從未表示有異議,他有很大的功勞,但是他也犯了罪。

當時中紀委的領導拍板,「功不抵過,過不掩功」,這是非常客觀的。

當時貴州的一位省級領導,貪汙數額不到褚的三分之一,直接被判了死刑立即執行,而褚時健只坐了3年牢就保外就醫了,這已經是格外寬大處理了。

2012年的時候,褚時健出獄後籌了1000多萬,在哀牢山包下2400畝土地種橙子的新聞火了。

王石去拜訪他,柳傳志為他站台,各大媒體都在誇他80多歲高齡還在創業,推崇他一生奮鬥不休的精神。

但諸位動腦筋想一想,如果一個80多歲的普通老人,有這個能力弄到1000多萬嗎?能夠包下2400畝土地嗎?種的橙子會有銷路嗎?渠道商在哪裡?

資本和媒體包裝出了一個老英雄,重寫了一個「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故事。

真相是什麼?

真相是有人告訴褚時健「這些錢是我們借給你的,你隨便玩,花光了也沒關係」,還有人告訴他「你儘管種,我儘管收」。

所以,他根本不擔心沒有人投資他,他也不擔心他的橙子賣不出去。

2008年褚橙上市的時候,遇到全國性的桔橙滯銷,那些人把橙子買來當作工會福利發,公開賣價是市場價的三倍。

如此這般,他不成功,誰能成功?

褚時健是個了不起的梟雄,他一生機關算盡,為自己織了一張龐大的關係網,但並沒有能夠保護好自己和家人,他的女兒入獄後自殺,這件事也讓他痛悔不已。

但在他出獄之後,到了商業至上的當代,他當年織就的那張關係網餘蔭尚在,開始回報他了。

所以,在眾多媒體和營銷號的筆下,他幾乎成了一個生不逢時的英雄和聖人……

我欽佩褚時健的能力,我欽佩一個能力出眾、手腕靈活的國企領導;我更欽佩一個艱苦奮鬥、腳踏實地、帶領企業工人和當地人民致富的企業家。

但我是個唯物主義者,一切的判斷,都要實事求是、一分為二。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們沒有必要揪著缺點和錯誤不放,但錯就是錯,罪就是罪。

我們更不應該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把一個貪汙的官員,一個犯罪的企業家,洗白成生不逢時的英雄和聖人。

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褚時健是個大人物,是個特殊時期的蓋世豪傑,是個能夠在低谷中重頭再來的好漢,這沒有錯,但你們不覺得網路上滿篇的諛詞有點過分嗎?

這個時代,勞苦大眾對富豪的膜拜,有點可笑,有點病態。

各路媒體滿腔的怨恨哀愁都快溢出螢幕了,說的好像這個老人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說的好像國家和體制虧待了他一樣。

當年的百萬批條不存在嗎?當年的貪汙受賄數千萬不存在嗎?

無期徒刑其實也就只坐了幾年的牢而已,所謂褚橙的成功,只是資本力量的造神而已。

他們是一個體系,從資本到媒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哀嘆褚時健、牟其中之類,只是某些人兔死狐悲、物傷其類。

褚老走好,紅塔山是好煙,褚橙很好吃,但這滿螢幕哭喪的,並不是您的親人子孫,他們如喪考妣呼天搶地悲悲戚戚,只是別有用心,拿您當槍使而已。

這真是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中國傳奇企業家褚時健,74歲還在坐牢,84歲成為億萬富翁
  半年暴增370個新品牌,「檸檬茶」正在中國走紅
  重磅!美國證監會暫停受理中國企業赴美IPO

王思聰的限制消費令取消了

xxx

放過羅振宇

xxx

中國銀行招考筆試題:粒子靜態能源、天體運動…考生:招院士嗎?

xxxx

中國經濟要改變的不是去槓桿,而是「國進民退」。

xxx

過了這個村沒了這個店?黑瑞幸咖啡的都是在替瑞幸咖啡「打廣告」?

xxx

中國外賣大數據,2020年市場規模破7000億人民幣,用戶達6億人。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