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遍網民百態的網路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本文來源:GQ實驗室(微信id:GQZHIZU)

監制:Rocco

編輯:贊

採訪:yuki、nono、大力、小豬、小王、7m、金子、贊

插畫:nono

視覺:aube

「女主播」這個名詞,從字面上,更應該指代那些字正腔圓播報新聞的電視女主播。

但很顯然,在很多人眼中,人美歌甜胸大能聊的網路女主播已經全面霸占了它。

於是,「女主播」被隱約帶上了色情的原罪,江湖上關於她們的傳聞更是遍地開花。

「女主播都是陪睡的,不然那些男的幾萬幾萬地刷錢?」

「光簽約費就好幾百萬!」

「錢都是公司刷的,是假的。」

「輕鬆月入幾十萬!」

「女主播都沒文化!」

「反正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女主播到底是什麼樣的?她們收入真有那麼多?生活如何?每天都需要面對怎樣的人?真的多刷錢就陪睡嗎?工作時間自由嗎?真的喜歡這份工作嗎?

GQ實驗室《職業性價比》第13期,我們邀請了8位來自不同平台的網路女主播來一起聊聊天。

希望通過這些聊天的側面,能盡可能地還原她們的(部分)真實生活。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你都有些什麼粉絲?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那些刷了很多錢的人,我們都稱為大哥。

以前有個不好看的小主播,收益也不高,經常被說「長成這樣怎麼有臉直播」之類的話。

突然遇上了個第一次看直播的大哥,正好進了她直播間,後來每天都3、5萬地刷,讓她贏了不少比賽,人氣也高了。

聽說他倆在一起了,經常看到她在朋友圈曬BMW跑車之類的禮物。

現在她也不怎麼播了,到處玩。然後到了年度盛典時,就突然出現,大哥幫她刷個3、4百萬拿個第一名。接下來還是不播,繼續玩。

還有個女主播的大哥花了幾百萬,買了很多王者榮耀的帝王,一句話15萬而且時限只有一周,就為了給她打一首歌詞表白。

大哥都很執著。像有個女主播的大哥是富二代,但某天他媽發現他的支出不正常,就限制了他的資金。

他就到處去借錢,繼續刷給那個女主播。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很多時候大哥刷錢是出於虛榮心,為了給別人看的。

有句話說「免費玩家是付費玩家遊戲的一部分」,差不多這個意思。

有的刷客,刷了十幾塊就像大爺一樣對你吆五喝六,講話污穢不堪,每次我都想笑,在這兒裝什麼大爺呢?

相反的是,大哥都比較有素質,我接觸到的大部分都跟女主播沒有太多直接的交流。

基本上都是上線說幾句話,刷點東西就走了,沒有要你跪舔的那種。

  土豪老闆朱一旦和他三線小城的員工們​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之前我曾經主動加過一個大哥的微信,沒過多久就把我刪了,但仍然還看我直播,給我刷禮物。

就跟之前上奇葩說的馬劍越說的有點像,她老板只喜歡看著自己女團在舞台上的樣子,到現實生活中就不見她們了,沒興趣。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當主播最大的收獲就是交到了很多朋友,每天都會有人跟你聊天。這年頭,有線上聊天的朋友就很不錯了。

我有幾個死忠粉,喝醉了也可能刷個小一萬的。

當然了,他們也會想要不一樣的待遇,希望我去看他們,不過我都拒絕了。

我猜他們是三四十歲,小民營企業的老板,沒那麼忙,但是需要新鮮感,類似戀愛的感覺。

也有騙子,借商業合作的理由要你的微信,說要給你拍廣告什麼的,但其實就是想睡你。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男主播的粉絲構成基本女九男一,女粉絲的花錢很厲害的,瘋狂起來幾萬幾萬地給。

像男主播炒 cp 就超受歡迎,無論他們本人是不是鋼鐵直男,只要跟男聽眾或隔壁男主播撩一下,都能有不錯反響,金主和粉絲會兩邊打賞支持,跟明星炒 cp 一個道理。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我每天必須要面對大量噴子,心理素質得到了巨大提升。有些噴子,會持之以恒噴我,雖然他們本質上可能是喜歡或者希望通過噴找到存在感,但這種方式真的很讓人討厭。

從生殖器到父母,多臟的話都能罵出口。

我們禁言只能禁言7天,他們一放出來就會馬上來到我的直播間,「茄子我又來了。」「茄子你看到我了嗎?那我要開始噴了哦!」我都能記得他們的 ID,一看到就火速禁言。

壓力大的時候會想轉行,剛開始遇到噴子時還很剛,直接對罵。

後來粉絲多了,發現一張嘴敵不過這麼多張嘴,就不罵了,也習慣了吧。

誰都會被生活錘的,我也得尋找 inner peace 的方式。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粉絲的構成其實很雜,什麼人都有。之前有個粉絲,連續幾天跑到直播間里特得意地說,看到我在家幹嘛幹嘛了,嚇得我趕忙搬了家。

還有個奇葩粉絲,一直邀請我去他家,見他媽,還把我照片發在朋友圈里,說是他馬子。

有次他又來找我說,明天活動他會來給我刷禮物。

雖然我不抱任何期待,但第二天他果然沒有來,後來他跟我解釋,說他當時被刺客刺傷了,正在醫院搶救。

收入真的有那麼誇張嗎?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首先,被人喜愛就是很難的。

你要有自己的個人風格,也要有真本事。

遊戲主播就得遊戲打得還不錯,秀場主播就得唱歌跳舞 ok,吃播那得能吃得下去呀。

想自己從零做起很難,沒人看你,除非跟平台簽約,相當於賣身契,簽了後就不能去其他平台播了。

然後平台會把你推到首頁,再跟你分成。像我是46分,我4,剛開始每月收入才一千多。

我司也有月入10萬的,這跟主播條件、聊天技巧、直播間氛圍都有關,當然也有運氣成分在里面的。

不過好運氣的前提也是足夠努力,得保證直播時間長、開播頻率高、開播時間固定才行。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公司有幾百名主播,根據每個人擅長領域的不同進行系統的分類,然後安排在不同的直播平台,也算是最大程度的避免自己人和自己人爭奪流量。

其做到在的平台都是經過了去年關停後留下的,一個比一個嚴格。

公司也有明文規定,沒人會去碰「色情擦邊球」這種雷區,暗示性舉動在職業主播的直播間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現的。

很多人說女主播都穿得性感暴露,屬於色情擦邊球范疇,如果穿深 V 算是擦邊球的話,那走紅毯的女星們也逃不過了。

  陝西一拳擊手在路邊10秒打趴兩男子,事後許多人上網自稱是「當事人」蹭熱度,全是假的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我曾入職一家電競公司,一周左右就和同是新入職的同事們組成了隊,剛準備大幹一場,然後就被打包賣掉了。

那家公司空手道白狼一樣地賺了100多萬。我們則什麼都沒有得到。

再比如我前司就拖欠獎金,到現在都沒發。

臨走時還用莫名其妙的理由,像桌面不整潔啊、瞎編了一些遲到啊,把出外勤按曠工計算之類的,硬生生把大家的薪水都克扣成了幾百塊,還必須簽一份合同,內容是走了後不能說這個公司的壞話……反正越是心虛什麼就會越強調什麼吧。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主播的面試像試鏡,就是面試官看你直播一次。

顏值和才華,你最好兩樣都占。

我們也會有試用期,一般是3~6個月,如果試用期間漲粉不好,公司就會勸退了。

有事不能播了得跟粉絲請假,這個快速的時代,你不說一聲突然有一天不播了,別人就覺得你不幹了。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直播對你生活的影響?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曾看到有個女孩用當主播收集來的一手資料寫成了論文,那簡直就是我的夢想,賺錢同時還能發幾篇論文。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但是性格太內向。

直播讓很多像我一樣的人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你不知道這是多麼美妙的恩賜,有人欣賞自己的感覺怕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覺了吧。

現在我用做主播的收入給自己買了喜歡很久的古箏,也越來越習慣了跟別人聊天。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不看直播的人總以為我們時間非常自由,想播就播,其實不是的。

職業主播都有自己的固定「上班」時間。我是早上9點播到下午4點,期間不間斷地說話,我會吃很多潤喉糖,大部分主播都有腰和喉嚨的問題。

我晚上10點前睡覺,早上4點半起床,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晚上11點有門禁。

很多人以為主播都是那種晚上愛去蹦迪的,但事實上我們都來不及看一眼工體的夜就要回宿舍了。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直播時間長沒什麼,最難熬的是時間又長、房間里人又很少,禮物收入低的話房間熱度也會很低, 大部分遊客流量集中在禮物收入高的大主播直播間。

我剛開始時很緊張啊,沒有什麼粉絲跟你互動,就一個人愣愣的在那自言自語。

沒什麼技巧,這段時間只能熬,每個主播的必經之路吧。

女主播雖說是陪伴人的職業,但很多女主播其實也很孤獨的。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我父母知道我做主播,我就是唱唱歌而已,他們覺得多賺點錢挺好的,而且我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我自己感覺這一行的收入的話,差不多成熟的遊戲主播月入幾萬,秀場主播十幾萬。

我算中遊,努努力遇上活動也能月入十萬。

女主播的自我修養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當然會有些猥瑣的男粉,也不刷禮物,上來就罵人,但做主播就要有被消費的覺悟。

我認為做主播像賣藝,跟古時候戲院里唱戲的差不多,唱好了會被送「花籃」「果盤」,然後「花籃」「果盤」會被折算成錢。

現在換成「飛機」「火箭」罷了,我也就是借著別人的喜歡賺點外快,可以理解為一種內容付費。

這幾年主播已經遠不如前幾年賺錢了。

很多流量都被短視頻分去了。

我做女主播可能是才華還沒到可以成為一個短視頻的博主吧。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會陪大哥睡覺。

但其實我們大多數人都是有職業修養的,比如說不和大哥睡覺,也不會為大哥退圈。

可能這麼做會有小概率會過得很好,但我不想賭。

當女主播每天被成千上萬的男人捧著,或許大哥占有欲上來了,雙方確認過眼神,郎財女貌在一起後,最終大多還是要分手的。

男方會因為占有欲而希望女方退圈,可女方退圈之後,不再被成千上萬的男人盯著了,大哥往往會失去原先的優越感,覺得對方不過是一個長得比較漂亮的普通女人。

當然了有些主播也會給大哥發福利,性感照片啊小視頻之類的。

有些大哥也會約線下見面,但是一般來說主播很少會同意,畢竟對方線下到底是什麼人你其實也不知道,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太危險了,所以即便是見面,也會約上幾個人一起去。

我們讓男人掏錢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說:「啊~最近做節目好累,打賞又少,平台提成又好高」,稍微示示弱,就可以收到大紅包了。

有些男人其實真的沒他們自以為的那麼聰明,當然了他們自己並不知道,不然怎麼會老覺得我們笨笨的可愛呢?

拜托,不這樣 ,他們怎麼會為我們付出。

我們只要演一演就可以有收獲,還能彰顯他們的大男子主義,何樂而不為?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我們以前沒錢整容,公司就會推薦我們去合作的醫院免費給我們整,我們就免費為公司直播作為交換。

我在剛入行時打了幾針玻尿酸,給平台播了一個星期。

有個主播就用這種方法,把自己兌換成了整容臉。

本來沒什麼人氣,整完後人氣直線上升,就是看到真人會覺得有點像外星人。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女主播:月入十萬,我還是很孤獨
我們一定會隱藏自己不好的那一面的。像有時候不喜歡一些大哥,但還是會迎合他們,畢竟人家給了錢嘛。就像你們對待主管一樣。

公司會安排我們帶一些小主播,她們連線時表現得溫良恭儉讓,其實私底下天天撩我大哥。

還有跟她們一起打遊戲的時候,會想辦法壞我,讓我出糗。

但我們一般不說什麼,會對自己的形象有影響,忍唄。

很多主播會穿兩個胸罩顯胸大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最早被大眾知道是有個大胸主播的錄影頭被黑了,然後她被拍下來穿內衣是像俄羅斯套娃一樣,4套內衣疊在一起穿,活生生從 A 杯穿成了 D 杯。

說來也怪,盡管每天面對無數男人,但其實絕大多數女主播都沒男朋友。

可能因為太忙了,生活節奏難被接受,男生的占有欲也不大允許。

更怪的是,盡管她們每天要和無數人聊天,孤獨感卻從未放過她們。

可能直播時的熙熙攘攘拉高了她們的感知,讓她們更難以面對關掉直播後一個人在空落房間里的孤獨,有個熟悉的主播時常發微信給我,「我下播了,陪我聊聊天好嗎?」

一個女主播在接受我們採訪時說,「我不覺得做這個行業是長久之計。在網上直播的時間越長,就越覺得很多東西都是虛的。」

事實上,我們採訪的這幾位女主播也都對未來的發展有新的計劃。

不管是學習新的技能準備轉行,還是打算之後做點小生意,或者是找一個愛的人成立一個小家庭。

她們都想通過現在的努力工作讓未來握在手上的東西能更實在、更確定一點。

  網紅李子柒成為浙江小學考試題目,家長在擔心什麼?
  偶像製造行業為什麼不喜歡簽窮人家的孩子?
  中國地大人多,一個東北網紅擁有的粉絲數超過澳大利亞人口數倍,但你不見得聽過